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4章: 糊涂

陈佳青在子言还在唠叨不绝的时候,腾地翻身而起,将坐在屋顶上的子言,硬生生的压躺在了屋顶上,以一个极暧昧的姿压着子言,手肘压着子言的肩膀,整个人贴在子言身上。 “你什么时候把你这张脸拔下来,什么时候,把你的强颜欢笑丢掉!” 子言还是笑,没什么大反应。对陈佳青的话置若罔闻。“虽然我比较喜欢我在上你在下,可这样,似乎也不错,就是有点,咯得慌。”子言扭了扭,虽然竹子的屋顶比瓦片来的好一点,可是还是很咯得慌。 “你……”陈佳青简直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劲儿无处使。 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晕,背部咯的很,看清眼前的时候,是子言那张大大的脸。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与子言两个人的位置便颠倒了过来。 子言勾着嘴角笑着,陈佳青一阵尴尬。“唔,还是在下面省力些啊,不过这样我也很喜欢。”子言又是一句轻笑的调侃儿。陈佳青脸红了红,夜色里也看不大出来。 “你不亲我,那我亲你好了。”子言像个泼皮,一副无赖的样子,陈佳青竟忘记了反抗。 子言慢慢往下凑,见陈佳青闭了眼,横心一死的样子,心中一股无奈。明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显得那样的遥远呢。 叹了口气,伏在陈佳青耳边,不再动了。 陈佳青感觉不到压力,知道子言一定是用手撑着的,这么近的距离,一定很费力吧。 陈佳青睁眼望着星空,余光看着子言。 陈佳青睁眼望着星空,余光看着子言。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什么都理不清了。 “想要做的事,记得一定要做到。我夺天下,你乱江湖,不是很好么。该做的事就没有喜欢不喜欢,答应去做的事就没有该不该去做。无需后悔,更不该自责。”陈佳青耳边热热的,是子言温热的气息。 “我乱江湖,你夺天下……”陈佳青喃喃着,多有志向的一句话。 “是。”没有江湖,我拿什么束着你,没有天下,我拿什么保护你。“答应我,没做到之前,不可以死。要好好活着。”子言心中的痛,痛的无法言表。眼眶夹着泪,却始终不敢掉落,更不敢露出蛛丝马迹。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转世要喝孟婆汤,终于明白了,为何有预言之力的人却活的万分痛苦。比如邬桑,比如他自己。承载的两世的爱,知道第三世的以后,这种难熬,他真的快受不住了。 强颜欢笑,是,他是强颜欢笑。他从来不爱笑,可他不得不笑,他要竭尽全力,让别人知道,他不是那个漠然冷清的司徒惑,他不是那个沉着冷静的司徒惑。他装的很累,累透了。他不是司徒惑,他真的,快不是司徒惑了。 惑,惑,惑便是糊涂,如何不糊涂。 “好。”也不知过了多久,陈佳青才淡淡的出声。这一声好,却叫子言放了心。他们说的到的,一定都做得到。 子言又默了许久,起身的时候,一派淡然的样子,脸上挂着灿烂的笑。 陈佳青撑着身子起来,平定了心情,使自己看起来淡定些。“三年,我给你三年,成也好,败也好,就只有三年。” “好,就三年,三年后,我让你看,我真正的样子。”子言一双眸子灿的过天上的星星,那眸子像极了司徒惑。 纵然子言像极了司徒惑,与子言相处的时候,她却不会时常想到司徒惑,与司徒惑相处的时候,却总是不经意的想到子言。 她爱司徒惑么?她不清楚了。 三年,一别三年。她希望三年后的子言会好好的。 “击掌为誓。”陈佳青伸手,她知道这是个形式,形式便就形式了吧。 “好。” 啪的一声轻响,夹杂着夜风飘远。陈佳青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他们的手,似乎是第一次这么交握在一起。子言的手是冰凉的,凉的过夏夜的冷水。 陈佳青不记得夜里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跟子言一起在屋顶看星星,不曾说过一句话。她我在子言怀里,很温暖的,至于怎么睡着的,就不清楚了,或许是太困了吧。醒的时候便已经躺在床上了,原来她还可以睡得这样熟,熟到被人搬上搬下都没反应。两年里,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 子言走了,一句话也没留。陈佳青甚至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桌上放着银竹清空笛,与幻影山河扇交叠在一起,上面搭着那条银色的发带。 子言什么都没带走,也什么都没留。 一个人呆在谷里,陈佳青突然觉得好生无趣,一个人的世界,当真有些无聊。三年,动乱江湖。 陈佳青站在水镜的瀑布下,骄阳酷暑,却找不到热的感觉。偌大的水镜,从来没有觉得这般的安静,这般的空过。瀑布无声,花鸟无声,寂静的仿佛连声音都没了,就像是一个失去声音的世界。 “我……来接你出去。”突然响起的声音,陈佳青以为那时子言,转头才发现,那是司徒惑,还是那一身白衣,还是那出尘的样子,还是那张绝世倾城的脸 陈佳青有时候会怀疑,子言和司徒惑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可事实告诉她,并不是。司徒惑与子言不同,不会笑的那般开心,不会那么的像个无赖,不会与人相处的那么亲近。 陈佳青没料到司徒惑会来,还是来接她出去的。虽是二人早已表明心迹,可他们二人越发的疏远了。 “子言告诉我,你想与喜欢的人一起游山玩水,所以,我来接你去。”司徒惑伸出手,向着陈佳青。 陈佳青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已不是当初,如果以前你这么说,或许,我会很开心。不过现在,已经没了意义。我想与我喜欢的人一起做遍一切想做的事情,那是曾经,是不懂事的时候的一个梦。现在,即便我想,却也不能,我有我该做的事,纵然那是错的,可是我也要将他做下去。身上有担子,就没有资格说梦想。” “我不懂,你在坚持什么。” 陈佳青转身,望着天边的云彩,耳边潺潺水流,鞋子和衣摆已经被打湿了。陈佳青想了很久,才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坚持什么,就好像我做的这些,都是没意义的,可是我又必须做下去。我答应了邬桑要长大,我不知道邬桑的长大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思维上成熟还是让心变得冷酷,于是我变成了现在这幅摸样。我答应了花荣要替木颜报仇,可我一再手软,坐成了如今这副摸样。我答应了子言,搅乱这江湖,我找不到有什么意义,也不知又会做成什么样子。似乎我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做什么都是错的。”陈佳青的声音听不出悲喜,眸子微垂,黯然一片。 子言要在,定然会安慰的;子言要在,定然不会让陈佳青这般难过的;子言要在,一定会笑嘻嘻的让陈佳青将这些东西从脑海里忘却的。 可是子言不在,回给陈佳青的,便只有司徒惑的沉默,司徒惑的不答。 陈佳青调整好了心情,抬头深呼吸,望着头顶上的碧空蓝天,语气淡淡的:“我不赶你走,但是我请你离开水镜。你走吧,我想,我不会再爱你了。”陈佳青说完,转头望着司徒惑,眼光平淡没有波澜。 司徒惑微微笑了笑,那是陈佳青熟悉的,释然的笑。“你不爱我,那是好的。”转身离开,他没有留下的必要,纵然他内心苦涩,他也应当面无动容,演好这个陈佳青不爱的,司徒惑的角色。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他们都好好的,不过一千多天,便又能再见。如果谁出意外,那三年,是不是就算的上遥遥无期。 陈佳青想派人去跟着子言的,可是一想,子言在她面前虽然无赖,但骨子里还是高傲的,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如果一切又天定,那么便祈求上天,给她一次幸运的权利。 子言走了,陈佳青不久也出了水镜,交代好绝情宫的事务,瞒着众人也走了。 三年,江湖上没有再出现过陈佳青这个人。连武林大会,也停了三年。 没了武林盟主的江湖,似乎失了主心骨,乱成了一锅粥。三天一打,五天一战,原本各地聚集的成千上百的帮派,三年之间散的散死的死,灭门的灭门。 稍有名气势力的帮派倒是越发的壮大,名气也越发的响亮,不少门派日渐萧条,已是强弩之末,只待被就近的大帮派吞并或者灭门。 不过三年,便形成了分水岭。 名声大振的要数文坚居首位,占着北方风雪之地,以其著名的机关阵坐享江湖第一大城,于是无争。再来便是女贞,重阳,少林,嵩山,华山,三清在各地一方独大。关外名声大振的,要数新月沙漠,月沙阁屈居榜首。 除了隐居的凤仪前辈的雨花门,和三年不见任何名头的绝情宫,这江湖看似平静,各大派私底下却争锋相对不容共生。 勾心斗角也不放在明面上,今天你私底下杀我一人,明日我便屠你两人。正式见面还少不得要笑上一笑打个招呼,道一句某某掌门许久不见近来可好。面上不表示,心里却都装着一把软刀子。 传言兵器榜上失踪多年的几件兵器重现江湖,需要寻一个可靠的帮派保存。这帮派必须要武功名声都好,简言曰:江湖第一。这第一可不只论武功,还要凭名声,凭规模。 众人本是怀疑过这事的真伪,但奇就奇在个派名气出来以后,不久便收到了名器和信函。多是排名二三十且消失已久的兵器。此事一出,各派都觉得自己有希望,也信了个七七八八。 若是真能的到几件前十的兵器,那当真就是江湖第一了。 这才出了这百家争鸣的场面。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4章: 糊涂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