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在异界》 第四十五章 去探个究竟

“你好!我叫紫衣,她叫绿芙。”紫衣笑着示好,却被绿芙拉了拉衣角,示意不可以如此随意和陌生人说话。 “你们好!”呼延毅看见了绿芙的动作,知道自己方才突然从窗口跃进是唐突了,“初次见面也没带些什么礼物,不如……” “啊,正好!我们刚才还在讨论谁去买水果,不如你就去买些作为见面礼吧。”紫衣扯回自己的衣袖,“慕容师姐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嘛!你说对吧,慕容师姐?” 慕容樰琦笑着要去打紫衣,被紫衣灵巧地躲开了。 “哈哈,果然是个好主意,听说因天秀城的天时地利,种植出来的水果也是鲜甜多汁,用来提神醒脑,一扫闷气,最适合不过了。”呼延毅感谢紫衣懂事地替自己解了围,要和慕容樰琦在一起,必须也讨好她身边的人。 “你想吃什么水果?”呼延毅温柔地问慕容樰琦,最重要的还是她。 “嗯,我要特级鸭梨。”慕容樰琦思考了片刻,笑着回答。 “行!”话音未落,呼延毅便翻身出窗子,向临街的水果摊奔去。 “这人还真是不走寻常路。”绿芙感叹呼延毅来去都不走正门。 “师姐,他偏心呀,都没问我和绿芙。”紫衣的话让慕容樰琦笑得更欢了,或许这种感觉就叫做幸福。 众人欢笑着,却不知这幸福早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了。 呼延毅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水果摊前。 “老板,特级鸭梨有吗?”面对着琳琅满目的水果种类,呼延毅还是选择了最快的方法,用嘴巴问。 “有!有!”老板连声应和着,转身去取藏在阴凉处的鸭梨,“客官你真会挑,我这里的鸭梨可是全天秀城最好的了!” 果然,老板取出来的鸭梨看着都是晶莹剔透的水灵模样,想必口感是极好的。 就在呼延毅伸手准备接过鸭梨的时候,水果摊旁飞速驶来一辆马车,一股夹杂着强劲气势的掌风从车中发出。 “小心!”呼延毅原本以为掌风是朝着他而来,没想到掌风攻击的对象竟然是水果摊的摊主,下意识地呼延毅便出声提醒。只可惜水果摊主的反应并不如修炼者般的迅速,虽有避让,却还是没能躲过这道掌风,惨叫一声躺在了地上。 呼延毅立马上前查看,幸好,这一提醒还是有效的,至少保住了一命。 可是当呼延毅看清楚这伤口,脸色一下子变了。 观其伤口,正是幽冥鬼爪所造成的。 天底下会幽冥鬼爪的只剩下了两人…… “想知道母亲和欢儿下落的,就乖乖跟我走。”马车中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这个声音的主人曾带给呼延毅最贴心的兄弟情,也带给他永世无法磨灭的背叛。 “余、龙!”呼延毅咬牙念出这个让他颇为受伤的名字。 “少废话,想知道她们下落就跟来,别耍什么心眼,要不然母亲和欢儿的安危可就不好说了。”语毕,马车朝着城外飞驶离去。 “等我回来……” 呼延毅望了望聚仙楼的方向,随即转身跟上了马车的速度。 “不就是买个临街的水果嘛,怎么如此久了还不回来,再等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紫衣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抱怨着。 “别瞎说。”绿芙瞪了一眼紫衣,然后示意她看正在窗边焦急等候的慕容师姐,不可再随意瞎说,只会让慕容师姐更加担心。 慕容樰琦站在窗边望着临街水果摊的方向,方才似乎人流都涌向了那里,心中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走,我们去看看!”慕容樰琦再也待不住了,决心去探个究竟。 看着水果摊前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更是证实了慕容樰琦心中的不安。 拨开人群,开着满地散落的鸭梨和鲜血,慕容樰琦倒吸了一口冷气。 “哎,这水果摊老板也不知道是惹上了谁,居然被打的只剩下了一口气。幸好有人路过及时将摊主送去了医馆。”人群中窃窃私语着。 “听说方才有个男人向人问路找水果摊来着,该不会就是那个人做的吧?” “一定就是了,你看这满地的鸭梨,肯定是谈不好价格起了争执,这才下了毒手。” “哎,我听说有人认出摊主这身上的伤是幽冥鬼爪造成的呀!” “啊?幽冥鬼爪,那不就是那个杀父逆子呼延毅才会吗?” “呦,这一个卖水果的,怎么惹上如此个大魔头了。” “笨!都说了是大魔头了,要杀你还用得着什么理由啊。说不定缺钱呢。” 紫衣和绿芙听着人权重的议论,面面相觑着。他们口中的呼延毅不会就是方才的那个呼延毅吧。 慕容樰琦不愿相信人云亦云,因为她认识的呼延毅绝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十恶不赦之人,只是人们嫉妒他的际遇,才会编造出一些子虚乌有的恶事赖在呼延毅身上。 “水果摊的钱箱上的锁是完好无损的。”慕容樰琦转身对众人说道,她要澄清并不是什么打劫。 人群中一阵骚动,如此一个美人来查看案发现场,还做出了和传闻不一样的结论,这让大家心中百味杂陈。 “我就说了不是打劫嘛!”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慕容樰琦问声望去,只见一个小女孩被她母亲捂住了嘴。 “小妹妹,你看见了些什么,和姨姨说好不好?”慕容樰琦蹲下身,柔声问道。 “没看见!她一个小孩能看见什么?”女孩的母亲抢先说道。 “大婶这就是你不对了,不能从小就磨灭小孩子的正义感,长大了可会学坏,变得六亲不认的。”紫衣在一旁添油加醋的恐吓道,这让妇人顿时没了主见。 小女孩望着眼前美美的阿姨,觉着对方如此漂亮肯定不是坏人,就挣脱了母亲的手,继续说道:“我方才在不远处的巷口玩球,看见一辆马车,是马车上的人伤了摊主伯伯。” “那你看清楚那个坏人的长相了吗?”绿芙问道。 “没有,坏人没有露脸,倒是有一个帅气的叔叔出言提醒摊主伯伯躲开后,就追马车走了。”小女孩摇摇头。 “马车?那车是往什么方向去的?”慕容樰琦赶紧追问。 女孩指了指城门外,慕容樰琦谢过后,就直奔城门外。 紫衣和绿芙相互看了眼,哎,看来这次的见证上古神器出土的事情得先搁在一旁了。 呼延毅随着马车来到了一处偏僻的住宅。 “余龙果真是你!”呼延毅看见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正是背叛迫害自己的兄长之时,怒气不由上升,提起内劲准备出手制伏。 “你可别擅自出击。”余龙漫不经心地说着,伸手从怀中拿出一支发钗丢给了呼延毅,正是两人母亲最喜欢的式样。 “你!你个丧心病狂的人,你把母亲和欢儿怎么样了?”呼延毅强忍着压下怒气。 “哈哈,想见她们就跟我进屋子。”余龙径直走进了宅子。 可就当呼延毅迈进宅子的一霎那,他就觉着有些异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被凝固住了。呼延毅心想自己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软骨散一类的药剂对自己根本没效,这事余龙早就知道,应该也不会做出如此无用之事。 但是,呼延毅越深入这座宅子,越是感觉到不对劲,可是为了知道母亲和欢儿的下落,只能多留心周围。当他来到屋子正中央之时,脚下突然一阵虚软,不由的跪倒在地。 “哈哈哈哈,呼延毅你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余龙像是发了狂似的仰天大笑,猛地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呼延毅。 呼延毅想运功去挡,却发现自己完全来不及提起劲儿,硬生生地挨了这一重击。 “别浪费力气运功了,这座房子是别人专门为你建造的阵法,就是为了克制你的功体,让你形同未曾修炼的凡人。”余龙道出了呼延毅疲软的原因。 “阵法?”呼延毅手捂着方才被踢的腹部,暗自运行了一下周身,果不其然,自己根本提不起任何内劲。 “你以为自己有了那些个神丹仙器的保护就能独步天下了吗?还不是被这个改变后的九魔龙新阵法所困。” “什么?九魔龙阵法!”呼延毅惊讶不已,这不是万年之前魔界所使的终极阵法吗?余龙怎么会使用?难道他已经彻底走火入魔了吗? “感到奇怪对不对?这里只有我一人,怎么会使出这种需要众人之力的阵法。”余龙从袖中取出了捆仙绳,洋洋得意道,“你看这是什么?这下你应该晓得了吧!” 捆仙绳不是慕容杰的兵器之一吗?怎么到了余龙的手中。 余龙甩出捆仙绳将呼延毅的双手捆绑结实。原本以呼延毅现在的身法和功力,想要逃开捆仙绳的追捕,甚至是挣脱解开捆仙绳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呼延毅的功体受到阵法的遏制,根本是毫无招架之力。 “慕容杰的兵器怎么回到了你的手中?”呼延毅知道挣扎无用,想要从余龙口中套出破解阵法的信息。 “哼,也就只有你会留失败者一条贱命,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上。我对待败兵可比你干脆多了,送他们上西天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不用让他们苦恼用什么脸面再活下去。”余龙冷笑着。 “你杀了慕容杰?!”呼延毅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难不成他趁慕容杰被自己打败伤重之际,偷袭杀了慕容杰,夺走了捆仙绳。 “哈哈!我亲爱的弟弟,你这就说的不对了!慕容杰可是死在你的幽冥鬼爪之下哦!就和父亲一样。对了,还有火灵子、端木家的……好多正道人士可都是死在你的幽冥鬼爪之下哦!我只是捡了一个便宜,将他们的心挖出埋在这房子四周,就是为了让他们尽最后的心力,将你这个大魔头困在这个阵中。”余龙的一番话又勾起了陈年往事。 “余龙!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呼延毅并不是痛心自己又一次被污蔑了,而是污蔑他的人就是曾经自己最为敬爱的哥哥。 “这都怪你!怪你!”余龙面目狰狞地吼道,“若不是你走什么狗屎运,变得如此强大,迟早赢了呼延虎的人会是我!父母最骄傲的儿子就会是我!得到欢儿喜欢的也会是我!”

返回
《错爱在异界》 第四十五章 去探个究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错爱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