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十八章 消失的王子

郝将军见了,立刻跳下马,说道:“那请王子上我的坐骑吧。” “这就更不行了。将军要身先士卒,必然冲在前面,我岂能要了你的坐骑,你这是陷我于不义。我以王子的名义命令你们两个立刻上马。”犹成义正言辞的说道。 郝贵涯愣了一下,道:“遵从王子指令。”说着跳上了马,同时命令道:“你也上马。” “是!”骑兵答应一身,飞身上了坐骑。 其实犹成的心思郝将军又岂会不知,他表面上是为士兵着想,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想待会和雏菊同骑。不过王子这一招既然要这样耍,那么郝贵涯也就配合一下,这倒是可以激励一下士兵。 郝贵涯命令道:“传令兵。你快马加鞭回去禀报大将军,让大军来此处补水。” 一传令兵得令而去。 “其他人,随我回水源补好水,火速向北进发。天黑前必须穿过这荒漠。”郝贵涯命令道。 众将士一声惊呼,声音响彻荒漠的上空。 “我在此处等他,将军补完水来这里与我汇合便是。”犹成说道。 “是,王子殿下。那就先委屈殿下了。”郝将军说道。 “不委屈。去吧!” “是!”郝贵涯点头遵命。又带领着士兵向水源方向奔去。 犹成看着雏菊消失的方向,嘴角路出意思诡异的笑。 大军行了几里,在那池水中喝了个够,又补足了水壶中的水,才浩浩荡荡的向向犹成等待的地方进发。 越过小丘,郝贵涯先策马上来,可一看前方的黑色石堆中,却没有犹成的影子,顿时心惊。又看看四周,还是没有一个人影。郝贵涯心中大骇,策马奔上那乱石丘顶,却见一排马蹄印有去无回,显然那女子还没有回来。可看看四周,也不见有人来过或者有王子出走的脚印,郝贵涯额头冷汗直流:王子殿下该不会在这荒漠中蒸发了吧? 却说郝贵涯将军带着大军去池边取水而归,却不见王子犹成,四周看了也不见其人,心中大骇,不知道王子去了何处。 最后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雏菊的诡异身影,知道她可以凌空飞行,来无影去无踪,只怕她已经把王子犹成挟走了。 可是又一想,王子犹成也是个修炼颇有建树的人,虽然看起来和雏菊要差几个层次,可是却也能斗上一番,此刻却不见人影,连打斗过的痕迹都没有,着实让人惊慌。 就在此时,土丘上放传来轻微的马蹄声,听那速度,还是挺快。郝贵涯抬首望去,一个白衣彩绫女子纵马而来,正是雏菊。 她扫视一眼众人,高声说道:“刚才借我马骑的那个呢,怎么不见人影。” “我们也正惊疑,待得我们回来,不见了王子,大家心下都惊慌得紧。”郝贵涯说道。 雏菊一听,心中一凛,原来刚才那个居然是王子,看他剑眉星目的,煞是帅气,比起眼前这些穿盔戴甲的确实要好看上几倍。这些人也着实不差,雏菊不由得想起了空元门的师哥们,心中暗暗笑道:我那些师哥就没有一个张得像他们这般帅气的。等见了万良,一定给她介绍几个。 大家都在愁眉不展,雏菊却在那里咯咯的发笑,郝贵涯听在耳中,不爽在心上,问道:“我们不见了王子,姑娘却如此发笑,难道是有异心耶。” 雏菊听了,说道:“我能有什么异心。再说你们王子不见了关我什么事情,我还在找他呢。” “那姑娘为何如此发笑。”郝贵涯问道。 “哦,这个嘛,我看大家都是挺帅气的,想着把我的师姐师妹的介绍给你们,故此心中高兴,不由得就笑了出来。哈哈,真不知道万良要是见了你们,可会犯花痴。哈哈!!”雏菊骑在马上兀自狂笑。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是用气在说话,声音传得很远而且很清晰,十万将士个个都听得清清楚楚。见她说话如此可爱,士兵们又多有未婚者,都不觉哑然消失。更有甚者还真在想,要是能找一个能力像她这般强的妻子,那倒是也算有靠山了。 郝贵涯被雏菊这番话弄得笑也不是,气也不知,憋红着脸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最后一声令下:“全部人散开,以此为中心寻找王子,无论找到与否,半个时辰后在这里集合。” 话音刚落,雏菊双目远眺,指着不远处一块大石头后面说道:“那个不就是王子么。”她此刻知道那个男子是皓石国的王子,故这时也如此称呼。 众人齐齐看去,果然看见王子犹成提着裤子刚刚站起来,见大家都看着他,不免有些尴尬。 原来,大军走后,犹成一直坐在石头上发花痴,想着如何与雏菊相处,最后如何发展,如何让她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玩弄。就这样想了半天,忽然感觉肚子有些疼痛,便想就地解决。可依照时间推算,大军也应该在此时归来才是,一个王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这污秽之事情,着实不雅。又怕雏菊突然返回,见到了那就更加尴尬了。可憋了片刻,再也别去不住,他几个闪身,跳到不远处一个大石头后面解决。 刚排泄得畅快,却听得一阵马蹄声,心中不免有些慌乱,可是越是慌肚子就越是有些不对劲。最后大军齐齐赶至,让他再也无法起身,只得一直躲在后面。 雏菊和郝贵涯的对话他一直清晰的听在耳中,却由于裤子未提起,不敢发出声音。待得郝贵涯发令,他偷偷看到大军都在看着郝将军,雏菊也盯着郝将军看,此刻不起身,更待何时起身。 可谁曾想,雏菊只是瞟了郝将军一眼,随后便骑在马上向四周看,正巧他站起来的瞬间被雏菊看到了。雏菊见了他,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作甚,便叫了出来。 此刻犹成虽然面色有些尴尬,可是他提裤子的速度倒是也挺快,待得雏菊看见,他已经穿好了裤子。 只是那动作已然在那里,大家谁都看出来了,是故有些尴尬。 将士们知道王子这摸样被一个女子看到,心中想笑,却也不敢笑,只是努力把身子站得直了些。 郝贵涯咧咧嘴,也没有问犹成什么,直接就道:“王子殿下,我们可就此刻启程?” 犹成咳嗽两声,故作镇静,说道:“兵贵神速,即刻进军。” 郝贵涯命令道:“众将士听令,全速前进,天黑前一定要出了了荒漠,否则天一黑,这里的环境大家都不熟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众将士齐声回道:“遵命。”这声音十分恢宏,气势十足。 雏菊听在耳中,心中却念道:“哼哼,我在这里半月有余了,也不见有什么危难。”不过她知道这是行军命令,目的就是催促大军快速前进,同时她也想着尽快救出万良,口中也就没有说什么。 “王子,不介意我和你骑一匹马吧?”雏菊说道。她心中其实还没有什么儿女之情名,故说出这话也没什么拘束,倒是显得很爽朗。 犹成一个激动,说道:“只要姑娘不介意,我倒是很荣幸。” 雏菊哈哈一笑,说道:“只要马不介意就行。”说完拍拍马问道:“马儿,你不介意两个人骑你吧?”那马似乎懂了人语,居然抬起头嘶叫一声,把头向两边甩了甩。 见他如此言行,将士们都觉得好笑,忍不住轻声小说。 犹成也越发觉得这个女子与众不同,心中更是激动。 “来吧,它好像不介意。”雏菊笑着说道。 犹成哈哈一笑,一声“得令”,上前几步,飞身一跃,骑到马上。 雏菊本来心中也没有特殊想法,可就在犹成骑上马坐在自己身后的瞬间,闻着他身上散发的淡淡的无法形容的气息,又感受着他呼到自己脖颈上的气息,突然有着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以前从来没有过。 “大军前进。”郝贵涯的一声疾呼打断了雏菊的痴想。 众人策马扬鞭,直向北方飞驰而去 夕阳西下,天色将晚,大军终于跃出了这大荒漠,而是进入全是石头的山地。郝贵涯命令大军暂且原地不动,令几个士兵分几路找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八个士兵骑马分八方驶出。 不多时,东北线的探子回报,那里有一空阔的土地,可以驻扎十万军马,且那里地势偏高,视野极广,不会遭到敌军的突袭。 郝贵涯听了,便命令大军向东北线方向前进。此行一路缓缓向上,依旧是很多得黑石,只是缝隙中会长出一些高大的野草,一丛丛,一簇簇,生命力倒是极其旺盛。 行不到三里,果然见一小山之上,有很空阔一片,且大军可以依山扎营,这样也可以免受敌军的偷袭围攻。再说,后面还有大军将至,敌军要是企图来围攻驻军,那就是自寻死路。 郝贵涯一面安排大军扎营,一面派出探子探查地形和敌人的情况。 雏菊对这些行军打仗好不在行,也不感兴趣,拉着犹成四处探看。郝贵涯本想邀犹成研究一下进攻路线和作战方案,可是见他满门心思都放在雏菊身上,也就没有再多说,自己带着几个副将摊开地图研究。 雏菊心中激动,虽不明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可是第一次觉得和犹成相处很高兴,这是以前和那些师哥们相处没有过的感觉。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十八章 消失的王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