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章 那不是我的菜

“池少,你的手机?”何亮举着手机,高声的提醒着。池文远头也不回:“那是你的,物归原主。” “什么?”何亮低头,真的是自己的手机,他翻看了下,手机竟然被按静音了,上面显示几个未结电话。池文远是什么时候将自己手机拿走的?何亮双手撸了一把自己的脸,这都是玩的什么跟什么啊? 忠叔正睡的香甜,一阵砰砰的敲门声,将他从床上挖了出来。 池文远痞性的倚靠在门边墙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忠叔:“忠叔,晴子呢?”池文远刚刚翻了个遍魔寐,也没找到昨天晚上陪云泽宇的晴子,他不的不来敲忠叔的门。 忠叔一脸苦哈哈的说着:“池少,您还不了解吗?晴子是临时应聘来的,她并没有和魔寐签署合同。” “得了,忠叔,我们也不是一天认识,给我她的联系方式,要不然我也就告诉云泽宇,她是谁了。” “池少,别为难我这小总管了,魔少定下的规矩,您也知道的,晴子,真的是走穴的,她自己来的,刚上班,就被您带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登记,况且?”忠叔停顿了下,一脸为难的说着:“昨天晚上,她是哭着离开的,离开前,连单子都没结算。” 池文远大手一拍自己的脑门,笑的无奈:“这样?昨天晚上我连佳人的手都没牵到,云泽宇就抢了人走,还给我灌醉了,头到现在都疼着。” 忠叔一脸恍然惶恐,点头哈腰的保证着,如果晴子在来,一定会立即打电话通知池文远,魔寐新来了几个漂亮的公主,如果池少晚上肯赏脸的话,忠叔定是要她们好好陪陪池少。 池文远耸了下肩膀,一脸扼腕和不屑给了忠叔一句:“那些不是我的菜,你知道,我喜欢绿色新鲜环保的。” 忠叔张大嘴巴,久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池少,回头有绿色环保的,我一定跟您提前打招呼。” 池文远的身影已经在三米之外了,他头都没回,伸手挥了下,一路走出魔寐。外面的阳光晴好,池文远却觉得天气不太正常,夏不夏冬不冬的。一辆红色的跑车稳稳的停在池文远脚前,何亮殷勤的下车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讨好的开口:“池少,请上车,我送你回去。” 魔寐的某个房间窗前,忠叔小心的挑开窗帘看着池文远太子一样的上了何亮的车,一路绝尘而去,伸手擦去额头的汗,忠叔心里嘀咕着,终于送走了一个瘟神。金主在魔寐也要分三六九等的,池文远就在云泽宇下面一级,不好伺候。 拨出一串电话,忠叔小心翼翼的对着另一头开口:“魔少,池文远刚刚离开,是,早一点的时候,云泽宇陪着那房间里的小姐出去的,不知道,要不我找人去查一下,好的,我立即照办。” 挂了电话,忠叔长长呼了口气,想起什么,也顾不得换衣服,急急的走出了卧室。 舒晓兰住院等着安排手术,梁青山给她检查的时候,发现有瘀血影响了眼睛。不手术的话,长久下去,就是永远失明。梁青山建议舒晓兰住院手术,彻底的治疗好了在出院。 当时云泽宇正在开会,他听着郑俊东的电话,一句话没说,会议里正在做报告的总管,满身是汗,忐忑的看着云泽宇渐渐冷下去的脸。 会议终止了,云泽宇大步的走出会议室奔向停车场,等他将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他才醒神过来,自己这是怎么?冷着眉,他没有看一眼医院,发动车子,一路呼啸着驶离。 郑俊东只等来了云泽宇一条短信,让舒晓兰住院手术,其他的事情郑俊东看着安排,还有就是,检查下,舒晓兰怀孕了没有。看着短信,郑俊东纠结,他该怎么和梁青山提这个孕检? 郑婉玉巴巴的被她哥一个电话给从被窝里叫来了医院,她恼着瞪郑俊东:“哥,云泽宇给你灌了啥迷魂汤,你为他都不顾老妹我了,我可是想要蜜月宝宝的。” “就这一次。”郑俊东将云泽宇的短信给郑婉玉看,如果舒晓兰怀孕了,事情就会麻烦起来。 郑婉玉一看那短信,扑哧就乐了。如果她没记错,舒晓兰和云泽宇才待在一起多久啊?怀孕,就算真有了,这还不到时候哪里能检查的出来。 “婉玉!”郑俊东加重语气,这不是儿戏,他心里总觉得,自己应该为舒晓兰做点什么。 哼了一声,郑婉玉举高了手里开的化验单子,说出了两个字:“奇葩。”郑俊东咳嗽了下,转头当没听见。懒得跟一根弦的哥哥理论,郑婉玉蹬着高跟鞋吧嗒吧嗒的去了病房。 舒晓兰没有睡觉,她听着郑婉玉象一个女王的进来,巴拉巴拉两句,就将郑俊东刚刚请的特护给轰出了病房。 转头,郑婉玉对着舒晓兰抛了个媚眼,响起舒晓兰现在看不见,郑婉玉耸了下肩膀开口邀功:“我叫郑婉玉,怎么样,我很厉害吧,以后我多传授你两招,肯定将那个云泽宇制的服服帖帖。” 舒晓兰刚刚浮现在脸上的笑意,随着那个名字,而彻底的消失,低头,她知道,无论她怎么逃怎么算计,都没办法逃脱的出云泽宇的网。 “那,别这个表情,如果这样对付那个云泽宇,你就输了。”郑婉玉一幅深怕天下不乱的样子,对着舒晓兰鼓动起来:“你的是女王范,那男人,就是欠调教的野马,你要温柔加钢鞭。” “他不是野马,他是云泽宇。”舒晓兰慢慢的说着,她看着郑婉玉,一个冲动,她问着:“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放了我。” 郑婉玉错愕,她看着舒晓兰,在她认为,最适合和云泽宇在一起的,不是那个做作的晴子,是舒晓兰。因为曾经爱过,刻骨的痴情过,所以郑婉玉有一种复杂的心情,希望有一个女人,真正驯服的了云泽宇,不过这个女人,需要郑婉玉认可过关。这是啥心态,郑婉玉不去深想,她是梁青山的老婆,这一辈子都是,只要他不背叛自己。 病房里有些的沉默,郑婉玉讪讪的笑着,刚刚直愣愣的说话怕是吓到舒晓兰,在开口倒是收敛委婉了些:“其实,你不需要这样想,他对你没感情,根本就不会找你。” 舒晓兰闭上眼睛,有些绝望的说着:“他对我没感情,只有折磨和逼迫。”舒晓兰不知道为什么,对眼前不是很熟悉的女人,有一种可以倾吐信赖的感觉,就象对张丽一样,可以放下心防。再次睁开眼睛,舒晓兰的视线里还是漆黑一片,她自嘲的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很矫情?花着云泽宇的钱,还叫嚷着自由和尊严,人都瞎了,还奢望什么。” “你不矫情,最起码,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很倔犟有个性的一个,如果是别的女人,早就脱光光扑上去,奸了云泽宇。”末了,郑婉玉还加了一句:“这事,我就干过。” 对着舒晓兰瞪大不敢相信的眼睛,郑婉玉哈哈大笑,半真半假的调侃着自己:“不过是在梦里,现实,其实我还很胆小,矜持的,就那么的黏糊了下,他就狡诈的找了个男人娶了我。” 舒晓兰很努力的消化着郑婉玉的话,面前这个爽朗的女人喜欢云泽宇,但是现在结婚了,新郎是别人。 郑婉玉看着被自己惊愕到的舒晓兰,她起身拍了下舒晓兰的肩膀,放轻语调:“你太纯洁了,现在也确实不是那腹黑帝的对手,没事,有我这个高手在,你安心的,等着他成为你乖乖的小宠物。” “你帮我逃走吧。”舒晓兰看向郑婉玉的方向,虽然她看不见:“我都瞎了,他也会嫌弃我的,你是医生还是护士,你知道的,一些病症,不适合当金丝雀,就是情妇。” 这下被惊愕到的是郑婉玉了,她真想敲敲舒晓兰的脑子,里面竟然会有这样的主意,摇头,郑婉玉告诉舒晓兰,这个事情,绝对不行了,要是被云泽宇知道做伪证,她会死的很难看。 “与其挣扎的鱼死网破,为什么不好好的享受一下,最起码,先将眼睛治好,你要相信这里的医术水平,人范不着,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剩下的,郑婉玉没有说,她相信聪明如舒晓兰,一定会知道,想的透。 看着如小白兔惹人疼惜的女人,原来也是个慧黠的主,郑婉玉决定,一定要和舒晓兰做好朋友,做闺蜜。 怀没怀孕,最清楚的是舒晓兰,她的月事,有没有准时,郑婉玉委婉的问着舒晓兰上次月经的时间,这样安排手术的时候,最好能够错开月事。舒晓兰摇头,她这个月的月事还没到时间,算算也快了,她希望手术尽快进行。 郑婉玉安抚着她,这个急不得,要先调养身体,还要药物治疗下。舒晓兰看着郑婉玉,张张口,最后还是闭了上。郑婉玉倒是没漏掉舒晓兰这个动作,她很自然的说着:“除了帮你离开云泽宇,其他的,你尽管提,如果晚上想我陪床的话,也别客气。”反正这里是医院,云泽宇终究是不能来陪床的。 舒晓兰摇头,她什么也没有要求,她的要求,不过是给别人增加麻烦,她其实很想知道爸爸过的怎么样了,还有孟远航,他如果知道自己不是出去实习,而是被云泽宇圈养着,舒晓兰无法想象后果。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章 那不是我的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