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在异界》 第七章 毒公主

“真是辛苦你了,夫君,”当年的事情十分的凶险,可是自己的夫君还是没有令到自己失望。毒公主说道。 “没事,男人嘛,总得担当一下。”笑天笑了笑,平时的他也是一个比较开朗的人,特别是在自己的妻子面前,更加是显得开朗了,人人都说,男人的本质就是一个孩子,如果一个男人在你的面前很冷酷,很成熟,那肯定是因为他不爱你。 当然,这句话,我们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是,毒公主一定有深刻的体会,当年,江湖上闻风丧胆的毒王子和毒公主,是江湖上的传奇人物,因为有了孩子之后,才隐居的。 “那孩子那边,应该怎么说啊?”毒公主说道,她也是很会做人,在自己的夫君面前,总是很听话,这貌似是一种天性。 “我跟他说吧,”这对于毒公主来说,的确残忍了一点,所以,余笑天打算自己说。 太阳渐渐下山了,万兽森林黑的比较早,因为高大的树木,无边无际的林海直接把阳光遮住了。 “呼延毅,” “父亲。”呼延毅正在明亮的星空之下看着天上的星星,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情感,呼延毅总是很喜欢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带着,看着无限的星空,旁边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其实呼延毅自己也不知道。 “感觉怎么样?”笑天一说出这句话,就觉得自己很白痴,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呢? “感觉还好,父亲,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的。”呼延毅很平静地说道。其实,早在管家的治疗失败之后,他就已经大概知道一点什么事了。 “好吧,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你坑后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了。”笑天说的狠狠的,其实他的心里面也在内疚。 “我知道了父亲,我会好好的。”呼延毅眼里面备有任何的绝望。 “这就好,人生除了修炼,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做的。” “我知道,父亲。” 呼延毅的这个表现,完全看在笑天的眼里面,他虽然和这个儿子接触的不多,但是,还是很了解他。 笑天转身离开。 “父亲,”呼延毅把笑天叫住了。 “什么?”笑天停住了脚步。 “那天,你是不是就在旁边?”呼延毅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这一句话,因为,那天他两兄弟对战黑色毒蜘蛛的时候,那就感觉到父亲的气息其实就在周围,这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呼延毅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往往就是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感觉。 “是的,”笑天心中一惊,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就在身边,如果不是很肯定的话,自己的儿子肯定是不会这样问的。 呼延毅沉默了。 “为什么不问为什么?”笑天感到奇怪。 “不需要,父亲,我相信你。”呼延毅回答道,两个人,就是这样简短的对话。 呼延毅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想干什么,但是,他知道,父亲让自己残疾,是有理由的,虽然是什么理由,他并不清楚。 “早点休息。”笑天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很好的苗子啊,孩子,但是,父亲不能让你成为整个武林的眼中钉,你的身上流着九华神路的血液可是天生的药材,如果被人知道了,这可是个大劫啊。 一个月之后, “呼延毅,你的字写的真好。”欢儿的声音传出来。 “是么?我随便地写一下而已。”呼延毅坐在一张轮椅上面,面带笑容地说道。 “你再帮我写一副字吧,我有用。”最近欢儿两三天就过来找呼延毅要书法。 呼延毅也不拒绝。 呼延毅知道,欢儿是真的关心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这几天,大哥哥和母亲都经常来看自己,比以往的次数要多得多,要知道,修炼者来说一年,其实是一个很短的时间。 又过了一个月,依旧是不满星空的夜晚,呼延毅睡不着,独自撑着拐杖来到了外面看星星,这是他基本上每一天都要做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很明显,他很喜欢这样做。 “难道真的要这样过完下半辈子么?虽然不知道父亲的意图是什么,但是,他总不会害我。”呼延毅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父亲,而且是无条件的相信。他相信,真相很快就会到来。 可怜的呼延毅,知道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父亲是为了让自己避免应劫所出去的努力。要想避劫,要么就成为绝世高手,要么就是隐居起来。但是,命运,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捉摸。一切,在冥冥中进行着。 “星空的那一边,到底是什么呢?”呼延毅不禁发出了疑问,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说完,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毛无知觉的腿,苦笑了一下。 突然星空上闪过了一道极其绚丽的光芒,然后消失了。 “嗯?那是什么来的?难道是流星?”呼延毅天生有着惊人的感觉,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呼延毅揉了揉眼睛,什么都没有了。 “其实奇怪,我明明感到一阵波动。怎么又不见了?”呼延毅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太不正常了,呼延毅可是不会觉得自己看楼眼了,自己虽然不可以修炼,但是对于某些事的感觉却是极其的准确。 “嗯?这种感觉又出现了。”呼延毅又感到了异常,奇怪了。连忙向四周看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那一股微弱的气息们就在自己的周围。 呼延毅又看了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嗯,”突然不远处有一根黑色的懂,漂浮在空虚之中,没有碰到地面。“这是什么,如此奇怪?”呼延毅并没有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动物?”在呼延毅看来,貌似只有有生命的物体,才有可能有哪一种生命的气息,没有生命的物体,何来气息之说? “你好,请问我刚才看到的是你吗?”呼延毅向对方打招呼,好明显,对方的神秘,把呼延毅吓到了,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事情有种不可言语的感觉。 另外一边的物体,并没有因为呼延毅的话语而有所行动,依旧是漂浮在空中。 “过来,让我看看你,”因为刚才呼延毅感觉到了那个神秘物体的气息又再次波动了一下。于是打算再次诱惑一下他,虽然不知道他是神秘东西,但是,呼延毅感觉到那件东西貌似对自己很有亲和力,最起码不像大毒蜘蛛那样的可怕。 呼延毅又再次喊了好几声,但是对面的那个东西依旧是那么的神秘,丝毫不肯过来。 呼延毅终于还是火了,不过来就算了。 转身就离开了原地,住了拐杖,一步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突然,那个神秘的东西又是光芒一闪,慢慢地跟着呼延毅,但是却是一直保持了一定的而距离。 “你跟上来干嘛啊?”呼延毅感到十分的奇怪,呼延毅不是一个喜欢勉强人的人,既然他叫了如此多次你都不来,他也是不会勉强你的,熟话说的好,勉强是没有幸福的,强扭在一起的瓜,是不甜的。 那个神密的东西,现在终于是呈现在了呼延毅的眼前,但是却是被一团混沌般的光覆盖着,根本见不到本体。 “别跟着我了,跟我我一个废人,有什么用。熟话说,大树下好乘凉,我是一棵快倒下的小树苗,你找我没用。”呼延毅说道。 但是那个神秘的东西依旧跟着他,不肯离开。 “走啊,我XX,要不然你就过来让我看看。”呼延毅终于还是发火了,像他这种好脾气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玩法,好明显,呼延毅是认为对方在玩自己,除此之外么,也只有这个解释了,难道还有更好的解释?叫你你又不听,我走了你又要跟着来。不带如此耍人的。 就在呼延毅发火的那一刻,那个神秘的东西突然间向呼延毅飘来,周围的混沌之光,已经消散了。 呼延毅见到对方向自己飞来,不禁地伸手一抓,把拿东西抓在了手里面,一看,原来是一支不是很长,但是也不是很短的树木。 “如此怪的东西,”呼延毅看了一下这个差不多已经腐朽得就快断开的树枝,陷入了深思,这东西肯定不是凡品,自己可不能给他的表面欺骗了,自古以来,凡品都是很华丽的,但是,不凡品都是外表很平常的。 呼延毅把那支树枝掂量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重量,也不知道是什么木质做的,呼延毅因为不能修炼,只好在天毒门的藏书阁里面天天看书,基本上,大陆上面的各种各样的事物,包裹一下十分稀少事物,已经绝迹的东西,他基本都知道,因为他的脑袋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般来说,别人记十次才可以记熟的东西,他只需要看一次,粗略地看一次就可以熟练了,所以他不单认识很多的妖物,药物,等等,总的来说,整个大陆上,知识面比呼延毅还要广阔的人,在同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只有某些老不死才可以和呼延毅媲美。 “你到底是什么来的?你来自哪里啊?你有什么用处啊?该不会是拿来烧火的?”呼延毅提出了一大堆的疑问,并且希望得到这根棍子的回答。 但是这根棍子依旧是没有什么的反应。 “额我真是傻了,居然问如此无聊的问题,而且还是对着一棍烂棍子。”呼延毅开始鄙视起自己来。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呼延毅说道,其实,这是一句有陷阱的话,该干什么干什么,基本上可以回答了呼延毅的所有的问题了。 呼延毅刚刚说完,手中的棍子就一闪,闪进了呼延毅的身体里面。 呼延毅感到一阵漆黑,晕了过去。

返回
《错爱在异界》 第七章 毒公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错爱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