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在异界》 第八章 算是什么好棍子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呼延毅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全身感觉有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外泄。显得很厚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呼延毅见到这样的情况,也是十分的不明白,这也太不靠谱了,如此随便就晕了过去了。 呼延毅不断地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是想到了见到那条烂棍子一闪,自己就晕了过去。 “棍子给我出来,藏起来算是什么好汉啊?不对,你藏起来,算是什么好棍子啊?”呼延毅要发表了,怎么可以这样伤人呢? 棍子一闪,从呼延毅的身体里面闪了出来,准确滴说,是从呼延毅的脊梁闪了出来。 “你”呼延毅见到这样的事情,一下子懵了,这算是什么啊,怎么从自己的身体里面出来的,难道是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住了下来,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住下来,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想着就觉得很憋屈。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我XX的。你也太过分了。”呼延毅不满道。 突然在呼延毅的脑海里面闪过大量的信息,但是很多信息并不完整。 原来这一根烂棍子竟然是万年前的神秘组织“天庭”的主人天尊的信物,和大帝武器是一个等级的,或者更高。他的属性是生命,无尽的生命。 此外,呼延毅还了解到,万年的大战,其实并不是7大圣者对阵7大魔将,而是杜斯大陆的天尊对阵魔尊,只是这场斗争发生在宇宙的深处,并不为人知而已。 而眼前的天庭的神杖,并不是完整的天庭神杖,因为真正的天庭神杖已经在那一战之中损害了。 这只是一个残品,威力还不到以前的3分之一,至于为什么选择了呼延毅,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因为里面的信息并不是完整的。 不过令呼延毅惊讶的是,这棍子里面还有很多的功法,是当年天庭的秘法,被称为天庭九秘,现在也是残缺不全,呼延毅只是简单地看了一下,就已经十分的惊讶了,不知道是那个无敌的存在,竟然可以修炼出这样的秘法。 可惜啊,我现在这样的身体,可以修炼什么呢?还不是残疾人一个?呼延毅无奈地点了点头。 突然,手中的神杖,呼延毅口中的烂棍子脱离了呼延毅的手,狠狠地砸在了呼延毅的脚上面。 “啊你干嘛啊?我跟你有仇,还是我跟你母亲有仇啊?”呼延毅对这个神杖极度不满,这个家伙就是喜欢玩偷袭。 “你又干嘛啊?”呼延毅再次大叫了一声,真是无语了。这个棍子,又是砸了呼延毅一下。 “嗯,怎么回事?”呼延毅大叫了起来自己的双脚居然可以感觉到疼?这真是太不可意思了,这不科学啊,自己的脚不是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吗? “难道是你?”呼延毅对着手中的棍子说道。 手中的棍子震了一下,表示很是得意。 “呼延毅,呼延毅你在哪里?”欢儿的声音传了过来。 “丑棍子,暗藏起来。”呼延毅还不想让欢儿知道这件事,因为他自己还搞不清楚呢。 棍子一闪,闪进了呼延毅的脊梁骨。 “什么事情啊?欢儿?”呼延毅整理了一下情绪,说道。 “没事,我来给你送早餐来了。”欢儿如此细致的女孩子,竟然也发现不了呼延毅身上的情绪的异常。 由此可以见,呼延毅隐藏的有多深了。 “谢谢了,欢儿,”呼延毅接过早餐,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是欢儿觉得自己最开心的时候,说来也是一个人用心去做的事情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人的承认,的确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这样过了三年,这三年时间,余龙很少来看呼延毅,因为他在闭关,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闭关。就连欢儿来的次数也少了。 对于修炼者来说,三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这三年的时间里面,呼延毅不断地在研究着这根棍子里面的东西,不得不说,里面的各种秘法是在是太精妙了,相传是每一代的天庭的人闯出来的,然后相传出来去。在大陆上已经很少了。 三年后。 一声悠扬的钟声传遍了整座天毒山脉。 这是召集人的钟声,每三年一比试的时间又到了,这算是天毒门的一件大事,因为每一个门派的未来,基本上是在年轻一代的人身上,要不然,再大的门派,也不会长久,这是一个血的教训,铁一般的规律。 连续三届以来,都是一个叫做呼延虎的人拿到第一,这个人是这一辈里面的大师兄,年纪比余龙要大上不少,是管家的亲传弟子。 年轻一代里面,最强的还有几个人,其中包括余龙,近年来发展特别快,进步很大,还有就是欢儿,是毒公主叫出来的,其中还有别的几个人。 一直以来呼延毅都是不参加这样的活动的,因为每次看到这样的比赛骂自己都会不由自主地区和自己作比较,这实在是一个不好的自我疗伤的方法。 不过这一次,呼延毅打算去观看,去看看年轻一代的几个人。 一块很大的练武场。上面是擂台,是专门为了给人比试的,并不是给人拿来玩的,上面还有许多的血迹,是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搞掂的事情啊。 这天,大家已经早早就聚集在了擂台的边缘,但是却不是很规矩地战列着,上面的前辈也不介意,修炼者,应该有自己的风格。 一大堆的队列里面好明显分成了好几部分,拉帮结派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必然的因为他们都是不同的长老的亲传弟子,按照身份和地位,并不比呼延毅这个少主的身份差到哪里去。年轻一代的拉帮结派,其实就是长老会拉帮结派的一个真实的写照。 天毒门,一直都是有能者做大哥哥。这也是令他们发奋向上的一个动力。 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啊,呼延毅在一边站着,双腿轻轻地放着,双手拄着一根拐杖,给人一种遥遥欲坠的感觉。但是,大家都忙着看比赛,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 场上面正在进行比赛的是呼延虎,他的对手是另一个普通的实力的人,都是实力强横之辈,但是,好明显,呼延虎的实力更高一筹,经历过一番龙争虎斗之后,呼延虎的整个身子,化成了一条幽蓝色的巨虎,扑向了另外一个人,直接把那个人轰出了外面。 好强横的实力,这应该是一个力量型的选手。长的本来就很粗壮的呼延虎,已显示出了惊人的实力,很多长老年少的时候,也不过是如此。 “垃圾,”呼延虎说了一句之后,走下了场地么,一直以来的大胜,在同龄人里面没有失败过的呼延虎,显得十分的骄傲,就连当年,余龙也是输在了呼延虎的身上。 下一场是欢儿对阵另一个阵型里面的力量型选手,对方也是牛一样的粗壮。强横的力量,化成了一头蛮牛,在擂台上年横冲直撞,大家都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决赛的名次,决定了很多的东西。天毒门永远不会收留垃圾呼延毅是一个意外。 对方的力量虽然庞大,但是响应地,速度就要插上不少,即使在长上面横冲直撞,但是还是连欢儿的衣角也碰到了,对方是乎十分的气氛,但是又无可奈何,对方的速度比自己要快的多,自己根本就跟不上。 欢儿打得很聪明,并没有主动进攻,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你这样到处躲,算是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娘们吗?”那一头蛮牛开始对欢儿说很多很难听的话。 欢儿的脸色一变,立刻主动进攻。蛮牛见到了欢儿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开始有点失控了,心中大喜,这下子可是有机会可以赢了。谁知道,下一秒,蛮牛就被欢儿抓住了手,然后来了一个八段摔,直接把蛮牛摔了八次,然后整只手都被欢儿废掉了。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欢儿静静地离开了擂台,留下了一大堆十分惊讶的人。 “这妞也太猛了。” “就是面对着蛮牛啊,居然就这样轻松的赢了,看来她最近这三年的造化不少啊。” “那是当然的,你也不看看人家是谁,门主夫人的人,会差到哪里去吗?” 正在观战的选手,议论纷纷。 “欢儿,嘿嘿,真是够味,我喜欢。”呼延虎小声说道,呼延虎这样性格高傲的人,心里面已经把修为高,长得漂亮的欢儿当做是自己的内定的修炼伴侣了,就像当年的毒公主和毒王子一样。 但是,欢儿对这件事,死毫不知情。欢儿只想赶紧比赛完,然后去找呼延毅。 第三场,是呼延毅的哥哥余龙的比赛,呼延毅见到了自己的哥哥之后,就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哥哥变得更加强大了,比三年前的大战黑毒蜘蛛那一次就强大得多。 看来哥哥也是得到了不少的造化啊。 事实果然是如此,仅仅是一招,就把对手秒杀了,这可不是一般手段啊。 “看来今年的呼延虎的天毒门第一的位置,可是受到了挑战了。” “就是,余龙的强势崛起,还有另外一个丝毫底牌都不漏出来的欢儿,这一次的比试,还真是充满了悬念啊。” “胡说,呼延虎哥哥是最厉害的。”也有人不同意这样的说法。 下面的人正在议论纷纷。 经过了一个上午别的比试,大概地决出了四强选手,他们是呼延毅的哥哥余龙,欢儿,呼延虎,和余熊。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最强的四个人。决赛的比试,即将进行,到底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一切们很快将会揭晓。

返回
《错爱在异界》 第八章 算是什么好棍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错爱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