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4章: 幻黎国的王

陈佳青止住了眼泪,鼻间不时还有些抽泣声。 “他……不会回来了……”声音低低的,不悲不喜,淡淡的干涩之声还夹杂着些许忧伤的意味。 陈佳青转过脸望了一眼,那是邬桑,一声银灰色袍子的邬桑。 那银灰色就仿佛上面撒了层荧粉,闪闪亮亮的,邬桑这个人就显得更加的似仙而非人。陈佳青想起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雪地的树丛后面,那时候的他一声黄衣,可爱的很。只是,似乎再没见他穿过黄色的衣裳。映像里似乎都是白色,偶有些带花带色的也很少。她本就见邬桑见的极少,虽然不曾留意过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只是这般泛着银色荧光的银灰袍子却是不曾见过的。 邬桑手上的银箫也是银灰一片,很是黯淡,就仿佛沾上了一层灰,将那银白色的金属光泽都挡住了。 邬桑一头长发似乎也退成了灰色,就像邬桑整个人,本就该是灰色的。只是陈佳青的角度不好,瞧不太出来。 “司徒惑,不会回来了。” 邬桑嗓子似乎好了些,没那么干涩。清润的嗓音,却也无了忧伤的成分。 陈佳青垂了眼,很久才道:“其实……我知道的,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 邬桑又道:“我替你守着他,你去将外面的人打发了罢,我有事同你说,不管你愿不愿听,至少也要听我说完。你若不愿,我便让你将他忘记。” 邬桑说忘记,不过一挥手的事情。不该让陈佳青记得的,陈佳青脑子里从来没有过记忆。就想那个梦,他说的那么多话,陈佳青都不记得。 比如那句:爱情于我于他,都是件奢侈的东西,用尽力气,却不能不爱。 比如,她从不记得邬桑爱她。 陈佳青起身,挥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用尽了力气,几乎要将脸都擦破了皮。 拉开门,陈佳青望着外面跪着的众人,面无表情。 “你们带着这些东西,去找你们原来的王吧。”陈佳青因为刚哭过,声音不自然。加之又要哽住嗓子装出男声,声音就干涩难听了些。 那将军抬头望着陈佳青,手上的东西捧至胸前。“殿下薨了,托莫将将这些东西交予公子,说,这是公子要的,天下。” 她要的,天下。 是啊,她要的。正是她要的,子言才送了命。 “殿下死前曾嘱托下属,尽心辅佐公子,不可一心侍二主,不可不忠。莫将可否再去床前为殿下叩首,辞别殿下?还望公子应允。” 陈佳青先前是没有明白的,只是这将军的话越说越明白,陈佳青也渐渐懂了。“你口里的殿下,原是子言么。” “正是司徒子言殿下。”那将军道。 陈佳青不语。 她记得大国志里写的幻黎国现任的殿下是十九岁登位,距今七年,算下来也应二十六岁。而司徒子言(姑且这么叫吧)也正好二十六岁。 原来,他竟是幻黎国的王,难怪,他这天下给的这么容易。 “你将东西交给随我一同而来的人,便带着你的人退了吧,边关不稳,良将方逝,军心尤为重要。况且,他不想见任何人,你们回吧。” 不是陈佳青不通人情,只是她想护他一次,不想叫这些敬爱他的下属,看见他狼狈苍白的样子。 陈佳青打断了欲再开口的人:“当真敬我,就莫再说了,回吧。” 转身关上了门。陈佳青听见门外战凯的声响,许是那些人起身走动带出来的。 走回床边,替子言掖了掖被角,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好像在对待睡着了的人而已。 “你想说什么,且说罢。” “你可记得,上一辈子的事?” 陈佳青动作停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自然是不应该相信这前世后世的说法的。可是邬桑在这,她不得不想一想。 她不记得,一点记忆都没有。试问,谁能记得上一世的事情呢。 陈佳青道:“你不要说,我与你上辈子爱的死去活来。那下辈子再寻我早点与我说罢。” 邬桑讷了讷,没有回答陈佳青的问题,又问:“你可想知道前一世的事情?” “若如我说的这般,那你还是不要说了吧。” 邬桑默然。 寂静了会儿,邬桑又道:“你跟我去个梦吧,或许我不该告诉你,但或许我更应该告诉你。你且随我走吧。” 邬桑答应了司徒惑永不让陈佳青知晓,可现实不允许。他如果不让陈佳青知道,这便只能是个悲剧了。或许陈佳青知道后也会是个悲剧,但至少他不觉得遗憾。 望着爱的人与人恩爱,或许很苦。但至少望着爱的人幸福,好过瞧着你爱的人孤苦一生,伤心欲绝。 不是有说,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她开心,你会更开心,她痛苦,你会更痛苦么。 他时间不够了,反正是个死,那也应该死的毫无遗憾,死的幸福。 拼尽全力,为她幸福。压上性命,换你相守。 我替你死,我替他死,所以,请你们必须替我幸福。 永庆河有一处渡口,名叫夙缘。 这夙缘渡的名字,听起来颇为有文学气质,却不大像个渡口的名字。其实这名字,也是有来历的。 据说多年前有个书生,路经此地偶遇一乘船渡河的姑娘,那姑娘回眸一笑,书生一见倾心。觉得这是缘分已至,觉得自己应该去追那个小姐,便勇敢的寻去了。最终抱得了美人归,再路经这里的时候,提笔在渡口边的一处大石上写了夙缘二字。 他遇上那小姐是早晨,这又是一种缘分,他觉得夙缘二字再好不过了。 夙缘渡口的名字,便是这么来的。 正因为有了这一番典故,每月十五少不得要有些少男少女过来玩一玩一见倾心。只是这日子最后只定了一天,定在了每年七夕。 七夕那天清晨,夙缘渡口必定是挤满了人的。只是近几年,每年来的男人越发的多,女人却越发的少了。 原因,听说是那渡口来了个美貌的摆渡的女子。每到七夕这天,渡口出奇的就只剩下了她一艘渡船,她每年都会说一句:“我寻一个意中人。” 想要上船的男子并不少,只是她一年只渡一人,那人,必须要她看的顺眼。 奇就奇在,每一个上船的人,都不曾成功赢取这美貌姑娘的芳心。每至船行至水深处时,这女子都会跳入河中。上船的男子去救,但水性再好的男子却也救不回人,反倒落得个二人被众人救的下场。 只是二人被救上来以后,这女子便不会再看那男人一眼半分。 人们越是觉得稀奇,这男人来的就越是前仆后继,女人觉得无趣,便也不常来了。 又是一年七夕,已至晌午,却未曾见到那个可以渡船的人。 那女子懒洋洋的坐在船上的躺椅上晒太阳,一袭白纱裙,倒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有哪个大家闺秀,会跑来撑船呢? 岸上群集的人无外乎分上三类,一类是慕名而至来看看情况的,一类是纯属无聊过来打打酱油的,还有一类是来瞅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对对眼儿的。 其实还有第四类,就是毫不知情纯粹渡河的。只是这第四类还未曾出现过。 按理说这到了上午了,慕名而至的情况也看过了,那摆渡的虽不是仙容,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来寻个对象的也找的七七八八,对了对眼也都了然于心准备上门提亲了。至于那打酱油的,自然是寻个舒服的地方躺着,继续打酱油,不然,连酱油都没得打,岂不是更加的无聊了么? 过了午饭的时间段,渡口上的人也少了不少。三五成群谈作一堆,那撑船摆渡的女子也没什么反应。 约莫到了下午快日落的时候了,岸上早就没了什么人,偶有经过的几个却也是路过而已。 “船家。可还摆渡?”清润如水的声音,不急不缓,也不知是对谁讲的。 那仅剩的摆渡人,也就是躺在船上的那个女子,抬眼望过去的时候,才明白那话的对象,没有特定的是对谁讲的。 讲话的是个男子,似乎还是个瞎子。 一把纸伞,伞面白底蓝花。岸上的那男子也是一身白衣,青丝华发,微垂着头。 说他似乎是个瞎子,也不是没有根据的。那男子一条银白色的丝带蒙着眼,头微垂着宛然一副瞎子的样子。 “有船家么?”那男子头微歪着,又发问道。 站在船上的女子只是睨眼望着,并不作答。 按理说,一个男子撑伞走在路上,应该让人觉得很反感才是。可这个不同,这个人反而让人觉得,他就是该这样的。他撑着伞站在那,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怪异,一点也不让人觉得他一个男子故作娇柔。 那男子想是见无人应答,转身准备走了。 那女子才朗声开口道:“有。” 岸上的男子错愕了一番,声音还是不大不小:“女子?” 那女子抱着胳膊,笑道:“要渡河?这里没有别的船家,要过河,就坐我的船,不然,你可以打道回府了。” 那男子一阵沉默,后才道:“那……劳烦姑娘将船且往岸边靠一靠。” 男子上了船,还是撑着伞,跟那女子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女子在船后划船,男子就站在船前,不发一言。 让女子疑惑的是那男子明明是个瞎子,为何可以行动自如,连一个随从都不带。 “我叫陈佳青,你呢?” 男子错愕,沉吟道:“即墨。” “你一个人出门,为何不带随从?” 那男子收了伞,将伞在船上敲了一敲,缓了缓才道:“你是说为何我一个瞎子,却不带随从引路么?” “唔,你怎么知道?”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4章: 幻黎国的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