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2章: 放鸽子

陈佳青任那幻影山河扇掉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成果,还算满意。 凤闫飞飞反应过来,扔了手中的断剑,捂着自己的脸,指着陈佳青说不出话。 陈佳青依旧一副慵懒的态度:“这是你低估别人实力的警告。本来我这幻影山河扇,割得应该是你的脖子,不过介于凤仪前辈还没见过你最后一面,我留着你让他清理门户也未尝不可。”陈佳青停了停,望向地上的扇子:“至少,我还不想让我的扇子,沾上你太多的血,你的命,属于那把断剑。” “你到底知道什么!”凤闫飞飞捂着脸的手指间已渗出了鲜血,满脸惊慌的看着陈佳青。 “你没必要知道。回去安心等着江湖诛杀令,就好了。”陈佳青很好心的捡起了断成两截的断剑,交到了凤闫飞飞手上,手中拿着自己的幻影山河扇,一派悠闲。 这一场比试实在是短,短到有些人还不知道已经开打了,就已经结束了。最晚开始,最快结束。就那么几句话的功夫,甚至连三招都不到。 凤闫飞飞捂着脸握着断剑躲躲闪闪的出局,着实让人惋惜了一把。暗自替其不平的,就说陈佳青欺负人。看得比赛情况的,又将陈佳青夸得神乎其神。 陈佳青摇着扇子,充耳不闻,望着剩余五场,神情淡淡。 白紫芩如预料的最先出局,虚空与尚孓愆二人自愿退出,司徒惑与那夏倾弦纠缠了半天,也算毫无悬念的胜了。子言赢得有些狼狈,虽是赢了,衣裳也被剑气划了几道口子。那夜云痕,本应是最轻松的一场,却打了许久,算不上是打,只能说是切磋。来来回回几百个回合,看的众人都觉得无聊了,二人才算是准备停下来了。那前辈拱手认输,夜云痕胜。 因有两人退赛,余了五人,也不好再分组。陈佳青决定不参与,将剩余四人分了组,自己悠悠闲闲的坐在一旁当评委。 这分组,也让陈佳青好一阵头疼。是让子言对夜云痕,还是司徒惑对夜云痕?司徒惑与夜云痕打起来,自己可是见过的,打上一天都不见得分得出胜负,虽说那是二人名义上的切磋,但打上几个时辰,也着实让人无奈。 子言,又打不打得过夜云痕? 陈佳青完全不担心那个不知道哪个帮派的酱油,他就是个酱油,完全不用担心。 纠结了许久,陈佳青最重决定让夜云痕对那个酱油,让子言对司徒惑。 夜云痕完全没有理由出局,所以胜。子言对司徒惑,因是陈佳青要求,子言胜。 陈佳青要子言对夜云痕,打不过,大不了自己跟夜云痕再打一场就是了,再大不了,就是这盟主之位让给夜云痕坐坐好了。 孰料,夜云痕与子言这一局,夜云痕却是连剑都未带,场也不上,径直到陈佳青跟前请辞,直接放了子言鸽子。 理由如下:“子言少侠战重阳宫裕华前辈定是去了不少体力,在下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况且,在下也不远与盟主一争,毕竟师出同门,也算得上一家人。” 好多江湖豪杰又少不得要赞一句:云痕殿下好气量! 陈佳青干干回了句,任夜云痕做了个仁义两全,义薄云天。 子言弃权,陈佳青打也没打,盟主之位也坐了个稳当。 这比武大会,结束! 这是一届值得传颂的比武大会,这是一场各种退赛的比武大会,这是一场与世无争的比武大会,这是一场,毫无看头的比武大会…… 其实陈佳青对这个情况,也是始料未及,破感到万分无奈。她的人品,要不要这么好?! 折腾了几个月,拖至仲夏的比武大会一天神速完毕,各派收拾收拾打道回府,抱怨白走了一趟,还浪费了不少银子。好在陈佳青盟主大气,分发给了各派回程的盘缠,也算做个安抚。 这让陈佳青除了一堆坏名头,还落了个慷慨的名头。这钱花的也不冤。 只是这比武大会过后,江湖上倒是鲜少有这盟主的传闻了,就像这个人消失了一般。 陈佳青说过什么?陈佳青下山前说过,结束后回断情殿好好睡上一觉,谁也不理。她果然做到了。 整整三个月,陈佳青对整个绝情宫所属宣布闭关,时长不定,少则一月,多则一年。整整三个月,除了偶尔进出断情殿的即墨子言,谁也不曾见过陈佳青。 断情殿深处偶有琴音,混着笛声往外飘。好在断情殿独处一个山头,方圆也没什么人听得见。 其实陈佳青口中的闭关,只是缩在绝情殿后山山清水秀的水镜里享受罢了。就像此时,陈佳青抚琴坐在水镜中唯一条瀑布下的水石上,背后是稀稀疏疏银线般从高处流泻的瀑布水,不急不涌,就像天迹落下的银线。 水镜,是七峰十二殿里最美的地方,陈佳青挑了这么一处地儿原本因为这一峰清净,后来才发现有这么一个仙境。 心绪不一,陈佳青没什么心情抚琴。耳边听着悠悠的笛声,抚琴的手也停了下来,撑着头,望着不远处水石上站的子言,还是那张脸,那张不知贴着什么材质做的的假面。额前散碎的头发微有些湿,风吹不起来。 笛声停了,尾音还在谷里久久不散。 “此曲,名为清空。”陈佳青望着子言手中的银竹清空笛,撑着头懒散的说着。 子言握着笛子的手紧了紧,点头。 陈佳青很是奇怪。奇怪子言的音乐造诣,她不过是将曲子的曲调念了一遍,子言竟然奏的出奇的好,让人陶醉,犹如置身竹影之中。就好像掌握了这曲子的精髓,懂得银笛的构造,将清空曲的效益发挥的淋漓尽致,她险些都陷了进去。 除了子言,这天下能做到这般的,恐怕也只有司徒惑了。银竹清空笛是他的,清空曲,也是他的。 说起来,倒是三个月没有见过司徒惑了。 子言踩着水中的石头走到陈佳青身边,陈佳青回过神的时候,子言已经站在自己的边上了。一个石头上,站两个人,加一架琴,显得有些挤。 “又在想什么?武功招式?”子言问道。 陈佳青抬头,将琴给子言抱着,起身拍了拍衣裳,又左右望了望。 顿了许久,才转头看着子言道:“我饿了。” “我不介意你吃我的。”子言厚脸皮,往陈佳青边上蹭了蹭。 陈佳青又四下望了望:“喔,去找些柴,生火。”说完,几步跃到了岸上。 子言不明所以,抱着琴,手中拿着笛子,发扬不耻下问精神。“生火做什么?” “你不是让我吃你么?我不吃生的。”远远传来陈佳青的声音,子言像是被噎到了。他是该说陈佳青纯洁,还是该说她懂装不懂? 子言跳上岸,又凑到陈佳青身边,瞧见陈佳青凉凉的眼神,到到嘴的话生生憋回肚子里,不得不换上一句:“我去厨房拿饭。” 其实他本想说:那你吃吧,我去洗干净,你自己生火。看见陈佳青懒懒的瞥过来的眼神,觉得还是不说为妙,没准儿陈佳青真会烤了他。 陈佳青往水里望了望,叫住子言道:“不用去了,我们抓鱼,烤鱼吃好了,上次你带来的调料应该还是有的,你的手艺还不错,抓两条鱼烤烤吧。你顺便再摘些果子,留着晚上充饥,省的你要下断情殿,跑去厨房拿饭。”再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人。 潜意识里,陈佳青是不想司徒惑知道子言在这里陪着自己的。 子言听了更乐了,又往陈佳青身上蹭:“就知道你对我好啊,不过我不吃鱼,你让我咬两口好了。” 陈佳青不动声色的移了两步,瞪了子言一眼。“抓鱼。” 子言扁扁嘴,望了望水,往后退了两步。 “我怕水的……方才站在你边上我就险些没站住,腿现在还软着呢,你要吃鱼自己抓,我替你烤就是了。”抱着里水岸挺远的一棵树,胆小的样子很是滑稽。 子言怕水,怕流动的水,越是流的快的水流越是怕。 陈佳青望着,真是想扶额摇头了。轻叹了一声,话语间满是无奈:“你不抓我就将你丢到水里去。” 子言往后退了退,整个人缩在树后面:“不去,死也不去。” 陈佳青很是汗颜,这情况,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子言还是小鱼,还在装傻充愣。陈佳青不得不怀疑,子言是不是在演戏。 “我现在很饿,你不去,就等我饿死了,等着冥离跟你算账吧。我就吃鱼,没商量!” 子言听到陈佳青说饿死,果断从树后面跑出来准备去抓鱼了,倒也不是怕冥离找他,似乎就是一种对陈佳青的偏爱,见不得陈佳青不好。 望着子言站在水流不是特别湍急的地方,战战巍巍捕鱼的样子,陈佳青颇觉得自己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子言晃啊晃的,她都替他担心会不会一个不稳就摔到水里去。 陈佳青摇了摇头,她真不觉得今天可以吃到烤鱼。更何况,她不是很爱吃鱼。 转身步入林子,准备采些果子垫垫饥。总不能让他们两个都饿上一夜吧。 陈佳青过的很悠闲,在林子晃荡了好些时候,见着天快泛黑了,才准备回去。路过水镜的时候,将果子在水里洗了个干净。 走回竹屋的时候,陈佳青瞧见子言生了篝火,专注的在烤着什么,那竟是一条鱼。子言还真抓了一条鱼。陈佳青少不得要惊讶一下,看来强逼还是有些用处的。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2章: 放鸽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