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在异界》 第四十九章 美好的团圆

之后,逆天恶魔封了慕容樰琦的九大穴道,让其暂时丧失了功力,押送着她向东方别院走去。 这边聚仙楼,紫衣绿芙和天恨花纹龙兵分两路依旧打探着线索,前来汇合,重整得到的最新情报。 “我打听到天毒门一行人也来到了天秀城!”花纹龙积极报告最新消息,“而且从昨日,他们的门主余龙外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啊,难道呼延毅是被余龙引出城的?”紫衣猜想道。 “我们查到更关键的一个线索。”天恨补充道,“天秀城这段时间由于上古神器将要出世,引来各地门派涌入天秀城,城内的各个客栈都爆满,但是如果有东方家的特别指示,一些门派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住入客栈。” “嗯,就如同我们九天神宫住在这聚仙楼。”绿芙说道。 天恨点了点头:“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查到天毒门赶来的时候,所在的客栈早就客满了,但是天毒门门主出示了东方家的玉牌,客栈这才硬是给他们腾出了一间上房居住。” “东方家的玉牌?”紫衣有些不可思议,“听闻东方家的玉牌只有几个少主小姐持有,上头刻着名字,用时必须做下记录,所用之处,每月必须统一上报登记,避免出现职权乱用。” “哦?看来这事情果然和东方家脱不了干系。” “那么这个玉牌上头的名字是什么?”紫衣继续问道。 “据说是东方天。” “东方天?不就是那个被自己兄弟欺负了还忍气吞声笑脸相迎的庶子?!”绿芙和紫衣都对这个人有着印象。 “一个不得志受欺辱的庶子和天毒门联系在一起,一定有什么阴谋!”花纹龙十分肯定的说道。 “既然事情和东方家脱不了干系,那慕容师姐去东方别院遇上危险的可能性,岂不是大了不少。我们快去帮助她!”紫衣说完就往门外冲,一把被绿芙拉了回来。 “紫衣别冲动,万一慕容师姐真的遇上了麻烦,以我们两人的功力,前去相助恐怕反倒会变成慕容师姐的拖累。” “那你说怎么办?”紫衣有些开始后悔怎么没好好修炼了,要不然现在就不会担心自己成为谁的包袱了。 “既然东方别院是东方家的领地,那么就名正言顺的让他们出面呗。”绿芙思索了片刻,拿定了主意,“就说找到杀害正道人士的凶手了,凶手就在东方别院!让大家和我们一起去将凶手捉拿归案。如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们两个大不了就担个年幼无知戏耍众人之罪呗!” “哈哈哈,好!反正本来我就是会闯祸的主儿,就是绿芙你被我‘带坏了’。”紫衣握紧了绿芙的手,两个平日里斗嘴为乐的少女,仿佛在一瞬间成长了。要知道戏耍正道人士很有可能让两人被赶出师门。但是,为了自己心中认定的正义,两人不再犹豫。 既然主意已定,众人开始行动。 东方家在得知有凶手下落后,立即摆出一副江湖首领的样子,召集了一帮有师兄弟惨死的正道人士们,浩浩荡荡地前往东方别院。 捆仙绳的材质特殊,即便小剑十分锋利,呼延毅努力了许久,还是成效不大。 就在这时,呼延毅听见了房门开启的声音,赶紧将小剑重新藏好。 来人竟然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音。 呼延毅心中一紧,不妙!必定是逆天恶魔得手了。 果不其然,熟悉的声音在下一秒就传到了耳朵里。 “呼延毅!”一声惊喜的呼唤,慕容樰琦看见了呼延毅尚安好的活着,顿时笑靥如花,都忘记了自己也被劫持的事情。 “探视时间到了,你好啊,慕容女侠。”呼延毅压下心中的激动,故意玩世不恭地打着招呼。 慕容女侠?!呼延毅头一次如此叫自己。 慕容樰琦虽然知道予以如此称呼必定事出有因,可是疏远的感觉却还是让她心中一疼。 向来我行我素的呼延毅一定是被什么牵制住了,才会留在这个屋子里,而且看上去脸色如此不好。 “你有什么打算,逆天恶魔?” “别装了,你们两个的关系,想用一个称呼就让我以为没事儿?那是不可能的。呼延毅,你真应该看看慕容樰琦为了知道你的下落不顾一切的样子。”逆天恶魔一把将慕容樰琦推倒在呼延毅怀里。 呼延毅不再掩饰,担心地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琪琪,他没伤害你吧?” 慕容樰琦摇了摇头,说道:“别担心,他只是封住了我的九大穴道。其他没做什么。可是你怎么被捆仙索……”后头的话,慕容樰琦不说,呼延毅也知道,按照自己现在的修为,区区捆仙索怎么可能困住自己。 “我们现在所在的屋子正是新九天魔龙阵。”呼延毅苦笑了一下,“屋子周围埋着正道人士的心,来加强阵的威力。这是逆天恶魔专门设计出来对付我的功体的,现在的我好比是个丧失行动力的废人。” “什么?”慕容樰琦大吃一惊,转身美目怒瞪着逆天恶魔,“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想成全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啊!”逆天恶魔诡异的笑着,“一个是正道女侠,一个是邪道魔头,你们两个注定会受到层层阻拦,倒不如我成全了你们,让你们成为我魔界魔尊重生的祭品!做一对亡命鸳鸯,你们说好不好?哈哈哈哈……” “逆天恶魔,你根本就是想要我眼睁睁看着最心爱的女人死在我的面前,却无力救她,对不对?你想让我尝到当年你无力救你父亲的滋味!”呼延毅一针见血的说道。 慕容樰琦听见予以亲口说出自己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的时候,顿时觉着如此多年的等待吃苦都是值得的,哪怕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死亡。 “没错!”逆天恶魔挺直了腰板。 “我就知道!我闻到了火油的味道。”呼延毅说道,“你是准备开始魔尊重生的活祭了吗?准备烧了这个屋子?”掐指一算,上古神器现世的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 “没错!”看着自己实现愿望的时刻即将到来,逆天恶魔兴奋极了。 “魔界重临人间,会带来难以预料的灾祸,你可要三思而后行!”慕容樰琦进行着最后的劝说。 “早就思过了。如此多年来我盼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逆天恶魔毫不犹疑。 “如果魔界重临人间,你是人类,你也逃不过他们的制裁。” “反正,我生来的使命就是如此!”逆天恶魔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神情兴奋而扭曲着,说道,“但是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饱受被烈火焚身的痛楚,仙子般的靓丽容颜被火舌吞噬扭曲。最终化为灰烬,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琪琪,我很抱歉,把你牵连进来。”呼延毅面露惭愧的神色。本来自己和这个仇人同归于尽也没什么遗憾,可是现如今,原本无辜的慕容樰琦也被牵扯进来。 “别如此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没什么可以害怕的。”慕容樰琦真情流露,这让呼延毅更加觉着该做些什么。 “我对天发誓,我绝不会让你活活被烧死。”呼延毅改变了心中的计划。 “永别了,呼延毅。你们两个死后在继续你侬我侬吧。”说罢,逆天恶魔就往屋外走去,那里有早就准备好着的火油。 屋子中,只剩下两个情人相依偎,深情对望着双方。 “琪琪,和我一起死,你真的不后悔吗?”呼延毅拂去慕容樰琦脸上的发丝,轻声的问道。 “以前我只知道修炼,但是认识了你以后,我知道世界上有比修炼更重要的存在。我慕容樰琦爱呼延毅,此生无悔。”慕容樰琦坚定地说道。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呼延毅虽然身陷囹圄,此刻的他却仿若置身于幸福的海洋。 “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嗯?你有更好的主意吗?”慕容樰琦问道。 “我刚才不是发过誓了吗?呵呵,既然你跟了我,自然要相信你相公了。”呼延毅自动升级了自己的称呼。 “胡说,什么相公?”慕容樰琦羞红了脸,虽然知道自己这辈子是跟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他的不正紧调笑,自小受到严谨教育的慕容樰琦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改变接受。 呼延毅笑着拿出了方才藏起来的锋利小剑,说道:“这就是我更好的主意。” “你哪儿弄来的。”慕容樰琦知道逆天恶魔是个谨慎的人,之前让自己交出月华神器,就看得出来,如今怎么会有利器出现在呼延毅手中,这就有些奇怪了。 “是我兄长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呼延毅指了指躺在地上早已冰凉的余龙,重新站了起来。 “呼延毅,你可以站起来了?”慕容樰琦高兴极了。 “原本我打算用这个小剑解开捆仙索,可是两者实力相差太大,我到现在进展甚微。所以,我只能用它做别的事情了。”到现在也只是磨出了一个痕迹罢了。 “你准备用它干什么?”慕容樰琦不解。 “你肯定不会喜欢。但我说过不会让你活活被烧死。”呼延毅抱歉的说道,然后举剑伸向了慕容樰琦。 屋子外围,逆天恶魔已经开始在四周泼洒火油,阵法其实是要用三昧真火炼制,但是被施法者,往往熬不过多久就会死去,而先使用火油燃烧正是为了让两人死的更慢一些,多受一些折磨。 就在逆天恶魔兴奋的泼洒火油的时候,屋子里传来慕容樰琦惊恐的嘶喊声。 “啊……住手!呼延毅不要!啊……谁来救救我!救……”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喊后,屋子内又恢复了平静。 逆天恶魔觉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放下手中的火油桶,又一次走进了屋子。 只见慕容樰琦满身是血的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呼延毅手中握着那把锋利的小剑,双手染满鲜血,眼神呆滞的望着慕容樰琦。 “你做了什么?”逆天恶魔吼道。 “我说过不会让她被烧死,这样他就毫无痛苦地死去了,还保持着美丽的容颜。能死在最心爱的人手里,她应真该死而无憾了。”呼延毅笑着说出了这些,表情有些诡异。 逆天恶魔快步上前,慕容樰琦脖子上的血已经多得染红了整件上装,任凭自己怎么拉扯,也是毫无反应。 “你这个混蛋!”逆天恶魔见自己折磨呼延毅的计划被打乱,心中的怒火蹭一下就上来了。 再次扬手划出私人结界,逆天恶魔又一次取出了实意杵,这一次直接向呼延毅的心窝捅去。 “你觉得我不会再想办法折磨你吗?”逆天恶魔一边泄愤电击着呼延毅,一边怒斥着。 “啊……”这次呼延毅不再忍耐,而是仰天长啸,像是要喊出心中所有的痛楚和郁气。 几里开外,紫衣绿芙一行人带着东方家以及一大帮正道人士正在赶往东方别院的路上。众人听到如斯吼叫,都不由内心随之一颤。 “糟了,一定是出事了!”紫衣和绿芙都不由加快了赶路的脚步。 就在逆天恶魔享受呼延毅嘶声惨叫的痛苦带给他乐趣的时候,呼延毅嘴角一扬,眼神顿时从苦楚变成了自信。 原本捆绑着呼延毅双手的捆仙索顷刻之间被震得四分五裂。 “啊?怎么会这样?”逆天恶魔连连退后了几步。 “这可要感谢你的电击,本来我因为行动力丧失,这偌大的屋子里也没有任何支柱可以帮助我借力,没想到你居然有刑场专用的实意杵,我故意多次使用激将法,让你对我使出电击,好让我借此外力转换成为打通牵制我周身气劲的阻碍。”呼延毅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这让逆天恶魔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而一旁被认为死去的慕容樰琦,此刻也早已起身站到了呼延毅身旁,她身上的血其实全是余龙的。之前呼延毅想办法让逆天恶魔误认为自己讨厌尸体,而留下尸体的激将法也起效了。 “可恶!你以为这样就逃得过新九魔龙阵?休想!”逆天恶魔将气劲运于掌上,向周身满是被气劲包围的呼延毅攻去。 可是呼延毅周身的气团看似坚硬稳固,逆天恶魔一掌劈去,竟然全无阻碍,轻易穿破。 “不对劲!”逆天恶魔脑中闪过三个字。 可惜,警觉已然迟了,逆天恶魔出招用尽全力,收势不及,整个人陷入了气团之内,呼延毅和慕容樰琦反而抽身离开。 位置互异,逆天恶魔心知有诈,再次全力使出崩雷掌,急于杀出重围。 可是气团内壁柔韧,掌力仿佛是打在了棉花上,难以立马轰破这气团。 呼延毅趁机解开慕容樰琦被封的九大穴道,让其去一边休养调息,自己转身拔下之前插在墙上的戟,向已然成了瓮中之鳖的逆天恶魔头顶刺去,一击即中。 困兽之斗总是突破自己的潜力,逆天恶魔突然双眼泛红,鼓劲强攻,气团罩顿时瓦解,受到气罩爆炸的反作用力,呼延毅不由退了好几步。 “你竟然用这下三滥的卑鄙早熟,岂是高手所为?”逆天恶魔怒斥道。 “你都三番五次说我是魔头了,我不名正言顺的做一次魔头的勾当,多对不起这个称呼。”这时候也就只有呼延毅还会耍嘴皮子了。 慕容樰琦在一旁忍不住噗嗤一笑。 “慕容师姐,你们没事吧!”援兵终于赶到了。 “呼延毅,你个大魔头受死吧!”正道人士一看到呼延毅,便不由分说的要冲上去厮杀。 “住手,大家听我说,”慕容樰琦拿出了九天神宫圣者姿态,挡在了众人面前,“其实这一切都是逆天恶魔的阴谋,呼延毅一直以来都被冤枉成了弑父的魔头。” 这句话引得在场的人一阵唏嘘。长久以来的认知,一下子被推翻,这任凭谁都不能接受。 “慕容女侠,光凭你区区几句话,怎么能证明这些都不是呼延毅所干。”有人提出疑问。 “就是,你一个正道侠女还是不要和这种魔头走得太近为好。”世俗的眼观自始至终是正邪势不两立。 “这房子本身就是一个新九魔龙阵,周围埋葬了这段时日暴毙而亡的正道人士之心。”确实,除了自己亲耳听见逆天恶魔承认的一切,自己拿不出其他证据。望向呼延毅求助的眼神,得到的是呼延毅的微笑安抚,其实呼延毅早就不在乎是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了,只要慕容樰琦相信自己支持自己就够了。 不少正道人士一听后,赶忙去周围寻找自己同门师兄弟的心。

返回
《错爱在异界》 第四十九章 美好的团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错爱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