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十九章 雏菊之战

以前她经常和费雨斗嘴,现在也喜欢和犹成斗嘴,却觉得这两种感觉完全不一样。犹成见雏菊活泼,也多用言语挑逗她,让她不时的哈哈大笑,他心中也高兴。 两人坐在山石中聊了半夜,一直到郝贵涯派人来通知他们回营,两人才悻悻散去,各自进帐安眠。 睡到半夜,忽然听得山下一阵很大的动静,雏菊瞬间惊醒,不知其意,急忙走出营帐探看。 却说雏菊走出营帐,看到山下火光闪闪,马嘶人笑,似有千军万马。再看山上,士兵们却有些欢呼。雏菊拉过一个士兵问这是出了何时,士兵见犹成王子对雏菊甚好,心中也多了几分敬畏,恭敬的说道:“是我们的后续大军到了。郝将军和王子都去见大将军了。” 雏菊“哦”了一声,难怪丝毫没有看到士兵们有慌乱之相,原来是自己人到了。她走下山中,寻得犹成去向,一路向大将军的营帐走去。途中后至的士兵不知道雏菊,可见她这样大胆的在营地中走动,身边还有一个士卒护送,虽然有些疑问,可是也不敢多问,更不敢阻挡。 到了大将军犹子营帐外,见那是一个圆圆的很大的营帐。不过营帐设置的地方不是很平,看上去这营帐是歪的。周围也设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营帐,都是重兵把守。雏菊可没有心思去猜他们里面装得是什么,她只想进大将军营帐中看看,好目睹一下大将军的尊荣。 帐门口的两个人却将她拦住,大声道:“站住。你是怎么人?” 雏菊愣了一下,终于有人阻拦自己了。立刻说道:“我是,呃,你们王子的朋友。” 两名卫士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雏菊,见她服装怪异,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人。说道:“里面是大将军的营帐,将军们正在商议作战计划,任何人不得闯入。” 雏菊白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道:“我如果硬要进去呢?”她这本来只是玩笑话,她也知道将军营帐中不能乱闯,只是想要戏弄一下这两个士兵而已。 谁知道那两个士兵却真的以为雏菊要硬闯将军营帐,双双发出长剑对着雏菊。其他士兵见情势不对,也都挺矛挥枪的围了过来,将雏菊和那个和她一道来的小士兵围在中间。 那小兵见此情景,急忙解释道:“误会,这是误会。她是王子的朋友,大家别激动。” 雏菊一脸得意的站在那里,心中想道:“看你们怕不怕你们的王子。” 谁知那卫兵却不吃这一套,厉声说道:“这是大将军的营帐,如果没有得到大将军的许可,就是王子本人也不能闯入。” 雏菊一听,脸上笑意全无,说道:“你倒是挺负责的。我现在就偏偏要进去。”说着就往前迈。 两个卫兵也毫无惧色,巨剑刺了上来。不过他们不是真的刺,只是想要逼退雏菊。 雏菊眼看闪着寒光的剑刺向自己,也有意展示一下自己,忽的一声,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两圈,突然身影消失了。此正是空元门形法八阶中的“我形我塑”,可以短暂的隐身。不过这隐身的时间虽然短,却可以赢得足够的时间攻击。 王子借着这瞬间,轻飘飘飞到两名卫士的头顶,双手往两位士兵的头上一推,两人毫无防备,顿时相互间撞得头昏眼花,哎呀两声叫着跌入了大将军的营帐。 雏菊看着两人跌撞进去,心中不觉好笑,笑着慢慢的落在营帐门口。谁知还未落地,营帐门中一道闪着光的东西飞出。雏菊大惊,看那飞出之物的速度非常之快,以为是什么了得的暗器。本想闪身躲避,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一躲避,这暗器必然会伤害到后面的士兵。 当下便衣袖鼓起气,一招“云里雾里”用衣袖接住了飞来之物。落地时候摊开衣袖一开,见上面湿了一小块,还散发着奇异的香气。才发觉这哪是什么暗器,原来是一杯水,不过这香气却很是迷人,雏菊闻了,顿时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心中暗叹真是一杯好香水,就这样泼洒了可惜。 同时又想到泼出这香水了人修为一定相当了得,虽然只是一杯水,可是雏菊却感觉到了它的冲击力,如果不是有“云里雾里”阻隔了它的速度,只怕最后撞击到自己的身上时还是有很大的力道。 心中不由得赞叹:原来蓝山大陆也有这等高修为的人,丝毫不比我们空元门的那些气法七阶的弟子们弱啊。想到此出,雏菊心中一个灵光,想要试试里面那个泼水的人倒地能力如何。 雏菊全身鼓起气,飘飘然飞到空中,运足气力,一招“长河落日”向营帐的顶部击去。四周围的士兵只见到一阵微红的光在将军的营帐上空,最后凝聚成一根圆圆的红红的气柱,似乎重达千钧,直向营帐压去。 将士们都不由得心惊,这样的气势压下去,里面的将军被不被压成肉泥才怪呢,可是大家看得惊奇,却谁也没有动,甚至忘了向里面的人叫一声危险。 其实雏菊使这招的时候,心中早有盘算,以刚才那个人的能力来看,他完全可以接住这千钧之力,就是接不住,她也可以收回,到时候保证不伤到任何人。 不过雏菊年轻气盛,在空元门中有自在惯了,来到蓝山后半个月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实在是寂寞,此刻见有千军万马看着自己,自是想要好好表演一番。 却见那一株红光直直向大将军的营帐中压下,这红光乃是雏菊的内气所化,下压的同时带起阵阵狂风,吹得四周的军旗呼呼直响,大军无不看得骇然。 雏菊眼看营帐就快别旋风撕裂,却不见里面的人有任何动静,心中想道:“他们若是接不住这长河落日,必定早就逃出来了。可是此刻却还丝毫没有动静,该当是等待我更强大的攻击。 想着便在气柱之中加上了力法中的云里金刚一招。雏菊的力法修为本是不高,可是这云里金刚也着实不弱,四周围都是重达近千斤的压力,修为一般的人是很难应对的。 将士兵见将军的营帐已经被压的变了形,可是里面的几个将军却是丝毫不见动静,不由得都紧张万分。有想上前者,却行得一步就被那强大的气流给撞了出来。再看盔甲,已经被撕裂,里面的肉也出现了红色的痕迹,一阵凉一阵热,甚是疼得古怪。其他将士见了,也没有再敢向前者。 雏菊料知里面必定有高手,也丝毫没有降低自己的攻击力度,只是一直慢慢的压下去。 吱吱几声,营帐的两根支架断了裂,众军士不由得惊叫起来。就在此时,那营帐突然飞起,将雏菊和那红色的光柱包裹住,那些原本僵硬的支架,此刻却是犹如柔软坚韧的绳索一般,将营布牢牢缠绕住。 起初营布之中还有丝丝红光透出,到后来,那光线逐渐消失,只剩下一个被包裹的人形。 众人看看原本的营帐之下,却是犹子大将军在操控着那营帐,只见他右手曲伸,指着营帐,左手运气与右手臂上,似乎全身的气力都通过左手由右手传出。见他手臂微动,空中包裹着雏菊的营帐却越来越紧。 将士们不由得惊呼起来,都大喝大将军了得。犹子却丝毫不受影响,眼睛依旧盯着空中被营帐包裹的雏菊,手上还暗暗用力。 雏菊被营帐包裹住,起初还能在空中撞撞,东飞一下,西走一糟,可是似乎都被绳索困住一般,飞不出两米就如同被扯了回来一般。开始的时候还能时不时的发出几道红光,紧紧包裹的营帐也多次被吹鼓起来。可到后来,随着犹子的用力,雏菊连乱撞的力道都没有,更别说是把营帐吹鼓起来逃跑了。 士卒们本来都欢呼不停,给大将军加油,可看到雏菊没有反抗之力的时候,都不觉为她担心起来,生怕大将军一时控制不出,将那女子弄死了。 犹成看在眼中,眉头皱了几下,心中暗道:“她没有理由这么弱啊。难道是犹子的修炼又上一个台阶了?”不由得也为雏菊担心,扭头对犹子说道:“将军,她只是玩玩,别伤到她了才好。” 犹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声说道:“她强得很,在和我们开玩笑呢。”话音刚落,果然见那营帐中突然蹿出一条气色彩绫,在空中嗖嗖嗖的飞梭,更像是一条呼啸的七彩蛟龙。只见那彩绫窜出来之后,反而将里面的雏菊困住了。众人不解,还以为是犹子的招数。 只见那彩绫瞬息之间将困在外面的支架全弄断了。大家才发觉,那彩绫不是要困住里面的人,而是往来飞穿,转眼间已经将那营布穿了千万个空,加上外面的支架也被尽数折断,那破损的营帐却有如何再困得住雏菊。 将士们都看得呆住,天上一片白色的碎末飘落下来,一片片的,到像是下了一场雪。在这一片雪白之中,雏菊脸色微红,笑盈盈的看着犹子将军,犹子将军也难得一见的路出微笑。 看着雏菊那可人的脸色和笑容,身边又有一条气色彩绫飞舞,心中都是叹道:好美!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十九章 雏菊之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