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8章: 在梦中

陈佳青先前是没有明白的,只是这将军的话越说越明白,陈佳青也渐渐懂了。“你口里的殿下,原是子言么。” “正是司徒子言殿下。”那将军道。 陈佳青不语。 她记得大国志里写的幻黎国现任的殿下是十九岁登位,距今七年,算下来也应二十六岁。而司徒子言(姑且这么叫吧)也正好二十六岁。 原来,他竟是幻黎国的王,难怪,他这天下给的这么容易。 “你将东西交给随我一同而来的人,便带着你的人退了吧,边关不稳,良将方逝,军心尤为重要。况且,他不想见任何人,你们回吧。” 不是陈佳青不通人情,只是她想护他一次,不想叫这些敬爱他的下属,看见他狼狈苍白的样子。 陈佳青打断了欲再开口的人:“当真敬我,就莫再说了,回吧。” 转身关上了门。陈佳青听见门外战凯的声响,许是那些人起身走动带出来的。 走回床边,替子言掖了掖被角,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好像在对待睡着了的人而已。 “你想说什么,且说罢。” “你可记得,上一辈子的事?” 陈佳青动作停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自然是不应该相信这前世后世的说法的。可是邬桑在这,她不得不想一想。 她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试问,谁能记得上一世的事情呢。 陈佳青道:“你不要说,我与你上辈子爱的死去活来。那下辈子再寻我早点与我说罢。” 邬桑讷了讷,没有回答陈佳青的问题,又问:“你可想知道前一世的事情?” “若如我说的这般,那你还是不要说了吧。” 邬桑默然。 寂静了会儿,邬桑又道:“你跟我去个梦吧,或许我不该告诉你,但或许我更应该告诉你。你且随我走吧。” 邬桑答应了司徒惑永不让陈佳青知晓,可现实不允许。他如果不让陈佳青知道,这便只能是个悲剧了。或许陈佳青知道后也会是个悲剧,但至少他不觉得遗憾。 望着爱的人与人恩爱,或许很苦。但至少望着爱的人幸福,好过瞧着你爱的人孤苦一生,伤心欲绝。 不是有说,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她开心,你会更开心,她痛苦,你会更痛苦么。 他时间不够了,反正是个死,那也应该死的毫无遗憾,死的幸福。 拼尽全力,为她幸福。压上性命,换你相守。 我替你死,我替他死,所以,请你们必须替我幸福。 这是另一个世界,或许是同一个世界。 陈佳青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只是睡了过去,醒来之后便在这里了。所有的人都看不见她,她却看得见所有人。她甚至几乎可以不用走不用动,眼前的场景就会变了。 想是,这就是邬桑口中的梦吧。 她,在梦中。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好了所有的一切,独留她一个人! 陈佳青来不及抱着子言悲痛欲绝,来不及守着子言肝肠寸断,甚至没时间抱怨太多。 门口跪着一人,银盔亮甲,是个将军的样子。身后跟着跪着不少穿着铠甲衣的士兵。那银盔的将军双手捧着包裹举过头顶,声音洪亮而深沉,即便身在屋内的陈佳青,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有令,虎符玉玺请陈佳青公子接手,恭请新王登位以平天下。” 虎符,玉玺,新王,登位。 陈佳青听着,听得很清楚。可她不想清楚,比起子言,她根本不想要这些,一点也不想。 “请殿下接受玉玺,早日登位。” 震天的响声,沙哑暗沉的嗓音,足见这群热血士兵的豪迈粗犷。 陈佳青不理,满眼都是子言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她看不下去,将被子往那尸身上一覆,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她爱的,都没了。爱她的,也没了。 突然间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她仿佛什么都不剩,只剩了她自己一个了。 那,她活着做什么呢,何不如死了来的痛快呢。 可子言不许,子言不许她死。 仇恨不许,仇恨不许她自我灭亡。 陈佳青眼带泪渍,瞧着子言苍白无光的脸,那脸不是司徒惑的,那是子言的脸,不太美丽不太出众的容貌。 “你说三年后,给我看你真正的样子。三年到了,你却不曾告诉我。到现在,你还是没有叫我看见,纵然我已知晓,可你算没算过,我已五年不曾见过真正的,司徒惑的样子了。” “我不晓得我爱的是司徒惑还是你,哪怕你们是同一个人,你们的样子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我一直觉得你和司徒惑是两个人,你起来告诉我,你起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样子……我求求你……睁开眼告诉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三次,你让我背负你死亡的消息三次。我惶然失措,我怕了,子言我怕了。我从没告诉过你我怕什么,那么你听好好么。我原先怕死,可我现在想死了,可你不许。我不怕老鼠不怕蟑螂,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你说过只有强者才能傲视天下的,死都无所惧,我还怕什么。可是我还是怕了,怕失去,怕心痛,怕你死。我好怕……” “都说事不过三,所以这第三次,你死在了我面前,再也没有四了对么。那么你醒醒,我随便你死多少次,只要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 陈佳青晃着那已死去的尸体,没有了冷厉的样子,满眼泪水,眼底几乎绝望的叫人看不出生机了。 原来她还是有脆弱的一面,原来她,也会像所有的女子一样,为了一个人,很傻很天真。子言死了,她知道的,可是她强制自己不去相信,只当这是玩笑。就像第一次,清涧告诉她司徒惑殁了,后来,司徒惑化作子言陪在了她身边,没死。就像第二次,她确认了司徒惑是假的,知道了子言是真,却接到噩耗,说子言殉国,她赶来却又见到了他,他没死。那么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个玩笑,他一定会醒的对不对?他明明说了喜欢她的,她也告诉他自己那么喜欢他的,那他怎么会死呢。所以,子言会活的对不对? 就算她天真,那,可不可以容许她天真一次?容她自私一次? 邬桑自私一次,没有代价,因为他是个仙。 子言自私一次,有代价,那是生命。 那她可不可以也自私一次?代价是什么都可以。 “子言,你食言了,你说你定说到做到,那么就赶紧醒来,兑现自己的承诺……” 陈佳青止住了眼泪,鼻间不时还有些抽泣声。 “他……不会回来了……”声音低低的,不悲不喜,淡淡的干涩之声还夹杂着些许忧伤的意味。 陈佳青转过脸望了一眼,那是邬桑,一声银灰色袍子的邬桑。 那银灰色就仿佛上面撒了层荧粉,闪闪亮亮的,邬桑这个人就显得更加的似仙而非人。陈佳青想起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雪地的树丛后面,那时候的他一声黄衣,可爱的很。只是,似乎再没见他穿过黄色的衣裳。映像里似乎都是白色,偶有些带花带色的也很少。她本就见邬桑见的极少,虽然不曾留意过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只是这般泛着银色荧光的银灰袍子却是不曾见过的。 邬桑手上的银箫也是银灰一片,很是黯淡,就仿佛沾上了一层灰,将那银白色的金属光泽都挡住了。 邬桑一头长发似乎也退成了灰色,就像邬桑整个人,本就该是灰色的。只是陈佳青的角度不好,瞧不太出来。 “司徒惑,不会回来了。” 邬桑嗓子似乎好了些,没那么干涩。清润的嗓音,却也无了忧伤的成分。 陈佳青垂了眼,很久才道:“其实……我知道的,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 邬桑又道:“我替你守着他,你去将外面的人打发了罢,我有事同你说,不管你愿不愿听,至少也要听我说完。你若不愿,我便让你将他忘记。” 邬桑说忘记,不过一挥手的事情。不该让陈佳青记得的,陈佳青脑子里从来没有过记忆。就想那个梦,他说的那么多话,陈佳青都不记得。 比如那句:爱情于我于他,都是件奢侈的东西,用尽力气,却不能不爱。 比如,她从不记得邬桑爱她。 陈佳青起身,挥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用尽了力气,几乎要将脸都擦破了皮。 拉开门,陈佳青望着外面跪着的众人,面无表情。 “你们带着这些东西,去找你们原来的王吧。”陈佳青因为刚哭过,声音不自然。加之又要哽住嗓子装出男声,声音就干涩难听了些。 那将军抬头望着陈佳青,手上的东西捧至胸前。“殿下薨了,托莫将将这些东西交予公子,说,这是公子要的,天下。” 她要的,天下。 是啊,她要的。正是她要的,子言才送了命。 “殿下死前曾嘱托下属,尽心辅佐公子,不可一心侍二主,不可不忠。莫将可否再去床前为殿下叩首,辞别殿下?还望公子应允。” 陈佳青先前是没有明白的,只是这将军的话越说越明白,陈佳青也渐渐懂了。“你口里的殿下,原是子言么。” “正是司徒子言殿下。”那将军道。 陈佳青不语。 她记得大国志里写的幻黎国现任的殿下是十九岁登位,距今七年,算下来也应二十六岁。而司徒子言(姑且这么叫吧)也正好二十六岁。 原来,他竟是幻黎国的王,难怪,他这天下给的这么容易。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8章: 在梦中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