《此情莫待》 第十一章 镇定

从来就没睡过,舒晓兰赤着脚走向发出声音来的云泽宇,她的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在空气中摸索着。黑色的发丝在她的肩膀上垂下来,衬着她的身影越发的纤细单薄。身上的睡裙下,一双纤细的小腿越发的让人怜惜。 一声绵长的呼吸,云泽宇大步上前将舒晓兰整个抱起,直接的走到客厅沙发上,将她小心的放在了那里。 “公司出事了?” “恩,我会处理好。” “我?”舒晓兰咬牙,这一咬,倒是弄了满嘴的药味,她的眉皱起,鼻子都闻到的都是云泽宇身上的酒味,难道公司的事情很难处理? 云泽宇沙哑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他拿着酒瓶,走到柜子那里找了个吸管,擦在酒瓶里,递到舒晓兰的唇边:“要喝一口吗?” 舒晓兰不疑有他,低头喝了一口,这一口差点呛的她眼泪都出来了,竟然是酒。 哈哈哈,这一次,云泽宇笑的格外爽朗,现在舒晓兰的脸,终于不那么的苍白,让他看着难受了。 舒晓兰欲言又止,干脆侧过头去,尽量不去听。 “你找我,是不是有事?”云泽宇勉强收了笑声,说的话里,还是带着几分笑意,暗沉的眸子里,几抹亮光明灭不定,他等待着,心里隐隐的不希望是他想到的那样,他容不得自己女人的背叛。 舒晓兰犹豫着,最终摇摇头,她觉得这个提议不是很好,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想不想知道公司出了什么事?”云泽宇快速的说着,没给舒晓兰开口的机会:“云氏公司建的楼盘出了事故,死了一个人,如果追究下来,或许我就要成为街头流浪汉了,到时候,我们一个人一个碗,你说要钱好,还是要馒头好?” “都不好。”舒晓兰停顿了下说着:“你不会成为流浪汉的。” “为什么?”云泽宇饶有兴趣的问着,不过舒晓兰没回答,他又问了一句:“说吧,我赦你无罪。” 舒晓兰犹豫了下,她没忍住开了口:“你有一身力气,还长的不错,怎么都不会成为流浪汉的。” 这话听着怎么很别扭,云泽宇沉思了下,然后自嘲的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被包养?”这个世界上,敢包养他云泽宇的女人,怕是还没出生呢!“不如,你包养我吧!”云泽宇的手指缠绕上舒晓兰的发丝,慢慢的把玩着,目光落在舒晓兰的脸上,一寸一寸的审视着。 舒晓兰拉远和他的距离,云泽宇的气息,带着霸道和太强势的掠夺,她离的近了,就觉得呼吸不畅。“我包养不起。”舒晓兰说的很直接:“而且你也不需要被包养。” “那你说说,我要做什么,才不会成为流浪汉?” “这件事情你会摆平的,而且工地上的事故,原因没有查明,责任摊到你这里,还有多少?”琢磨不透云泽宇的心思,舒晓兰不敢说的太多,不过她发现自己也没少说。 云泽宇笑着,很温和的,带着那种阳春白雪的暖意。可惜舒晓兰的眼睛失明,看不见,她提着的小心,更没感觉到他们现在的氛围虽然讨论着严肃的话题,但是很温馨,带着几分相濡以沫的味道。 “你对我,很有信心,为什么?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你知道吗?这一次,是有人想要让我万劫不覆呢,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怎么会?”舒晓兰失声叫了出来,她随后镇定下来,不可能的,怎么会有人这样草菅人命,就为了对付云泽宇。如果有足够的能力,大可以面对面的较量,一分高下;如果没有能力,使这些卑劣的伎俩,不但背负着罪恶,最终还是赢不了云泽宇。舒晓兰突然很想终止这个话题,她打了个哈欠:“我想睡了。” “睡了一天,还困?”云泽宇大手揽着舒晓兰的腰,不肯让她离开,他的头顺势着枕在舒晓兰的肩膀上。舒晓兰的身体僵硬着,她太不习惯和云泽宇的亲昵,她想挪动身体,但是腰上的力道,她动一分都不能。 “我们还没讨论好,你为什么不包养我呢?我很好养的,我会做很多事,上的了床,进的了厨房,会洗衣,会调情,还会。” “我没钱。”舒晓兰恼羞的吼了出来:“我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 云泽宇眉彩泽宇,一双绚丽的眸子灼灼生辉的开口:“钱,我有。” 你有钱还要人包养,这是什么世道?舒晓兰鄙夷云泽宇,玩人就这么其乐无穷!真想一巴掌拍飞他,舒晓兰不敢,她现在还在他手心里,被他随意的搓圆揉扁。 对于舒晓兰唇角的懊恼,云泽宇看的很清楚,他也没出声,其实,他又在想,不管以后他和那个人之间的战争如何,舒晓兰是他的女人,他都会给她留一条路走。 夜,越发的深,舒晓兰睡的不踏实。云泽宇在床上躺上,根本就是没有睡,黑亮的眼睛在关了灯的卧室,分外的明亮。手机一直没有响,云泽宇也没打给郑俊东,手指轻轻的触摸着屏幕,眸子里的光,越发的深沉。 魔寐里,真是人生鼎沸,生意正好的时候,一个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侍者在大厅里穿梭着,楼上的包间里,各种热闹的场景,推杯换盏之间,纸醉金迷。 池文远无聊的玩着打火机,何亮他们各自搂着各自的女伴,在舞池里扭着,光线暧昧的半敞开包间里,池文远百无聊赖的端起酒杯,刚想喝下去,一个身影凑了过来。 阿梅已经盯池文远很久了,太好看的男人了,她娇声娇气的说着:“大哥,一个人。” “嗯。”池文远转头,避开凑过来的化的跟妖精一样的阿梅,魔寐的档次什么时候降低到,随便的阿猫阿狗都可以来了。不动声色的喝着酒,池文远懒懒的将身体靠近柔软的沙发椅里,嘴角带着玩味的微笑,等着她的下文。 果然没多久,阿梅在各种招数搭讪失效后,发嗲的说着:“大哥,是不是看我不入眼啊,我有几个姐妹,很不错的哦,身材那叫一个棒,而且不贵,怎么玩,您开口。” “三秒之内,你在不滚开我的身边,我就打电话给忠叔。” 阿梅错愕的瞪着眼睛:“忠叔,他是谁?” 果然是烂角色,连忠叔都不知道,还敢在这里混和魔寐抢客源!伸手,拿了一杯酒,池文远今天晚上心情很想做善事,如果是以前,他早叫了魔寐的保镖过来,给这女人一顿耳刮子。 阿梅也不是一天出来混的,大概也猜出来那个忠叔,不是好惹的主,她怯怯的起身,视线贪婪的看着池文远,这个客人是她见过最英俊帅气的,倒贴她都肯啊。 嫌恶的扫了一眼阿梅花痴的脸,池文远吼着:“滚。” “是,是,我滚,我也是受人所托,我姐妹她在云氏上班的老爸住院了,她姐又失明了,还不是为了。” 池文远,心头一动,对着已经走出两三米之外的阿梅喊了一句:“回来。” 阿梅没听见,还在喃喃自语的往门口走,池文远直接的一就被扔过去,对着路过这里的保镖喊着:“给我拦住那女人。” 刚刚还在魔症不得不离开的阿梅,一看见身后保镖过来,她喊了一声,就往门口跑去。保镖已经用对讲机叫着门口的保镖拦人了,这女人说不得怎么得罪了池少,也该着今天晚上事多,池文远他们没进包间,何亮非要在大厅里感受下什么是大众乐趣。 池文远懒洋洋的起身,伸手弹了下他本就笔挺纤尘不染的西装,高傲的跟帝王一样,走向电梯。果然还是包间好,没有吵杂的声音,没有搭讪的莺莺燕燕,池文远将脚举起,交叠着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着被保镖推进来的阿梅。 保镖队长一脸惶恐谨慎的站在旁边,点头哈腰的开口:“池少,她是顺了您的东西还是?” 池文远摇头,他挥手让保镖队长带着其他保镖离开: “没事,我只是今天晚上突然想和失足女近距离的,谈谈心。”最后三个字,池文远说的痞性十足。 保镖队长犹豫了下,也弄不清楚情况,他带着其他保镖转身开门要出去,结果一开门,和得到消息赶过来正要敲门的忠叔打了个对面。“忠叔!” “嗯,人带给池少了?” “是的,忠叔。”保镖队长急忙退后,让开通道让忠叔进来。 忠叔大步走到池文远面前,眼角的余光扫了下站着的阿梅,才对着池文远小心的开口:“池少,还有什么需要,我让人给您送来。” “不用了,我就和她说说话,你们都去忙,要不回头这个月营业额下滑了,小心魔少发脾气。” “这?”忠叔看不懂池文远脸上的神情,他对着阿梅倒是一眼就看出了点什么。碍着池文远的气势,忠叔退后几步,回头呵斥保镖队长没有招呼好池文远。保镖队长的脸成了猪肝色,他不住的弯腰道歉。 池文远懒得看这一出戏,他撵着忠叔带保镖队长去办公室调教属下,这里他还有事要办。什么事?不就是男女那点破事,保镖队长一肚子的火,跟着孙子一样的在忠叔后面离开了包间。 一直战战兢兢的阿梅,在看见保镖们走了,立即哭丧着脸,抽抽噎噎的哭着求饶:“对不起,池少,我刚刚是混了,我也是为了生计,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三岁娃娃,我。” “别嚎了,把你在大厅跟我说的话,在说一遍。” 阿梅立即不哭了,她瞪大那双哭花跟大熊猫一样的眼睛,看着池文远,努力回想着:“大哥,一个人。” “不是这一句。” “大哥,是不是看我不入眼啊,我有几个姐妹,很不错的哦,身材那叫一个棒,而且不贵,怎么玩,您开口。” “也不是这一句。” “是,是,我滚,我立即滚的远远的,我家里可怜的老母亲,三岁。”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一章 镇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