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5章: 理由

陈佳青丢了撑船的竹竿,让那船自己顺着水漂,走到即墨边上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即墨也坐在了船板上,矮了陈佳青一截。只是陈佳青坐的随意,而即墨坐的优雅。 “我不带随从,因为不并不是个瞎子。准确的说,我只是看不清,而非看不见。”即墨扯下了绑在眼前的丝带,睁开了逼着的眼。 那眼里的眸子微微的泛着灰色,不似正常人那般的漆黑或者浅棕。 只是那眸子很好看,就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若有似无,不细看,那就是与常人无异的眸子,细看,片能看到那浅浅的迷蒙之色。 那眼望着陈佳青,陈佳青内心却是一阵触动。 “原来,你是长得这个样子的。”即墨淡淡开口。 陈佳青也是微愣,摘掉丝带的即墨,配上了灰淡的眸子,却是一张绝色倾城的脸。“我,是不是见过你?”陈佳青张着口,动着唇,却说不出声音。 “此次初见,望有再会。”即墨也不在看陈佳青,撇开眼无神的不知望到哪里去了,俨然一副瞎子的姿态。 “望有再会。”陈佳青点头。 二人沉默。 陈佳青心里叨念这即墨的名字。却又嚼不出什么滋味来。“即墨,你可曾即墨。你一个人的世界,可曾寂寞?” 即墨将丝带绑了回去,长长的丝带与青丝发带缠绕在了一起,也是一根发带的样子。 陈佳青以为即墨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哑然不再多言了。 “瞎子的世界,确实只有自己一个人和一片黑暗。或许寂寞,但我不曾觉得寂寞。即墨只是我的名。”即墨道。 陈佳青不言。她不曾把话讲的太露骨,太伤人。可这即墨自己总是讲话讲的明明白白,毫不遮拦。真是个……不在乎自身弱点的人呢。 “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何要在此摆渡?” 即墨蒙上了眼,陈佳青就瞧不见那蒙了雾气的眸子。却也不知,那眸子是否还看的见她。 “你可知这渡口叫什么名字?” “夙缘。” 陈佳青点头道:“不错,这渡口叫夙缘,你可知这渡口也叫姻缘渡?” 即墨顿了顿,再道:“姑娘在此是为寻一方良人?” “正是。”陈佳青道:“或许也只是一个消遣,三年,我未曾遇见我喜欢的人。我想,我没有再摆渡的必要了。摆渡红尘,能牵谁的手。” 即墨似是深思,不再开口。对着陈佳青的直白洒脱却也没有评价。 陈佳青偶尔会望望即墨的反应,可即墨就像一个雕塑,不动不响,不作反应。 船顺着水行的并不快,陈佳青也没有要跳船试上一试的冲动。即墨视力不行,她还指望一个半瞎子可以圆了自己的心愿么? 这是个理由,但更或许,她不想这么一个出尘的人儿落到水里,狼狈了一身衣裳。 舒了口气,陈佳青起身向船尾走去。这船,让它自己漂,还真不知道要漂到什么时候了。她做的第一桩生意,权当挣点盘缠吧。 就这样僵着,也着实无聊,不如找点事做来的舒服。 他们只是初见,有这么些话也着实难得了。 船靠岸的时候,天已泛黑。即墨还是撑着那把油纸伞,给了陈佳青一张银票,便上岸走了。一个人走在路上,却也与常人没什么差别。 陈佳青望着那身影,脑子里突然冒了个念头。那即墨皮肤那样白皙,是不是撑伞护出来的。又骂了自己一句:尽想些有的没的。 也不管即墨给的银票是多大面值,扔了船篙准备走人了。 若能重见,再谢过好了。 希望如那一句话,望能重见。希望不如那一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 小岸:这个陈佳青只是前世的陈佳青,并不是上文中的那个陈佳青宫主哦~梅霞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改名叫陈佳青的,这原因,真是因为她前世叫陈佳青喽~ 这是陈佳青和即墨前世的故事,自然也就是司徒惑(司徒子言)和安梅霞前世的故事了~ 这算个番外,也算交代一些原因吧。可能会有读者疑惑男女主的感情是怎么来的,因为写的不是很好,这里就算是一个交代啦~ 所以呢,各位切莫把前文的陈佳青子言和这里的陈佳青即墨搞混喽~ 这里是前世,写的是前世的纠葛哦~ 一个月,眨眼间,还是很快的。 耳濡目染,陈佳青也知道了不少事迹。统统是关于即墨的。 比如即墨公子耳目聪慧,比如即墨世家如何富丽堂皇,比如那人中龙凤的即墨公子为何眼瞎…… 且就第三个好好拿出来说道说道吧。 那即墨自打出生便有眼疾,并非完全看不见,只是视力上有障碍,看不清。大了以后,便习惯用布条蒙着自己的双眼出门,耳力极好,五感更甚,记忆力最是惊人,多数情况下自然用不到一双眼睛。 陈佳青对这些不感兴趣,只要是有名头有势力的人,她都不感兴趣。 出了夙缘渡,孤身行走江湖,也走不出些什么门道。干脆到了个大城,买了一处地方,请人搭了个擂台,再花钱请了个文人墨客写了条横幅拉在擂台上头。 鲜艳的横幅,上面八个笔墨大字:比武招亲,文武皆可。 陈佳青去置了件衣裳,请老姑娘化了个淡妆,一派闲淡的坐在擂台上头。 还请了专人维护现场秩序,她自己丝毫不操心。 这一切要花费的银两,全是即墨留的那张银票,美名其曰:摆渡费。 不凭背后势力,单凭眼前美貌,还是有不少人上擂的。 无外乎清雅秀气的被莽夫打下去,莽夫又被人舞文弄墨的比了下去。陈佳青看着,竟无趣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台上还在打,笔墨费了不少,毛笔也废了不少,地上七七八八还散落着各种兵器。台上的两个人,一手挑着毛笔,一手提着兵器,脸上画上了墨水,身上黑斑一块块的,好不滑稽。 想是从文斗到武,斗了许久了。 陈佳青撑着头,望向那无趣的两人,绣花拳棉花腿,哪有点打架的样子? “你们俩这般有默契,过来应什么擂,招什么亲,不如凑做一对,岂不省事?”扫了那二人一眼,对着自己花钱雇来的人道:“轰下去,将现场清理干净。我累了,明天继续。” 其实不是觉得累,只是觉得今天来的人,好生无趣。看看明天如何再说。 第二日,没有上眼的。第三日,没有满意的。第四日,也没有让陈佳青提的起兴趣的。 一直到了第十日,才来了个让陈佳青颇有点感觉的人,只是这人,却让陈佳青一阵无奈。 一身白衣站在场上的那人,无剑无刀无兵器,无笔无墨无表现,却结结实实没有一个人敢上擂。丝带蒙着眼,就撑着一把纸伞站在那,气场就强的所有人不敢应擂? 陈佳青扶额一阵头疼。这即墨老兄,到底让不让她寻得良人了? “即墨兄。”陈佳青上前,拱手一笑道。 即墨嘴角浅笑,张口道:“又见了?” 陈佳青客气道:“几日未见,过的可好?”将话反问了回去。 陈佳青知道即墨只是看不清,不是瞧不见,态度自然是客客气气的。 “还好。”将脸撇开,陈佳青这才看见即墨脸上一道伤口,像是剑气划出来的。伸手欲摸,到半路的手硬生生的给拔了回来,咬了自己一口。 即墨似是打量了周围一番,转回来看到陈佳青的动作时,轻笑出声。后才道:“你用我给你的钱,办了擂台,比武招亲?” “是,改天把钱还你。”陈佳青吸了口气,刚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舌头还隐隐作痛。“即墨兄还有事儿嘛?没事可以下去了喔。” 即墨偏着头往后看了看,抬头又看了看横幅:“比武招亲?” “是。”陈佳青应。 “文武皆可?” “是。”陈佳青再应。 “都可以参加?” 陈佳青顿了顿,似乎猜到了即墨的来意。 “嗯?” “啊?是,都可以参加。”陈佳青顿时傻眼了。 “喔……即墨世家大公子即墨,打擂。”即墨声音依旧清润,不高不低,却可以让全场听得见。 场下哗然,一片惊讶之声。 纵然认出了即墨的人也不免的惊愕。即墨世家大公子即墨,是唯一一个以姓作名的公子,也是最奇异出众的一个,未有婚约,却在这里扬言要参加她人的比武招亲。 最过惊诧的莫过于陈佳青,虽然陈佳青猜到了即墨的用意,却还是被震惊到了。她不想与即墨有太多交集,更无论说即墨来打擂。 世人皆知,大世家的富贵生活是好的。可她陈佳青不想,不想与这种世家公子有任何交集。否则,也不会沦落到到处流浪,只为寻一个平凡良人的地步。 “先不要忙着拒绝我,我会告诉你,我的原由。” 陈佳青的话统统押回了肚子里,也不晓得要怎么开口了。 即墨转身,对着台下骚动的众人道:“可有人要与我一争?”撑着油纸伞,一副温柔如水的样子,却没人瞧得见那双眼睛。 许多人都知道,即墨世家的人,从来不是温柔如水的人。只有那即墨大公子,带人客气有礼,宛如一汪清水。 无人相争,反而出了起哄的人。 有人叫叫嚷嚷的让陈佳青答应,有人轰轰烈烈拉起了为即墨打气的阵仗。 即墨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笑,纵是众人看不见眼,却能从那微翘的嘴角望见即墨公子的好心情。哄叫的便更起劲。 即墨偏头向后问陈佳青:“这,算不算我赢了?”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5章: 理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