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九章 无名

打了太多麻醉针,此时药劲过去,她感觉伤口有些的疼,不过她咬牙忍着了。躺在床上,舒晓兰闭上眼睛,静静的等着云泽宇来。按照之前电话里的意思,他会尽快赶来的,虽然这个尽快应该是在三个小时之前,午饭已经过了,舒晓兰并不觉得饿。 房间里,有声音响起,是倒水的声音,接着是一个沙哑的声音:“请起来吃药。” 光从声音,舒晓兰听不出是男生女生,很中性的嗓音,不过按照对云泽宇的理解,不该是男人。她挣扎着起身,一个靠枕适时的垫在她和床头之间,让她舒服的靠着。 几片药粒落在舒晓兰的掌心,接着是一杯水放在了她另一只手。舒晓兰很快的吃了药,她从不会矫情,咕噜着将水杯里的水喝光,她手里的杯子被拿走,声音再次响起:“还要喝水吗?” “不用了,请问怎么称呼。” “无名。” “吴明,谢谢你。”舒晓兰对着面前的空气笑了下,自己看不见,不等于别人看不见自己脸上的神情。 站在床头的身影一顿,那张布满疤痕的脸有着几分自嘲,他说的无名是没有名字,她似乎以为他姓吴,叫吴明,无所谓的勾了下唇角,吴明就吴明吧,一个意思。懒得解释,他将被子返回桌子上,随即开口:“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开口。” “能告诉我洗手间怎么走吗?”舒晓兰已经忍不下去了,一杯水下肚,她不想虐待自己的身体,她已经熟悉了失明的世界。拒绝了吴明好心的撑扶,舒晓兰摸索着墙壁前行,这里的布局,她都很熟悉,并不会摔倒。虽然刚刚做过手术,经过几个小时,舒晓兰已经不会那么虚弱。 看着在墙壁边慢慢走着的倔犟身影,吴明冷漠的眼睛里有一丝波动,他一直都觉得女人太矫情懦弱,才会选择做男人,没有想到,女人也可以很坚强的,只是他知道的晚了些。 洗手间的门打开,在关上,舒晓兰摸索着走到马桶边,还有几天,她就可以重见光明了。 一个高大的声音出现在卧室门边,吴明见了立即要出声,云泽宇挥了下手,示意吴明出去。吴明立即躬身,退出了房间的门,外面郑俊东已经冲好了两杯咖啡,递给了吴明一杯。犹豫了下,吴明才接过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他不喜欢咖啡的味道。 “这是云总奖励给你和我的,别客气。”郑俊东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咖啡杯边沿,有点无奈:“本打算多要求点福利,今天他心情不好。” 吴明挑了下眉,咕噜着一口喝光了咖啡,舌头都被烫的发抖,他硬是忍着没伸出来,吴明的脸成了苦瓜。 郑俊东低头,慢慢喝了一小口咖啡,唇角在杯子边缘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 “小心,别呛到了。”吴明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转身要走,他身后立即传来郑俊东的声音:“想不想知道老板接下来的任务。” 吴明站定,没有回头的问着:“什么任务。” “陪美女做SPA。” “美女?”吴明霍的转身,双眼瞪着郑俊东,不确定的问着:“该不是她?”没提名字,他们都该知道是谁。 郑俊东点头,微笑着彻底粉碎了吴明心里的最后一丝幻想。 “她刚做完手术。” “所以让你陪着,到时候魔寐专业的SPA师会过来,你要全程陪护。”郑俊东说完,继续低头喝咖啡,仿佛没看见吴明那张疤痕满布的脸上纠结的神情。 吴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是老板的意思?” “是的。” “好。”吴明一句话,几乎没了多余的力气,他转身,走向门口。 郑俊东眨巴了下眼睛,脱口问着:“你去哪里?” “吃饭,睡觉,现在不是该你顶班了吗?” “这是谁说的?”郑俊东这下不淡定了:“我还有很多工作做啊。” “老板说的。”吴明口气明显着愉悦了些:“你可以去老板那里印证下?” 去和云泽宇印证?郑俊东纠结的看着吴明大步走出去,门板挡着他的面关上,郑俊东到底是没追上去,郁闷的叹气。郑俊东走到窗边,看着下面出现的那个带着大墨镜,带着棒球帽的身影快步走进一辆黑色车里,绝尘远去,十年了,他还是没能走出来。 舒晓兰摸索着拉开洗手间的门,她摸索着墙壁的手,落入了一张温热的大手里,她呀的一声,呼吸之间就多了云泽宇浑厚的男人气息,她颤着声音开口:“你?我爸爸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给了你机会亲口知道的机会。” “我怕他听出我的声音。”舒晓兰低头,她知道自己看不见,心里还是难受,她想起手术前的一晚,她那么放荡的在他的身下,承受着他的强取豪夺。几次挣扎,舒晓兰都没能把自己的小手从云泽宇的大手里抽走,她任着他牵着自己走向床的位置,她能面对的,就只有床了。 这一次,却不是床的位置,而是窗前。和那晚一样,云泽宇将舒晓兰困在他的双臂之间,让她面对着窗外的世界,怕她受风,他没开窗,只低低暗哑着声音问着: “看见夕阳了吗?很美,金色的光线撒满了这个纸醉金迷的都市,不需要多久,这个城市又会被黑暗笼罩,那些蛰伏的罪恶,就会在这个都市里,纵横肆虐。” 感觉到舒晓兰的身体瑟了下,云泽宇不动声色的继续说着:“我们有时候看见的,未必就是真的,我们看不见的,在黑暗里,隐匿着各种肮脏,今天,我在舒队长的病房里,看见了他的女婿。” 舒晓兰的眼睛红了,她的牙齿努力咬着唇角,才不会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不会喊出那个让她疼痛的名字。 孟远航,他在病房里照顾爸爸,而云泽宇就打着良善的旗号去看望爸爸,以孟远航的忠厚性子定会非常的热情感激着云泽宇,称赞着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冷,从每一个骨头缝隙里渗出来,舒晓兰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视线里是漆黑的,她看不见,却能够感觉在黑暗里,那啖食着鲜活血肉的恶魔,张大血盆大嘴狞笑着。 耳边,依然是云泽宇低低的话语,呢喃如古琴拨弄出来的好听音线:“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在那里,向着我伸出手,我并没有握上去,因为他的手比我的还脏。” 不,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男人,没有在比孟远航还要纯善的男人了,舒晓兰没有开口反驳质疑云泽宇,他突然说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很冷?”云泽宇双手收紧,将舒晓兰整个抱在怀里,他的话语低低的,向对她说,又想自言自语:“你觉得,我是恶魔,对不对?你是我的女人,也就是恶魔的女人,我们会一起下地狱,有你陪着我,我就算是在地狱里,都可以活的很好。” 房间里,依然没有舒晓兰的回应,云泽宇也没想着让她回应,他本来是话很少的男人,几乎除了命令,下达指示,他并不愿意废话,说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词语。自从得到了舒晓兰,他突然觉得生命里有了可以分享的那一个人,他不在乎她怎么看自己,因为不是他先将她拉进这场硝烟里的。 舒晓兰绝望的闭上眼睛,她可以狠狠的给他一巴掌,但是得到的是他更狠厉的折磨,然后牵连到她的爸爸,孟远航,她现在不得不更加的小心翼翼,要么不做,要做的话,就不能给云泽宇再钳制要挟自己的机会。 晚饭,没有让人送上来,倒是有一股粥香在房间里弥漫开,舒晓兰也没问,她只需要等着吃就好。金丝雀就该有金丝雀的样子,她想了很多,突然觉得,她就该下地狱,和云泽宇一起下地狱,因为他们都很脏了,就不要去玷污了身边的其他干净的人。 郑俊东忙乎的满头都是大汗,一手锅铲一手锅盖,在厨房里,距离灶台一米,随时准备挥锅铲翻着锅里的鸡蛋,出锅盖抵挡喷溅起来的油星。本来已经用保温盒从云氏老宅那里带了几样菜过来,偏偏的,云大总裁要吃现煎的鸡蛋。 吴明一身黑色休闲运动服来交接班,她刚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子鸡蛋糊了的味道,这是?冲到厨房,郑俊东挥矛举盾的狼狈样,让吴明心情大好,他丝毫不介意的哈哈大笑。 郑俊东讪讪开口,为自己开脱:“好男人,不进厨房。” “恩,在我面前厨房里忙碌的男人,确实不咋样好。”吴明说着话,转身要走。 郑俊东急忙叫住他:“你会不会煎鸡蛋?老板等着吃的。” 吴明回头,给了郑俊东一个阿谀的眼神:“你不是在煎着鸡蛋?” 讪讪的,郑俊东小心将锅盖放下,然后回头转身,奔到吴明身边,将锅铲塞进他手里,扭头吧嗒一声唇瓣就碰触了下吴明的脸蛋:“大恩不言谢。” 匆匆留下五个字,郑俊东直接奔房门而去,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厨房里的油星。 厨房里,最出来的吴明咬牙切齿,疤痕累累的脸多了几分凶厉之气,咬牙喊出了那个名字:“郑俊东。”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九章 无名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