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章 我们一起吃

房间里,哪还有郑俊东的身影,他连门口阿虎的招呼也没顾上回应,直接的冲进了电梯里,结果在察觉到几道怪异视线后,郑俊东才后知后觉,他胸口挂着的那个卡通动物围裙,忘记接下来了。 卧室里,云泽宇懒洋洋的坐床边,慢慢喝着咖啡,翻看着之前舒晓兰让郑俊东买的书,外面的动静有传进来一点声音,他老神哉哉的,丝毫不以为然。舒晓兰在睡觉,她不想面对云泽宇,眼睛围着白纱布,反正他也看不见她眼睫毛在动,装睡或许还能让她少面对点尴尬。 没过多久,卧室的门传来敲门声,吴明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老板,饭好了。” “恩,放餐桌上,你可以回去了。” “是。”吴明松了口气,煎个蛋,就搞定了,她回头定要给郑俊东一份大大的惊喜。 舒晓兰继续装睡,她不想面对着云泽宇吃饭,今天他对她说的话,让她心里难受的厉害,都是她,才让爸爸和孟远航陷入这样的不堪境地,现在云泽宇高高在上的俯瞰着他们的痛苦,他到底是个多么可怕的男人? “走吧,去吃饭,你的假寐,回头可以继续。”云泽宇说着话,双手已经抱起了舒晓兰,不顾她愿不愿意。舒晓兰没挣扎,她要是还认不清自己的位置,就太可笑了,她不知道云泽宇的目的和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她只能等待机会。 餐桌上,热气腾腾的两碗粥,一盘咸萝卜干煎鸡蛋,还有一盘清蒸排骨,一盘炒豆角,一盘虾仁。 “张开嘴。” “我可以自己来。” “你在是邀请我用嘴巴代替勺子吗?我很乐意。”云泽宇的话音未落,他满意的看着舒晓兰柔嫩的唇瓣展开,他将米粥轻轻的喂了进去。排骨,豆角,虾仁,云泽宇每一个都喂给舒晓兰,她也没挑,他也没问她爱吃什么。挑食的女人容易瘦,摸着都是骨头,太没有肉感了。云泽宇喜欢不挑食的女人,最好胖嘟嘟的,掐一下脸蛋,都能掐出汁水来才好。 吃了半碗粥,舒晓兰吃不下去了,她决绝在张开口,转头避开那勺子,她说着:“我饱了。” “一碗还没吃完。” “你还没吃。” “你在关心我。”云泽宇的唇角上扬了扬,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看着舒晓兰的小脸渐渐染上红晕,他拿起勺子,自己喝了一口粥,回味了下,有她的味道。 “很好吃,我们一起吃。” 舒晓兰摇头,她才不要吃他的口水,刚刚她没猜错的话,他用的是她刚刚用的勺子。可惜,某个大男人没给舒晓兰拒绝的机会,他趁着她张口要说话的瞬间,将一勺粥喂给了她。 咳,咳,舒晓兰忍不住难受,将一口粥都咳了出来,她知道,他就在她面前。 房间里的空气,有些的凝滞。久久的,两个人一深一浅的呼吸,呼应交缠着,云泽宇抿唇,伸手抽了张纸巾,擦去脸上的米粒,他一言没发。舒晓兰半垂着头,颇有几分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本想不理她,云泽宇最后还是拿了纸巾大手托起了她的下颌,视线扫过那张素净美丽的小脸,他看见了她脸上急急散去的嫌恶。刚刚还抿着的唇角绷紧,冷硬的线条仿佛刀子刻出来般,云泽宇手里的纸巾种种的拭在舒晓兰没有几分血色的唇瓣上。很快那唇瓣就鲜艳欲滴起来,几乎要沁出血珠。 舒晓兰崩紧着身体,努力漠视着唇瓣上传来的疼痛,她感觉云泽宇很生气,她被动沉默的承受着他的怒气。唇瓣薄嫩的地方,已经破了皮,丝丝血色浸染上白色的纸巾,云泽宇的手收紧,握成拳头,轻轻的落在餐桌上。 慢慢拿起一边另一个饭碗,云泽宇慢慢的吃着,煎鸡蛋,他一个人吃了一半。房间里,只有筷子碰触到碗和胖子的声音,舒晓兰坐着没动,坐在那里,唇瓣的血丝慢慢流下唇角,原本娇嫩的唇瓣肿了起来。 “去休息吧,我自己吃。”云泽宇最后的声音响起,舒晓兰才起身,摸索着走回卧室。 拿着筷子,云泽宇看着自己碗里的半碗米粥,也吃不下去了,他其实不喜欢吃米粥,喜欢米饭,喜欢吃肉。 清凉的药膏,带着一抹自然的香,轻轻的在舒晓兰的唇瓣上蔓延开,云泽宇很小心的动作,还是让她的身体轻轻的发颤,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的握着。疼,虽然说十指连心,但是唇瓣也是身上的肉,舒晓兰不敢动,她努力的克制着眼泪。 舒晓兰知道云泽宇不会同情她的,既然再多的眼泪,不过是让他看的厌烦。打一巴掌,在给一个红枣,是驯服悍兽的招数,现在,云泽宇用在舒晓兰的身上,她能做的就是沉默。 抹了药膏,云泽宇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舒晓兰,他有暴戾的冲动,让她陷入此时境况的,不是自己。烦躁的走出卧室,几次想离开,最后都控制住了,云泽宇拿了一瓶洋酒,直接的对着瓶子喝了几大口,他不能走,只有在这里,才能逼得魔少动手。 手机铃声响起,云泽宇按下通话键,是郑俊东打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云总,出人命了,刚刚施工的楼盘,突然缆绳断了,一个上夜班的工人,掉下去摔死了。” “缆绳没有之前检查过吗?人怎么会掉下去?” “检查过,是扣子没有系紧,松了。” “查,将所有监控调出来,还有。”云泽宇深深呼了一口寂冷的空气,压低了声音:“给我搞定那些记者的嘴巴,这件事我不过去了,有进展在汇报给我。” 电话里沉默着,郑俊东闷闷的说了一句:“那一时段的监控摄像,都被人抹去了,查的时候,已经是空白的,死者的老婆因为这件事动了抬起,正在医院里闹。” “他动手了!”云泽宇一下凝重了,脸上刚刚的酒气散去的一点踪影都没有,他的眼睛里一抹厉色闪过。 郑俊东回答了一个字:“是。”接着立即自责:“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会闹腾这么大。”一声冷笑,云泽宇伸手揉了下眉心:“一个亿,他的胃口都没填满,看来,真要我的血肉才行。” 郑俊东电话那头不知道什么神情,话语却坚定了很多:“云总,我会处理好,有进展,我立即向您汇报。” “好。”挂了电话,云泽宇慵懒的靠着墙壁,幽深的眸子看着对面墙壁上大幅的抽象派画作,他突然想撕了那画,最后他拿起酒瓶,对着那画举高示意,然后轻轻喝了一口。 卧室的门,有轻微的响声,云泽宇回头,看着舒晓兰赤足站在门口,还有些红肿的唇瓣,让他的心头一闷。“你醒了?” 从来就没睡过,舒晓兰赤着脚走向发出声音来的云泽宇,她的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在空气中摸索着。黑色的发丝在她的肩膀上垂下来,衬着她的身影越发的纤细单薄。身上的睡裙下,一双纤细的小腿越发的让人怜惜。 一声绵长的呼吸,云泽宇大步上前将舒晓兰整个抱起,直接的走到客厅沙发上,将她小心的放在了那里。 “公司出事了?” “恩,我会处理好。” “我?”舒晓兰咬牙,这一咬,倒是弄了满嘴的药味,她的眉皱起,鼻子都闻到的都是云泽宇身上的酒味,难道公司的事情很难处理? 云泽宇沙哑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他拿着酒瓶,走到柜子那里找了个吸管,擦在酒瓶里,递到舒晓兰的唇边:“要喝一口吗?” 舒晓兰不疑有他,低头喝了一口,这一口差点呛的她眼泪都出来了,竟然是酒。 哈哈哈,这一次,云泽宇笑的格外爽朗,现在舒晓兰的脸,终于不那么的苍白,让他看着难受了。 舒晓兰欲言又止,干脆侧过头去,尽量不去听。 “你找我,是不是有事?”云泽宇勉强收了笑声,说的话里,还是带着几分笑意,暗沉的眸子里,几抹亮光明灭不定,他等待着,心里隐隐的不希望是他想到的那样,他容不得自己女人的背叛。 舒晓兰犹豫着,最终摇摇头,她觉得这个提议不是很好,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想不想知道公司出了什么事?”云泽宇快速的说着,没给舒晓兰开口的机会:“云氏公司建的楼盘出了事故,死了一个人,如果追究下来,或许我就要成为街头流浪汉了,到时候,我们一个人一个碗,你说要钱好,还是要馒头好?” “都不好。”舒晓兰停顿了下说着:“你不会成为流浪汉的。” “为什么?”云泽宇饶有兴趣的问着,不过舒晓兰没回答,他又问了一句:“说吧,我赦你无罪。” 舒晓兰犹豫了下,她没忍住开了口:“你有一身力气,还长的不错,怎么都不会成为流浪汉的。” 这话听着怎么很别扭,云泽宇沉思了下,然后自嘲的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被包养?”这个世界上,敢包养他云泽宇的女人,怕是还没出生呢!“不如,你包养我吧!”云泽宇的手指缠绕上舒晓兰的发丝,慢慢的把玩着,目光落在舒晓兰的脸上,一寸一寸的审视着。 舒晓兰拉远和他的距离,云泽宇的气息,带着霸道和太强势的掠夺,她离的近了,就觉得呼吸不畅。“我包养不起。”舒晓兰说的很直接:“而且你也不需要被包养。” “那你说说,我要做什么,才不会成为流浪汉?” “这件事情你会摆平的,而且工地上的事故,原因没有查明,责任摊到你这里,还有多少?”琢磨不透云泽宇的心思,舒晓兰不敢说的太多,不过她发现自己也没少说。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章 我们一起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