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八章 求你放过我

孟远航扯了下唇角,没有一点笑容,他想走,确实硬挺直了身体,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围着床的方向,对舒伟兴嘘寒问暖,看着云泽宇众星拱月般的高傲。慰问金,补品,水果,鲜花,堆满了床边的桌子,舒伟兴拿着厚厚的信封,眼睛里都是眼泪,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招呼着孟远航赶快感谢云总。 所有人都看向孟远航,他站在那里,就象雕像一样,视线看着某一处,黑亮的眸子里,有着别人看不透,晦涩莫测高深的光芒,他对着舒伟兴开口:“爸,云总施恩不图报,很多人都很感谢他。”转头,孟远航对着云泽宇倒是很真诚的说着:“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我岳父今日的恩,他日我一定加倍报答。” 云泽宇敛着眉,伸手慢慢的转动着手腕上的表链开口:“我拭目以待。”刚刚还热络的病房气氛,一下有些的怪异,舒伟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急得咳嗽了几声。 郑俊东的电话此时突然的响起,他接通了后,对着云泽宇小声的说着:“云总,是特护来的,您的朋友想和你通话。” “恩。”云泽宇接过电话并没有立即接听,而是对着舒伟兴客气的说着:“舒队长,我接个电话。” 舒伟兴受宠若惊,急忙应和着:“您忙,您忙。”行政部的领导怕冷场了,也不清楚云泽宇这次是走的什么牌,都低声的围病床边,对舒伟兴嘘寒问暖的。 云泽宇没走出病房,而是站在窗边,压低声音温柔的说着:“是我,手术进行的还顺利吗?” 如果不顺利,她还能给他打电话吗?舒晓兰握着手机,只想知道一件事:“你在我爸爸病房里?” “恩,是的,公司的一个老职工受伤,我来慰问,他对工作一直勤勤恳恳,是难得的好员工,我来看望他,公司需要这样的员工。” “放过我爸爸吧?”舒晓兰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她没擦眼睛,压低声音,带着恳求的:“他都几十岁的人了,你折磨我一个还不够吗?云泽宇,如果你想让我求你,我恳求你。” “傻瓜,我这就去看你,我公司的员工是个老人家,你还吃飞醋,等着。”云泽宇回头,对着舒伟兴摇摇手机,一脸无奈:“舒队长,帮我解释下吧,我真的是来看望您。” “这。”舒伟兴僵硬着身体,面前是云泽宇放着的手机,他巴巴的开口:“姑娘,云总真是来看我老头子的,我洗澡一不小心摔了跤,你可别误会了,他是个好男人,顶好的。”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舒伟兴听见了低低的抽咽声,他为难的抬头看着云泽宇:“云总,对不起。” “没事,是我做的不够好,我一会就去陪她,作为男人,总是要哄着宠着点自己的女人,舒队长,别见笑。”最后的话,云泽宇说的分外诚恳。 舒队长哪里能笑话,他倒是还羡慕着,能够做云泽宇的女人,定是非常好的女人。云泽宇对着手机轻声的说了几句,然后挂掉,转身,对着郑俊东看了一眼,郑俊东立即开口:“舒队长,你好好养伤,我们改天在来看你,你放心,公司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忠心为公司做事的人。” 孟远航的眼角跳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静,他紧紧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一堆东西,仿佛估算着价值。 云泽宇和舒伟兴点了下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话后,才离开:“舒队长,公司需要你。” 舒伟兴这一下是老泪纵横了,他之前一直担心公司会炒了自己的鱿鱼,云泽宇的这一句话,让他所有的疑虑全消,恨不得立即穿上制服去上班。 来的人簇拥着云泽宇,离开了病房,而孟远航站在床头,一直没有动,就算是舒伟兴几次暗示他送送云泽宇他们,孟远航也没动。病房里,很快就剩下舒伟兴和孟远航两人了,舒伟兴再也忍不住的问着:“远航,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孟远航抬头,温和的神情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变化:“我在想这么珍贵的补品,该不该收?” “也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些,不收吧,云总的心意,收了,确实珍贵。” “爸,要不我帮您退回去?” “不用。”舒伟兴将头靠着枕头,舒服的坐着,想了一会才开口:“爸知道你生性不想攀权附势,以前我也是这个脾气,这些年,或许是太多的磨练,让我都忘记自己啥样了。”那些东西,舒伟兴没有留下自己吃,他的身体,还没这个福分吃下去,他让孟远航挑一些高档的,能卖了就卖了,医药费还不够,舒伟兴不想给孩子增加负担。补品包装都是差不多的,应该没有人会认的出来。 提着大包小包的补品,孟远航并没有依照舒伟兴交代的拿起转卖掉,他站在江边,看着流淌的水流,他将那些补品盒子丢了下去。包装精美的补品在江面上打着转,很快就沉了下去,孟远航转身,一双晦涩的眸子里,疼痛的几乎不能眨眼。握拳,狠狠的捶在江边的石柱上,斑斑血迹溅在冷硬的石柱上,孟远航仿佛看不见一般。 一个红色的跑车呼啸着从路上驶过江面,那车在开过近百米后,突然来个紧急刹车,跑车很快转了回来。驾驶位的车窗降下,露出了一个美丽女孩的脸,她对着孟远航不敢相信的喊着:“孟远航,真的是你。” 孟远航看都没看一眼那红色的跑车,转身大步沿着江边的堤道走着。 “哎,别走啊,我是凌骄阳,我们是同学。”宝马车门打开,凌骄阳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的跑向孟远航,她在经过孟远航站着的地方时,视线落在那还没凝固的血渍上,她的心一紧,眼睛都湿润了。 究竟是什么,才能让孟远航这样坚强自信的男人,做出这么自残的事情来?凌骄阳有种感觉,一定和女人脱不了关系。 孟远航走的并不快,他并没有因为身后追上来的身影而停下脚步,不过凌骄阳踩着恨天高,也没能追上孟远航,她折身去开着车。 车子很快追上孟远航,车速慢下来,凌骄阳喊着孟远航:“喂,孟同学,不用这么狠吧,还是我长的太丑,吓到你了。” 一个陌生淡然的眼神,扫进凌骄阳的视线里,孟远航看着那跑车,簌簌火焰在他眼睛里燃烧:“凌骄阳,开着跑车和我比速度,是不是很过瘾?抱歉,我现在有事在身,你自己慢慢溜达。”一个纵身,孟远航跨过身边的护栏,直接的改了车道,进入了旁边的商业街。 “仇富?”凌骄阳一手敲打在方向盘上,她老爹有钱,这也是她的错吗?“不对,孟远航从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他一定是遇见了什么打击的事情。”凌骄阳转头,再去寻找孟远航,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在大学的时候,凌骄阳就是高傲的公主,家世好,长的漂亮,人也能干,追她的人排成了长龙,偏偏的有一个人不屑她,这个人就是孟远航。树大招风,一次晚归,在偏僻的校道上,凌骄阳被一个纨绔子弟纠缠,那男人家里的公司要破产,想让凌骄阳的爸爸出钱投资,结果凌骄阳拒绝了,他就想生米煮成熟饭。正好那天孟远航回去的也晚,听见有人喊救命,就冲了过去,狠狠揍了那男人一顿。 凌骄阳得救,芳心就此落在孟远航的身上,打着报恩的名号,请吃饭,不赴约,送东西,拒之门外,各种招数用了一遍,就差脱光了钻孟远航被窝里了。那个时候,大学虽然不是很迂腐守旧,凌骄阳还是很高傲,她才不会做到这一步。就这样,在赌气中,大学毕业,孟远航和她,也彻底的分了开。回忆再次袭上心头,凌骄阳发现,自己还是很爱孟远航,这些年,她交往过的男人,都没能在她心头上留下点影子,那里还是只有孟远航。 “这是不是说明,我们还是有缘分的?”凌骄阳站在江堤上,迎着风,那颗翻腾的心,再一次春情涌动。遇见凌骄阳,对于忙碌着的孟远航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插曲,他转身就忘记了凌骄阳这一号人物,连想一下都没有。 舒晓兰在手术后几个小时,就被送到了魔寐顶楼的房间,她很好奇,为什么偏偏这里不可?不过她没问,问了也不会有答案。特护这一次跟着来的,她安顿好舒晓兰,犹豫着,才开口:“谢谢你,之前我误会了你,对不起。” “没事,你也是工作,你现在要回去医院吗?” “是的,郑先生说,这里不用我,我比较笨手笨脚的,这是药,您要按时吃。”特护双手搓着,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之弯了下腰:“那我走了?” “恩,好。”舒晓兰本想着表示下谢意,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她的,她似乎也不能做主,只要对着特护的方向笑了下,她的眼睛上围着纱布。梁青山说要过几天才能拆了纱布,看看视力恢复情况。 按照之前的想法,梁青山想让舒晓兰多住几天医院,结果事情有了变化,不得不立即出院。阿虎送着特护离开魔寐,房间里很安静,舒晓兰知道,房间里不止她自己的气息,这个气息是陌生的,飘忽的,她捕捉不好,只能沉默。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八章 求你放过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