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十六章 荒漠

“兵贵神速,今夜将士们多已经休息,明天一早,命甄平易率领一半大军快速通过荒漠地带,另外一半则继续延海而上,从东面进攻,这样配合着犹二的飞虎形成三面夹攻,乌木国不知虚实,必定首尾难顾,到时候可以一举攻入他们的王城。”犹成说道。 犹子沉思片刻,觉得可行。招来左将军甄平易和又将军好贵涯,命甄平易率45万军队继续延海而上,在乌木国东海岸登陆,再一路西进;命郝贵涯率10万大军先行,走荒漠平原,后面35万军队则跟在后面。两位将军领命欲出,犹成道:“将军,我请求跟着郝将军新行,我愿意做这个先头部队。” 犹子闻言,面露难色。先行部队实则是探路的,一些隐藏的风险实在难以知晓,犹成贵为皓石国唯一的王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大将军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掉。 此次闻王子随军出征,对于将士而言,自然是好事,起码给了他们一种信念,可是犹子却一直当心,这作战不是儿戏,战场上谁也照顾不了谁。可犹成一定要随军出征,国王和大臣们也都同意,犹子也没有办法反对,只想着到时候别让犹成正面冲锋,在后面观望就行,没想到此刻他却要求做这开路先锋,犹子实在为难。 犹成看出了他的犹豫,说道:“将军,我是皓石的一员,和军中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我请求作为先头部队。你要是真把我看成一个王子,这也没什么不好,大军知道我在,自然会更加小心和努力,这岂不是更好?” 犹子看向两位将军,希望他们表个态。甄平易和郝贵涯两位将军虽没有说话,可都在暗暗点头。 犹子抱拳说道:“王子能身先士卒,真是我们的骄傲。将士们一定会拼死作战的,势必给皓石国争光。” 犹成哈哈一笑,也谢大将军给他这个机会。一些商定完毕,各自回归帐中休息。 一夜无事! 次日早晨,水路大军先行出发,继而郝贵涯和犹成也率军向荒漠地带进发。只要越过斯图国的这片荒漠,便可以直接从正南方向向乌木国进攻。到时候乌木国正西、正南、正东同时被围剿,必定节节退败。 犹成和郝贵涯将军一路齐头并进,后面的十万大军也紧紧跟随。这荒漠之中其实也不确实荒漠,随处都可以看见张满了荒草,不过都是枯黄半死,没有什么活力。 这里面看起来像是皓石国中秋冬季的草原,只是少了许多草和水而已,大军倒是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适应。 太阳升起,光线洒在这荒漠之上,登时一片温柔的晨光美景展现在大军面前。以前借着晨光看草原,多是看到一片青绿色,现在看这荒漠,确实一片红黄色,却也十分美丽。 大军一路欣赏着美景,进发的却也不慢。 可时到中午,太阳越升越高,阳光直射,将士们都有些受不了。在皓石国中,最热的时候也没这般热,而且就算热也是湿热,在这荒漠之中,确实干热燥热,只觉得嘴皮发干,身上的血液似乎都蒸发了出来。 将士们不停的喝水,眼看带着的水很快就要被喝空,这路途只走了一半不到,接下来将会更热,到时候士兵们只怕会晒昏过去。 郝将军一看不对劲,又见将士们都哀怨不已,心中甚急。远远看去,有一个土丘,土丘下还有丝丝绿草,而且那土丘是斜的,正好和太阳光线构成一个斜角,挡住了光线。郝将军便命令大家先在土丘下休息片刻在行。 将士们欢呼雀跃起来,争先恐后的想往土丘里面跑。 郝贵涯将军见了,顿时大怒,这还像是一支进攻他国的军队吗,这就像是一支溃逃的散兵,大声喝斥道:“都给我保持阵形。看你们这样子,像是一直训练有素的军队吗?一点小热都受不了,还说什么自己是精兵良将?” 士兵们闻言,尽皆呆站在原地不敢动。 “给我整理好队形,向土丘进发。”郝将军喝斥道。 士兵迅速归队,找到各自的位置站好。人人被骂了一通,精神也不敢在那么低迷,看起来倒是也有几分精兵的味道。 犹成心中不禁暗暗叹道:“带兵大战,还是将军们在行,要是我,绝对不会管他们了。”不由得向郝将军投去赞许的目光。 郝贵涯骑在马上,和犹成一道,带着军队徐徐向那土丘进发。 十万大军,黑压压一片,好在那土丘也着实不小,倒是可以容纳几万人避暑。可还有几万士兵必须暴露上骄阳之下。犹子心中暗想:不会只有这个一个土丘的。便策马扬鞭上了土丘,见这土丘后面倒是有诸多大型土丘,便让其余的部队随着自己去那土丘下避暑。 众人在那土丘下坐下,虽然空气干燥,可是比起暴露在阳光之下却要强很多,心中都不禁兴奋起来。可收到刚才郝将军的那一喝斥,众人纵使想横七竖八的躺下来睡上一觉,可终究不敢,只是怪怪的按照阵型坐着,静心养气。 歇息了片刻,便见郝贵涯骑着黑色角马向犹成所在的地方奔来。众士兵见将军来了,不由得都打起精神。 郝贵涯见了士兵们能记住教训,暗暗点头,对着犹成说道:“王子殿下,我观正西方有绿草在延伸,想是不远处应该有水源,待我前去探看一番,如果真有,倒是可以让士兵们补足一下存水。 士兵们听了,都不由得欢喜,呼唤着愿意一同前去。 犹成说道:“那就我和将军前去吧,大军在此休息,等到探明一切,大军再分批去补水。” 郝贵涯点头赞成,命大军在原地休息不动,自己和犹成带着二十几个骑兵前去。这是命令,士兵们也不敢违抗。且那只是猜测,部兵们倒是也不愿多走那一趟。遇到水源还好,要是遇不到,那自己就白白去挨那烈日的烧烤了。 郝贵涯和犹成带着二十个士兵一路随着绿草西进,只见那绿草越来越绿,越来越密,想是前方必定有水源,心下高兴,不由得鞭策了一下坐骑,速度加快了许多。 行了将近二里,拐过一个小土丘,果然见前方绿草从中有好大一池清水,四周围还长了几棵大树。几只白色的鸟在水面嬉戏,好不快活。 众人心中欢喜,正要前进,忽然见那绿草从中有一个人影闪过,又迅速的消失。 “有人!”犹成看着郝贵涯说道。 郝贵涯自然看得清楚,而且看那人的身形,消失得很快,应该不是一般的人。当下也不敢大意,让犹成跟在后面,他则拿去巨斧缓缓骑马走上去。后面的二十个士兵也都拔出武器,紧随其后。 众人走进绿草丛中,小心谨慎的前进,却一直寻不着人影,不由得心中打鼓,难道刚才看走眼了不成。 可二十二双眼睛都看到那一个白影,岂有看走眼之说。在说那白影是直立着的,很显然是一个人,而不是什么动物。 众人又走了几步,突然见到右手边一棵树下草丛晃动,扭头看时,又是一白影闪过。 “什么人?”郝贵涯挥舞着斧头,策马而上。只见树下是潮湿的泥土,泥土中的绿草被踩倒几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脚印。可再寻找时,却不见人影,方圆两米内也不见到有草被拨弄过的痕迹。 郝将军知道,这个人不简单,能一下子跃出两米开外,他一定是一个高手,也去平时还可以凌空飞行。 突然,听得犹成大叫一声,见他策马扬鞭向北方追了去。 郝贵涯大惊,要是王子出了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口中疾呼:“王子小心!!”继而命令士兵:“快追。” 二十名士兵瞬间挥舞着长剑长矛追了出去。郝贵涯策马几步到前方,指着一个士兵说道:“你回去禀告史副将,命令军队随时准备作战。” 那士兵“遵命”一声,策马飞奔而出。他速度极快,很快就消失在不远处的那个小土丘中,只留下一条被马踩倒的草路。 郝贵涯担心犹成,策马追了上去。这池水四周都是绿草,王子犹成留下的痕迹很是清晰,众人和郝将军循着痕迹追去。追了不到一里,绿草逐渐少了,又追半里,绿草全换做稀稀疏疏的枯草。不过沙地上犹成留下的马蹄印却是十分清晰。 追了一阵,郝贵涯暗暗心惊,地上的脚印,隔四五十米才发现一个,如此看来,那人果然不简单。心中所想,郝贵涯同时暗叫不好,犹成王子这样追出去,势必十分危险,如果对反是乌木国的高手,特意在此处诱敌深入的话,那大事可就不妙了。额头上不觉多了些汗珠,策马追去。 又追了一里路,眼见前方乱石凸起,在一个小丘上,终于看见犹成的身影,郝贵涯不由得大叫:“王子殿下,别追了。”他心中着实担心犹成的安慰。要是自己在他身边倒是还好,起码可以确定在自己死亡之前可以保护犹成无事,可现在相隔几百米,自己总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保护不了王子的。 再则,自己作为一个将军,在乱军之中大战,就是面对包围也可以拼死一番,可是要是单对单的和那些修真人士作战,确实决计不是对手。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十六章 荒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