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3章: 洁癖

陈佳青走进了,在篝火旁坐下。仲夏,坐在篝火边上还是有些热的。陈佳青没瞧见子言额上有汗,一想子言脸上还有层皮,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再好的皮,也做不到皮肉相连的那种效果。纵然子言脸上这张是极好的,也一样。 篝火噼里啪啦的爆着火星,陈佳青望向那架在火上的鱼,去了鳞去了皮,烤的金黄油亮,看上去很不错。可惜闻不到是什么味道,陈佳青猜想应该是很香的,子言的厨艺一向不错。 没登陈佳青观望多久,子言便将唯一烤好的一条鱼递给了陈佳青。陈佳青接过,咬了几口。味道如预想的一样好吃,也不枉她夸赞了子言的厨艺。 只是嗅觉不灵,味觉上就要大打折扣了。陈佳青吃了几口,便放下不吃了。啃了个果子,去去嘴里的鱼腥味。 子言失神的望着篝火,似乎是心情不大好。 陈佳青扔了个果子过去,正好砸在子言怀里。子言没反应。 “说话。”陈佳青道。 子言抬头,不解。 “怎么了?”陈佳青问道。 子言瞧了瞧陈佳青放在边上的鱼,皱了皱眉头。 陈佳青觉得无趣,起身向竹屋边上的梯子走去。顺着梯子三下五除二的怕了上去。他不想用轻功,用轻功什么的太没劲,所以这里才会有梯子。 子言又发了会儿呆,回神见陈佳青已坐到了屋顶上去了,抱着放在一旁的一堆果子,也顺着梯子爬了上去。坐到陈佳青边上,讨好似的将果子递给陈佳青,一脸嬉笑道:“我饿了,你看你就吃了几口我烤的鱼,那你让我咬上两口算是抵偿吧。” 陈佳青接过,无语的瞥了一眼道:“那我是不是该庆幸,我没有把整条鱼都吃了?” 子言又道:“你可以这么想。所以你咬了两口我的鱼,你再让我咬上两口,岂不是很公平?” “我还没说你的鱼难吃呢。”陈佳青停了停,不待子言答话,又接着道:“别问我为什么难吃,你自己去尝尝不就行了。” 子言皱眉,道:“没道理啊,应该不会难吃的,虽然我不曾吃过鱼,但应该不会难吃的啊……” 望着子言纠结,陈佳青一种欺负了老实人的感觉又油然而生。听着子言那酷似司徒惑的声音,又是一阵惆怅。听着子言说完,陈佳青懒懒的回了一句:“喔,你不是饿么,要么下去吃鱼,要么吃果子,要么,你就暂且饿着吧。”陈佳青似乎很喜欢逼迫子言做他不喜欢做的事,特别喜欢,不知为什么。 子言往下面的篝火边上望了望,皱眉不知所措。 陈佳青又扔了个果子给子言,子言接过,皱眉看着,却不乐意吃。 陈佳青便又添了一句:“洗过的,水镜水洗的,干净的很。”陈佳青自己也吃了一个,悠闲的躺在屋顶上。回想着自己是怎么发现子言有洁癖的。 记得那是个下雨天吧,子言一身白衫,衣角沾上了湿土,瞧见子言皱眉的望着,像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不过一个照面的功夫,那衣裳就换掉了,而且,再也没见他穿过。这其实不算什么,也不能断定子言有洁癖这个癖好。 那不知,什么东西都要洗的干干净净,吃的东西更要洗的干干净净,算不算洁癖? 她记得,司徒惑也是有些小洁癖的,比如当初那个鸡毛掸子。一个鸡毛掸子,就逼得司徒惑淡定自若的脸风云失色,洁癖还真是,挺强大的一个弱点。 弱点,弱点就是死穴啊。 这么一想,子言似乎有太多的弱点,太多的死穴。 比如,怕水;再比如,洁癖;再比如,陈佳青…… 陈佳青也是子言的一个死穴,最大的死穴。子言为了陈佳青,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这一点,纵然子言没表示,陈佳青也看的很清楚了。 他陈佳青何德何能,能让一个子言对她如斯?她似乎不记得自己同子言有什么瓜葛,就算有,难道是上一辈子的事?还是说,只是这张脸,让子言觉得与自己有瓜葛?亦或者说,陈佳青自己好巧不巧的安上了子言心里那个人的脸? 子言看着又出了神的陈佳青,望着手中的果子叹了口气,一下塞进了嘴里,腮帮子鼓起一个小球。 陈佳青回过神来,正巧看见子言腮帮子鼓起来一个小球状。顿觉一阵好笑。伸出手指戳了戳,子言没反应。 戳了再戳,子言还是没反应。 陈佳青像是觉得好玩,戳了再戳,戳了又戳。 子言依旧不动声色。 陈佳青又戳了戳,见子言下巴动了几下,那凸起的球状便没了。陈佳青轻轻笑了笑。 子言又塞了一个,将脸伸向陈佳青,用手指着那球道:“继续继续,继续戳。” 陈佳青莞尔。望着染红半片天的晚霞,红霞白云碧空蓝天,那样好看的颜色啊。“记得小时候说长大要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日出日落,看星星挂满夜空;看海看洋,看海天一色;看风看景,看名山大川。那终究只是小时候的梦啊。”陈佳青叹了一叹,又道:“子言,你呢,想过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去看遍世间风景,游遍所有想去的地方么?” 子言悻悻的将嘴里的果子嚼了,才开口道:“唔,以前没想过,不过看来现在是该想想了。” 陈佳青歪头,不解。 子言解释道:“既然我喜欢的人想去看这些,那我不是该好好想想么?” 陈佳青愣了愣。 子言又道:“小洢,我本不想说的。”默了默,似是不敢说下去了。见陈佳青没发问,子言便又接着说:“是,小洢,我喜欢你。我知道你是那般的爱司徒惑,我本不想说,只是此去或许是决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你的,还是有人喜欢你的。我只是想,百年之后,你还能记得我,记得,那么喜欢你的我。哪怕你会忘了我,但至少,我努力过。” 陈佳青默然的听着,子言喜欢她。 他没心情抓这些,重点是那么一句:此去或许是决绝。 “小洢,我答应过为你夺天下,但你也应该知道,天下不是那么好得的。如果我能回来,我便死皮赖脸的继续缠着你,如果我不能回来,那么,你应该就清净了吧。”子言说的风轻云淡,仿佛就是在陈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 陈佳青这才反应过来,夜云痕早已做足了准备,子言才会想要离开,因为子言答应过她,争这天下,做那帝王。 陈佳青将一件子言根本不愿做的事,加诸在了子言身上。 此去或许是决绝!子言说:此去或许是决绝。说的是那般的风轻云淡。 “留好你的命,他是我的。”陈佳青说不好现在什么心情,复杂,紧张,似乎还有不安。就像会怕子言一去,便再也回不来了。 战争,一向是可以让很多人,尸骨无存的。 他想说,你不要去了。可是理智不允许,一切的安排不允许。子言,也不会答应。 子言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从来不会有毁约这个概念。 “你若死了,我便陪你。”陈佳青茫然道。 子言笑了笑,很是老练的抚了抚陈佳青的发,道:“傻瓜,我是鬼,怎么会死呢。” 陈佳青漏了一拍,默然无语。她不知道鬼有没有死这个概念,就像不知道,真正的鬼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是不是子言这个样子。 “我不是开玩笑,你若为我而死,我绝不会苟活于世。”陈佳青说的尤为认真。 子言的动作滞了滞,随即笑开了颜:“你这么一说,我哪里敢死?”柔柔的望着陈佳青,或许是他这一世最不舍的东西了。 第一世,他舍不得修为,弃了她;第二世,他舍不得亲情,又弃了她;这一世,他没有修为,没有亲情,只有她,怎么舍得弃了她。 可是,他们是注定不相守的啊,注定要相恋,注定不相守。相恋,多好的词儿,哪有什么相恋。 “你答应我的,必须做到!” “我何时答应了你,没有做到?” 陈佳青摇头。没有,一次都没有。 子言笑了。躺在了屋顶上,不是没有,是不敢了。他没有做到的太多太多了,不敢再做不到了。“唉,我马上就要走了,你跟我亲昵点就不行?”子言眼中一片苦色,声音却依旧轻佻。 陈佳青可算是明白了,为何子言会有今天心不在焉的情况。一定是自己进了林子以后,发生过什么,子言才决定要走了。 敢进水镜的没几个,除了冥离等八个护法,没有其他。那么,即墨子言,到底是谁。 八大护法对即墨子言是不一样的,她早就看了出来,却不想,不一样道这个地步。那是一种下属对上级的敬重和尊崇。对她都不曾有的。她也不稀罕这些东西,只是这些东西让她疑惑,即墨子言,到底是什么人。她不相信,即墨子言就是一个半魂半鬼这么简单。 敢在绝情宫猖獗的,要么跟她特别熟,要么就是地位特别高,跟她师傅很熟。子言显然是居于后者,那么师傅一定知道,他到底是谁。 陈佳青头被拍了拍,才回过神来。 “不要总是入定出神,遇到刺客怎么办?”子言说着,望着已经黑透的夜空,离别的时候的星空,似乎总是那样的漂亮。“今晚天气大好,陪我看星星怎么样?” “困。” 子言又道:“困的话,其实我觉得屋顶上睡觉挺不错的,比如晚风习习,多凉快的啊。好吧,其实我想说,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枕头或者软榻的,反正你不是没干过。哎呀,你不要急嘛……”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3章: 洁癖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