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2章: 无力

清涧递了一条给陈佳青,陈佳青结果那白色的绸带,想起了子言。那发带本就是他的,还死皮赖脸的问自己要。作为子言的司徒惑,是抱着什么心态。扮演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抛弃了自己所有的所有,难道不痛么?难道,不累么? 陈佳青不想系上这白绸,她不想承认,子言死了。可是她不得不系上,因为如果不得话,她,就见不到子言。 系上了丧带,陈佳青听着清涧与那守城的士兵打交道,却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们二人此番前来是为了悼唁子言军师,不知可否?”清涧道。 “二位请随我来。” 陈佳青跟着走,一直不敢抬头。满街都是白幡,看的她眼睛痛。司徒惑在文坚那一次是不是也是这样,满街的白幡,满天的白纸,满城的哀伤之色。 走了很久,停下来面对的是一座偌大的府邸。那挂着白色绸花的牌匾上的三个字,清清楚楚的告诉陈佳青,这是将军府。 只听那带路的士兵道:“军师与将军是好友,军师家中无亲人,这奠礼便在将军府办得。二位进去上一柱香吧。” 陈佳青举步不前,望着将军府前陆陆续续进进出出的人流,一时却步了。 这人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子言的尸首现在躺在里面,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进去,就可以见得到他?陈佳青不知道,因为她不敢进去。她怕,怕看到子言无声无息的躺在她面前,怕看到子言死去的样子。 “宫主,走吧。”清涧带头,还是领着陈佳青进去了。 里面的人很多,满府挂着的都是白绸。陈佳青耳边响着的都是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的声音。还有悲切的啼哭声。 “军师……” 那悲戚的声音听得陈佳青脑中一阵阵的刺痛。 “二位找人还是悼唁?”一个家仆迎着二人,陈佳青还是不答话,他知道清涧会搞定。她现在,只能克制住自己不要冲到灵堂后面揪起司徒惑的尸体质问他为什么不等她。 他是司徒惑的时候不等她,他是即墨子言的时候依旧不等她。 “悼唁,劳烦于你家将军通传一声,我们有些事要与他商榷。” “二位还是上了香以后去见将军吧,将军重伤,闭门修养,不太方便出来见客。” 清涧点了点头,与陈佳青打了个招呼便去灵堂上香了。陈佳青知道清涧的用意,要带走子言的尸首,自然要好好的与那个将军谈谈。 子言,你等我,我带你回去。这一次,你必须等我。 站在灵堂外,肃穆清冷的气息包裹着陈佳青,越来越冷,比那次去冰棺冢还要冷,冷的她连呼吸都打颤。 陈佳青不自禁的往后挪了一步,她不知道是手不痛了,还是她感觉不到痛了,反正,她不痛了。 下人带着陈佳青和清涧前往后院的时候,陈佳青释然的叹了一口气。胸中压抑少了些,难受的感觉也轻了些。 敲了门,得了许可。清涧没有跟进去,因为陈佳青不让。 某些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由自己来才好。 房间不大,透光却很好。暖洋洋的太阳透过窗户射进来,也不觉得冷的慌。屋子里的香炉袅袅的往上飘着白烟,陈佳青闻不见味道,感觉应该是很好闻的。 头脑清明,里头想死有安神香的成分。 陈佳青右眼有缺陷,转身的时候才见到那一袭纯白亵衣半坐在床上的将军,只是一个侧脸,却叫陈佳青愣了神。 不是说那侧脸多么美,只是那侧脸,像极了子言。 陈佳青呼吸一滞。 床上的人闻声睁开眼转脸望了过来,见是陈佳青,苍白的唇勾了一抹笑,却显得那样的无力而憔悴。 陈佳青喜了,惊了,不知所措了。 眼中闪着泪光,陈佳青也不知该如何办了。大悲转大喜,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你……还是来了。”子言的声音虚弱的犹如他现在的样子。 泪在眼眶打转,陈佳青听见了子言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子言……子言!” 子言动了动干涩的唇道:“我在。” 明明是那样虚弱没有气力的声音,听着却叫陈佳青觉得分外的安心。 “子言!”陈佳青扑了过去,扑进子言怀里。 子言皱眉,唇角紧了紧,仍是不觉痛的紧紧拥着陈佳青:“还好,我还在。” “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不守约,我以为你说话不算话。”陈佳青哭着,没了一贯坚持的样子。 她从来不坚强,她从来不冷酷。她是个爱哭的女子,遇到伤心的事,她也会扑在某个人怀里哭得惊天动地。 子言紧紧的环着陈佳青,埋在陈佳青肩侧轻声道:“今日才满三年,三年未到,我怎么敢死。”沉重的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听到了你昏迷的消息,我却不能去看你,我走不掉。我担心你,我怕你毁约先行离去,心绪不宁便遭了暗算,本是大胜,却葬送了我的好友。我以为我见不到你了,可现在你来了,我还在,真好。我还能见到你,真好。” “好友?”陈佳青抽泣着,退出子言的怀抱,问道:“冥堂里的那位么?” 子言点头道:“是,他与我同字,子言。其实你也认识他的。” “我认识?” “你知道,祈国这次为何会败么?”子言伸手替陈佳青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柔柔的望着,仿佛一辈子能看的就这么多了。 陈佳青吸了吸鼻子,看着子言心有点揪疼,子言似乎伤的很重。 “不是说幻黎国多了个神勇将军和人才军师么?”陈佳青道。“那将军是你,那那军师是谁?” 子言叹了叹,顿了许久才道:“祈国丞相,谢谙雨。” 祈国丞相,谢谙雨。 谢谙雨,她一直记得的。那个一笑温如水的男子,她们相处的不算多,可是自己对他的映像一直都很好。五年前斗地主时他的智谋人品都还历历在目,五年前他当着天下面问她可不可以娶她。五年未见的故人,如今已经去了。 子言叹了叹,顿了许久才道:“祈国丞相,谢谙雨。” 祈国丞相,谢谙雨。 谢谙雨,她一直记得的。那个一笑温如水的男子,她们相处的不算多,可是自己对他的映像一直都很好。五年前斗地主时他的智谋人品都还历历在目,五年前他当着天下面问她可不可以娶她。五年未见的故人,如今已经去了。 那,喜欢着他的季昀呢。 谢谙雨为何又会选择了背叛夜云痕帮了子言,落了个功成骨枯。 “谙雨与我也算得上旧识,我与他同字,也算的上关系匪浅的好友。三年前我回到幻黎国,陆陆续续开始吞并周边的小国。大概一年前吧,谙雨寻到了我,说他离了祈国来帮我。不是他,或许我也赢不了这场战争。我听说季昀一年多前殁了,或许谙雨的抉择与此有关,可我始终没有查出季昀死去的原因。”子言不待陈佳青发问,自顾自解释着。 “夜云痕是季昀的哥哥,季昀本名不叫季昀,他也姓夜,单名一个昀字。不爱宫廷的争执,反倒喜欢与谢谙雨畅游天下,为了不染指了皇室,随了母姓季氏。” 陈佳青点头,这些她是知道的。 “夜云痕封了一切的消息,我查不出季昀的死因为何,谙雨也从不说。夜云痕并未按皇子礼仪殓了,只是一口红木棺材抬进了皇陵,我不好派人强闯皇陵……咳……”子言撇开头咳了咳,捂着的手握作了拳伸进了被子里。“我不好派人强闯皇陵,便一直不知道季昀身死的原因。” 陈佳青贴心的替子言抚着背顺气,神思却在思索。 季昀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死了。若说遇刺身亡,夜云痕定不会封了所有的消息,连个该有的葬礼都没有,谢谙雨也不会弃了祈国。这其间的原由,如今或许只有夜云痕一人知道了。 “我好不容易能享受一番,你却在出神,好叫我伤心。” 子言的话打断了陈佳青的思绪。陈佳青瞧着子言暗自伤心的样子,笑了一笑:“不敢不敢,我这就专心伺候你。” 子言笑了,胸膛起伏。一副累了半死的样子往后靠在墙上。“你要能一直这么对我,那该多好。”抓着陈佳青的手,无精打采的半睁着眼道:“小洢,你不要喜欢他,喜欢我好不好。虽然我这样很自私,可能不能让我自私这一次。” 陈佳青呆了,脸上没了表情。 子言眼神黯淡,苦笑着准备开口。却瞧见陈佳青伏了过来,抱着自己,像刚找回一件丢失了许久的东西。 陈佳青说:“子言,你还要瞒我多久,你还准备瞒我多久,司徒子言,司徒惑。”温热的气息喷在子言耳根处,陈佳青的声音轻柔,终于松了一口气。 子言的手僵着,僵了许久,才满足的回抱住陈佳青:“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我还知道,你喜欢我。”陈佳青蹭了蹭,有些撒娇的意思。 子言轻轻笑了笑,隐隐的抽气声他却不敢让陈佳青听见:“是,小洢,梅霞,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他喜欢了她三世,他爱了她三生。 “那么你呢,你喜欢我么?” 梅霞爬起来,很是认真的望着司徒惑:“司徒惑,司徒子言,即墨子言,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都说了,我那么爱他,所以,我很喜欢你,像爱你那么的喜欢你。” 子言将陈佳青拉入怀里,下巴蹭着陈佳青挑着红白相间的颜色的头发,轻声道:“是啊,我那么爱你,你那么爱他。” “子言,你不是重伤么,严不严重?”陈佳青这才想起子言身上的伤,起身问道。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2章: 无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