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十四章 楚零孟的威严

话说回来,皓石国第二种奇特出品是他们的一种香草,这和乌木国的香草汁一样美味,可是类别不同。这种草也只是皓石国平原水域中所有,楚天水流微热的时候,香草便会散发出香味,整个草原都是香的。 第三种就是皓石国最珍贵也是最为世界瞩目的皓石药丸,这东西皓石国有独特得炼制配方,吃一粒可以延长寿命百年,吃二粒则可以延长三百年,吃十粒的话,可以延长寿面五百年,再多吃,出了加强气魄和修为外,不能再延长寿命。 能享受这等待遇的,一般都只有重要大国的首脑级别人物,没想到今日杀魂、香罗和六名金甲武士因为跟着楚零孟,也享受到了这等待遇。 本来论资格,楚零孟只是一个二王子,是没有资格享用的,可是这张侯爷不知道为何,却对楚零孟极度的恭敬。众人心中只知道,十五年前,这两个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最有可能的是,楚零孟救了他的命,不过到底是不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楚零孟喝了一口香草水,说道: “张侯爷,我这次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和你谈。由于我现在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我不可能正式和你们国王见面。” “我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王子亲自跑着一趟。” 楚零孟笑了一下,这笑很难得一见,不过这笑不是开心的笑,而是一种诡异的笑,一种正派人士绝对不会有的笑,有些像邪笑,可是要比邪要邪很多,其中还多了些取笑的意味。 “楚瑶已经确定出嫁皓石,这张侯爷也应该知道吧?”楚零孟问道。 其实这张侯爷当然知道,最初就是他起初的这个想法,让天灵国和皓石联姻,两国结盟。 “知道。可是三公主好像不同意。”张侯爷说道。 楚零孟哼了一下,冷冷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岂容她一个小女子说了算?” 张侯爷不禁心中抖动了一下,开始的时候皓石都准备却迎接楚瑶了,可是天灵国的飞龙却突然来到皓石国,说婚姻暂时退后,具体原因天灵国的外交大臣会来详谈,可外交大臣却被人谋杀了。 后来皓石派张秋平去谈判,可是国王是答应了,楚瑶却失踪了,这让皓石很死难堪,堂堂一个大国王子迎娶她,她却三番五次的拒绝,这让人情何以康。 “可是,三公主她好像逃走了。”张侯爷说道。 “逃走?能逃去哪里?她一个女子,最后还不是要回来?”楚零孟冷冷的看着张侯爷,继续说道:“难道她还想乱了什么规矩不成?” 张侯爷听了,不禁吞了以后唾沫,眼神恍惚,不敢直看某个人,口中连连说道:“王子说的对,王子说的对。” 在场的人不禁都奇怪,这张侯爷在皓石国那可是一等一的大臣,许多时候国王都要听他的,何况那些王族大臣,张侯爷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中,在这皓石之中,张侯爷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何见了楚零孟,却犹如见到准备一般紧张。只要张侯爷一声令下,就算楚零孟再厉害,能排山倒海又如何,皓石国不缺乏这样的修真人士,楚零孟就算再厉害是百倍,也决计逃不出皓石国。可是张侯爷依旧很怕楚零孟。 “现在,楚瑶在乌木国中。”楚零孟说道。 “什么?乌木国?三公主怎么去了哪里?”张侯爷惊问。 “现在这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让她到皓石国来,往成两国大业。”楚零孟道。 “是是是!!那二王子认为,该当如何?”张侯爷问。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请王子明示。” 楚零孟停顿了一下,说道:“我的身份,不可以出面。” “知道,知道!” “而天灵国和乌木国没有建交,且现在乌木国易主,他想要用楚瑶作为筹码,破坏天灵国和皓石国的关系。”楚零孟说。 “什么?这乌木国好大的胆。”张侯爷大怒。 楚零孟却依旧静静的说道:“所以,这事情需要乌木国出面,将三公主讨回来。” “我国出面?”张侯爷一脸疑问。 楚零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是的,因为楚瑶现在已经是皓石国的王妃。一个国家的王妃被别人抓去了,张侯爷,你应该知道,这事情处理不好,在国际上会有怎样的影响。”楚零孟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张侯爷,如同能看穿他的身子。 张侯爷浑身一阵颤抖,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王子说的不错。我这就禀报国王召开国会,正式通过外交手段讨回三公主。” “如果外交手段要不会三公主,那当如何?”楚零孟冷冷逼问。 “那,那,那只有出兵。现在不是一个王妃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国家荣誉的问题。”张侯爷脖子上青筋暴起,眼睛圆睁。 “早闻张侯爷一心为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楚零孟佩服。”楚零孟说道。 这本来是赞扬的话,可是张侯爷却眼神怪异,似乎很不受用。 众人俱是不明,这张侯爷为何如此惧怕楚零孟。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希望张侯爷以国事为重。”楚零孟道。 张侯爷眉头一竖,笑道:“王子难得到此,省份又是特殊,普天之下,你还能去哪里。不如在这王宫中多住几日,静候佳音。” 他这语气,听起来给人一种必须得这样做的感觉。 楚零孟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片刻,楚零孟才道:“张侯爷有心了,我楚零孟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打扰张侯爷了。” “哪里哪里,能和王子共处,是张某的荣幸。”张侯爷说道。 二人之后便不再多言,张侯爷派人好生招待楚零孟,他则马不停蹄的进谏国王,述说讨回三公主一事。 却说安顿好了楚零孟等人,张侯爷即刻进谏国王。张侯爷身份显赫,进谏国王可不用通报,还可以带剑而入,这是最高的殊荣。 张侯爷见了国王,尽述皓石和天灵国如今还不能正常联姻的原因,又说乌木国扣押楚瑶,实则是在给皓石国脸色。想他一个小小乌木国,却敢如此对待皓石,是可忍孰不可忍。国王听了也是愤怒异常拍案而起,询问张侯爷这该如何解决。 张侯爷笑道:“区区乌木国,不知好歹。我们派出一个外交队去和他们说清厉害关系,再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自然会放人。” 国王听了觉得也行,他们扣押三公主,不就是想从中得到某些利益么。为了表示皓石国的大国风度,可以给他们一些好处,不过话得说明,这好处不是皓石国怕他们而给他们,而是因为皓石国福泽天下,帮助一下乌木国而已,同时也表示对新国王的祝贺。 国王和张侯爷商量完毕,也没有再通知什么国会长老院,派了张秋平带着二十人的团队前往乌木国,希望他们放了三公主,两国便恢复从前,谁也不和谁想干。 张秋平带着大队人马行了四天四夜,终于抵达乌木国。进入乌木国国界,便遇到了巡查的军队。张秋平向他们说明来意,那军队首领不敢私自做主,便带着他们却面见新国王楚宇青云。 张秋平见了楚宇青云,开口便歌颂了楚宇青云一番,说他如何青年材质,是一个能带乌木走向繁荣富强的好国王。又歌颂了乌木国如何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乌木国的军队是如何的能征善战,这一路走来,进到的各个军队,都是精兵强将,让人叹服。 楚宇青云哈哈大笑,等张秋平歌颂完了,才冷冷的问了一句:“那依先生所见,我国和贵国比起来,谁优谁劣?” 张秋平听完,顿时语塞,他没有想到楚宇青云会这般问。不过他脑子转得快,思索了一下便所到:“乌木国兵多将逛,各个都是能征善战。乌木国也多有精英良将,两国相交,各有千秋。” 楚宇青云追问道:“如果贵国和我国打起来,谁有胜利的把握?” 张秋平立刻回答道:“自古得道多助,这要看这战怎么打。如果是乌木国进攻皓石国,此去往西,都是崇山峻岭,只怕没有到达皓石的大城市中,乌木国的军队就会折损三分之一,最后就算攻打到王宫,剩余的部队也不足以拿下王宫,这一战应该说打平。如果是皓石国进攻乌木,我观贵国的防御,层层叠叠,甚是了得,若是急于求进,则我国也没有胜利的把握,如果慢慢的摸清地形再进攻,则作为战争来说,这是不可行的。所以我看来,两国要是开战,就看谁是进攻者了,最后的结局都是一个,两败俱伤。” 楚宇青云静静的听着,有时候也点点头,觉得这人说得也有道理。此去往西,那一路高山悬崖,皓石国又在山岭中驻扎着诸多的军顿,如果从陆上进攻,却是难以取胜,如果走水路,则皓石的海防甚强,更没有可能。 其实楚宇青云的野心是吞并所有国家,他此番这样问张秋平,是想探知一些消息。张秋平早闻乌木国四王子野心勃勃,志在天下,他这样问,自然有他需要得到的消息,干脆就如实分析,让他知道其中利害关系。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十四章 楚零孟的威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