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7章: 朋友的情分

陈佳青凉凉的道:“我忘了说了,中了琉璃破风针的,最好不要太忤逆我的意思。” 众人的步子停下,震惊之余也不敢再往前走了。 琉璃破风针啊,那是琉璃破风针啊。 琉璃针,也是兵器榜上前十的了,算的上暗器,却从来不是暗器。没人知道琉璃针是怎么制得的,这琉璃针一入人体,便呆在里头再不出来,施针者一个不满,便可叫那中针人痛的死去活来。 琉璃针是所有兵器里唯一无尽的东西,只要有材料,通晓制法,便可以无限制的制造。 “琉璃……破风针?那不是文坚少主才会的东西,少主已死,你怎么会的?” “她定是唬我们的。” 陈佳青淡然一笑:“我是不是唬你们的,一试便知。”陈佳青完全不准备回答那关于司徒惑的问题。 琉璃破风针,是司徒惑教的,司徒惑教她的是武功,是施针的方法,并不是针。而这里的琉璃破风针,却是一件暗器。江湖上都以为司徒惑手中握着琉璃破风针的秘诀,其实不然。 司徒惑只是知晓施针的手法,却并未见他用过此针。这针的制法,出自绝情宫。材料,出自水镜。 “你好狠毒。”一道突兀的声音。 众人一阵轰动,陈佳青听见众人此起彼伏的叫:“白神医。” 虚空谈谈的应了声,转而向陈佳青道:“为什么你会用琉璃破风针,为什么又用来伤害这些人?” 陈佳青下颚微抬,高傲的望着虚空,眼神慵懒:“干你何事?有本事你就带他们走,我绝不阻拦。”陈佳青望着虚空的目光淡淡的,夹杂着慵懒之色。她恨他么?恨的。他真的恨他么?她不恨的。 她从来没有半分恨过虚空,纵然虚空害了木颜,纵然虚空对她见死不救。她却恨不起来他,就是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他当初那句:我害的你,我娶你。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甘愿娶她这个破败的女子。或许是因为他当初恍然失措的样子,至少他不是自愿,他也对自己心存愧疚。或许是因为,他是自己喜欢的第一个人啊。 可是,她怎么能不恨他,怎么能。他怎么对的起木颜,怎么对的起花荣。 “你作为一个盟主,怎么能这么狠心残忍的将他们体内都灌入琉璃破风针?”虚空一个个的为他们把着脉,一个都没漏。 可如今,他说她狠,她哪里狠了。 “这些人又何尝比我仁慈?你又何尝仁慈?”陈佳青话语淡然,不带感情。 虚空错愕,他不懂陈佳青后半句的意思。“琉璃破风针的解法。”虚空干干的说着,对陈佳青完全没有朋友的情分。 陈佳青轻笑,亏她还想找虚空帮辛璇,亏她还将虚空当做朋友,可虚空呢。 “你说我狠心。你对我又何尝不狠心?”陈佳青说着,目光锁着虚空:“琉璃破风针的解法我没有,有我也绝不会救他们。他们杀了人,难道不该偿命么?他们害了这么多蛇,难道不该付出代价么?他们这个样子,难道就不狠?他们杀这些蛇和人的时候,你又何尝说过他们狠心?这些蛇奴该死么,这些蛇该死么,他们怎么就不能仁慈点?” 虚空望着陈佳青身后的尸体,顿时一阵哑口无言。 “他们杀了我那么多人,我不认为我这么对他们残忍,相反,我觉得我很仁慈了。我没有杀了他们,我已经很仁慈了。我能不能恳请你们对这群蛇奴和他们爱的蛇仁慈点,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没有错!不过一个盟主之位而已,我不稀罕。” “我对你那么仁慈,仁慈的不想恨你,你却还嫌我残忍狠心,你当初推白沂下悬崖,你怎么没有想过仁慈,纵然那是个梦,可那个叫木颜的女子呢,你又什么时候对她仁慈过。” “虚空,白神医,你够了,揭下你虚伪的面具吧。我做的这些,你没资格说我狠,更没资格说我残忍。” 陈佳青脚下有些不稳,以为好透了的脚筋又是一阵剧痛。 虚空晃了晃,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好在有人扶着,才站的稳了。望着陈佳青,心里也大致明白了些。 木颜,梅霞,是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两个女子。面前这个陈佳青,定是她们的好友吧。 “原来,你的腿不是坏的。”虚空开口,众人这才注意到,陈佳青是站着的。 陈佳青忍着痛站着,她是没人扶的,所以只能自己站着。她是要保持高傲样子的,所以也只能自己站着。终归,她是要自己一个人的。 她记得司徒惑说过,你一个人的时候,没人能帮你。可以帮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 “我的腿,托你的福,是坏的。可是他又好了。”陈佳青笑了笑,他已经不奢望恳求虚空医治辛璇了。 奢望,是啊,那是奢望。 “我最后说一次,那几人留下,其他人赶紧滚。杀了我的人,我也要给我的人一个交代。”陈佳青冷声道。与虚空,再多的纠葛,早就在五年前两清了。以后再遇,便也算不得故人。 虚空好不容易才镇定过来,看着周围一脸惧色的几人,又道:“你怎知就是他们九个?” 陈佳青轻哼一声道:“因为他们九个,剑上沾着这几个蛇奴的血!”顿了顿又道:“我知道剑上带血的不只他们九个,但一命抵一命,我只留九人。” 那九人皆是面如死灰。陈佳青冷笑的望着,不作多言。 这群自诩武林正义之士的人,怎会抛了同道之人自己逃走,好歹也是要做做样子的。陈佳青听着他们的正义之词,不作表示。听得多了,听得累了,望了望天色,才觉得时间过得慢的很。 “你们不走是么?不走,那便留下来一起死好了。多一个虚空,我也不怕杀不掉你们所有人。”陈佳青话说的甚是狂妄,夹着慵懒之气。 没人看的到陈佳青绛红色长袍下的腿在发抖,没人看到陈佳青袖中的手指甲深深嵌入了肉里。她痛,她痛啊。 众人一骇,掀起嘈杂的议论声。 三三两两的互相搀扶着走了,独独留下那九人。虚空最后,走的时候望了陈佳青一眼,陈佳青身子一晃,被那蛇奴搀着的样子正好落入虚空眼里,虚空转身默然离开。 那留下的九人中一人道:“反正是个死,还不如拼上一拼,兴许还能活命。”抄着刀提着剑,各人响应号召,向陈佳青而来。 陈佳青忍痛挥手,几枚银针刺入那几人胸膛,几人定在原地,再不见动作。 “我本不想杀你们,这群人,自诩江湖正义之士,不过徒有虚名。他们怎么不坚持带你们走?他们怎么不坚持与我硬拼?他们怕,怕打不过我,怕打不过我这个腿有残疾的人。”陈佳青呵呵的笑着,几乎要站不稳。 “原来你是装的!”那为首拿刀的汉子似是恍然大悟。 陈佳青又笑了笑,声音有些嘶哑:“装?我有什么好装的,他们若留下,我就让你们这群人给这些蛇奴,给那些蛇陪葬!”陈佳青手中渗出了血,却没人看的见。 陈佳青要么不忍,要么狠到极致。一向是两个极端的。 那蛇奴觉着陈佳青的身子有些抖,使法子将那些人都弄得说不了话了,才开口问陈佳青:“宫主可有事?用不用找玉珏护法?” 陈佳青摇了摇头,望着那几人骇的睁大了的眼,笑颜如花。“你们没听错,江湖毒医凤玉珏。” 几人死灰了一张脸,全然找不到了生机。 撑着身子站了起来,陈佳青对那蛇奴摇了摇头,道:“你唤人来将这几人带回去交给你弈辰主子罢,还有那只射雕,都听你主子发落吧。也算对这死去的九人一个慰藉。告诉你主子,这次的事,我会给他一个交代的。” 陈佳青走了,走的脚步虚浮,一瘸一拐。 坐在林间溪水边的石头上,陈佳青待腿痛轻了些才缓过劲儿来。掬水洗了洗手上的血迹,手上深深的几个指甲印沾了水有些疼。 边上一只白皙的手递过来一条白色的绢布。陈佳青抬眼望去,竟是司徒惑。 司徒惑站在溪水边,拉过陈佳青的手细细包扎。那白绸包的很好,如同他衣服一样的白色,白的有些刺眼。 二人无话,陈佳青在石头上坐着,脚踝还有些痛,但不至于痛到发抖。 司徒惑望着溪水,转而又望着陈佳青,然后又去看溪水。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 陈佳青觉得腿不痛了,准备起身下山。刚一站起来,腿受力一个不稳身体又歪了一歪,好在司徒惑扶着,陈佳青才没有摔到。 司徒惑扶着陈佳青,目光复杂,叹了一声才道:“我背你下山吧。我知你下山为了什么,但总归有个人陪着才好。” 陈佳青点头,算是默许。匐在司徒惑背上,似是安心的叹了口气。 司徒惑走的很稳,陈佳青伏在上头,说不出什么感受。一条路到头,也不知道要走多久。陈佳青听见司徒惑说:“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活泼开朗的。不过这个样子也很好,虽然,很让人心疼。” 陈佳青愣神的伏在司徒惑肩头,苦涩的勾了勾嘴角。抬眼望着天空,原本的一片碧蓝泛着灰色,陈佳青一直眼里是灰色,一只眼里是一片模糊的血红。 “司徒惑,你喜欢过我么?” 不是爱,喜欢,没有爱那么浓烈。 “嗯。”对 司徒惑的单音节,陈佳青笑了笑。 “那司徒惑,你爱过我么?”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7章: 朋友的情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