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6章: 百泉山

陈佳青诚然不知所措,却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她必须淡定,不能喜形于色。“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各大派的事,我尽快处理,尽量,不牵扯到绝情宫。” 冥离想说什么,没有开口,转身离开。没走出几步,还是停住了脚步,没有转身。陈佳青只是听见冥离说:“绝情宫,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是我们的宫主,我们必当维护你,不会让你一人涉险。我们敬你是宫主,也请你不要将我们当外人。” 冥离说完,没等陈佳青回话便走了。陈佳青站在原地,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她心上一直有个结,一直对这些人心存芥蒂。虽说算是一家人,却始终无法交心,连玉珏都不能。他记得闫飞飞的话,所谓的友情,不过是相互利用。 子言不就是个例子么,她又利用了子言。子言,同样利用了她。她不想利用别人,却不得不利用别人。当真可悲。 只是今日,对着这一些人,她不知要如何,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尊她一声宫主,她是不是就该做好这个宫主的职责?那么,就更不能让绝情宫受到伤害,再损害什么了。 思索了许久,陈佳青终究还是不知该如何做。让绝情宫得以保全,就必须用最和平的方式解决山下的那群人,这样,她就不能在三年内做到对子言的承诺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现在何尝不是这种状况。所有的一切,都要她自己来抉择,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她的。 辛璇,子言,还有绝情宫的所有人,她负不起,也不能负。她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 陈佳青倚着门,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山,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 早知活着这么累,她干嘛还要活着。为了报仇?这仇,她得报啊。 可是她的仇,与江湖又有何干系?与那天下又有什么关系?那她要乱江湖,子言又为她去夺天下,这有什么意义? 凤闫飞飞,东方笑,我们欠了你们什么,会演变成这般。夜云痕,你又是为了什么,处处与木颜作对。 为了绝情宫,这江湖我不要了。为了子言,这天下我也不争了,可不可以。 那木颜呢,那花荣呢。为了木颜,为了花荣,仇,不可不报啊。 陈佳青飞身而出,向山下而去。雨刚停不久,满山都是湿润的气息,地上贴着湿黄的枯枝败叶,原本应繁花绽放的花树,也因连夜雨打得没落了。 竹林里的绿竹奇迹般的开了花,一片一片的。陈佳青不知道这里还有多少蛇,还有多少蛇奴。死了的那些,是她对不住的。 竹子开花,几十年才一次,这竟然是一片一片的开了。竹子开花,记得是叫竹泯的,开了花,就意味着竹子快死了。连竹子,也快没落了么。 听到鹰的啼叫声,陈佳青脚步不禁顿了顿。百泉山,从来没有鹰这中攻击性的飞鸟! 在原地站了许久,陈佳青不时就能看到天上飞的鹰,雕,秃鹫,鹳等蛇的天敌。林子里甚至还有刺猬。 那雕突然像离弦的剑一样的超陈佳青飞来,从陈佳青身边滑过的时候,陈佳青惊了一惊。看着那雕嘴里叼着一条绿蛇又高高飞走,陈佳青才恍然大悟。 那雕,是蛇雕!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千蛇林的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损失大半,怪不得,这林子里瞧不见蛇的踪迹。定是弈辰让蛇奴都将蛇召唤起来了。 这群武林人士,当真狠辣的很呐。 陈佳青紧了紧拳头,突然听到刀剑的打斗声。转身便朝声源走去。 入目之处,躺的都是竹绿色的尸体,还有些各大派的弟子,未见半条死蛇。 陈佳青又是一阵难受,这群蛇奴,竟然以命护蛇。明知是死,也不曾将蛇召唤出来抵挡。 不远处还在打斗,陈佳青闪身上前,救了那蛇奴一命。 “宫主!”那蛇奴手拿着玉笛,身上多处负伤,望着陈佳青救了自己一命,简直不敢置信。 陈佳青手掐着一人的咽喉,扫了周围一眼,望着那蛇奴道:“怎么回事?” 蛇奴看了看身后的尸体,带血的脸上一派黯然:“我等奉命前来查看可还有蛇儿的尸体,却不想又遇到了这些人,一行十人,托宫主相救,还有我这一条命。” “又死了九人!”陈佳青惊怒,手中的力道加了加。 那蛇奴低了头,道:“是。还有随行的一条竹叶青,方才瞧见,在他们所带的射雕嘴里。” 陈佳青眼一扫,果然瞧见方才的那只雕,只是不见了那条竹叶青的影子。 “盟,盟主……”被陈佳青掐着脖子的那个人面色赤红,几乎要喘不上气的样子唤着陈佳青,手抓着陈佳青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企图能将陈佳青掰开。 陈佳青轻笑:“盟主?你们还当我是盟主?” “你三年前说过,我们若有不服,自当上绝情宫断情殿与你探讨。我们要上绝情宫,做这些也没什么错。” 陈佳青头偏了偏,视线绕过眼前挡着的男子,瞧着说话的人。原来是武林大会上败于夜云痕的那个酱油。冷哼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探讨!” “我自然是没有资格,可是各大派的掌门也都是有本事的,你那武林大会上的方式,直接就不允许他们上场,不然,你以为你坐的了这个位置么?如今,他们联手要你下了这盟主之位,千蛇林就是你们用来拦人上山的么?这群蛇奴就是你们挡住我们去路的盾牌么?着实没用了些。你还是准备好让位的好,省的徒添伤亡。” 陈佳青眯着眼,望着那男子。 这盟主之位,她本不想要了。这江湖,她本不想管了。可这群人要逼她,为何要逼她! 手中一使力,将手中的人扔了出去,直接将那来不及飞走的蛇雕砸了个奄奄一息。 陈佳青负手而立,望着那一方的几十人,坚定的开口道:“盟主之位,我绝不相让!”她没有要了那人的命,她终究还是狠不下心。 虽然她当初或许在文坚杀了不少人,可那时也是火到极致,不得不杀。让她主动按意愿杀人,她终究还是做不到。 “知你不让,所以才聚集了各派逼你让位。”那酱油道。 陈佳青不言,只是望着那群人将自己扔出去的那人扶起,随手将琉璃破风针挥了出去。不多不少,倒地的刚好九人。 也不待众人发问,陈佳青便又道:“我放你们走,让你们去报信。只是你们杀了我九人,自然留下九人才公平。那只雕,也留下吧。” “你说留就留么?你当我们是什么人,任你想留就留?”那酱油还是一副英勇之态,势要与陈佳青对持到底。 陈佳青不理,望着那扑闪着翅膀却飞不起来的蛇雕,心中一番无奈。其实所有的一切,与这些动物又有什么关系。一切,还不是都因为这群人。 “我从来,没将你当人。”陈佳青冷眼望着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当他是酱油而已。“还有,至少我现在还是盟主,你没资格与我这么讲话。你记不记得,我曾说过一句话?” “什……什么话?”那男子莫名其妙结巴了一下。 “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你满门。”陈佳青吐字清晰,好让一字一句都叫众人听个清楚。 众人一惊,这才想起第一次见到陈佳青的时候。这话陈佳青是说过的,第一次与众人见面的时候就说过的。 那男子也讷了讷,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鼓足了勇气说道:“你也说过,人多是可以欺负人少的。” 陈佳青皱了皱眉,一副惆然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们此次前来又多少人?”模样颇有几分可爱之色。 那人显然因为陈佳青的样子一喜,望着陈佳青可爱的卖相面上一红,结巴道:“一……一千多人。” 陈佳青喔了一声,再次问道:“我说过人多可以欺负人少的对么?” “是。” 陈佳青勾唇笑了。 众人不解之时,陈佳青面容一变,目光凌厉:“一千?呵,你当我七峰十二殿几千教众是吃素的么?” 七峰十二殿,众人根本不知。只知绝情宫有几分实力,却不知绝情宫还分七峰十二殿。 陈佳青又道:“狡兔三窟的道理你们总该懂,你觉得你们上山便可以斗的过我了是么?可惜你们从来不曾了解过绝情宫的情况。仅凭一千人,我有足够的信心保证你们上了绝情宫以后,连一人都不剩。” 只不过,绝情宫也要付出代价。否则,她陈佳青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百年来,从来没有人可以在硬闯的情况下上得了绝情宫,到得了断情殿。 “你们以为只有千蛇林这一道屏障么?那你们未免太小看绝情宫了。千蛇林的蛇毒你们可解,蛇你们也可杀。那我告诉你,文坚的机关阵你是知道的吧,绝情宫的机关阵也未必输给那文坚。你们解得了毒,试问,你们可解得了天下的各种奇毒?” “我们有白神医坐诊,就算中毒会有伤亡,定然是不会太多的。” 陈佳青眉毛一挑,又眯着眼看着那男子,变脸变得着实有些快。“白神医?虚空么?” 男子有些吃不消陈佳青的变脸了,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自然是,江湖上还有第二个白神医么。”颇觉得陈佳青有些孤陋寡闻了。 “喔。”陈佳青谈谈一声。虚空,她倒是准备去找他呢,在这里,岂不正好。“我懒得与你多说,带上你这一群货色滚回去报信吧。” 扶得扶,掺的掺,没一个准备留下的。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6章: 百泉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