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五章 我鄙视你

“是吗?”梁青山不甚在意的应着,伸手从桌子上拿着纸巾给郑婉玉擦眼泪,他的神情惹恼了她。一把扯过纸巾,郑婉玉自己胡乱的擦着眼泪,气恼的说着:“你们男人就是下半身动物,都该人道阉割。”没有察觉到梁青山变了的脸色,郑婉玉还在愤懑的说着:“今天孟远航还热情的说以后请我吃饭,你知道吗,我当时都想告诉他,我哪有脸吃他的,舒晓兰都被云泽宇折腾的失明了,他还。” “婉玉。”梁青山起身,严肃的看着郑婉玉开口:“这件事,你最后忘记,以后都不要在和舒晓兰接触。” “为什么?她是我朋友,我是嫁给了你,但是你不能限制我交朋友的权利,我没卖给你。” “我希望你冷静下,婉玉,一碰到云泽宇的事情,你就激动,我希望好好的想一想,你不只是舒晓兰的朋友,你还是郑俊东的妹妹,是我老婆。” “你猜疑我?”郑婉玉瞪大哭红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梁青山:“你竟然认为我对云泽宇还余情未了?梁青山,你让我鄙视你。”伸手抓起包,郑婉玉推开梁青山就冲向门的方向。 一向以镇定自诩的梁青山,抓狂了,他回身跟着跑上去,在郑婉玉出门之前抓住了她的胳膊。 “放开我。” “不放,你是我老婆。” “我们离婚,唔。”郑婉玉后面的话被梁青山狠狠的吸进了他的口中,任着她怎么打他,他就是不松手,一脚将办公室的门踢上,郑婉玉的身体被梁青山压在了门板上。 那一天,梁青山直到下班,也没放了郑婉玉,直到她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全身从皮肤到骨头缝隙里都酥软发麻。饶是这样,郑婉玉的嘴巴,还是得空就不闲着:“梁青山,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翻页了,这事不能完。” “当然不能完。”梁青山拿了温热的毛巾,给郑婉玉擦着身体,一脸温柔:“以后,我么每天,每夜,都要这样,想想等我们到老了,头发白了,还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郑婉玉双手捂脸,这男人,太闷骚了,还能在说点什么让她凌乱的话吗?梁青山眼中的温柔越炙,伸手拉下郑婉玉的手指,轻轻的细密吻了上去,一根一根,含在唇中,吸吮厮磨。 颤栗,酥麻,从手指蔓延到全身,郑婉玉颤抖了下,挣扎不过那奇妙的电流感觉,她哼着转头,被欢爱浸染的脸,多了绯红。 “答应我,我们要好好的,恩爱到老。”梁青山柔情的话,在郑婉玉的耳边响起,酥酥麻麻,缠绕上郑婉玉的心头:“很多事,我们不是当事人,不能替他们决断,我们只能决断我们自己,今天晚上吃什么,明天穿什么衣服,还有。”故意压低声音,带着耳鬓厮磨,梁青山在郑婉玉耳边轻语:“什么体位,更能让我们的身体契合。” 这下,郑婉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转头看着梁青山,眼睛里有水雾有感动,还有心悸。那一天晚上,梁青山带着郑婉玉去了西餐厅,点了情侣套餐,还买了她最喜欢的玫瑰,娇艳如火,映着郑婉玉被滋润的漂亮脸蛋,吸引了餐厅里无数眼光。 看着老婆终于雨过天晴,梁青山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却是越发的沉重,他真的不想卷进去,他拼命的往外游,结果自己老婆一猛子扎激流漩涡里。云泽宇不是好招惹的主,魔寐的主子也不是良善之辈。光看看牵扯进去的舒晓兰,梁青山就眉头紧皱。 “你有心事?”郑婉玉吃着牛排,抬头看着自己的男人在对面食不下咽,她不是藏的住心思的人:“还因为云泽宇?” “不是。”梁青山长长舒了口气:“我在想,我这么勤奋,你肚子里是不是已经有了我的种。” 郑婉玉一口气差点没呼吸上来,转头看了四周,这丢人的话题,他在这么高雅的地方说。 同样是医院,舒晓兰坐立不安,一天了,她忍着没找云泽宇,明天就手术了,是手术就会有危险,以前没想,但现在爸爸也住院了,舒家真是祸不单行。特护招呼着舒晓兰吃好了晚饭,看着她坐床上愣神,开口问着:“要吃点水果吗?” “有什么水果?” “香蕉,葡萄,苹果,还有桃子。” “桃子?”舒晓兰错愕,这个季节有桃子? “傍晚的时候,郑先生让人送过来的,说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早上刚刚从树上摘下来,新鲜的很。”特护看着那桃子鲜嫩多汁,芳香诱人,一个快有俩拳头大了,特护都馋的流口水,就是不敢动。 舒晓兰也闻到桃子的香味,她倒是没想其他的,也没心思吃,不过特护提了,她就随口让特护洗两个,一个人一个吃。特护客气了下,最后兴奋的挑了俩大个的去洗。舒晓兰接了桃子,并没有吃,而是放在手里慢慢的转着,特护也每次,悄悄的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她想回去给自己的孩子吃。 “你有孩子?” “是的,嘿嘿,才五岁,很调皮。” “拿多几个吧,新鲜的好吃,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不,不用,我是还不饿,想着给孩子留着,这些可是郑先生拿给你吃得。” “没事,我这里有一个。”舒晓兰拿起桃子,她要的一直都不多,而这一点,现在看来也是遥不可及。白天,特护还觉得舒晓兰不过是个虚荣刁钻的女人,经过下午的接触,她觉得其实舒晓兰还挺不错的,或许是有原因才走到这一步的。最后,特护还是只拿了那一个,她有点不好意思,总是想着为舒晓兰做点啥。 舒晓兰看不见,她想去窗口坐坐,特护开了窗,按照她的要求关了房间里的灯,特护没坐在病房里,她被舒晓兰请了出去。在门外,特护总是抻长脖子看着里面的情况,她心就一直没落下去过。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走廊走过来,他逆着光,线条俊朗的脸,有着让人转不开视线的神采,只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势和高位者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你是?”特护一开口,云泽宇一个眼神过去,她立即禁口,眼睁睁的看着云泽宇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特护犹豫了下,觉得不对劲,她的手放在门把上,刚想推开进去,另一个身影站在她身边制止了她的动作。郑俊东没给特护开口的机会,对着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可以走了。 特护张张口,她包还在病房里,看了一眼门,她还是松开了门吧,退后,认命的离开。一个桃子和工作相比,当然工作重要。不过门在这个时候倒是从里面打了开,云泽宇一脸冷硬的用一根手指头挑着特护的包送了出来。 郑俊东错愕了下,然后立即伸手接过转递给了特护,特护连连感激的道谢,门已经在她接包的同时关了上。门里,云泽宇刚刚挑着包的手指头在水龙头下不断的冲着水,哗哗的水声,让舒晓兰挑眉,神情复杂。刚刚,舒晓兰以为是特护开门,她头都没回说了一句让特护别忘记了拿自己的包回家。 病房里多出来的低气压和霸道的气息,让舒晓兰立即察觉到进来的不是特护,是云泽宇。云泽宇的脚步顿了下,就走向病房的某个地方,将特护那个小灰包包挑着送了出去,接着哗哗的水声响起。 舒晓兰不知道那包被云泽宇送了出去,她纠结的站在窗前,两只手握成拳,身体甚至有些的发抖,为了爸爸,她该对云泽宇摆低姿态,开始心里难受的很,她和最初的自己,走的越来越远。 水声停止,云泽宇走了出来,站在病房中间,看着站在窗口背对着自己的舒晓兰。 云泽宇沉默着,刚刚其实他要去赴一个富商千金的饭局,车子开出来后,他突然鬼使神差的让郑俊东将车子开到这里。一天了,他等了她一天,她没有开口没有找他,云泽宇将自己送到她跟前了。 月色在舒晓兰的头顶撒下点点碎芒,淡淡的光辉勾勒着她纤细婀娜的身体。只看着窗口的背影,云泽宇的喉结就有些的干渴,刚刚还在踏实睡觉的老二,突然就精神抖擞,似乎也嗅到了那清甜甘冽的味道。 咳咳,舒晓兰低头,轻声的咳嗽着,她太紧张了,身体发抖,云泽宇让她紧张,尤其是黑夜里,她总担心他会扑上来,将她吞噬干净。 一只大手拉上窗户,带着几分怒气,窗棂发出一声脆响后,不住的嗡嗡发颤,云泽宇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是故意折腾着,搏怜惜?” “我没有,咳,咳。”舒晓兰反驳着,她的身体不能后退,因为云泽宇就站在她的身后,那宽厚的大手撑着窗台,有力的胳膊将她困在他的怀抱里,她能感觉到他滚烫的气息在她头顶喷洒。 “你怕我?” “不,不是。”舒晓兰的身体僵硬着,她已经在他怀里,在稍微后退一点,两个人的身体就会紧密的贴在一起。 云泽宇的眸子,在夜色里越发的漆黑发亮,他的下颌轻轻的放在舒晓兰的头顶,慢慢的摩挲着,舒晓兰的身体,是他从接触女人到现在,最痴迷的,也是最要不够的。仿佛只要碰触到她一点气息,他的身体就会立即有反应,那感觉,完全让他失控,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从小到大,云泽宇都是一个非常有自制力的人,他从不让任何人和事影响了自己的决定。右手,从窗台移开,自然的揽上舒晓兰的腰,他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瑟了下,他的声音划破两个人的寂静:“这里冷,去床上躺会。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五章 我鄙视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