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9章: 医者仁心

陈佳青看着虚空的反应,突然萌生了一股子快意。 冷笑,鼻子中一声轻哼。“因为我狠心,因为我残忍,因为,我见不得她那般脏。” 虚空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到地上。 “败你所赐,败你们所赐,她本不想恨你的,你却逼着她恨了你。她原是喜欢你的,你却让她不敢再喜欢你。她原是那样的信任你,你却退她下悬崖,送她去死。反正你也知道我狠心残忍了,那我何不杀了她,替你除了这个人?” 虚空面如死灰,张口喃喃着,听不出再讲些什么。陈佳青只能偶尔捕捉到几句,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比如我不是故意的,比如我不是有意的……“那只是一个梦,我在梦里控制不了我自己,才会那般对她,我却不知,她也会做那个梦。我不知她喜欢我,我一直以为,她喜欢的是惑。我与惑是生死之交,东方笑逼我,凤闫飞飞逼我,我不能舍了惑,便只能助纣为虐,我不是有意害了木颜,我不是故意要害她们。该死的应该是我,你杀的应该是我,为何你要杀了她……”虚空失了魂的跪在了地上,仿佛突然没了支撑,整个人都蔫掉了。“我不杀你,我杀不起你,也杀不得你。”陈佳青还是淡淡的,对虚空的话没有任何感觉。这原由他早就知道了,她三年前便就知道了,这些东西,绝情宫清涧还是能查个很仔细的。这些,是虚空该受的。有些事情,终要付出代价的。最重的代价是生命,可是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最极致的东西,只有更极致的。比生命更惨痛的代价,或许,就是凌迟他的心。也算不上凌迟,或许,只是告诉他事实。这样算的上凌迟,那五年前的安梅霞呢,那叫什么?初遇闫飞飞,那是真正的木颜,可是为何木颜不认自己,她一直不知道。再后来,处心积虑呆在自己身边的便不是木颜了。对自己下狠手的都是另一个人。然后呢,文坚里轮番出现的有木颜,有另一个人,只是两人长成同样的样子,连梅霞也没辨认出来。后来,那假闫飞飞妄想直接代替木颜,便处心积虑置木颜于死地,暗中,还是靠东方笑的支持。东方笑逼迫虚空,以司徒惑,以安梅霞,甚至还有虚空在乎的所有人。逼迫虚空协助假闫飞飞杀了木颜斩草除根。那假闫飞飞不时就向虚空讨些狠辣的毒药,据说那木颜最后是死的很惨的,有多惨陈佳青不知道,因为她一怒之下叫那些信纸都撕碎了。后头写的什么,陈佳青就不知道了。陈佳青俯首望着虚空道:“你能不能告诉我,木颜的尸首在哪里?木颜的墓在哪里?”陈佳青不知道,查了三年未果。虚空抖了一抖,头也不曾抬起来过。“剁成了肉酱,扔给了厨房。”声音颤抖,也不知怎么了。陈佳青气的眼泪险些掉了出来,肉酱,凤闫飞飞你还真是狠透了!难怪她查不到,难怪以绝情宫的消息网都查不出,原来是被剁成了肉酱,连尸首都没有。凤闫飞飞,你让我怎么容得下你,你让我怎么放的了你! “虚空,医者仁心,你的仁心去哪了?你告诉我你的仁心去哪了?”陈佳青嗓子哑了,眼眶微红,却没让眼泪掉出来。 司徒惑手搭在陈佳青肩上,试图让陈佳青冷静些。 “虚空,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永远都不。你害了木颜,你害了白沂,既然你非自愿,那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我不杀你,我替白沂告诉你,从此白沂与你,恩断义绝。”陈佳青努力使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平静下来。“白沂没有欠过你什么,你却欠了白沂姐姐的一条命,你最好带着你的歉疚过一辈子,白神医!” 陈佳青绕过虚空,对着众人,冷眼横扫那个一直被她称作酱油的男子。 陈佳青目光悲切,眼寒如冰,声音嘶哑愈见忧伤层度颇深。 执剑而立,将双剑高举过头,陈佳青朗声道:“我陈佳青今日在此起誓,我与凤闫飞飞两相为敌,势不两立。在场众人与凤闫飞飞为伍,毁我绝情宫者,必灭满门。如违此誓,长眠忘川河中,永不为人。” 陈佳青起誓了,她是诚心起誓。有邬桑这样的存在,碧落黄泉忘川河定然也是有的。 司徒惑慌着阻止,却也来不及了。 那些豪言壮语,再不是一句话而已了。 一声雷鸣闪电,瓢泼大雨倾泄而下。冲走陈佳青脸上暗红犹如血色般的颜色。 清凉的雨水,打的众人脑中一派清明。 陈佳青更是清楚,她说绝无半分儿戏。 这个深秋,一直多雨。 这一战必不可免,陈佳青又杀了人,而且杀了很多人。 瓢泼的大雨淋着,陈佳青没有嗅觉,闻不到那浓重的血腥味。绛红色的衣裳被雨水淋了个湿透,也瞧不出上面沾了多少血迹。 陈佳青一人应对是很吃力的,再加上身上有病,运气都有些困难。但好在司徒惑护着,也没受多大的伤。 司徒惑脸上滑了个口子,从内眼角到耳根,鲜血被雨水冲走了,徒留下那骇人的口子。 陈佳青本不想扯上司徒惑,但司徒惑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陈佳青意识模糊,只是强撑着挥剑。透过雨幕,她瞧见了许多黑衣的人影,仔细看了才看清是枫炔他们。 “作为宫主,你不应当不支会我们就单独行动。” 陈佳青记得这话最后是冥离说的。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战了,清涧陪着,司徒惑陪着,玉珏也在。 陈佳青被司徒惑扶着,从怀中掏出那已湿透的银色发带交给了清涧。 “你赶往幻黎与祈国交战的战场,把这个交给幻黎国的一个叫即墨子言的人,告诉他,他若长眠,我便赴死。我等他回来,或者让他等我去找他。”雨水打得陈佳青睁不开眼睛,闭着眼,陈佳青看不到所有人,也看不到现场的情况。 耳边刀剑碰撞,肉体被刀剑撕裂的声音伴着雨落的声响,陈佳青听到格外清楚。 她没心情管了,她也懒得再仁慈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自找的,没什么对的错的。他们爱怎样是他们的事,冥离弈辰他们怎样报复也是他们的事。 陈佳青借用了司徒惑的话,只不过反了一反。子言若死,她定不活。她说过的,她早就说过的。 感觉自己手中的东西被人拿走了,陈佳青知那人是清涧,知清涧一定会把话带到。整个神经一送,便再也不省人事了。 陈佳青右眼伴着雨水不停往外流着血,脸上血红一片,看起来甚是骇人。脖颈红到耳根,身体热的烫人 陈佳青发烧了,而且烧的很厉害。 司徒惑抱着陈佳青也是杀红了眼,也不管对的错的,挡着他的就一剑灭之。玉珏随行,不多时便杀出一条血路,途经之地,尸体躺的多了,就再也没人敢上来了。 或许,他们如果知道这人是司徒惑,就不会有这场血战了。 司徒惑带着陈佳青离了这一场厮杀的时候,陈佳青早就没了知觉。说不好是走还是跑,不如说飞来的贴切一些。 他想用瞬移,但是不可以。他是现在是司徒惑。 玉珏跟着也算个狼狈,本事紧跟着司徒惑替他撑着伞的,最后,因跟不上司徒惑的步子,直接丢了纸伞抱着药箱狼狈的跟了上去。 三人被雨水一处不落的淋得湿淋淋的。从里到外,没有一处不是湿的。 陈佳青昏迷了三天一直不曾醒过,玉珏绞尽脑汁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毫无起色,陈佳青的烧没有一星半点要退下去的意思。无奈之下,只好将陈佳青的师傅鬼道子请上山来,那鬼道子却也没有办法。 不过一个雨夜,各大派伤亡惨重,几派惨遭灭门,一个活口都不剩。幸存的各派元气大伤,一时间在江湖上也没了什么庞大的声明。凡是参与了这次事件的帮派,没一个捞到了好下场。 陈佳青宫主重伤未愈,昏迷不醒。绝情宫怎会让他们好过。 绝情宫一向与世无争,不过平添了这么个盟主之位,演变成这样的结果。而这一次,所有人才真正明白,绝情宫隐居于山,不是实力不够强大,而是他们根本不屑于江湖之争。以绝情宫一夜之间重伤各大派的实力,一统江湖,绝不是没有可能。 都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绝情宫损失算不上惨重,宫主昏迷不醒也叫所有人没了搭理江湖之事的兴趣。而那各大派伤亡大半,也无还手之力,却被一个神秘人吞并了。 那神秘人全身上下黑布裹着,没有一处皮肤是露出来的。连声音都是假的。同意臣服的,签了契约,这事儿算和平结束,不同意的,一夜便让你从江湖消失。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绝情宫狠辣的另一种方式…… 奇迹的是一个月后,各大派便又复兴起来。甚至,比原先更加繁荣,这不由的又让人猜想那神秘人的身份了。 陈佳青昏了七天,却一直反反复复的在发烧,退了烧,烧了退,将玉珏和鬼道子急的不轻。 那场大雨过后,天日渐的冷了。似乎已入了冬,冻得人有些发抖。 已至深夜,整个绝情殿空空荡荡的,清冷的月光洒在房檐上,犹如冬天冰冷的白霜。司徒惑手中握着那银质的洞箫,望着月亮。 他到底要怎样,才能两全。 推门而入,袭来的是那股子深冷的气息。屋内火烛摇曳,却找不到一丝温暖的感觉。整个房间内毫无生气。司徒惑心中一慌,扑到床边,望着那已失了血色的脸孔,心如同坠到了谷底。 陈佳青的烧退了,身子渐渐冰了,气息却也没了。 司徒惑手中的洞箫滑到地上,碰出金属特有的撞击声,冷硬的叫人寒心。 也不管会不会惊扰了已故的灵魂,司徒惑扶起陈佳青,将陈佳青圈在怀里。他有些颤抖,他怕他救不会陈佳青,他怕他救不了他。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9章: 医者仁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