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9章: 后悔

司徒惑看着陈佳青一副震惊的样子,并未回答陈佳青的话,张口满是疏离的道:“你是谁,他又是谁?” 是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的面貌,还有那如初见时的态度。 人生若只如初见,他们现在也仿若初见。 陈佳青险些从司徒惑的眼神里觉得他是认得她是梅霞的,可那多了冰冷疏离的眼神里,确实又不像认出了她,方才,是幻觉吧。以他陈佳青的面貌,他怎么可能认得出他就是安梅霞。 可是,要怎么回呢?告诉他自己是安梅霞,还是陈佳青? 不重要了,早就不重要了。 安梅霞早就死了,他本以为司徒惑也死了,可现在,司徒惑既然还活着,这就很好了。 “嫙……?”长长的尾音,最后变作疑问的语气。 陈佳青闻声惊的抬起了头,对上司徒惑复杂的目光。司徒惑眼里,惊喜与期待交织,望着陈佳青,格外的炙热。 司徒惑似乎从不曾唤过她的名字,连白沂这个名字都不曾听他叫过。这一声简短的称呼,陈佳青险些不知道那是唤她的。 好不容易意识到是在问自己了,陈佳青却沉默了,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内心挣扎了许久,还是点了头,几不可闻的回了一句:“是。” 司徒惑几乎是欣喜的笑了出来,站在离陈佳青十步之遥的地方,扯了个笑容,明媚的仿佛冬日里的暖阳。“你没事,那很好。” 陈佳青看着那笑容,记得看见司徒惑笑的最近的一次,也是两年以前的事了。他笑的,一直很好看的。 他说:“你没事,那很好。”笑容是释然的,安心的。 陈佳青想到了两年前他在婚礼上让自己走,想起他站在文坚城楼上,几欲跳下来赶走自己的样子,淡定如他,也做出了那般不冷静的样子。 她似乎总是可以看到他不冷静的样子。就像最初他将自己丢进湖里,着急的问自己的名字,那种急躁的姿态;就像他在白府医局拥着自己说要带自己走,那种心疼的拥护;就像他不顾生命之忧,随自己跳了悬崖,那种舍生的庇护;就像他在自己身犯险境时,忘了他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为救自己的拼命挣扎,那种焦急的神情;就像……他瞧见自己执剑立在他面前的样子。 即使他陈佳青现在装得再云淡风轻,对上司徒惑,她也没法子从容不迫了。 “好久不见,可好?”最客套的语气。她已不是那时候有些犯二的女子,司徒惑也不是从前那般淡然的司徒惑。 “看到你很好,我很安心。”司徒惑道。没有回答陈佳青他好不好,只是说:你很好,我安心。 “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的……”让你后悔放开我。这是司徒惑临走前说的,下半句,陈佳青却说不出口了。 “让我后悔放开你,对么?是,我后悔了。”司徒惑顿了顿:“不过看到你很好,我也甘之如饴。” “那你为什么不好好的?”陈佳青鼓足了勇气,终于能问出一句话来。 司徒惑默了。 二人一时无话,周围冷的像空气都要冻结。 “我……其实一直都很好,离了文坚的纠葛,我一个人就很好。”清润的嗓音,在空洞的石室里略带起了些回音。 二人每说一句话都仿佛要斟酌许久,说起话来就显得格外漫长。 “司徒惑……”陈佳青想求一个答案。她不清楚爱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感觉,如果说爱是放在心里舍不了,弃不掉,那她是爱司徒惑的。如果说爱是一股相思,那她是爱司徒惑的。如果说,爱是设身处地,痛及齐心,那么,她当当真真是爱司徒惑的。 “司徒惑,你……爱过我么……” 她爱司徒惑,那司徒惑呢?司徒惑可曾爱过她? 陈佳青又出神了,回神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人轻柔的拥进了怀里,那人,是方才十步之遥的司徒惑。 司徒惑的唇伏在陈佳青耳边,陈佳青听见了很轻的一句话。他说:“我想,我是爱你的。可那或许,并不是真正的爱。” 陈佳青没了思绪,听不懂司徒惑的话语里的意思。 暗处的子言倚着墙角,右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双眸微闭,表情失落而黯然,却不显得痛苦,似乎是疼惯了,不觉得疼了。 整个人越发的往墙角里缩,恨不得整个人都缩进那冰冷的冰墙里去。 司徒惑将左手臂上的印记展给陈佳青看,银黑色的,像一个蝴蝶,更像一个封杀的标记“x”。 陈佳青听见司徒惑说:“如果没有它,或许就会少很多纠结吧。没有它做牵引的爱,才算的上真正的爱吧。” 陈佳青看着,她晓得自己也有这个印记的,只不过是在右手。她终于明白了这个标记为何会痛,为何会牵着心脏一块痛。 子言也是如失血木偶般的,望着自己左手被衣袖挡住的,同样长有那个印记的地方。 邬桑也曾告诉过他,单凭这个东西牵引的爱不是爱,真正的爱,要用心。可是,这个东西,牵引的,不就是他们的心? 心之所在,爱之所存。 子言眼角有些湿,却终究没有哭出来。他错过了她两世,这第三世,也注定错过,纵然她爱的,是司徒惑。 司徒惑,司徒惑。惑,取意糊涂,他一直糊涂。糊涂了两辈子,已糊涂了两世,终究要糊涂第三世么? 邬桑说:“三世一过,便都结束了。他们,就再也没有就缠了。” 他带着前两世的记忆,他爱着她,爱了一千年。现在,纵然他不记得,他还是义无返顾的爱着她。他知道她不记得了,不记得即墨,也不记得子言。她是那般的爱司徒惑,因为这个荒谬的约定。 那是他们的第一世,以血为誓,永世相守。那是他们以血相溶刻出来的誓言,转世变成了纠缠的牵引。 他看见了她第一世在奈何桥头回望着他的样子,他记得那句挖心的誓言,她怎么忍心下这么恶毒的诅咒。 只此一眼,挚爱千年,三生三世,永不相守。 因为纠缠,所以相爱。因为相爱,所以永诀。 她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她爱司徒惑,他便不做司徒惑。可她,是那样的爱司徒惑,就因为,那延续了三世的荒谬的血誓。 可是她不晓得,雪忆司徒家少主,复姓司徒,单名一个惑字。三岁受恩师指点,改名竹箫。二十岁及弱冠之礼,选字,子言。 陈佳青从棺冢出来的时候,说不好什么心情。司徒惑没死,那很好。司徒惑不爱他,那也很好。可是就是有什么觉得不对。 陈佳青跟子言回程的时候,天公不作美,一场大雨倾盆的浇了下来,耽误了两日行程。陈佳青淋雨又病了一场,也说不好是心病还是风寒。 陈佳青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下去,身体有些虚。听着玉珏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抱怨,修养了好几天。身体好些的时候,正好赶上捕蛇之期结束。 子言从陈佳青醒来以后就消失了,再也不曾出现过。 玉珏说没有看到过子言,是司徒惑将陈佳青送回来的。司徒惑来探过几次病,下人都是一副尊敬的样子,可想而知,司徒惑在这里是有些地位的。 陈佳青听过下属称司徒惑为“少主”,想这绝情宫本就是师父给的,司徒惑是师父坐下大弟子,能受到如此的待遇也不奇怪。 只是,子言……不辞而别了么? 陈佳青依旧坐在无剑崖上,山风吹过来,清清凉凉的。 陈佳青望着远山,她习惯这样坐着,这样想一些事情。明天就是捕蛇之期最后一天,照理她该现身的,只是子言不在,也没有个人商量,她一个人应付这些事,突然觉得有些……寂寞了。 司徒惑,司徒惑总是与自己疏远,陈佳青也找不到那份亲近的感觉,就像那个人并不是司徒惑。可他结结实实又是司徒惑,难道,两年,已将他们的感情变掉了么? 况且司徒惑在江湖上已是个已死之人,陪着自己现身着实不大可能。而且,与司徒惑相处,总有些尴尬的意味。 一直手搭上了陈佳青的肩膀,打断了陈佳青的思绪。 陈佳青其实不喜欢想事情的时候被打扰,但她一个人在无剑崖的时候却似乎总是被打扰。不喜形于色,不表现在脸上,陈佳青也习惯了这样。 陈佳青没有回头去看,因为这时候闲的上无剑崖的人并不多。上了无剑崖又能这样将手搭在他肩膀上的,除了司徒惑,应该不会有别人了。 陈佳青做事喜欢先想,能肯定的事情,就不会再去实践考证。就像她肯定那是司徒惑,就连头也不曾动过的等着司徒惑说明来意。 他们表明了心迹,那股子爱,就像浇上了水,在文坚的冰棺冢里冻成了冰,埋进了棺材里,什么也不剩了。 “在想什么?”风轻云淡的声音,是司徒惑。 陈佳青向远处望了望,任司徒惑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眼光瞥向崖中飘荡的雾气,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在想子言。” 陈佳青不撒谎,她确实在想子言,想子言当初固执不走,为何如今又不辞而别。 明显感到放在肩膀上的手一紧,陈佳青猜不到司徒惑什么心态。 二人无言,山风吹着,陈佳青却有些冷。仲夏的天气,觉得冷,实在是有些怪异。想是二人的气氛太沉重了,陈佳青想。 可是,司徒惑又不像子言,这气氛如何轻松的起来。 “下午,我陪你下山可好?”司徒惑将陈佳青做的轮椅往后拉了拉,像是怕轮椅一个不稳,滑进山谷去。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9章: 后悔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