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5章: 绝情宫出事

江湖动乱,这与江湖无关的天下三年里也不安宁。动不动就打仗,三年里大大小小的各个国家也灭亡了好几个。从来没有人会觉得这些并立的国家会灭亡的这么快。 不过三年,也只剩了幻黎国和祈国两大国。 听说幻黎国除了个军师,智谋堪比祈国丞相谢谙雨。又听说那幻黎国多了个将军,谋略胜人,抵得过祈国殿下夜云痕。 一时间各国自危,纷纷猜测最后的赢家,送礼投降。让这战争也少了些。 要说这战争还是祈国挑起来的,前前后后灭了不少小诸侯国,不知为何,一向爱好和平的幻黎国也开始热衷于打仗,且势头并不亚于祈国,打了三年,形成了幻黎国祈国对立之势。 只是幻黎国和祈国一南一北,倒是还未打起过仗。谁也不知道是幻黎国的军师将军强,还是祈国的丞相殿下更胜一筹。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天下瞩目的战争,终归是会打起来的,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只要时机一到,便就是一场血战。 幻黎国倾尽血本,只要一战。 只是这一战什么时候打,谁也不知道。 深秋的雨不多,一下却是场大雨。大雨扫落了不少枯黄的叶子,湿哒哒的沾在老树根上。陈佳青一个人坐在茶楼上,望着雨幕。 雨天坐在茶楼里,似乎成了习惯。 这是个破败的茶楼,没什么人。就像深秋萧条的景象,落寞而凄清。 地处现在的幻黎国和祈国的交界,原本的深秋之景就更显得破败,仿佛意预这什么将要发生的事。 “宫主,少主请您回去。”单膝扣地,玄衣蒙面,腰间挂着绝情宫的标志。 那人跪在雨里,对他口中的少主,陈佳青并没有反应。 绝情宫有两个摆在那的位置,一个是她的师傅,地位居她之上,还有一个就是雪忆少主司徒惑,地位不相上下,或许还要高她一筹。 这群人说起来是听她陈佳青宫主的,事实上,那两个人的话,他们又何尝不听? 看起来,她似乎有了许多东西,地位,本事,冷酷,绝情。可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地位是别人给的,本事是别人教的。冷酷,她冷面冷不起心。绝情,别人以为她绝情,她又何曾当真绝情过。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陈佳青道。 手中把玩的茶杯是空的,壶中的茶水也已凉透。 她三年不曾回去过,三年来却从来没有失去过绝情宫的消息。暗卫总会不时的将消息传过来,将宫中事务带过来,她三年也未见清闲。 一切,皆因司徒惑。司徒惑是个挂名少主,处理不得宫中的事务,便不远千里派人将事务送过来。司徒惑毕竟是个死人,宫里晓得他是司徒惑的也不多。 三年里,她没讲过司徒惑,同样也没见到过子言。他知道幻黎国一定就是子言扶植的那个国家,只是不晓得子言是那个军师还是将军,不过,至少子言还活着。 她本想守在这里,等着最后一场战争,等着子言。可是条件不允许,她不得不走。 绝情宫出事了,各大派群聚百泉山,准备逼上绝情宫。这场动乱,终究是动到了自己头上。她作为宫主,作为武林盟主,不得不回去,不得不现身。 “子言,你答应我的,活着回来。”子言扣着杯子,望着灰黑的天幕。 夜云痕与子言,谁更胜一筹尚未可知。在战争面前,人的性命便如草芥,纵然有万夫莫敌的本事,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危险,总归是有的。 战争,总归会死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死的是什么人,死的是哪些人。哪怕最后的赢家,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没有人可以在战争中完好无损的。 她这一走,就真的不知道,三年之约,是不是真的遥遥无期了。 陈佳青身上披着蓑衣,淋着雨连夜赶路,不眠不休两天,第二日傍晚才赶回百泉山绝情宫。 若不是这深秋的大雨,乘着热气球飞回来或许会快很多。 陈佳青一脸疲惫之色,问清楚大致情况后,起身回了断情殿。瞧见司徒惑也没什么反应,自顾自窝进了断情殿休息去了。 这一睡,便睡到了旦日正午。 悠悠转醒之后,拉开门却见八大护法神情严肃在门外站了三排。羿辰一脸沉痛之色,目光悲凄,陈佳青突然觉得这一觉睡得太久了些。 “宫主,千蛇林百蛇去了一半,蛇奴又死了半百。”开口的是冥离。 这情况,陈佳青早就猜得到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只一夜,便杀了五十蛇奴,上百条毒蛇。 算下来,千蛇林伤亡也够惨重得了,一半的蛇,那是上千条! 陈佳青心中一阵窝火。 他们倒是下的去手,那蛇没招他们也没惹他们,他们倒是狠的下心。莫不是自己对他们太客气了,他们以为他这盟主好欺负,是个摆设不成! “司徒少主呢?” 陈佳青从不在他们面前唤司徒惑的名字,只是进退有度的一声司徒少主。 只是这么大的状况,司徒惑却不插手,着实有点说不太过去。 “少主在江湖上已是个已死之人,不便出面处理。”答话的还是冥离。 陈佳青错厄,司徒惑虽是个已死之人,但依旧可以以别的身份出面,却毫无所动。转念一想,以另外的身份,谁又会服气?陈佳青便也明白了司徒惑没插手的原因。 这事,还是由她来处理,才两全其美。 她是盟主,可以一令退各派;她是绝情宫宫主,可以与他们斗个两败俱伤;她是始作俑者,可以让这场动乱平息,也可以再投一石激起千层浪。 司徒惑的意思就是一切的发展随她,一切的一切,都得看她的态度。 司徒惑,他还是这么的冷静。早就算好了一切。 不过她是陈佳青,既然做了,就不会选择完美收场,她也不会以绝情宫去冒险,所以能做的,便只有再激一层浪,让各派斗个两败俱伤。绝情宫的伤亡才能减到最少。 “羿辰,你随意吧,我不拦你,只是报复的话,必然会再添伤亡,你可要想清楚。”陈佳青沉吟道。 八大护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居于护法之位,行事要先问过她这个宫主。这八个人,哪一个不是谋略胜人,哪一个不比她陈佳青强上几分。 “我不会让那些蛇儿白白丧命,也不会让蛇奴含恨而终。”羿辰道。 陈佳青看见了羿辰眼里凛冽的寒光,那种感情,是恨到极致才有的。 羿辰不是个狠心的人,对自己的下属好是出了名的,爱蛇胜过爱自己也是众人皆知。如今最爱的东西被人肆意糟蹋,谁能不恨? 陈佳青眯眼望了望天,眼角上挑,睫毛微颤着。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一步错,赔上的就是整个绝情宫。 兵已至城下,她才发现,她一直都做不到运筹帷幄。 子言呢,子言现在是不是与她一样陷在两难的境地? 邬桑又怎样了,可不可以出来告诉她,怎样才能结束这一切? 如果让她赔上绝情宫,她宁愿一死来的干脆。 “那你们先去吧,告诉所有人不要下山,那些人,暂时还上不来的。”陈佳青的声音有些茫然,她本想以盟主的身份现身,可是他们既然已经到了百泉山,哪里还顾及她这个盟主?他这个说起来是算的上黄毛小子的盟主,又哪里值得那群经验老道的人顾及? 八人走了七人,独独冥离一人留下。 陈佳青开口问到:“还有事?” 冥离顿了顿,语言简洁,却让陈佳青明了了。 “辛璇。”冥离道。 陈佳青还是迟疑了一下,才道:“你说。” 冥离便又接着道:“她最近三年长进很大,她底子很好,又用功,武功学的很好。只是一直将我们看做仇人,昨天,还刺伤了羽汐。” 要说辛璇将他们都当敌人,陈佳青是明白的,只是辛璇伤了羽汐,她是万万没有想到。 羽汐作为一个杀手,纵然对手哪怕是个天才,但只有十五岁,实在没有负伤的理由。 “这孩子身份特殊,所以,几乎所有人都让着她。” 陈佳青明了的点了点头,思忖了会儿开口道:“你们该怎样就怎样,不用因为我而顾及其他。” 冥离低头称是。陈佳青又问:“可还有事?” “此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说来听听。” “辛璇先天心脏有问欠缺,所以内功修为很慢,长期不见长进。而且……”冥离顿了,不再说下去。 “说吧。无妨。” “玉珏诊断,她的心脏,或许撑不过两年了。” 陈佳青仿佛一个晴天霹雳,整个人傻在了当场。 辛璇先天心脏有问题她是知道的,可她千算万想,也没有想到辛璇会活不过十七。 十七岁,那是多好的年纪。五年前,她的十七岁,她失去了一切,整个世界都灰了。而现在又要在辛璇的十七岁,失去辛璇。 那么好的十七岁,为何变得这样不堪,这样忧伤。 “没救么?”这病放在现代或许有的救,放在这个时代,她不知道,辛璇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这个,要问了玉珏才知道”冥离道:“玉珏没有表态,许是还要问问尊上和白缈尘吧,毕竟天下奇人辈出,有不有得救还不好说,毕竟还有两年。” 两年,还有两年。又是两年!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5章: 绝情宫出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