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1章: 无趣

陈佳青抬头望向来人,整个人都不知道作何感想了。惊了一会儿,却又笑了。 子言不会失言,子言来了。 子言同样将自己的那一包丢给了那个慕清掌门,飞身到陈佳青边上,望着陈佳青欣喜的表情,心中阴霾也一扫而空了。“我去治了治嗓子,然后替你去抓了几条小蛇,你不怕输,我就不会让你输。”离陈佳青两步,微微偏着头,看着陈佳青。“看到你没事,真好。烧想必早退了吧,中途抛下你,实属万不得已。” “嗯,没事。”陈佳青笑的释然,从没有人见她这样的笑过。司徒惑也笑了,望着陈佳青和子言笑了。 那凤闫飞飞却愣了愣,看着声音与司徒惑如出一辙的子言,吓掉了半条命。 “你来的早了些。”陈佳青看着子言身后随着青丝飘扬的发带,几不可见的瞥了司徒惑一眼。“你不觉得押准了子时到,会更有震撼力么?” 子言绕过司徒惑,往陈佳青边上一坐,勾过陈佳青的肩膀,亲昵的道:“我想你了,所以早点来见你。”端起那银质的酒杯一口灌下,又全部喷了出来。提着杯子惊讶的望着陈佳青:“这……这是酒?” 陈佳青翻了个白眼:“我没说这是水。” 子言不顾形象的用衣袖擦了擦嘴角残留的酒水,将那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埋怨道:“你不是不喝酒吗?” 陈佳青不置可否,毫不避讳的借着酒杯又倒了一杯,当着子言的面喝了下去。喝完眼角上挑,望着子言:“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不喝酒了?” 子言哑然,确实没说过。 伸手替陈佳青抹去嘴角的酒渍,邀功似得道:“我替你抓了不少蛇,都是活的诶,话说弈辰追了我好久呢,被我甩掉了。你要怎么奖励我?”手搭在陈佳青肩头,完全没有身份的界限。 陈佳青手撑着下巴,寻思了会儿,又道:“要不,你待会将所有活着的蛇放回千蛇林好了。” 子言一跳三丈远,手拼成了一个叉叉,对着陈佳青道:“不要,弈辰会杀了我的。” “其实我寻思着在绝情宫开个比武大会,这样我不会觉得太无聊,正好给大家找点事做,要不,你就对冥离吧,你看怎样?” 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不过就算是威胁,子言也必须得吃这一套啊。“你饶了我吧,我宁愿去放蛇。” “那不是最好了么。”陈佳青说完,以一个极犹豫的姿势摇头将就喝尽。 司徒惑不曾开口,就像他不在场。陈佳青看到司徒惑脸上欣慰的笑,心中一股子凄凉。 子言发现现场的情况,笑的越发欢脱,又开始跟陈佳青调笑。 那掌门已将子言和凤闫飞飞带来的蛇清点完毕。向陈佳青禀告了一声,开口道:“闫飞飞剑主七七分,云痕殿下一百分,少侠一百零一分。” 场上僵了一会儿,一个孤立的掌声响起,带动全场的掌声。掌声此起披伏,陈佳青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子言一定是算好分数的,刻意压上夜云痕一分。 夜云痕表现的风轻云淡,子言也是喜笑颜开。而凤闫飞飞一脸铁青,她一百零一条蛇,却只有七十七分。不过也没脸质问,江湖公认的公证人,她没资格去质疑。 陈佳青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瞥了眼场下,又觉得无趣的紧。“各位结果也看到了,该到的也都到了,想必子时之前也没人会再来了吧。既然这样,不如早些散了,早些休息。最好明天就将比武大会结束了罢,拖了这么久,想必各位也都挺累的了,早些回去休养休养,明天好争个高低。” 陈佳青伸手,示意子言将他抱到轮椅上去。 子言依旧不辱使命,将陈佳青放稳后,推车准备走人。陈佳青示意子言停下,拔高了嗓音又道:“对了,明天的比武大会,不限形式,不限手段,不看过程,各位各尽所能,比武期间所有人不得插手,直到决出胜负为止。违者,由绝情宫处置。” 话语里的另一层意思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旁人禁止插手。 陈佳青期待着,正规的比武,变成江湖群殴会。哪怕血溅当场。都死光了才好呢。 陈佳青说完,示意子言推自己离开,司徒惑,不是她该管的,也不是她管的起的。 路过凤闫飞飞身边的时候,陈佳青道了句:“明天加油,希望,决赛上,我还能看见你。”明显感到凤闫飞飞一怔,回过神来的时候,子言早已推着陈佳青走远。 翌日。 众人早早被通知到场,未用过早饭,就被通知开赛了。时长一个时辰一场。未上场的都是紧张兮兮的看着上场的,只有陈佳青一个人气定神闲的在睡觉,完全不关心比赛过程及结果。 杀人还是将人打下场,仅凭个人意愿。 子言坐在陈佳青那张宽大的软榻上,陈佳青将子言当枕头,子言手拿着血红的羽扇替陈佳青扇风祛暑,精美的羽扇,并不是那绣着幻影河山的神器。陈佳青躺在子言身上,悠悠闲闲的睡觉。看的一些老人摇头长叹世风不古。 陈佳青光明正大的补觉,看的一些人好不羡慕。 只三个时辰,三场结束,留下了胜出的九人。凤闫飞飞,白紫芩,夜云痕,虚空,尚孓愆,尽然都在。陈佳青悠悠醒来的时候,笑了一笑。都是故人啊。 陈佳青突然想换个玩法,让他们几人单对单打未免无聊了些,而且,她不觉得凤闫飞飞有那个实力撑到最后与自己一斗。这九人,凤闫飞飞的实力却只算下等,打不打得过白紫芩都是个问题。 不换个方式玩,哪能碰的到他。 陈佳青换的比赛方式很简单,各派胜出的九人为一队,绝情宫方出三人为一对,共十二人,拆作两人一组,对手由抽签而定。 抽签什么的不过是个说辞,陈佳青想要抽到跟凤闫飞飞一组还是很容易的。不过私下里做做手脚罢了。 白紫芩的对手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不久应该就会被刷掉出局。夜云痕与一个江湖前辈一组,虚空与尚孓愆一组,子言对的也是个上了些年纪的高手,司徒惑想比之下就轻松很多,对的是那新月阁的阁主夏倾弦。 这六组会胜出的人基本没有悬念,只是那陈佳青与凤闫飞飞,子言与那前辈算的上有些看头的。 陈佳青完全不担心,甚至毫无压力。 坐在轮椅上,以一副傲人的姿态坐在凤闫飞飞对面,慵懒轻松。 相比之下,那凤闫飞飞也算的上准备充分,一身轻简的劲装,手持长剑,风采也是夺人的很。 陈佳青闲闲的撩了撩头发,似不经意道:“都说了,寡妇不要这么抛头露面,影响不好。” 那凤闫飞飞却是淡定的很了,保持着微笑,不温不火的对着陈佳青道:“抛不抛头露面那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关心吧。” 陈佳青笑了笑,又道:“确实不管我的事,但我一个大男人对你一个女子,是不是不太公平?” 陈佳青这一句女子讲的尤为讽刺。好在场下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他们这无聊的一方。相比之下,其他已经开打的几场有看头的多。虽说凤闫飞飞算的上个美人儿,陈佳青也是妖孽一般的人物,但看起来,这群江湖儿女还是比较喜欢切实一些的舞刀弄棒。 “对你一个身有不便的人,我才算占了便宜的那个,我会手下留情的。” “那倒是,”陈佳青顿了顿,道:“应该多谢你手下留情了。”陈佳青这话讲得谦虚的很。 凤闫飞飞望向其他五场的形式,顿觉自己这一方果真是慢的可以,当下拔了自己的雨花剑挑着陈佳青:“不要废话了,打是不打?” “请。”陈佳青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人却依旧坐在轮椅不动如初,他是个瘸子,自然可以这样。 历来,还没有坐着轮椅比武的。 陈佳青望着凤闫飞飞的剑冲着自己过来,面上一派淡然,侧过头让剑从耳侧滑了过去,凉凉的一句:“太慢。”凤闫飞飞反应过来的时候,陈佳青已离开自己几步远,凤闫飞飞甚至没看到,陈佳青是怎么做到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是雨花剑的特点,你,不懂么?”陈佳青连兵器都没出,冷冷的望着凤闫飞飞,不大的声音,足够在场很多人听得见。“你这雨花剑法,倒是退步了不少啊。” 凤闫飞飞一时窘迫,提着剑又朝着陈佳青刺来。剑尖抵着陈佳青手中抵挡的幻影山河扇,将陈佳青逼退了十几米远。陈佳青敲着那离自己二十公分的剑尖,挑了挑眉毛。 看着剑那端的凤闫飞飞,全然没有轻松的样子。心理素质真是差。陈佳青冷哼出声。 嘴角勾了勾,薄唇亲启,声音小的只能够让凤闫飞飞听见:“你还记不记得,文坚外有个人说过早晚要让你知道,死,有多可怕?” 抵着扇骨的剑尖松了些,没了那份力道。陈佳青望着凤闫飞飞惊讶的眼神,知道她想起来了。便又加了一句道:“你还记不记得,郊外你嘲讽的那个女子说过,她会杀了你?” 凤闫飞飞瞪大了眼,瞪着陈佳青,拿剑的手提了几分气力,指着陈佳青问道:“你是来替她报仇的?” 陈佳青折扇一展,形式的晃了两下:“你还没资格知道。”表面不动声色,手中一使力,幻影山河扇以惊人的速度飞旋了出去,生生将雨花剑展成了两段,在凤闫飞飞脸上划了条长长的口子。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1章: 无趣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