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3章: 五年前

“我如果不说重伤,你还会来这里么?”子言道。不待陈佳青回话,子言拉起陈佳青的手,撩开了陈佳青右手的衣袖,指尖抚上陈佳青手臂上银黑色的印记问:“可痛过?” 陈佳青指着心口道:“连到这里,我听说你死了,死一般的痛。就如当初,我听到司徒惑死了的那种感觉。痛到极致,仿佛全身都在痛,却又说不出哪里痛的那种感觉。” 陈佳青的话说的很贴切,丝毫不显得矫情。这种感觉,子言是感同身受的。一旦痛起来,就仿佛要将人撕裂。就好像可以从指尖开始碎裂,直到将整个人碎成冰渣。 子言掀开自己左手的衣袖,一个与陈佳青手臂上一模一样的印记。陈佳青有些惊讶。 “我们,将这血誓解了吧。那样,就不会再有那种深入骨髓的痛了。”子言笑着。 陈佳青不明所以。 子言解释:“这样,我们都不用再痛了,多好啊。”声音轻松,神情正常。陈佳青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子言不得陈佳青同意,手指在那印记上划了一下,薄如纸削的口子汩汩的往外冒着血。子言将那血淋到陈佳青手臂上的印记上,一滴也未漏出来。 奇的是陈佳青手上的印记将血都吸了进去,那印记越来越红,然后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了。子言脸色越发苍白,用袖子包了伤口,倚在墙上,望着陈佳青:“难受么?” 陈佳青摇头,没有感觉。 瞧见了司徒惑右手手掌上两道伤口,似乎有些年月了。 “这伤,是为我挡剑的吧。”陈佳青感慨着。 一道,是在竹影山上,她不懂事的时候司徒惑替她挡的杀手的剑。一道,是挡着自己刺向凤闫飞飞的剑,被参差所伤。 “是啊,我身上就这两处伤,还都是为了你,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你看我这么拼命救你,所以你可不能轻生啊。” 陈佳青鄙夷了一眼。 其实子言身上并不是只有这两处伤口,可是处处受伤,却几乎都是为了梅霞,为了陈佳青。 “我当初是那般讨人厌的女子,为何你会喜欢我?”陈佳青一直很不解。邬桑说过的,她那时的性格惹得很多人都很讨厌。 子言淡淡摇头:“注定的吧。” 陈佳青想起邬桑那句:“注定了的事有什么办法呢。” 原来一切都是注定,真的注定么? “唔,不要想那么多了。过来让我抱抱,不然以后都不一定抱得到了。”子言伸手,作无赖相。 陈佳青扁扁嘴,还是过去让子言抱着。不满的说了一句:“等你好了,我天天让你抱好了。” “那,我还真是要快点好起来了。” 陈佳青不说话,此事无声胜有声。 默了不久,子言又道:“唔,我似乎还欠你个东西。” 陈佳青问:“什么东西?” 子言道:“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你说让我给你亲一口,那夜屋顶,你还骂我说话不算话。” 陈佳青一窘道:“不记得。” “唔,你记性还真是不好。” “谁像你这般似得,记得死清楚。” 子言无话,陈佳青也不言了。子言身上暖暖的,陈佳青窝的很舒服。 香炉里的香灭了,袅袅的烟不在弥漫。子言一阵头疼,摸了摸被中已然一片湿透。叹了口气,佯装欢乐道:“你还是亲亲我吧,不然我不甘心啊。” “不亲。” “你不亲我亲。” 来不及陈佳青反应,唇被子言封住,陈佳青也没得反应。 牙关被抵开,凉凉的东西入口,强迫陈佳青吞了下去。 陈佳青来不及想,子言也没给机会给她想。被逼迫将那东西吞了下去以后,子言整个人就如失了力气一般的瘫软在陈佳青身上,抱着陈佳青久久不放。 “再也不会痛了,所以……再也不要想起我。”子言嗓子有些哽咽。“三世已过,没了血誓,我知道你爱我……那便够了……我们……再也不见了……”子言声音越来越轻,轻到再无声音。一滴泪滑落,融进了陈佳青的长发里。 陈佳青肩头一沉,泪如水涌,失了动作。 陈佳青闭了眼,泪水顺着下颚流进了子言的肩胛,染透了子言单薄的一件亵衣。 大悲转大喜,大喜入大悲。 一天之间,这叫她如何接受。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让我知道了一切后,证明了一切后,以为我得到了一切后,狠心的留我一个人。 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子言……”陈佳青抱着子言,哭了出来。没人安慰,没人陪伴。 她对着的,是她爱着的人的尸体,是她爱了五年的人的尸体。 错过了两年,因误会又错过了三年。一切大白,人却故去。为何要这般折磨她! 隐约有滴答的滴水声,腿间湿漉一片,陈佳青迷蒙着眼望过去时,地上一滩的血。顺着床单,血迹一直蔓延到锦被里,浸湿了她的衣裳。 颤抖着手掀开被子,湿濡一大片艳红色,比她的衣裳还要红。腹部的伤口,血似乎已经流光了。胸口再没有起伏,再没有呼吸。 子言强颜欢笑,强装无事,再次骗了她。 她鼻子不灵,闻不到浓重的血腥味。他一派乐观,转移她的注意力,为的,就是不被她看见,不让她看见这满地的鲜血。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所以做了这一切让她忘了他。那么刚才他喂自己吃下去的东西呢。 司徒惑,你怎么可以这样。即墨子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好了所有的一切,独留她一个人! 隐约有滴答的滴水声,腿间湿漉一片,陈佳青迷蒙着眼望过去时,地上一滩的血。顺着床单,血迹一直蔓延到锦被里,浸湿了她的衣裳。 颤抖着手掀开被子,湿濡一大片艳红色,比她的衣裳还要红。腹部的伤口,血似乎已经流光了。胸口再没有起伏,再没有呼吸。 子言强颜欢笑,强装无事,再次骗了她。 她鼻子不灵,闻不到浓重的血腥味。他一派乐观,转移她的注意力,为的,就是不被她看见,不让她看见这满地的鲜血。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所以做了这一切让她忘了他。那么刚才他喂自己吃下去的东西呢。 司徒惑,你怎么可以这样。即墨子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好了所有的一切,独留她一个人! 陈佳青来不及抱着子言悲痛欲绝,来不及守着子言肝肠寸断,甚至没时间抱怨太多。 门口跪着一人,银盔亮甲,是个将军的样子。身后跟着跪着不少穿着铠甲衣的士兵。那银盔的将军双手捧着包裹举过头顶,声音洪亮而深沉,即便身在屋内的陈佳青,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有令,虎符玉玺请陈佳青公子接手,恭请新王登位以平天下。” 虎符,玉玺,新王,登位。 陈佳青听着,听得很清楚。可她不想清楚,比起子言,她根本不想要这些,一点也不想。 “请殿下接受玉玺,早日登位。” 震天的响声,沙哑暗沉的嗓音,足见这群热血士兵的豪迈粗犷。 陈佳青不理,满眼都是子言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她看不下去,将被子往那尸身上一覆,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她爱的,都没了。爱她的,也没了。 突然间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她仿佛什么都不剩,只剩了她自己一个了。 那,她活着做什么呢,何不如死了来的痛快呢。 可子言不许,子言不许她死。 仇恨不许,仇恨不许她自我灭亡。 陈佳青眼带泪渍,瞧着子言苍白无光的脸,那脸不是司徒惑的,那是子言的脸,不太美丽不太出众的容貌。 “你说三年后,给我看你真正的样子。三年到了,你却不曾告诉我。到现在,你还是没有叫我看见,纵然我已知晓,可你算没算过,我已五年不曾见过真正的,司徒惑的样子了。” “我不晓得我爱的是司徒惑还是你,哪怕你们是同一个人,你们的样子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我一直觉得你和司徒惑是两个人,你起来告诉我,你起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样子……我求求你……睁开眼告诉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三次,你让我背负你死亡的消息三次。我惶然失措,我怕了,子言我怕了。我从没告诉过你我怕什么,那么你听好好么。我原先怕死,可我现在想死了,可你不许。我不怕老鼠不怕蟑螂,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你说过只有强者才能傲视天下的,死都无所惧,我还怕什么。可是我还是怕了,怕失去,怕心痛,怕你死。我好怕……” “都说事不过三,所以这第三次,你死在了我面前,再也没有四了对么。那么你醒醒,我随便你死多少次,只要你醒醒,你醒醒好不好……” 陈佳青晃着那已死去的尸体,没有了冷厉的样子,满眼泪水,眼底几乎绝望的叫人看不出生机了。 原来她还是有脆弱的一面,原来她,也会像所有的女子一样,为了一个人,很傻很天真。子言死了,她知道的,可是她强制自己不去相信,只当这是玩笑。就像第一次,清涧告诉她司徒惑殁了,后来,司徒惑化作子言陪在了她身边,没死。就像第二次,她确认了司徒惑是假的,知道了子言是真,却接到噩耗,说子言殉国,她赶来却又见到了他,他没死。那么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个玩笑,他一定会醒的对不对?他明明说了喜欢她的,她也告诉他自己那么喜欢他的,那他怎么会死呢。所以,子言会活的对不对? 就算她天真,那,可不可以容许她天真一次?容她自私一次? 邬桑自私一次,没有代价,因为他是个仙。 子言自私一次,有代价,那是生命。 那她可不可以也自私一次?代价是什么都可以。 “子言,你食言了,你说你定说到做到,那么就赶紧醒来,兑现自己的承诺……”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3章: 五年前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