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一章 认错人了

窗外的月光很好,清冷而皎洁。云泽宇抱着舒晓兰走出卧室,去了对面的侧卧。舒晓兰的洁癖让云泽宇咬牙,她甚至于抗拒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去抱她,他说:“你这样,我会认为你在嫉妒,你该不是爱上我了吧?” “我永远不会爱上你,就算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舒晓兰。”云泽宇几乎是咬牙说出这个名字:“我等着你爱上我的那一天。” “你可以做梦。” 云泽宇这一次没在说话,他将舒晓兰几乎是丢的扔在床上,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他还是不确定她真的失明了。郑俊东来了,两个保镖并不在门外,他刚举起手敲门。 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拉了开,郑俊东的视线对上了一个他不陌生的身影,他错愕的开口:“晴子小姐!” “你认错人了。”晴子沉着脸,唇角颤抖着,堪堪避开郑俊东的视线,疾步从郑俊东的身边离开。 郑俊东站在门口,看着晴子离开的身影,久久没回神过来,他不会认错的,那个灵动的晴子似乎很忧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俊东沉默着,他转头敲门,虽然门开着,他还是没自作主张的走进去。 “进来。”云泽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郑俊东进来,他似乎并不意外。 “云总,刚刚您的电话?” “没事。”云泽宇端起自己刚刚冲好的咖啡,喝了一口,转头看着郑俊东:“你刚刚和她碰面了?” “她?”郑俊东低头,心里斟酌着,嘴上一点没犹豫的说着:“是晴子小姐吗?刚刚在门口,看见她离开。” “你认为那是晴子?” “难道不是?”郑俊东疑惑了,他抬头迎着云泽宇坦然的说着:“属下只和晴子小姐见过几次面,刚刚,真的以为是她。” 晴子是云泽宇心头的一根刺,她的美是飘忽的,没有沾染上世俗一点气息,很多男人都喜欢她,就连云泽宇也曾经一度想和她共结连理。可惜,云啸天怎么都不喜欢晴子,加上一些原因,晴子最终出国,写生散心。具体的,郑俊东并不清楚,他只知道,晴子是唯一能够让云泽宇侧目的女人。 云泽宇慢慢喝着咖啡,久久的才让郑俊东去调出魔寐今天晚上的监控录像。舒晓兰暂时性失明了,她在清晨尿急醒来,结果摸索着,抓到了云泽宇的大腿,入手的肌肤触感,让她的脸一红,手急忙缩回。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舒晓兰的手,云泽宇带着睡意的沙哑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了?天还没亮,睡吧。” 舒晓兰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抽回自己的手,她决定忍着,偏偏的这一次,她涨的脸热热的,内急一点都没罢休的意思,她只好开口:“松手,我要去洗手间。” “哦,恩?”云泽宇性感的嗓音,最后醒神了过来,他从床上坐起,看着双眼没有焦距的舒晓兰,一张涨红的小脸,跟熟透的桃子一般。云泽宇勾了勾唇角,这个样子的舒晓兰,真的有让他想蹂躏的冲动,他说:“我带你去。” “我可以自己去。” “你可以试试,自己走还是我抱你。” 对于云泽宇的霸道和蛮横,舒晓兰领教过无数次,她沉默的任由着云泽宇牵着她的手去洗手间,一种步入绝境的感觉勒紧着舒晓兰的咽喉。洗手间里,云泽宇握着舒晓兰的手,手把手的告诉她马桶在哪里,哪里是洗漱台,要小心别撞到了。 舒晓兰站着没动,云泽宇看着挑眉问着:“不是急着来洗手间吗?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你先出去。” “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见过。”云泽宇邪气的挑着眉角,看着舒晓兰愈发羞愤的脸,他还是退出了洗手间。在舒晓兰摸索着锁门的时候,他依靠着洗手间门边的墙壁提醒着她:“你觉得一扇门,能挡的住我?” 舒晓兰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慢慢离开门锁。是啊,云泽宇要是想,一扇门怎么能够拦的住他,他大可以踹门,或者是打电话兴师动众的让人送钥匙上来。洗手间门外,云泽宇半敛着眸光,看着对面的墙,脑海里翻腾着,舒晓兰被囚禁在这里,那个人倒是沉的住气,刚才的身影看着不是那个人。 抽水马桶的声音传来,云泽宇推开了洗手间的门,舒晓兰正摸索着去寻找到洗漱台的身体一顿,接着去摸索着水龙头。云泽宇大手一声,握上她的手伸到水龙头下,水声哗哗的响着,他将舒晓兰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手里,慢慢的洗着。 “我可以自己来。” “你还是想想,如果真的失明了,我洗的就不只是手。”云泽宇的话,带着某种恶作剧的语调,他愉悦的看着舒晓兰脸上的红晕蔓延上她的耳根,晚上烦躁低落的心情竟大好了起来。或许,将她留在身边,偶尔的捉弄下,愉悦心情也不错,最起码,她不是黏腻骄纵的女人,养起来,却是省心。抱着舒晓兰,云泽宇将她温柔的放在床上,他的身体跟着也躺在了她的身边。 僵硬着身体,舒晓兰忍着已经到了咽喉的话,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舒晓兰已经感觉到云泽宇绝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开。她是真的想问问,如果自己真的失明了,他能不能放自己一条生路。舒晓兰的耳边,几分热气吹来,那是云泽宇的呼吸:“你有话想说?” “你不会想听的。”舒晓兰张口,话已经到了嘴边。一只大手捂上她的唇瓣,接着是云泽宇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他的手臂撑着身体,眸子紧紧的看着舒晓兰,他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带着警告的意味,云泽宇开口:“既然你知道,就不要说出来,说过的话,我不想一次一次重复,毕竟舒队长对云氏,真的是尽忠职守。” 清晰的感觉到身下的舒晓兰身体颤抖了一下,云泽宇还是没松了口:“明天我让郑俊东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和眼睛,不要搞小动作,我有精力陪着你游戏,你的家人和朋友未必有心情给你背负烂摊子。” 舒晓兰的脸,苍白着,她闭上眼睛,声音空洞的没有一丝起伏:“我会等着看你的报应。” “放心,我下地狱的时候,一定拉着你。”云泽宇低沉的笑着,磁性的嗓音带着玩味。他翻身躺在舒晓兰的身边,丝毫不给舒晓兰拒绝自己的机会,大手一伸将她紧紧的搂在怀抱里,寒星一般的眸子没有一点笑意,今天晚上的事情,他会查清楚的。 夜,是寂静的,卧室里的灯光慢慢暗下去,床上两个紧紧依偎在一起的身影,都没有在交谈。 舒晓兰绷紧着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她模糊的好像听到云泽宇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偏偏的她脑子那时候完全的臣服给瞌睡虫。 清晨,舒晓兰醒来的时候,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就在她发呆的时候,云泽宇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并不是对着她说的:“你带着她直接去梁青山的办公室,检查结果出来了,就打电话给我。” “是,云总。”郑俊东站在客厅那里,躬身低头。 云泽宇进了卧室,随手关上了门对舒晓兰开口:“醒了?” “恩。” “我带你去洗漱。” “不用,我自己可以。”舒晓兰急急起身,结果刚一站稳,头就开始疼了起来,她又跌回了床上。云泽宇不悦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想让我抱,就开口,何必弄的自己病蔫蔫的,不过你病起来,倒是听话些。” 舒晓兰咬牙,她决定沉默,云泽宇的自大和霸道,已经不是人能理解的范围了。那天,舒晓兰自己洗漱的,不过她的衣服是云泽宇给换的,云泽宇的大手着实的吃了一把过瘾的豆腐,舒晓兰的抗拒,在他眼里就是邀请。 大手抓着舒晓兰的小手,按在某个晨运不成正闹脾气的家伙上,暗哑着嗓音,他警告着舒晓兰:“如果你在继续的勾引它,我可不保证,你的就诊要移到下午。” 舒晓兰的脸,轰的红了,她发现自己对没有顾忌的云泽宇,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早饭,在舒晓兰倔强的坚持下,云泽宇才让她自己吃了一碗粥。郑俊东站在客厅的门口,半低着头,对餐桌边发生的一切,一幅看不见听不见的样子,直接将自己隐形了。 云泽宇喝了一杯咖啡,吃了点面包,起身开口:“走吧,一起下楼。” “是,云总。”郑俊东拿着云泽宇的西装外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舒晓兰没有任何发言权,她任着云泽宇给自己戴上大墨镜,拉着她的手走出去。 魔寐九零八房间里,池文远睁开眼睛,看着对面沙发上红着眼睛的何亮,他嘟囔了句:“什么时候,兔子也长的人模狗样的了。” 何亮一脸的冷汗,自己坐沙发上,照顾他一夜,得到的就是这样一句感谢。池文远闭着眼睛,摸索着掏出手机,直接的凭感觉播出了一个号码,电话通了,不过没人接,没多久就传来嘟嘟的音。气恼的将手机丢对面沙发,池文远嚷了一句:“过河拆桥,云泽宇,你有种。” 何亮刚起身,结果一不明飞行物就奔他脑门而去,吓的他缩头又栽回沙发。 手机跟着掉何亮身上,何亮拿着手机,转头看向池文远,沙发上哪里还有池文远的身影,包间的门倒是被打了开。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一章 认错人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