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十七章 蝴蝶人

“速速追上。”郝贵涯喝斥一声,催促十九名士兵追击。 越过石头山,却见犹成骑在马上已经停止追击,他前面四五米外,在一黑色的已经死去了树顶上,站着一位女子,她一身白衣,腰上的一条七色色彩绫很是显眼。只见她站在树枝上,那树枝却只是微微弯曲,就如同一小片布条挂在上面一般。 郝贵涯和十九名士兵追上,排在犹成王子的两边,举着兵器对着那女子。 “你们为何追我?”女子说道。这声音有些娇嫩,显然她的年纪很小。 众人听了她的话,不禁都有些惊奇,这语调,和蓝山大陆的极其不像,却是可以听得清楚。 “我们并无恶意,只是看到有人影鬼鬼祟祟,便追了来看。”郝贵涯说道。 那女子嘿嘿一笑,说道:“鬼鬼祟祟?我何时鬼鬼碎碎了?” 郝贵涯说道:“适才在湖边看到姑娘身影,故追来看看。” 犹成一直看着眼前的女子,嘴角露出微笑,心中想到:“此女子声音外貌都和我国的女子有些不同,倒是好得紧,如果能归入我,到不失为一件好事。”当下便笑嘻嘻的说道:“姑娘别误会。我们因为行军至此,找水源之时见到姑娘身影一闪即逝,故才追来一看。我看姑娘之身,听姑娘之言,和我蓝山大陆中的国家甚是不同。或许是我等孤陋寡闻不识得姑娘。敢问姑娘芳名,又来自哪个国家。!” 那女子口中低声沉吟道:“这里果然是蓝山大陆,这近一个月来,我总算见到蓝山大陆的人了。他们的样子,也和我们相差无几嘛,之是,声音却要难听得多了。”她清清嗓音,说道:“我叫雏菊,是从地球来的,来援助你们蓝山大陆。” 听了他的话,犹成和郝贵涯都不由得一惊。他们两读得书多,又是身份显赫之人,自然知道又地球这么一个地方,而且地球中曾经多次有人来到蓝山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据说在蓝山主峰蓝岭峰,便是有成仙的地球人住着。 犹成和郝贵涯相互看了一眼,知道这个女子不会是说谎骗他们,想必真是来自地球的女子。刚才又听她说是来援助蓝山,难道也像以往一样,地球人一来,就预示着蓝山将会大乱么。 “雏菊姑娘,你刚才说,你来自地球,是来援助蓝山的?”郝贵涯问道。 “那是当然。”雏菊顿了顿,说道:“我来到蓝山已经快一个月了,东行是海难行也是海,西行确实一直都是荒漠,北走则皆是石头乱草,我还以为蓝山大陆无人存活了,想不到今天会遇到你们,还一次性遇到这么多。” 犹成咧嘴一笑,心想:想不到这女子说话如此这般有趣。于是有心调戏她一下,说道:“待会你将会见到更多的人,只希望你别害怕。” 雏菊哈哈一笑,说道:“我怕什么。要不是我故意留下脚印,还放慢了速度,你们连我的影子都见不到。还有多少人啊,不会又是突然间冒出来吧?” 犹成和郝贵涯听了都哈哈大笑,觉得这女子甚是有趣。 就此时,时候忽然传来一阵隆隆声,如同千军万马在奔腾。雏菊脚下轻轻一点,轻飘飘直直的飞上空中。众人看了,都不由得惊叹,此人身手果然不凡。只见雏菊静静的停在空中,一手遮日向远处眺望,不由得张大嘴巴,不远处果然有千军万马在奔来。 她轻飘飘落在树顶,说道:“果然有好多人。你们带这么多人出现在这荒漠之中,是要去干什么?” 郝贵涯看了看犹成,没有说话。 就此事,只见尘土飞扬,十万大军敢到,黑压压的一片,将东南西三面围住,只留下北面。 雏菊见了,也不紧张,说道:“喂,你们带这么多人,是要去打战么?” 见没有回答,雏菊继续说道:“打战可不能打,蓝山随时都会大乱。我们来就是阻止战乱的。” 犹成听到“们”字,顿时想起了传闻,说带着楚瑶逃走的人不是楚零孟身边的花媚和染指,而是一个当康和一个女子。本来各国都在相传和当康在一起的是一个蝴蝶人,可是后来遇到的这个当康身边跟着的却不是蝴蝶人,而是一个和蓝山大陆上的人族有些不一样的人类。他虽然不知道齐美菱也是来自地球,可现在见到雏菊身手如此了得,对她又心中欢喜,决心将他留在自己身边,便心生一计,说道:“姑娘有所不知,我们此去实则也是阻止战乱。” “哦?你们带这么多人去大战,却说是阻止战乱,是欺负我耶?”雏菊说道。 犹成可以哀叹一番,面色沮丧的说动:“姑娘有所不知。此去往被有一个乌木国。那国中王子毒死了自己的父亲,关闭了十几个王子,自己继承了王位。这人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挑起战乱,还扣押了天灵国的一个公主。你可知道,那公主是我国的妃子,他之所以如此做,就是想引起战乱。我还听说,他还扣押了一个和姑娘一样同时来自地球的人,他为了阻止地球人实施救援蓝山的大计,便把那地球人也扣押了。我们此番出兵,实则是为了救出公主和那个地球朋友,共同维护蓝山大陆的和平。” 在场的将军和士兵都暗暗赞叹犹成王子口才了得,听得雏菊一愣一愣的。雏菊自听到他说那位新国君扣押了一个地球的女子,便想到那该是自己空元门的师兄师姐了,心中便为他们担心,至于犹成说的那一对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却丝毫没有听进去。 “他扣押的是男的还是女的?”雏菊问。 犹成又是心动了一下,想打:“她这么问,就是说除她之外还有其他女子和他一起来了。”不禁怦然心动,想象这自己左手抱一个地球人,右手抱一个地球人。心中一乐,口中也笑出声。见雏菊对她怒目而视,急忙收起笑容,满脸忧愁的说道:“我听说,那被他扣押的地球人是一个女子。这个王子残暴异常,尤其是喜欢伤害女子,我们担心他会摧残公主和那个地球朋友,便急速进军。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怕他丧心病狂先残害了公主和那位地球朋友,我们才一路小心。是故刚才见到姑娘身影,怀疑是乌木国的探子,这才追来,实在是一场误会。 雏菊听他说起被扣押的是女子,心中顿时想到可能是万良,顿时吃惊,万良那样的身手还能被扣押,看着这个国家的人确实不弱。心中也为她担心,便道:“既然如此,我也想去解救他们,阻止他的阴谋。我可以随你们一同进发么?” 犹成心计得逞,满脸兴奋,说道:“欢迎之至,这是我们的荣幸。” 郝贵涯看了一眼犹成,知他花心又起,轻哼一声,说道:“有姑娘相助,我们的行动要顺利许多。” 雏菊满脸兴奋,从树上飞了下来,轻轻落在地上。 看着他们的角马,头上长着白色的独角,很是奇怪,问道:“这是独角兽么?” 犹成呵呵一笑,说道:“这是角马,独角兽可是神兽,我等凡人岂可能骑。” 雏菊也嘿嘿一笑们口中说道:“那到也是。嘿嘿,角马,还是挺好看的。喂,我能骑一个么?”她在空元门就这样子,是故现在到了蓝山见了陌生人也不惧怕。 犹成见她性格如此开朗,更是喜欢,说道:“此是战马,一个士兵一匹。没有多余的,如果姑娘不介意,倒是可以与我同骑。如果姑娘介意,倒是可以单独骑我这一匹,我不行就是。” 郝贵涯听了,眉头一皱,急道:“王……”可是后面的“子殿下”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犹成制止了,只能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雏菊倒也没有注意听他们的对话和看他们的表情,只是一心一意的欣赏这角马。 “我先自己骑一会儿,到时候再和你一起骑吧。”雏菊说道。 犹成闻言,跳将下来,很有礼的说道:“姑娘请上马吧。” 雏菊嘿嘿一笑,轻轻拍了一下那马,纵身跃上马背,哈哈笑着,一拍马背,向北方扬长而去。 “姑娘小心。”犹成在后面大叫。 等雏菊走远了,郝贵涯才说道:“王子殿下,那可是你的专属坐骑,她要是一去不回怎么办?” “没事没事,她会回来的。这样的人才,我们该礼贤下士才对。”犹成看着那还未消失的灰尘说道。 郝贵涯口头上“是是是”的应答着,心中却在想: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以后可以占有她。不过郝贵涯也知道,王子虽然花心,可是对待将士却也挺好,要讲到礼贤下士,他也却也能够做到。 “她既然朝北方而去,我们也出发吧。”郝贵涯说对犹成说。 犹成点点头,早就盼着追上去了。 “你,把坐骑让给王子殿下。”郝贵涯指着一名骑兵说道。 “是!”骑兵跳下马来,恭敬的说道:“王子殿下请上马。” “不不不,你们是精英主力,作战时候是要冲在前的,岂可累了身子。我走路就行,反正到时候犹子大将军也不会让我冲在前方。”犹成说道。 那骑兵心中甚是激动,想不到王子居然会这般为他着想,可是既然是将军下的命令,他岂敢违抗,只得再次请王子上马。见犹成拒绝,只得眼巴巴的看着郝贵涯。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十七章 蝴蝶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