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0章: 绝情宫谁最大

他从来不曾觉得这样害怕过,从来不曾这样担心过。几千年来,他从来不曾觉得自己这样没用过。 “小洢,不要死,答应我,不要死。”司徒惑伏在陈佳青颈侧,嘴唇喃喃,那声音却不是司徒惑了。“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哪怕赔上千年修为,我也会救你的。为了子言,你要活下去。为了所有关心你的人,你也要活下去。” 他企图唤回陈佳青的意识,陈佳青却终是没有反应。 司徒惑找着什么,瞧见那滚远的银箫,几乎是狼狈的滚下了床,爬到了那箫边上。抓起箫,又颇为急切狼狈的冲到床边抱起陈佳青。 司徒惑抓着洞箫,目光似在犹豫什么,下定了决心,便不在乎那么多了。 他用尽了气力,将整个断情殿封了。灭了断情殿本就为数不多的火烛,漫天的银羽,照的断情殿光亮的犹如白昼。满室银光,照的二人脸色更显惨白。 生命的等同值就是生命,他一直比谁都清楚。他不老不死的活了几千年,兴许还可以不老不死的活上更久,可是这没意义,不老不死的活上上万年又怎样,终是些没意义的东西。 那满室的银羽幻化成了洁白的双翼,万千羽毛绕着陈佳青。满室华光聚集到二人身上,暗了,隐了,消失了。一室漆黑,再也不见半分翎羽。 火烛又亮,摇曳的人眼花。 陈佳青又有了呼吸,虽是很浅,却终究是活了过来。面色有些潮红,微微还是有些发烧。 司徒惑面色却惨白一片,手中的银箫失了光华,黯淡了。 挪着身子坐在了床边,替陈佳青理了理发髻,盖好被子,起身踉跄着走了。 断情殿依旧空荡,却没那么清冷。 陈佳青病愈,半个月也过去了。 没人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只是见着陈佳青病况好转,一日日的好了起来,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陈佳青醒的时候拿到了清涧带回来的信,字迹是清涧的。清涧说子言告诉他不会写字,托自己代劳。陈佳青将信将疑打开信纸,果然是清涧的字迹。 不多不少只有四个字:安好珍重 落款是子言,那不是清涧的字迹。陈佳青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是在哪见过。料想这落款,应该是子言自己写的。 问了清涧:“子言不是不会写字么?”清涧答的是:“他会写自己的名字。” 陈佳青干干的笑着,随后将那心放在书桌上了。那时才留意到,书桌上原本放着发带的位置上空了,便将信放了过去。 初冬的天,说冷也算不上太冷,陈佳青病愈以来第一次跨出断情殿。这是个好天气,天高日远,阳光不如夏日那样烈,不暖不热,照的人很舒服。 陈佳青背着琴,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人来拦他了,便信步走了出去。 确实没有人阻她,可是,为什么有那么人跟着她? 陈佳青无奈了。这群人跟,可不可以不让她知道?“你们不要跟着我了,我是去见你家少主,不是去干什么危险的事。” “少主让我们护着宫主,请宫主谅解。”那人持剑抱拳,微微垂首,一副恭敬的样子。 陈佳青点头,嘉奖了一句:“你这算忠于职守?” 冷汗。“……” “那我问你,绝情宫谁最大?” 那人答:“自然是宫主。” 陈佳青又问:“那你听谁的?” 那人道:“自然是少主。” 陈佳青郁结:“那你听不听我的?” “自然是要听的。” “那你怎生这样的罗嗦。” 只听那人道:“属下直属少主,先听了少主的。况且保护宫主,乃分内之事。” “好你个枫炔,你直属司徒惑,那我算什么?!” 此人,便是陈佳青口中的绝情宫二护法,枫炔护法。 “算宫主。”枫炔很诚实。 陈佳青将古琴一丢,砸在枫炔身上,不悦道:“抱着,去水镜魇曲流觞亭。” 陈佳青在前头走的并不是很急,反正时间够,她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别人等她,这个速度,应该正好是约定的时间。 “你备吃食酒水了么?”陈佳青闲闲道。 枫炔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与自己说话,愣了半晌。 陈佳青又问了一遍:“你备好酒水吃食了么?” 枫炔这才反应过来是在与自己说话,忙应答道:“已经派人送过去了。” 陈佳青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上船的时候,陈佳青就没让枫炔跟着了。枫炔死命的要跟着,陈佳青还是觉得武力是解决一切的最好方式,一个手刀将枫炔劈晕了。抱着琴上了船。 陈佳青站在船头,望着船下向后流动的湖水,一番深思。 去水镜不一定要坐船,但要去魇曲流觞亭,就一定要坐船。 江湖那波烽烟且过,那么有些事,是不是也应该弄个清楚了?陈佳青不知,她不愿猜,不敢猜。总觉得有些答案出来了,便会有人堕入无间地狱,她也好,别人也好。 船停靠在通往魇曲流觞亭的长廊外的一处宽阔处,远远瞧见司徒惑一身白衣立在亭子里,望湖思索。陈佳青抱琴下了船,对那船夫道:“一个时辰内不要再载人来这里,一个时辰过后,再来接我罢。” 一个时辰,够了啊。 船走了,陈佳青顺着阶梯走上了走廊。这里,风景很好。这亭子这桥,都是搭在河面上的,她与子言来过,是她腿刚复原学步的时候。 木制的长廊横桥,踏在木板上的发出的声音深沉,混着流水翻滚的声音。 亭子不大不小,一章石桌,四把圆石凳。六角的亭子周围砌有长椅,呈六边分布。亭角挂着白绸,底端用绳子固着,飘不起来,中间便被风吹的鼓起来。 “好久不见。”陈佳青客套的打着招呼,这一句话,似乎放在什么时候用都合适。 “嗯。”司徒惑点了头,轻轻应着。 陈佳青说:“闲来无事,约你出来玩一玩。唔,我让你带乐器来,你带了么?” 司徒惑手中握着洞箫,再嗯了一声。 陈佳青也不见怪,反而越加亲切熟络起来:“唔,带了就好。我最近学琴,琴技马马虎虎应该还过得去,不如你我二人琴箫合奏,岂不妙哉?”敲了敲自己放在桌上的包袱,陈佳青笑道:“先喝点小酒助助兴吧,可别浪费了枫炔准备的好酒好菜。”陈佳青说着,亲自斟酒奉了一杯上去。 司徒惑接过,仰头灌了下去。 陈佳青离得近了,才看到司徒惑鬓角的白色发丝,有那么几根,却不是很明显。 陈佳青错愕了一会,也没有问原因。望着司徒惑把酒喝了,自己也斟了一杯。 一曲作罢,司徒惑洞箫吹得很好,好的陈佳青这个语文不好的人不知如何形容。 孤清的掌声,那是陈佳青一个人的。“很棒。”说的却只有这么两个词。 司徒惑未见反应,陈佳青翻身一跳,跃入河中。初冬的河水,冻得直教人颤栗不停。陈佳青不会游泳,她也从来不学游泳。因为她坚信,淹死的,大多都是会游泳的。 多以她不学游泳,所以她不会水。 陈佳青没有挣扎,她知道自己不会沉到水里去,她知道自己不会死,他知道,亭子里的那个人不会让自己死。也就是冷了点,忍忍就过去了。 果然陈佳青没冷多久,身子一紧,便被人扯了起来。 司徒惑抱着陈佳青,借着基柱浮在水面上,颇为紧张的望着陈佳青。全身湿透,额前的几绺黑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对着陈佳青训道:“你做什么?又想生病么?” 陈佳青笑了笑,推开司徒惑,蹬着柱子翻身回到了亭子里。司徒惑很快也上来了,湿哒哒的衣裳不住地往下滴水,两摊水渍越漫越大。 陈佳青望着桌上暗灰色的洞箫,张口道:“你不是司徒惑。”若说原本她只是猜测,那么这一刻,她便笃定了。 司徒惑低着头,额前的长发往下滴着水,不开口。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这般笃定?”陈佳青拖着一身湿淋淋的衣裳,转身背对着司徒惑,望着那海天交接的地方,叹了一声。“你其实伪装的很好,连样子都没有半分破绽。可是你有几点疏漏了,我本是不确定的,可是我三年内仔细想过,我也查过,我也去问过。司徒惑音律好不错,可是司徒惑从来不吹箫,特别是洞箫,因为洞箫的音色让他觉得忧伤。他本就不是个快乐的人,所以他从不吹奏洞箫。” 这是五年前那一个月,梅霞问的,司徒惑自己回答的。陈佳青又道:“单一个洞箫,证明不了什么,我只当司徒惑来了兴趣,演奏洞箫也未尝不可。” “可是司徒惑是碰不得酒的。我问过他随从的枫炔,我问过一直替他配药的玉珏,司徒惑天生碰不得救,他的身子对酒这种东西敏感,沾酒必倒,而且会很长一段时间身子不适。可我见你喝过两次酒,什么事都没有。” “再者就是,司徒惑晕水你知不知道?师傅告诉我,凡是会动的水,司徒惑都会晕。司徒惑不会游泳,因为他从没有下过水。而你,你下了水,你还救了我。司徒惑冷静至极,也淡漠至极,这一点你学的很好。可你看我的眼神终究不是司徒惑。你太冷静了,冷静的太过了,太过了,就不像司徒惑了。你也太不冷静了,司徒惑,从来不会这样的。” “其实你演的很好,我不知道你的目的,倘若你知道并且很清楚司徒惑这些弱点,或者我不知道司徒惑这些弱点,我想,我这一辈都不会猜得出来,你不是司徒惑。”陈佳青声音哽咽,却一直听不到“司徒惑”答话。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40章: 绝情宫谁最大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