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8章: 血衣公子

“我想,他是爱你的。” “可惜,我不爱你了。”陈佳青闭上了眼,呼吸淡淡的。司徒惑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走着。林子里没有脚步声,只有风吹过竹叶的声音。 司徒惑将陈佳青背下了山。陈佳青远远瞧见那群人扎营的帐篷,人也多了起来,不时能听到人言人语。 “刚刚传来消息,女贞被血洗,险些灭门了。”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夜暴雨,尽早便来了消息。我们还是先去禀报各个掌门,再与你细说。” 陈佳青听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对话也尽入耳中。倒是有人比她快了一步,是嫁祸还是寻仇,估摸着前者的可能性大些。 待那二人走远了,陈佳青才从树后出来,身后跟着司徒惑。 极目望去,入目的人无不是佩刀带剑的。反观她和司徒惑,四手空空,什么也没有,这个准备颇显的有些不足。 方才说的那些话,自然已是过去式,二人都不会过于纠缠。相处泰然,没有过多的话语,自然也没有多少尴尬。 “什么人!” 陈佳青在出神,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恍神间被司徒惑拍了拍肩膀,陈佳青定下心来,抬头望着那人。 尚未开口,那人见了陈佳青的容貌表情就惊讶的像见了鬼似的。上下将陈佳青打量了一番,惊讶的不知如何开口。语无伦次,还是将话讲了出来:“陈佳青……盟主,你……你当真不是废人?你,你来这里要做什么?掌门们都在商议事情,我,我去帮你通传。” 陈佳青还没来的及答话,那人已经跑远了。对那人一副见着鬼的样子,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她长得很恐怖?还是她吓到他了? 陈佳青望了望司徒惑,只有一个笑容,没有陈佳青要的答案。 陈佳青以为会有个人来请自己进去,却不料,见到的竟然是一堆人群聚而出来见她。尽管是始料未及,陈佳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单从对方的人数气场上来说,陈佳青已输了一半。 陈佳青知道自己身后还有司徒惑陪着,可感觉上还是孤立无助,只有自己一个人。司徒惑,他会帮自己么?不会的吧。 你一个人的时候,没人会帮你。 他怎么会帮呢。他在江湖上有那么高的地位,声誉俨然超过人人敬仰的云痕公子,他怎么会当着众人的面来帮她呢。 “陈佳青宫主,此番前来,所为何事?”站在最前面的,看起来似乎是这群人里最有身份地位的人,胡须半白,身上一副刚正不阿的气息,同那天山的慕清掌门还真是有点像。只不过那慕清掌门可不是这种满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人,陈佳青是识得的。毕竟扔了两件好兵器给他,多少也是有些脸熟的。“重阳宫宫主,是也不是?”陈佳青想着,自己扔给重阳宫的两件上好的兵器,虽算不上多好,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却没见这人带在身上,定是不想叫别人知道。 那重阳宫主声音洪亮,底气十足道:“正是老夫。” “喔,我记得有消息说,近来到处分发兵器的血衣公子给了你两件极好的兵器,怎生不见你带出来?”陈佳青状似寻找的在那重阳宫主身上打量。 重阳宫主一时语塞,这事是他不曾与众人提起的。正是因为众人不知道他手中持有两件兵器,以为他公正不阿,他这身份,才在这江湖各路豪杰面前高了人一筹。陈佳青这么一说,他这脸,还真是没处搁了。 陈佳青瞧见了角落里观察着这里情况的虚空,那眼里的探究,陈佳青不想理会。 如果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自己就是那血衣公子,会怎样?如果说,告诉他们自己就是白沂又会怎样?或许会引起众怒而攻山,或许,会勾起某些人心里的愧疚之感。但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所以这二者,她都不能选。 血衣公子,那是江湖上三年来极富盛名的人啊。江湖上人人敬如上宾,却终究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样子。那血衣公子从来都是留下东西留下书信便走人,行踪飘忽。唯一见过的,便是那如血的衣角。江湖上奉称血衣公子。 这些还是陈佳青当初无聊时下雨天坐在茶楼里听那说书人说的,打那才知道,自己还能在江湖上有个不错的声明。虽说这血衣公子,听起来有些骇人。 只是,没人将一身绛红血衣的陈佳青与那血衣公子联系起来过,也没人发现,血衣和陈佳青,这音调是有些相像的。 “你是如何得知的?”那重阳宫主瞪眼望着陈佳青,极力保持镇定。“你竟派人调查我?!” 陈佳青挥了衣袖,负手而立,气场上分毫不弱于人。淡淡扫了众人一眼,陈佳青才开口道:“若我于你说,我识得那血衣公子呢?”陈佳青声音不大不小,有些嘶哑。 “血衣公子定然是与你有仇的。” 陈佳青笑笑,不置可否。 “难道,进攻百泉山绝情宫,就是那血衣公子给你们的命令?”陈佳青嗓子有些不适,觉得有些热,想是夜里淋雨受了凉。 那重阳宫主面露难色,其他人也不见答话。陈佳青瞥着眼望着,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晕的厉害。 陈佳青身子晃了晃,被身后的司徒惑扶了一把,才没有晃得太厉害。 “血衣公子自然是没有给我们这样的命令。”那叫重阳的老头趁机开了口,见着陈佳青这个样子,心中顿时没了压力。“只是,公子说必须要江湖第一,江湖第一,不必然是要先打败你这个武林盟主么?” 陈佳青眼神冷冷的扫过去:“你当真,是这么想的么?”努力撑着身子,保持清明,陈佳青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子这么重,这么难控制过。“若不是有人给你出主意,若不是有人鼓动你们,若不是切切实实的利益摆在你们面前,你们哪个人敢说,有胆子来这百泉山,有本事跟我陈佳青对持!” “即便有人鼓动又如何,你作为盟主,掀起武林血灾,血洗了女贞,我们武林各派联合起来反你也是迟早的事。”换了身浅蓝色的布衣,陈佳青离得远,加上视力不好,若不是这个声音,她还真认不出这个酱油。 “对,你这种败坏武林风气的人,根本不配做盟主。” “对,让位,让位,让位。” “让位,让位,让我。” …… 有一种人,永远只适合做别人身后的走狗,替人拉起效应。 陈佳青看着所有人,一片血红的那只眼里没有人影,望见的只有满眼的红色,她不知道那些看起来像血的东西,何时会化作血溢出去,让别人看见她这个弱点,让别人知道,他的视觉上的死穴。 眼一阵阵的痛,痛的陈佳青几乎要睁不开来。 “我能不能问问你,凤闫飞飞,与你什么关系?”陈佳青低头,额前散碎的头发挡着,陈佳青闭了眼,右眼眼角隐隐有血丝,融进了眼角上挑的血红眼线里,瞧不出来了。声音听着一派淡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那酱油脸色却是明显的变了一变,强撑着道:“没有关系。” 陈佳青勾唇邪魅的笑了笑:“没有……关系么?”话语说的很有深意。来不及众人思考,陈佳青又道:“那很好。你们所有人想必都不会承认的吧,这很好。那我今天也给你们一个答复,这盟主令,本宫主不让。不怕死的,就来试试好了。我本就是命不久矣的人,试问我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我曾说过,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你满门。那么现在你们给我听好了,谁若为一己私利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你所在门派满门。哪怕你们集合了天下人,敢伤我宫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 “你们不怕死的就尽管来好了,我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东西。我有的,便只有绝情宫这一个家,守不好我在乎的,那我还活什么。” 陈佳青手里捏着幻影山河扇,连骨节都在发抖。她怒了,是,她怒了。她为这群人道貌岸然的作风怒,她为一再忍让凤闫飞飞怒,她为因为她的一时忍让害的那些蛇奴和蛇而怒。 “我早就说过,没有本事,我不会在你们面前猖狂。我不让你们上山,不过是想你们死的晚些。我答应过一个人,要祸乱江湖,现如今我做不到了,杀了你们也是一样的。女贞是我干的,人是我杀的,你们有什么怒气尽管来好了。我陈佳青退缩一分,誓不为人!” 司徒惑惊讶的望着陈佳青,眼眶里的感情陈佳青看不见。 一片湿润的光,夹杂着些许心疼。他只是望着陈佳青,却从来不阻止。他不能阻止,也从来没资格阻止。 也不知从哪变出的两把剑,长短不一,伸手递给了陈佳青,淡淡道:“这一次,我定然守在你身后。你若赴死,我便为你长眠。”将剑放在陈佳青手上,扯了个笑容。 陈佳青握着剑,对司徒惑的话,她没有时间去想,没有精力去深思。纵然那是一句情话,也与她没有关系。不能与她有关系,所以,她只当与她没有关系。 陈佳青只有一只眼看得见那剑上繁华的花纹。参差剑,为何每一次独对众人,陪着自己的只剩它。 或许,也不全是,这一次,司徒惑在啊。 若是子言不是去了战场,一定也会在的吧。 “死,于我来说,算不得什么了。你若要为我搭上一条命,我便连你这个朋友都不要了,那,你就没资格为我长眠了,对么?”陈佳青说着,收了幻影,伸手抚过眼角,抹去了血迹。 司徒惑不再做声。 要说经历一场大战之前,总归会有那么些小插曲,这话当真一点儿也不错。 陈佳青与司徒惑方纠结完,面前便又多了一人。 那身月白的衫子,一贯清幽的态度却不复存在。虚空,他也换了件衣裳。 脸色惨白,虚空仿佛像经历了什么揪心的事,一脸颓废的望着陈佳青,声音都有些不自然。“你是否认得白沂?她现在怎么样了?还好么?这剑是她的么?” 陈佳青望着虚空,眼中没有什么情绪。看着虚空惨白的脸,陈佳青勾了勾嘴角,苍白的唇吐出了让虚空崩溃的句子。 陈佳青说:“她死了,我杀的。” 面容冷淡的仿佛与虚空素不相识,就好像说着事不关己的话,风轻云淡,无虑无思。 这话对虚空却是个晴天霹雳,他一直以为就算梅霞重伤,也应该被人救了,因为她没有找到过梅霞的尸体。他以为就算没有梅霞的消息,梅霞现在也应该过得很好的。 她一项是那么坚强乐观的女子,他以为她一定还活着的。 “你……杀了她,你为何要杀她?”虚空指着陈佳青,有些急火攻心的样子。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8章: 血衣公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