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梦天宇》 第五章 针锋相对

王子们心中害怕,也不敢再冲上前,而是让将军和偏将挡在前面缓缓而动。后面的楚宇星河看了,心中暗道:“四王子不是来了么,怎么没一点踪影,所有的路都有诸位王子经过,没理由不遇上死思王子啊。” 再看前面那支军队,虽然人数不多,可是气势极其强烈,不禁也有些为王子们担心,一旦打起来,以他们的心态,个个都想取得这头功,只怕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后面大军追至,前面的军队也早就觉察到,他们不慌不乱,后军缓缓向两边一开,前面的将军则走了回来。 见那将军路面,身旁还有两个面容娇媚的女子,楚宇星河不禁长吸一口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灵国的二王子楚零孟,而他身边的两位则是花杀染香四人之中的杀魂和香罗。 花媚和染指二人怎么不在?楚宇星河心中疑道。 这时,却听得楚零孟郎声说道:“我是天灵国的楚零孟。由于追剿国内叛军,故绕道至此,实无它意。劳动贵国大队人马奔驰千里来查看,实在抱歉。” 听了他的话,王子们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早就听说楚零孟如何了得,带兵如神,千人之军可以抵抗几万人的军队。王子们都没有出国交战过,自然没有见过楚零孟本人,此刻见了,才发觉此人甚是潇洒英俊,其霸气和威风就跟不用说。 王子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搭话。后面的楚宇星河见了这等情况,冷冷的叹了口气,心想:起初还信誓旦旦要将天灵国的军队消灭,现在见了一个楚零孟就吓得畏首畏尾,连话都不敢说,要是被人知道我乌木国的王子们对内要多强悍有多强悍,对外则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软蛋,能不让人笑掉大牙? 想着便纵马上上前,问道:“二王子讨伐自家的贼,何故跑到我乌木国的领土山来?” 乌木国的诸位王子见终于有人上前问话,又见此人是乌木国一等一的大将军,心中也放松了不少,有他在,自然可以不用那么怕楚零孟了。 楚零孟见上来搭话的是自己的老对手楚宇星河,说道:“星河将军不好好守你的西北门户,居然跑来找我聊天了。” 楚宇星河哈哈一笑,道:“自从十年前最后一战后,一直不得见悲情王子,今日偶知你路过我国,自然来尽尽地主之谊。” 楚零孟没道:“多谢星河将军的心意。不过我今朝有事急需回国,就不劳烦贵国招待了。” 正说话间,天灵国的军队后方一片尘土飞扬,回头一看,从天灵国方向来了一对人马,全是黑白各半的服饰,一看就是皓石国的人。 楚零孟见了,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皓石国的人忽然出现,难不成他们又逼迫楚瑶出嫁了。 为首一人正是皓石国的使者张秋平,见了楚零孟,他停下坐骑,道:“哦,原来是二王子。能在此处遇见你,实在稀奇得很啊。” 楚零孟冷冷道:“你是何人?”他没有见过张秋平,故是由此一问。 张秋平笑道:“我是皓石国的一个使者张秋平,今番出使贵国,却逢王子出征,正遗憾不能见面,想不到却在此处相遇了。” 楚零孟听了心中更是感觉不好,这人是出了名的外交使者,是皓石国张侯爷身旁最得力的人。以前出使皓石的时候没遇到此人,却也听过此人名讳。此刻见到,不免多看了几番。只是这人尖嘴猴腮,样貌却不甚好看,不过一双眼睛却尽显灵活。 未等楚零孟答话,张秋平策马上前,说道:“前方可是乌木国的戍边大将军楚宇星河?” 楚宇星河愣了一下,这个小头小脸,面貌可以用丑陋来形容的人,他可是从没有见过,他怎么会识得自己。至于张秋平本人,在他和楚零孟对话的时候早就知道了。楚宇星河也听说过这个人,可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也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见过自己。问答:“久闻阁下大名,都说阁下见多识广,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知。恕在下愚蒙,我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你又如何识得我?” 那张秋平哈哈一笑,道:“楚宇将军可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啊。当初贵国和我国在边境发生了一点摩擦,我是当时顾问团的医院,人微言轻,自然不被将军识得。可将军大名早就如雷贯耳,我又岂会不知。我看贵国此番率领几十万大军到此,难道是想与楚零孟王子开战么?” 楚宇星河没想到他会这般问,不由得也愣了一下,道:“闻之我国境内有他国军队出现,未保我国臣民安全,难到不该来看看?” 张秋平又是哈哈大笑,道:“非也非也,此地乃是天灵国、乌木国和天灵国的交界地带,绵延几百里,可一直没有划定此地倒地归哪个国家管。我们往来出使,也都经由此地,归入硬要说这里是你们的土地,只怕有些说不过去。” 乌木国的王子们听了,心中震怒,恨不能一掌拍死眼前这个小脑袋的家伙。可他说的确实也没有错,这里没有王全意义上划定是归哪个国家管,只不过里地势偏僻,距离天灵国和皓石国的都城又很远,所以实际控制权一直在乌木国手中。这是以前没有人提起,想不到这张秋平却清楚的说出,这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如果不回答他,就是示弱,如果说这是我乌木的国土,那么就势必得罪天灵国和皓石国。 楚宇星河道:“我们一路追击,才追到此。你何不问问天灵国王子,可曾入侵过我国王土。” 张秋平小眼睛眨巴了一下,回身问道:“二王子,你可曾入侵过乌木国的领土。” 楚零孟本对这张秋平没什么好感,一想到他是为了楚瑶之事而来,心中甚至有些怒意。可现在他言语之中似乎有维护自己之意,也不好表现出太多的厌恶,只是淡淡说道:“我曾追击我国叛军首领到乌木边境,可便未跨过一步。何来入侵之说?” “口说无凭,你说没入侵就就没入侵么,休想狡辩。”众人听了这额刺耳的声音,不由得转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却见发出声音的是一个脑袋圆便的人,此人便是乌木国三王子楚宇乐乐。 “那你想当如何?”楚零孟听这人的声音就男人耳朵难受,此番见他样貌,恨不得在他那粑粑一般的脸上再拍出几个指痕来。 “国际惯例,入侵他国领土者,轻则囚禁,重则处死。”楚宇乐乐说道。 楚零孟冷冷一下,道:“只怕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话才说完,他身后的五百天弓骑兵齐刷刷扯下肩上的天残弓,拉弓搭箭瞄准了乌木国的那些王子。王子们虽然躲在后面,可是他们的着装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一眼便能识别。再者前方的士兵所穿盔甲都是普通的盔甲,一般的弓箭射出来的箭他们当然可以挡住可是这近距离的天残弓射出的箭,确实足足可以穿过三个身穿盔甲的士兵的身体最后射入王子身上。 众王子看着那泛着冷冷寒光的箭头,出了大王子楚宇浩明和二王子楚宇欢欢外,都吓得有些颤抖。楚宇星河见了,把手一招,两百个黑甲武士策马上前挡在前面。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这黑甲武士也抵挡不住天残弓这么近的距离的射击,可是起码在黑甲的抵挡下,不至于长箭穿人而过,射到后面的王子身上。 这些王子虽然没一个他看上眼的,可是作为王族大将军,保护王子是他的责任。 见黑甲武士突出,天灵国的五百金甲武士也都抽剑在手,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乌木国的那些士兵见了,也不禁心寒,各自抽出武器,一旦一言不合开战了,也只能奋力拼杀,至于生死,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张秋平见双方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却丝毫不惊不乱,骑在马上哈哈的笑起来。 他人看了,也都不由得赞叹此人心理素质太过强大,他此刻在双方中间,一旦开战,他必定被射成马峰窝。此刻他却还能笑得出来,难道还真把生死置之度外不成。 张秋平笑过之后,道:“都把武器收起来罢。各王子各归家,好好处理自己的事物。如果今天打起来,无论谁胜谁败,在这公共地带,传出去都不好说。难道让其他国家听了笑话我们国中王子大将们闲着无聊,带这士兵来这三不管地带交战取乐?这种视战争如同儿戏,视生命如草芥的游戏,还是不要玩的好。” 众人听了,也都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乌木国没有证据证明楚零孟入侵过他们的领土,就算有,也应该是通过外交谈判先解决,谈不拢才双方宣战开战。这样不宣而战,有违常理。 楚宇星河心知此番一旦开战,便给两国开战埋下祸根。想起齐美菱所说的话,也不禁担心,控制不好,不等那些神奇现世,国与国之间就已经开战了。只要乌木国一旦和天灵国开战,那么其他同盟国或者伺机想要扩张国土的国家就会搀和进来,这他可是不愿意看到的。于是乎下令黑甲武士退出,说道: “阁下说的不无道理。大丈夫为国而战,岂肯让人说成是为自己而战。”

返回
《灵梦天宇》 第五章 针锋相对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灵梦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