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6章: 嫁了我

陈佳青望着台下,一阵无奈。她知道这种世家公子的人气一向很高,她也知道即墨家的即墨公子人气异常的高,这台下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她会就这么认了么?不会的。她是陈佳青,她不习惯这些世家之人。 “既是比武招亲,那赢了我才能作数。”抬头望着即墨,却看不见即墨的眼。 “你要与我打?”即墨发问。 “不然呢?”陈佳青不怯。 即墨嘴角的笑没了,唇抿着,犹豫了会儿才道:“那算我输吧。你不愿嫁我,我不逼你。” 还是那好听的声音,却听得陈佳青一阵郁闷。 “你怎么能这样,上来打擂,又不与我打。” “你不愿嫁我,我与你有什么好打的?” 陈佳青吃了瘪,一阵气结。“你不打赢我,我怎么同意嫁你?” 即墨歪头沉思,又道:“我赢了你,你就同意嫁我?”抿着唇角,收了笑容。陈佳青看到即墨微微蹙起的眉头,却始终瞧不到那双眼睛。子言顿了许久,又道:“那还是算我输吧,你若愿嫁我,我就更不应该跟你打了。” 清润的嗓音,夹杂着认真的态度。 陈佳青觉得即墨的眸子是看着自己的,只是她瞧不见即墨的眸子。那双蒙着雾气泛着淡淡银灰的眸子。 离即墨近了,即墨手中纸伞挡着阳光,阴影下一片阴凉,不冷不热。陈佳青许久不应,即墨也未见开口,台下却是闹哄哄的。 抿着唇线,除了被微风吹起翻飞的青丝,翻动在空中的银白发带和漾开的衣摆,即墨未再动过,就如一顿刻雕,是不会动的。陈佳青看的愣神,伸手摘下了即墨眼部绑着的银带,引起台下一片轰动。 那眸子还是蒙着一层若有似无的银灰色,确实如她感受的一样,是望着自己的。那眸子里有自己的倒影,如混着一层水波,她一动就会漾开。 丝带在手中触感柔滑,鼻尖一股翠竹的清香,淡淡的,如雨后初放的清芬。 “告诉我,你的原由。” “我第一眼瞧见你,便觉得,你该是我的。” 眸中动情,夹杂着一抹笑意,那抹温柔温润如水,如水中漾开的涟漪,慌人心弦。 那把纸伞遮着空中耀眼的阳光,世界仿佛安静了,静得只剩风声浮动。陈佳青手中那如发带的银绸脱手,顺风飘舞在空中。 这似玩笑,又不是玩笑。即墨眸子里的柔情都不像是玩笑。 “你寻一个良人,我寻一个称心,如此,你我二人不是很好么?”即墨撑伞而立,目光不在局限于陈佳青身上,放目远眺,眸中淡灰,远看如墨中带银,叫人奇异。“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可信?或许一见钟情并不存在,但我却是对你上心的。或许,因为那夙缘渡也未可知。” “你若不抗拒,那两日后便嫁了我吧。” 陈佳青不驳,此事落定。 谁也没想到,这事会过的这么轻易。谁也没想过,即墨大公子娶亲会娶得这么随意。 正值秋末,花城即墨城满城飞花,花瓣纷扬,花开满枝。那一日百花开遍,那一日满城落花。那一日,即墨世家大公子娶亲。 虽是短短两天,那排场也足够排场,即墨世家娶亲,必然要排场。那一日宾宴全城,四方名人志士汇聚;那一夜万家灯火,花会争艳直至黎明。 即墨城花会三天,无条件供人观赏。人流攒攒,接踵摩肩。 陈佳青嫁做人妻,除了繁琐复杂的成亲礼节,她从来不觉得嫁入一个豪门世家是这样容易的事情。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媒妁之言,没有儿女姻亲,甚至,没有任何感情。她这少夫人的位子坐的这么容易,她本不想掺入世家,却做了即墨家的少夫人。她不懂,当时没有反驳的原因是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她不讨厌即墨。 司徒惑,你怎么可以这样。即墨子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好了所有的一切,独留她一个人! 陈佳青来不及抱着子言悲痛欲绝,来不及守着子言肝肠寸断,甚至没时间抱怨太多。 门口跪着一人,银盔亮甲,是个将军的样子。身后跟着跪着不少穿着铠甲衣的士兵。那银盔的将军双手捧着包裹举过头顶,声音洪亮而深沉,即便身在屋内的陈佳青,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有令,虎符玉玺请陈佳青公子接手,恭请新王登位以平天下。” 虎符,玉玺,新王,登位。 陈佳青听着,听得很清楚。可她不想清楚,比起子言,她根本不想要这些,一点也不想。 “请殿下接受玉玺,早日登位。” 震天的响声,沙哑暗沉的嗓音,足见这群热血士兵的豪迈粗犷。 陈佳青不理,满眼都是子言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她看不下去,将被子往那尸身上一覆,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她爱的,都没了。爱她的,也没了。 突然间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她仿佛什么都不剩,只剩了她自己一个了。 那,她活着做什么呢,何不如死了来的痛快呢。 可子言不许,子言不许她死。 仇恨不许,仇恨不许她自我灭亡。 陈佳青眼带泪渍,瞧着子言苍白无光的脸,那脸不是司徒惑的,那是子言的脸,不太美丽不太出众的容貌。 “你说三年后,给我看你真正的样子。三年到了,你却不曾告诉我。到现在,你还是没有叫我看见,纵然我已知晓,可你算没算过,我已五年不曾见过真正的,司徒惑的样子了。” “我不晓得我爱的是司徒惑还是你,哪怕你们是同一个人,你们的样子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我一直觉得你和司徒惑是两个人,你起来告诉我,你起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样子……我求求你……睁开眼告诉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三次,你让我背负你死亡的消息三次。我惶然失措,我怕了,子言我怕了。我从没告诉过你我怕什么,那么你听好好么。我原先怕死,可我现在想死了,可你不许。我不怕老鼠不怕蟑螂,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你说过只有强者才能傲视天下的,死都无所惧,我还怕什么。可是我还是怕了,怕失去,怕心痛,怕你死。我好怕……” “都说事不过三,所以这第三次,你死在了我面前,再也没有四了对么。那么你醒醒,我随便你死多少次,只要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 陈佳青晃着那已死去的尸体,没有了冷厉的样子,满眼泪水,眼底几乎绝望的叫人看不出生机了。 原来她还是有脆弱的一面,原来她,也会像所有的女子一样,为了一个人,很傻很天真。子言死了,她知道的,可是她强制自己不去相信,只当这是玩笑。就像第一次,清涧告诉她司徒惑殁了,后来,司徒惑化作子言陪在了她身边,没死。就像第二次,她确认了司徒惑是假的,知道了子言是真,却接到噩耗,说子言殉国,她赶来却又见到了他,他没死。那么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个玩笑,他一定会醒的对不对?他明明说了喜欢她的,她也告诉他自己那么喜欢他的,那他怎么会死呢。所以,子言会活的对不对? 就算她天真,那,可不可以容许她天真一次?容她自私一次? 邬桑自私一次,没有代价,因为他是个仙。 子言自私一次,有代价,那是生命。 那她可不可以也自私一次?代价是什么都可以。 “子言,你食言了,你说你定说到做到,那么就赶紧醒来,兑现自己的承诺……” 陈佳青止住了眼泪,鼻间不时还有些抽泣声。 “他……不会回来了……”声音低低的,不悲不喜,淡淡的干涩之声还夹杂着些许忧伤的意味。 陈佳青转过脸望了一眼,那是邬桑,一声银灰色袍子的邬桑。 那银灰色就仿佛上面撒了层荧粉,闪闪亮亮的,邬桑这个人就显得更加的似仙而非人。陈佳青想起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雪地的树丛后面,那时候的他一声黄衣,可爱的很。只是,似乎再没见他穿过黄色的衣裳。映像里似乎都是白色,偶有些带花带色的也很少。她本就见邬桑见的极少,虽然不曾留意过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只是这般泛着银色荧光的银灰袍子却是不曾见过的。 邬桑手上的银箫也是银灰一片,很是黯淡,就仿佛沾上了一层灰,将那银白色的金属光泽都挡住了。 邬桑一头长发似乎也退成了灰色,就像邬桑整个人,本就该是灰色的。只是陈佳青的角度不好,瞧不太出来。 “司徒惑,不会回来了。” 邬桑嗓子似乎好了些,没那么干涩。清润的嗓音,却也无了忧伤的成分。 陈佳青垂了眼,很久才道:“其实……我知道的,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 邬桑又道:“我替你守着他,你去将外面的人打发了罢,我有事同你说,不管你愿不愿听,至少也要听我说完。你若不愿,我便让你将他忘记。” 邬桑说忘记,不过一挥手的事情。不该让陈佳青记得的,陈佳青脑子里从来没有过记忆。就想那个梦,他说的那么多话,陈佳青都不记得。 比如那句:爱情于我于他,都是件奢侈的东西,用尽力气,却不能不爱。 比如,她从不记得邬桑爱她。 陈佳青起身,挥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用尽了力气,几乎要将脸都擦破了皮。 拉开门,陈佳青望着外面跪着的众人,面无表情。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6章: 嫁了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