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0章: 最后的赢家

“好。”陈佳青道。她无所谓是谁赔他下山,司徒惑既然愿意,有他守着也很好。司徒惑自然不是没脑子的人,必然会易掉这脸上的相貌,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嗯。” 陈佳青与司徒惑的话一直很少,现在,仿佛比当初更少。 陈佳青下山的时候,是司徒惑推着轮椅。司徒惑换上了绝情宫玄色的衣裳,同样也换了一张脸,那是张陌生的脸,陈佳青并不认得。 原本司徒惑换的是子言的相貌,陈佳青摇头,司徒惑便又画了些功夫,换了另外一张陈佳青不认得的脸。 陈佳青不禁摇了摇头。换脸,听着真恐怖。不过,她也是换了脸的,而且,是真正皮肉相连的换脸。那股子痛感,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得。 下山经过千蛇林,瞧见了许多蛇奴手中挟着笛子出没,行色匆匆,连声招呼都来不及同他打。陈佳青自然知晓他们是要去护着千蛇林的蛇。 陈佳青早就同弈辰打过招呼,弈辰护着自家的蛇,自然不会给那些人好果子吃。陈佳青在山道上瞧见好多返程的人士,这是后半天,他们也是该返程回去了。 陈佳青听说清涧早就购进了大批趋蛇防蛇的药材,放在城里的铺子上买卖,想必又能大赚一笔。 “快些吧,今晚能将这事处理了,最好赶着明后两天将武林大会这事完结了。”没了子言,陈佳青似乎少了很多兴致,只想一切从简,早些结束。 她很累,想回绝情殿好好休息,谁也不能打扰。 “嗯。”还是那个简略的单音节。 陈佳青不想再说什么,跟司徒惑讲话,真的很累。 陈佳青提前吩咐下人准备了酒宴,二人到场的时候,众人把酒正欢,宴席却还没开始。这群人,当真不把他这个盟主当回事。 见着陈佳青到场,场面也安静下来。陈佳青很淡定的被司徒惑推着走过中场,坐上了盟主的首位上。 众人目光几乎都锁在陈佳青身后推轮椅的人身上。他们都知道陈佳青身旁跟着的人必是高手,像绝情宫首席护法冥离,还有上次那个手拿银竹清空笛的男子。这次,却又不晓得是哪个江湖上无名的高手。 陈佳青坐定,没什么客套的话语。只是一开口就切入主题:“各位这半个月的成果,想必也都交给公证的人统计结果了吧。我不想客套,只想尽快结束。谁是公证人,直接宣布谁是赢家就好了。” 陈佳青瞧见不远处站起来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胡子半白。“盟主,老夫便是这次公选的公证人。”尊称陈佳青一声盟主,着实难得。 “天山派,慕清掌门?”陈佳青问道。慕清这个人,陈佳青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江湖上极富盛名,传言说是正义凌然,刚正不阿。她以为当得起慕清这么文雅名字的,应当是个清秀小生,却不想,是个半百老头。 若不是瞧见他站在天山派掌门的位置,还真猜不出来。 “正是。” “那有劳慕清掌门告诉我,谁是最后的赢家。”陈佳青端起了银质的酒杯,放在嘴边浅尝即止。似乎对结果并不关心。 所有的酒具器具都是银质的,为了防人下毒。银质的东西,也花了陈佳青不少的银子。但这些并不可少的东西,她必须得做好,所以她并不心疼银子。心疼,也该清涧心疼才是。 “启禀盟主,这次捕蛇各派都没什么太大的收获。盟主自然晓得千蛇林的蛇是有多难抓,所以各派的成绩都不是很看的入眼。唯一算的上好一些的,便是您的二师兄,云痕殿下。”那慕清掌门罗罗嗦嗦讲完,场下又是一阵轰动。 陈佳青并不觉得奇怪,不过对慕清那一句“启禀盟主”却很是受用。称呼夜云痕为云痕殿下,也说得过去。只是陈佳青在想,如果夜云痕挑动天下战争,生灵涂炭的时候,这群人还会不会恭恭敬敬的唤夜云痕一声:“云痕殿下。” 陈佳青不出声,她在等,等子言。她不觉得子言会不辞而别,子言走一定是有原因的,何况他承诺过不会让她将银竹清空笛输了出去。子言说的,就一定会做的到的吧。 所以她在等,等子言。 “真是祝贺云痕殿下了,两件宝器收入囊中了。” “云痕殿下不愧年少有成。” …… 陈佳青听着台下的恭维,不置可否。夜云痕也是脸上挂着笑意,并未答话,那眼里,一片光芒,毫无欣喜。夜云痕的笑,也很假。 “截止时间是今夜子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一道尖细的声音,少许有些妩媚的嗓音。 陈佳青望着人群中的夏倾弦,实在想不通,为何她要薄了夜云痕的面子。 夜云痕只是儒雅的晃着扇子,不温不火。 众人举杯,把酒言欢。明月作美,今晚是个不错的天气。 所有人都在等着这场宴会结束,可这场宴会,漫长的要到深夜子时。说不无聊,那是假的。 陈佳青就是因为无聊,所以想找点事做。 手端着银质的酒杯,不停唤着角度倒映着天上的月亮。月亮居于酒水中央的时候,一晃手腕,将那月影晕开。 至始至终,陈佳青身后的司徒惑没有讲过一句话。 陈佳青想起了这个人的存在。百无聊赖的道:“觉得无聊,坐下喝杯水酒好了。”一手撑着头,一手将手中的装着酒水的酒杯往后递过去。 “嗯。”还是那个单音节。司徒惑接过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陈佳青看着司徒惑将酒喝了下去,眯起了眼,很快又恢复淡然,接回酒杯,将酒杯放回了桌上。边上的小厮眼疾手快,过来又斟了一杯。 陈佳青尚未端起,听着台下一阵不太自然的轰动,眯眼望去,瞧见一紫衣的女子拎着一大袋物事往她这走来,那袋子里装的东西在蠕动,似乎很多。 瞥了眼边上站着的司徒惑,陈佳青轻笑道:“你的,夫人。” 来人正是已嫁给司徒惑的女子,凤闫飞飞。陈佳青知道东方笑不会放过这两件名器,只是没想到,闫飞飞来的这样早。 笑笑的看着那凤闫飞飞拎着一大袋的蛇站在场下,陈佳青等着凤闫飞飞先开口。他陈佳青什么没有,就是这耐心,很充足。她发现,她越习惯了做陈佳青,就越淡定。 凤闫飞飞将袋子往地上一扔,高傲的望着陈佳青,张口道:“夜云痕是一百条蛇么?我这里一百零一条,比他多上一条。” 陈佳青轻笑,不答。转头瞥了司徒惑一眼,轻声说:“她,是不是比我家木颜,没脑子很多?”瞧见司徒惑点头,陈佳青笑出声来。 凤闫飞飞见陈佳青不回话,反而与身后的人说笑,一阵窝火。“盟主当真好气度,将我一个女子放在这里晾着。” 陈佳青眼神冷冷的撇过去,语气慵懒,一副懒洋洋的态度望着凤闫飞飞:“没人告诉过你,寡妇最好不要抛头露面?” 陈佳青一语双关,损了凤闫飞飞,同时损了那文坚的家主,东方笑。 “你……”凤闫飞飞欲辩无言。 陈佳青撑起身子,坐正了望着那凤闫飞飞,开口道:“哦,我忘了。你是个寡妇,按理说本就是比我这个尚未成亲的毛头小子身份是高上一辈的。何况,你是我大师兄的夫人,算起来也是我的嫂子了,也算的上我的长辈,这么对你,好像是有点说不过去。” 凤闫飞飞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应是比陈佳青高上一辈的。“你知道就好。”满足感尚未存在多久,又听陈佳青凉凉的道:“不过我与司徒惑这个师兄一向不太交好,甚至连面都未见过。你自然也算不上我什么长辈。我尊你一分,只不过是因为,你是个寡妇,算得上个前辈。” 陈佳青话语刻薄,毫不给对方留面子。 “你,你好不可恶!”凤闫飞飞一时急躁,却又不知道作何方式。 陈佳青又道:“敢问,你这两年,可曾去见过你的师父,凤仪前辈?” 凤闫飞飞不知如何回答,干干的回了一句:“不曾。” 陈佳青笑了笑,衣袖一挥,躺在了软榻上。“那么好,我希望有一天你挡着你师父凤仪的面,告诉我,你哪点好。” 陈佳青躺着,眼睛又凉凉的瞥着那凤闫飞飞:“你说,你有什么资格跟她比?你有什么资格,抢走她的一切?你有什么资格,替代她?” 凤闫飞飞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愣愣的望着陈佳青,惊恐的问:“你到底是谁?” 陈佳青勾唇一笑,再道:“聪明如她,自然猜的到我是谁。你,连她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你有什么资格。” 凤闫飞飞彻底愣了。对陈佳青口中的“他”,也猜出了七八成,心中凉飕飕的。 震惊之余,又听陈佳青的声音凉凉的响起:“忘了说了,这捕蛇的比赛,不是按照条数的多少来的。下次争一些东西之前,先打听好一切,想好后路及结果,第三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陈佳青的话,在场的人多数都听不懂,不过陈佳青觉得,总归有些人是听得懂的。 “劳烦慕清掌门,替我算算分数。”横插出一道声音,清越响亮,却听得陈佳青怔了怔。 这声音,像极了司徒惑,而司徒惑站在她身边,并不曾开口。震惊的并不止陈佳青,那凤闫飞飞也是愣直了身子,仿若被雷劈了一样,说不好是高兴还是悲切。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30章: 最后的赢家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