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章 安排手术

“我不忙。”郑婉玉将洗剩的杨梅都吃了下去,又给舒晓兰倒了杯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她静静的看着舒晓兰开口:“你很漂亮,云泽宇的眼光,总是最好的。” 舒晓兰的脸一红,却是晦涩的:“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长的平凡点。” “傻瓜,其实他真的很好,不过,也是很坏。”说到最后,郑婉玉笑了,脸却红的厉害。那家伙,坏的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是挺甜蜜的。双手捂脸,郑婉玉在想,自己如果在这样沉迷进去,会不会做出对不起梁青山的事情来? 病房的门,被人敲了几下,接着是穿着医生服的梁青山走进来。对于自己的老婆出现在这里,他一点都不意外。 “青山。”郑婉玉站起,双手一张就要扑进梁青山怀抱里,梁青山大窘,一手拿着托盘,一手伸出来,拦着老婆兴起的热情。 郑婉玉嘟嘴,压低声音:“恩,是不是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怕我闻出来?” “别闹。”梁青山看了病床一眼,示意郑婉玉要注意场合,郑婉玉愉悦的笑着,退后两步,让出路来给梁青山给舒晓兰检查。梁青山很认真的测量血压,检查着舒晓兰的眼皮问着:“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 “头有没有晕,或者是疼?” “没有。” “恩,血压正常,你的手术安排在明天。”梁青山在本子上记录着,这些本是护士检查做的,奈何云泽宇一大早的电话就命令来了,梁青山不得不亲自来。 郑婉玉从梁青山后面抱住他,牙齿轻轻的咬着他的耳垂。梁青山饶是在镇定,也是身体一颤,心虚的抬头看着病床上眨巴着眼睛看别处的舒晓兰。对于自家老婆惊喜的调情,梁青山是很享受,但是这不分场合的突袭,让他大感吃不消。 梁青山咳嗽了声,他开口:“病人需要休息,婉玉,一会去办公室等我,我有点事和你商量。” “一会啊?”郑婉玉故意拉长音,牙齿喀嚓又咬了下梁青山的下巴。 梁青山的呼吸,急促了,一双灼灼的视线,就落在了郑婉玉的胸口,他很怀念他们那天晚上在办公室里的一次。 坏坏的一笑,郑婉玉伸手拿起自己的手提包:“一会我还有点事,晚上的时候,我们在好好商量。”叮嘱着梁青山一定要等特护来了,才能离开,郑婉玉和舒晓兰打了声招呼,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的离开了。 梁青山无奈的看着老婆惹火了后,潇洒离去。 “梁医生,特护一会就回来了,你要是忙。” “没事,我在给你检查下伤口。”老婆大人的吩咐,梁青山哪里敢抗命,幸好,在他检查完伤口,特护也赶来回来,一起来的,还有郑俊东和舒艳丽。 郑俊东送走梁青山,他回头让特护回去休息下,他站在病房里,静静的看着病房里,舒艳丽哭着和舒晓兰说话。舒伟兴昨天晚上回家,结果洗澡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竟然无法自己起来,送去医院,经过一晚上抢救,倒是救回了一条命。医生说引起了脑梗塞,要彻底的治好,需要转去更好的医院。舒艳丽一个人没了主意,住院和手术的钱都不够,这个时候郑俊东出现了,自称是舒晓兰的朋友,他带着舒艳丽来找舒晓兰。 听完了这些,舒晓兰只觉得一阵眩晕,人软软的倒在了病床上。 “姐,姐?” “她没事。”郑俊东大步过去,按了墙上的铃,梁青山很快带着护士赶了来。舒晓兰已经悠悠的醒了来,一双泛红没有焦距的大眼睛,努力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梁青山检查了下,确认无碍后,叮嘱了一番,带着护士离开了。 床上的舒晓兰哪里还能躺的住,她扯着被子就要下地,脚刚沾到地上,她的动作一下僵硬了。 “姐,爸爸现在正的需要你。”舒艳丽哭的眼睛都浮肿了,爸爸出事了,姐姐住院了,这个家就剩下她,舒艳丽害怕一个人承担着这一切:“你?姐,你怎么了?” “没事,你回去好好照顾爸,其他的事,我会想办法。” “可是?”舒艳丽犹豫着,最后忐忑的说着:“爸的手术费,欠了很多,昨天晚上孟远航给了些钱,缺的他说回去想办法,你在这里,他知道吗?” 舒晓兰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身体发冷,孟远航的名字在她的心里翻腾着,她低头着,久久的才平复自己纷乱的心情开口:“不要告诉他,我不想他担心,你回去好好照顾爸,不要勉强远航。” “姐,你们?”舒艳丽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郑俊东,脸上多了红晕,犹豫着,猜测着。 舒晓兰话语突然严肃了很多:“答应我,不要告诉他,你回去吧,就当没有看见我。” 舒艳丽错愕的看着舒晓兰躺会病床上,心里有些的恼,难道真的如自己猜测的那样,舒晓兰找到更好的男人,甩了孟远航,如今连最疼爱她的爸爸也不顾了? 郑俊东看着舒晓兰闭上眼睛,他儒雅的走到舒艳丽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愿意就这样的走人,舒艳丽又不想在郑俊东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跺了下脚,她扭头走了,在门口,她还是说了一句:“姐,爸的病,可是不能等。” 舒晓兰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她的身体缩在被子里,只觉得冷的骨子都发颤。郑俊东带着舒艳丽来,显然是云泽宇安排的。他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一步,他还是紧逼着自己,难道连一条活路都不给自己留吗? 病房的门,再次打开,郑俊东走到病床门口,仿佛看不见舒晓兰缩在被子里一般的说着:“舒先生属于公司的员工,虽然出事是在家里,公司还是会顾念些的,这件事,下面已经呈报给云总了。明天安排了手术,今天好好休息。” “他到底要怎么样?”舒晓兰揭开被子,从床上坐起,她看不见,却可以依循着声音的来源找到郑俊东的方位质问着:“为什么带我妹妹来这里?” “出了这样的事,令妹来见你,是人之常情。” “滚,郑俊东,滚去你主子跟前谄媚,无论他想怎么对我,都不是手到擒来,为什么还不放过我的家人?” 郑俊东低头,敛着眉,看不清神情,他任着舒晓兰发泄,直到她将脸埋进她的双手里,肩膀因为悲伤耸动。病房里,压抑的哭声,低低的响起,久久的,郑俊东才开口:“舒先生的事,是突发,昨天晚上的手术是云总安排的,为了让舒先生更好的接受治疗,他会在后天转来这里,明天手术后?” “我能看一眼我爸爸吗?”舒晓兰急急抬头,素净消瘦的小脸上,都是泪痕。只要想到舒伟兴躺在手术台上,有危险,舒晓兰就难受的要命。 郑俊东看了一眼舒晓兰,快速转移开视线:“这件事,可以和云总商量。” “他在哪里?”舒晓兰感觉自己全身浸入冰冷的水里,颤抖着:“我想见他。” “云总今天赶去郊外进行一个项目,我会转达你的意思,我还有事,如果有事,可以让特护转告给我。” 舒晓兰张张口,听着郑俊东离开的声音,她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她害怕面对云泽宇,却必须的面对。这就是他对她昨天晚上事情的报复吗,舒晓兰双手掩面,她真的不知道那男人为什么在自己的床上? 郑婉玉也知道舒伟兴住院的事了,她买了水果去看望,舒伟兴在睡觉,床边一个年轻儒雅、俊逸的男人守在那里。 孟远航看着郑婉玉,客气的问着:“你是?” “我是舒晓兰的朋友,听说伯父病了,来看看她。”郑婉玉放下水果,心里翻腾着,一时间真的有冲动跑回去告诉舒晓兰,她忍住了。 “你好,我叫孟远航。”孟远航伸出手,礼节性的说着: “是晓兰的未婚夫。” “啊!”郑婉玉张大嘴巴,机械的伸出手,握上孟远航的手,整个人懵了足足一分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恭喜,我和晓兰认识的时间不长,她都没告诉我要结婚了,太不够意思了。” “婚期未定。”孟远航将郑婉玉惶然的神情收进眼底,客气的问着:“郑小姐是怎么知道伯父病了?” 呃?郑婉玉实话实说:“今天路过云氏,听晓兰说伯父在那里上班,想去顺路看看,结果听说伯父住院了,我刚来看看,伯父他?” “手术后,病情稳定了,谢谢你。”孟远航加重了后面一句话的语气:“晓兰有你这样热心的朋友,真的很好。” 一句话,郑婉玉心里颇不是滋味,鼻子酸酸的,这都是他妈的什么事,云泽宇这个混蛋,郑婉玉被冲击震撼的,一刻钟也在病房待不下去,她真的想找个地方,好好大哭一场。事实是,她待了五分钟,手机响起,她借口着有事,就离开了病房。 孟远航送她离开病房,还客气的感谢着郑婉玉能特意来看舒伟兴,回头等舒晓兰实习回来了,他们一定请郑婉玉吃饭。 含糊答应着,郑婉玉急急离开,身后听见病房里隐约传来对话声。 “远航,是谁啊?” “爸,是晓兰的朋友,来看您的,等您出院了,我和晓兰请她吃饭。” “恩,亏的有心来看我这个老头子,这顿饭,你该请。” 郑婉玉的眼泪,哗哗的流着,一路哭着到梁青山的办公室,幸好里面没人,郑婉玉扑到隔间的沙发上,哭的一塌糊涂。梁青山回来了,吓了一跳,以为她被人欺负了,急忙哄着,最后才弄清楚,是因为舒晓兰的事情。这件事情,梁青山并不打算卷进去,他只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却对老婆没办法。他说:“婉玉,你的知道,这件事,他们自己会处理好。” “可是也不能这样欺男霸女,青山,舒晓兰是有未婚夫的,你知道吗,他未婚夫还不知道。”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章 安排手术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