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八章 国王遇害

三人相视一眼,童鞋是国王生前的一个谋士,而且还参与照顾国王的饮食起居,对天灵国也算忠心,刺客国王遇害,想必他也很难过,并决定召见他,说不定以他的智谋,还是可以提出一些什么独到的见解。 童鞋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满脸泪痕,眼睛都哭红了。王子和公主见了,也不由得伤心,心中更是对这个老臣多了几分亲近感。难得他有对国王的一片赤子之心。 “童大人,你是父王陛下的谋臣,从小看着我们长大,也是我们的长辈。现在国王不幸遇难,我们大家都很难过。你坐吧,也不不用多礼了。”楚逐浪说道。 “谢谢王子殿下。”童鞋摸了一把泪,坐到一旁。 “王子殿下,你们可曾想过是谁刺杀了国王?”童鞋说道。 “我们认为反叛军的可能最大。你是一个大谋士,你有什么看法没?”楚逐浪问道。 童鞋支支吾吾,却是不敢直说。 “有什么都可以说,赦你无罪。” “谢殿下,可是,老臣还是不敢说。”童鞋道。 “都赦你无罪了,再不说可就是知情不报。”楚景说道。 童鞋看了他们一眼,幽幽道:“你们都看到了二王子的剿匪战报了吧?” 听了他的话,在场的三人都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急问这和国王被刺杀有什么关系。 “二王子居然可以不动一打一枪就让页荣城中的反叛军头领秦穆宏退兵,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秘密的协议,你们难道就未想过这个协议是什么么?为什么他秦穆宏甘愿把自己辛辛苦苦夺来的城池就那样还给天灵国??”童鞋道。 三人面面相觑,可心中似乎也明白了几分童鞋说这话的用意。 “继续说下去!”楚逐浪说道。 “二王子这次出征,只带了了一千的队伍,却瓦解了将近二十万的反叛军,这怎么想都有些不可思议。”童鞋道。见王子和公主都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他哽咽了一下,道:“回来之后,二王子的态度大家都见到了,对国王逼婚三公主的事情很是不满,还主动提出要离开天灵国。他这一离开,国王就遇难。我想这事情和二王子有关。” “大胆,你竟敢污蔑王族成员,这可是死罪。”楚追云大声喝斥。 童鞋被吓得浑身颤抖,急忙跪在地上,可口中还是说道:“这只是我的一番推论,如果王子殿下和公主认为我污蔑了王族,那大可将我杀了,只是希望以后如果查清实情真和我的推测有些相似,那么还请原谅我今日的狂言。” 楚逐浪摆摆手,让楚追云别太激动,说道:“他说的也不错。确实很有这个可能。” “可是,二哥他性格虽然怪异,可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等弑父之事。”楚追云道。 楚景冷冷一笑,道:“他可以当众打我,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做的。” “这不一样,打你是小事,怎么可以和弑父相提并论。”楚追云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这个二姐该打了?”楚景气得站了起来。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楚追云一脸委屈的说道。 “行了。我也觉得这有可能,他楚零孟的性格,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童大人说的没错,他楚零孟用千人之兵剿灭了二十万军队,这确实说不通。他们还有一个秘密协议,这个协议也许包括刺杀父王。”楚逐浪说道。 楚追云虽然还想说什么,可是见楚景和楚逐浪那谴责一般的眼神,也闭嘴不再说话。 “那你认为,他诛杀国王有什么意图?”楚煮烂问童斜。 “很可能就是他想要坐上王位。”童斜道。 楚追云和楚景禁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楚逐浪却没有如此吃惊,而是冷冷一笑,道:“他要争夺王位,也不必杀了父王啊?!” “是啊是啊,就是这个理由。”楚追云激动的说起来。见楚逐浪冷冷的看着他,才急忙地下头。 “这也就是他要提出出走的原因。” “哦?怎么说?” “当他离开后国王就遇害,他一定会把这事情嫁祸道大王子你或者三王子你的身上。到时候他就可以用你们诛杀国王的名义起义,率领着反叛军攻进王宫,全天下都被他瞒住了,他倒是成了正义之师。”童斜说。 听他这么一说,楚追云也惊得瞪大了眼睛。想想童斜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 “那我们该怎么办?”楚逐浪的表情很是恭敬,像是在请教。 “为今之计,我建议大王子立即登基,在二王子把国王被杀的消息公诸于世之前抢先把这个消息散步出去,说是二王子雇人诛杀了国王。同时,以天灵国的名义,向全世界下达诛杀令,全世界通缉二王子。我们要先发制人,要不然一二王子的能力,只怕我们不是他的对手。”童斜道。 听完他的话,两位在场的王子和一位公主全身的感觉都是一个:很冷 这一招太狠毒了,一旦公布出去,那么楚零孟就不会被任何国家接纳,谁要是敢窝藏了他,那就是与全世界为敌。 楚逐浪想了想,同意了童斜的建议。由他做为新一代国君,楚追云和楚景自然是支持的,他们从来就没看好楚零孟,所以一直都是和逐浪走在一起。 楚逐浪立即连夜召开长老会和国会,确定登基即位,同时向世界发出了对楚零孟的缉杀令。长老大臣们听完这一通分析,虽然不敢苟同,可是看着楚逐浪的样子,即位是一定的了,如果现在和他唱反调,也只会给自己找麻烦。便一致表决楚逐浪成为天灵国新一代国君。 时蓝山纪元2046年11月21日,楚逐浪成为天灵国新一代国君。 却说楚零孟带着杀魂、香罗和六名金甲武士离开天灵国后,朝着乌国的方向前进,国王告诉他楚瑶很可能去了乌木国或者是暮雪王国。 从天灵国到暮雪王国要经过一死亡之地,既然她们是乘骑飞龙出走的,那飞龙有灵性,是不会飞进死亡之地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楚瑶她们去了乌木国。 天灵国和乌木国没有正式建交,甚至还不时有局部战争爆发,作为一个天灵国的王子,楚零孟不可能很正常的进入如乌木国,那就只有一种身份,偷偷的进入。这样做也是很危险的,一旦被发现他们是非法入境那么后果可想而知,乌木国王全有理由将他们囚禁或者直接杀掉。 楚零孟带着众人一直前进,由于坐骑很快,行了三天就到达了乌木国的边境。众人也不急于进去,先是填饱肚子。 众人刚要吃饭,却见乌木国的境内突然出来了一伙人,人数不多,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士兵大将,到像是逃难的人。 等那些人近了一看,楚零孟才发现那为首的居然是乌木国的戍边大将军楚宇星河,不禁心中大惑不解这个人怎么带着老老小小素衣素服跑来了。 楚宇星河见了楚零孟,心中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笑道:“哦,原来是悲情王子,我们又见面了。” 楚零孟道:“这次见面倒是有些特殊。我看阁下这携老带小的,不戍边守疆,带家人出来周游世界呢?” 一听这话,楚宇星河立刻收起了笑容,而是换上了一副苦涩的嘴脸,有些愤恨和失落。 “难得见楚宇将军这番模样啊,看你样子,该是出事了。”楚零孟道。 那楚宇星河嘿嘿一笑,招呼着家人也从坐骑上下来,他则向前走了几步,说道:“我不用看你的样子,也知道你出事了。” “哦,此话何解?”楚零孟背负着手问道。 楚宇星河笑了笑:“这事你还真不知道。你知道天灵国的国王出事了么?” 他此话一出,楚零孟身后的杀魂和香罗都不禁惊了一下,那六名金甲武士也都惊疑的盯着楚宇星河。 “是么?国王能出是么事情?”楚零孟显然有些不相信。自己刚出来的时候国王还好好的,能出什么事情。 “天灵国的国王被刺杀了,现在大王子楚逐浪已经即位。”楚宇星河淡淡的说道。 楚零孟听了,嘴角也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冷冷笑道:“这怎么可能。你一位将军,何意说出这样的话来。” 楚宇星河无奈一笑,像是笑楚零孟无知,又像是笑自己,道:“我为什么要骗你。而且还有你更不敢相信的事情,我还有证据给你看。” 杀魂和香罗听了,不禁上前几步站在楚零孟身旁,六名金甲武士也紧随其后。 楚宇星河看看他们,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楚零孟,说道:“你自己看看,这是天灵国的缉杀令,缉杀的对象就是你悲情王子。” 楚零孟接过来一看,不禁瞪圆了眼睛。杀魂和香罗在一旁看着,更是禁不住大叫了一声。只见上面写道: “天灵国世界级缉杀令 本国二王子楚零孟弑父出走,现以天灵国和新一代国君的名义向世界各国发出缉杀令,见到楚零孟,格杀勿论。如敢包庇窝藏,则是触犯世界条约,是和世界各国作对。如有人知道楚零孟行踪,即刻通报天灵国在各国的使馆,天灵国必当重赏。” “这怎么可能?”杀魂叫了起来,呆呆的看着楚零孟。 却见楚零孟双目圆睁,手微微发抖,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心中更是恼怒,居然有人杀害了国王。

返回
《灵梦天宇》 第八章 国王遇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