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章 梦境

郑婉玉看着舒晓兰脸上的绝望和悲伤,她也难受,其实她不过是想让舒晓兰换个心态,不要那么累的面对云泽宇,抗拒云泽宇。找来特护,郑婉玉叮嘱了些注意事项,她才离开,去买了一些舒晓兰此时能吃的东西,提着又回了病房。 郑俊东在病房门外拦住了郑婉玉,看着这个妹妹,他头疼。 “哥哥,我不是云泽宇的属下,我没拿他的工资。” “婉玉,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你要保持距离,你也长大嫁人了,不能任性。” “是,我是嫁人了,但是我还有自己为自己决定的权利。”郑婉玉挥手推开郑俊东拉着她胳膊的手,再一次坚持着:“你们不觉得这样对她,很不公平吗?” 郑俊东的身影一僵,看着郑婉玉推门进去,原来这个妹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她为什么搅和进来,之前不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吗?那一天,郑婉玉没能陪床,她倒是陪着舒晓兰吃了些东西,她们倒是成了好朋友,不过彼此还是保留着自己的苦衷。 舒晓兰很想逃,可是她知道,她不能。特护很精心的照顾着舒晓兰,舒晓兰也已经适应了失明的生活,她很早就躺床上睡觉,脑子里翻腾的东西太多,她迷糊着,也不知道多久才睡着。特护一直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打了个呵欠,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特护睡的深沉的身体,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 低呜的声音,带着挣扎在病房里响起:“不要,放开我,不要碰我,不要,救命。”舒晓兰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额头上都是汗,整个人沉浸在梦寐中,怎么也逃不掉,冲不出来。 一只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身体,无声的安抚着舒晓兰。舒晓兰有些的困顿,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面前的身影,偏偏的眼睛睁开,还是漆黑一片。 嗓子里怎么也喊不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她害怕,怕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怕是云泽宇,她不想刚刚的梦境,一下成为现实。闭上眼睛,舒晓兰眼角湿润了,其实都不重要了,属于她的,还有多少。就这样的活着吗?舒晓兰的心里问着自己,答案却是否定,她没有办法让自己安心的做一个金丝雀。 在失明的世界里,没有黑夜和白天之分。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舒晓兰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什么都没有,空空的,连空气都没有留住。 特护专业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小姐,清晨了,要起来洗漱吗?” “好。”舒晓兰起身,她没有必要和自己过不去,郑婉玉说的很对,转换一下看待事情的态度,或许会柳暗花明。那一天,一共叫了五份早餐,直到舒晓兰的肚子饿的厉害了,她才停止了叫特护去换早餐。接着各种刁钻的问题,往往特护上一件事情还没做完,舒晓兰接着就来了第三件,第四件。 特护的脾气特别的好,无论舒晓兰怎么为难,她总是用很积极的声音回答着舒晓兰,然后在舒晓兰看不见的面前,对着舒晓兰做着鄙夷的动作。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特护也是个精明的人,自然从一些端倪看出来,舒晓兰不过是被人包养的。 郑婉玉提着一袋新鲜的杨梅站在门口,看着特别站在床头,对着舒晓兰举着中指,一股怒火从她心里蹭的冒了出来。不想惊动了舒晓兰,郑婉玉无声的推开了门,一步一步走进去。 “郑医生?”特护心里一颤,还举着的手,慌张的放了下来,讪笑着:“我去忙。” “不用忙了,今天开始,你可以不用上班,回头我会给你们护士长说明原因,财务也会在今天结算清你的工资。”拜上次托舒晓兰的福,现在郑婉玉在医院里说话的份量掷地有声。 特护的脸色一下苍白了,颤抖着唇角,额头上都是冷汗:“郑医生,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发誓。” “郑姐,让她去做事吧,我还等着兰花香冲淡这消毒水的味道。”舒晓兰笑着,很柔和,转头看着那特护的方向说着:“你去吧。” 特护紧张的看着郑婉玉,然后低头,怯懦的退出了房间。郑婉玉气的将杨梅放在桌子上,瞪着关门离开的特护背影,最后叹气:“你性子太好了。” “这是事实,也是我折腾的厉害了。”舒晓兰其实想让特护对着郑俊东抱怨自己是个刁钻的人,最好是云泽宇知道了,认清自己是个很俗的女人,嫌弃自己,抛弃自己,等手术后,自己就自由了。 苦笑了下,舒晓兰扬眉深深呼吸了下:“是杨梅的味道!” “恩,新鲜运来的,我给你拿了些,很大个的,我去洗下。”郑婉玉拿着一个盆挑着大个的杨梅开口:“哎,刚才应该让她洗好杨梅在走的,哼,这种人,最不能交,你也别太软着,就该强横,要不然她指不定就爬你头顶上。” 舒晓兰笑了,其实特护很好,只是自己的方法太笨了,特护大概为了钱,也不会对郑俊东抱怨自己吧? “你还笑的出来?”郑婉玉气结,端了杨梅去隔壁洗,一边还和舒晓兰说话:“我跟你说,昨天我问了下我老公,你手术不好推后,这两天你乖乖养好身体,手术好了,你在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舒晓兰这才知道,给自己检查身体,包扎伤口的那个医生,是郑婉玉的老公,脑子一转,也明白了郑婉玉的身份,她有些哭笑不得。现在的一切,都要拜郑俊东所赐,而舒晓兰却和他妹妹非常的合的来,这就是无巧不成书吗。 杨梅很好吃,郑婉玉还撒了些糖,很细心的用牙签扎好,一颗一颗递给舒晓兰。 “谢谢,郑姐。” “咳,咳,我的大小姐,你叫我婉玉吧,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回头把我叫老了,不过等你在云泽宇跟前,一定要叫我姐哈。” “为什么?” “嘿嘿,以后告诉你。”郑婉玉笑的奸诈,她有感觉,自己绝不会吃亏,她等着看云泽宇吃憋的样子。 舒晓兰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这里除了你,还有?” “没人了。”郑婉玉一脸兴奋的凑近舒晓兰问着:“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任务给我,你放心,我虽然不是特工,可是我对地下工作很熟悉。”当年,她背着云泽宇,没少对付他那些狂蜂浪蝶,虽然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她积累下了很多丰富的经验。 舒晓兰犹豫了下,才开口,她请求郑婉玉去看看自己的爸爸,舒伟兴在云氏上班,舒晓兰总是担心,惶惶不安。 “恩,行,我一会就去。”郑婉玉小手拍的胸脯啪啪的响:“姐做事,你放心。” “放心?在拍,成了飞机场,梁青山还不得哭死。” “池文远,你这张臭嘴,就不能刷了牙在来?”郑婉玉头也没回,手里的杨梅就对着门口的池文远飞了过去。 池文远手一伸,两指夹住了杨梅,回头就放自己的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他昨天忙乎了一天,也没找到那个晴子,真的感觉人间蒸发了。“刚刚,你们在聊什么悄悄话?说来听听。”池文远走进来,将果核吐到垃圾桶里,回头对着郑婉玉放电。 舒晓兰失明了,池文远这张脸在电力十足,也是徒劳无功。咂嘴叹息,一幅扼腕惋惜,池文远走到舒晓兰跟前,大手还是不确定的伸出在舒晓兰的眼前摇晃了下。 舒晓兰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眨了下,并不言语,对于池文远,她直觉的排斥,云泽宇是暴戾的,池文远,则是邪性十足。 郑婉玉看出舒晓兰对池文远的态度不对劲,她瞪了一眼池文远,示意他出去,不要来打扰了舒晓兰休息:“我哥不在这里,你要是找他或者是云泽宇,你该去云氏公司。” “什么时候那个跟在我屁股后面,共谋对付花痴的婉玉,倒戈相向了?婉玉,我的心好疼。”池文远做着双手捧心的样子:“你嫁给梁青山,我可是疼的昏迷了三天三夜。” “得了,池文远,我们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你啥样,我看不到骨子也看到你心肺里去了。”郑婉玉一点没遮拦的开口:“别折腾不相干的人了,兰兰以后是我好朋友,她需要静养。” 池文远别有深意的看着舒晓兰,一声玩味的哈哈笑声:“你倒是厉害,收买我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回头,啥时候,也让我投在你石榴裙下。” “池文远,我好像这个月都没去拜访池伯伯。” “行,我走,婉玉,你可的担心你老公吃醋,你这性子,迟早惹事。” 郑婉玉真想脱了自己的鞋扔池文远脑袋上去,看着他洒脱的走出病房门,郑婉玉低低的咬牙说了三个字:“乌鸦嘴。” 感觉到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舒晓兰真心的开口:“谢谢你。” “不用谢。”郑婉玉看着舒晓兰身上被汗濡湿的病号服,她又转头看了看关上的房门,疑惑的问着:“你们见过面?” “恩,在魔寐。”舒晓兰说的直接:“他似乎不太喜欢我在那里。” 郑婉玉这次意外的没有巴拉巴拉的开口,她复杂的看着舒晓兰,最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他就乌鸦嘴,你别搭理他,以后见着他直接漠视就好。” 言外之意,就是尽量的避开池文远,因为他们一起长大,了解池文远的,就是郑婉玉。房间里,因为池文远的来过,而多了压抑,舒晓兰看不见,却感觉到郑婉玉有些恍惚不安。 “婉玉,你要是忙,就去忙,我没事的。”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章 梦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