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8章: 交情

陈佳青觉得有些冷,放下窗帘,将手缩回怀里捂着汤婆子。她怕冷,打从那文坚一战后就格外的怕冷。淡淡叹了口气,热气在脸前液化成一片白雾。 “子言……怎么还不回来。”陈佳青无聊的呓语。 陈佳青倒不觉得子言会出什么岔子,毕竟一个鬼,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哦不,半个鬼。 只是不晓得,子言这个半人半鬼的怕不怕冷。 陈佳青又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冬天太冷,比较适合冬眠。 车门规律的被敲了三下,陈佳青刚闭上的眼又睁开了,知道是子言回来了,张口道:“进来说。”脸前又是一片白色的水汽。 子言推门而入,果然是一副不觉得冷的样子。一身单薄的衣裳,脸不红不白,没有点常人受了冷的样子。 “没人看守,我们是走过去还是赶车过去?赶车过去势必会留下车辙痕迹,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子言说着,陈佳青没有瞧见那液化的水汽。暗自纠结,这子言像鬼又不像鬼,难不成是自己被误导了?真正的鬼应是子言这个样子的? 陈佳青想完,又顿了顿才开口:“做个鬼还挺好,不疼不冷不热。”说的话却是答非所问。 子言瞥了一眼:“你跟我一起做个鬼好了。” 陈佳青又道:“我早就是个鬼了,你不知道么?” “不知道。”子言一向直话直说,陈佳青早就知道了。 陈佳青状似豁然开朗的样子,下巴微抬,哦了一声,道:“哦--倒是我忘了说了,我的身是个人,心是个鬼。说不好,这就是我怕冷的原因。” “……” 子言沉默了会儿,扯了件厚些的衣裳往身上一撘,又开口道:“我有些冷,借我靠靠。”说着坐到了陈佳青边上,企图寻求一丝暖气。蹭了蹭,觉得满意了,张口说:“驾车还是徒步?” 陈佳青瞥了一眼,也不挪动半分,看着子言,眼神往外一扫,凉凉的开口:“去驾车。” 子言吸了吸鼻子,一副可怜相,头上还绑着白色的发带,倒真像是带着孝来的。只是那发带,陈佳青离得近了瞧,才觉得有点眼熟。 封边用白线勾得的祥云纹,中间绣着银竹,那竹子不大不小,比例缩的恰到好处,宛然一副银竹卷轴画。只是那绣着银竹的绑在子言头上的发带陈佳青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先别装可怜,告诉我你这绑头的发带哪来的?” 子言收起一副可怜相,眼皮上翻,左右转了转,半天没说话。清了清嗓子,道:“这个啊,我断情殿你房里翻到的,呃,也不算是翻啦,你放在桌上的,我看着好看,就借来用用。” “借?”陈佳青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这借,他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子言尬尴的往边上挪了挪,悻悻然道:“好吧,我承认是拿。不过,我拿都拿了,你看我们交情又不错,而且这颜色又不配你一身红衣,跟我倒显得相得益彰,干脆送我算了。”子言罗嗦了一堆,说白了就是跟陈佳青讨要这发带说些客套话罢了。 陈佳青本是想直接要回来的,转念一想,留在自己这儿也是徒增伤悲,干脆就将它送给了子言。“你留着吧,好生留着。”司徒惑赠他的,也算是他自己的,送人应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子言站起来,应了声:“好嘞,我去赶车。”说完,躬身出了车门。 这车厢保温很好,子言一开门,又是一阵冷气进来,陈佳青将脖子往里缩了缩,裹得更紧了些。 陈佳青下车的时候,衣裳裹得厚厚的像个企鹅。尽管如此,还是冷的直想发抖,心里一个劲儿的打冷颤,身体也就跟着冷的直发抖。 这里就像个冰窟,一条长廊左弯右拐,长廊两侧有整齐对称的支廊,支廊上方刻着字,是里头棺材里躺的人的名字。 关上了门的都是已经入了棺材的,洞口大开的,便是为文坚尚未死之人准备的棺塚。 陈佳青看到了司徒俞的,那冰墙早已关上了不知多少年。司徒俞死在二十几年前,却没人知道是怎么死的,算下来,这冰墙应该是落下来二十多年了。完封不动,就像本就是与那周围的墙壁连在一起的,连缝隙都没有。 边上东方笑的棺廊是的冰墙并未关上,因为东方笑还活着。 司徒惑的生父便是司徒俞,据说司徒俞年轻时爱的是名字中嵌了个雪字的女子,无奈司徒俞家中早已订了亲,东方笑已入司徒家的族谱,更改不得。东方笑又善妒,硬是不允许那个女子进门。后来呢,后来司徒俞死了,那女子也不知所踪,东方笑坐上了机关城的家主之位,改机关城名为文坚。后来说东方笑十月怀胎得一子,取名一个惑字,寓意糊涂。 江湖上众说纷纭,说东方笑蛇蝎心肠,杀了自己的丈夫和那个女子,心有愧疚改名雪忆,或许那个女子叫雪忆也说不定。 说司徒俞没死,放弃了家族与人私奔了。 说东方笑那孩子是假的,不知从哪捡来的。不关心那孩子,反而对那孩子百般折磨,逼其离家出走。 说那孩子天赋异禀,可惜三岁便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二十岁时,传言是武林盟主座下首徒,手握兵器榜榜首名器深冰魄,以及名列前三的银竹清空笛,因此一夜成名。 见过司徒惑的人不多,只是传说那长得是面若宋玉貌比潘安,风流潇洒英俊倜傥,千杯不醉坐怀不乱…… 陈佳青想到这儿笑了笑,司徒惑千杯不醉?他可是一沾酒就倒的。 这些东西绝情宫的档案库里可是比什么都清楚,清楚的让陈佳青想好好整顿整顿,太不切实际了。 “司徒惑的棺冢在最里头,我们还得往里面走不少。”子言抓过陈佳青的手往前带。陈佳青喜欢出神,一出神就停在原地了。 陈佳青被子言拉走的时候,无意瞥见了司徒俞边上已被冰墙封掉的一个棺冢,上面并没有名字。来不及疑惑,人已被子言拉走了很远。 已入馆的棺冢都是用冰墙封掉的?”陈佳青问道。 “对。” “那司徒惑的棺冢不是也封掉了么?” 子言顿了顿,答道:“是。” 陈佳青不问了,这来了不等于白来了么。 子言带头在前面走了几步,二人默了会儿,又听子言道:“你答应我,见到他不伤心,我就让你见他。” 陈佳青看了看子言,皱眉道:“你对这里很熟悉?” 子言摊了摊手:“我这路也不是白探的,文坚的机关阵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况,他们把棺冢选在这个地方,图的就是尸体在这里的低温下不会腐化,做这些,还不是为了以后祭奠的时候能来看看里面的人?那封住的冰墙,只是做给外人看的,晓得这其中奥妙的,想要进去看看里面的人,还是很容易的。恰好,被我好运气的撞上了。” 陈佳青点点头,文坚的机关阵,还真是无处不在。 陈佳青脑子里还在想,方才那个无名的棺冢。不晓得里面是谁,东方笑竟然将他安放在了司徒俞的边上。如果可以,她倒是很乐意进去瞧瞧。 “子言,探过司徒惑以后,你能再陪我进个棺冢么?” 子言一愣,牵着陈佳青的手松了松。停下脚步看着陈佳青。 “呃,我只是好奇。”陈佳青解释道,她可不是个喜欢看死人的人。虽说盗墓流行过一段时间,可她还没有沦落到要去探棺盗墓的地步。 子言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只是每个棺冢的机关阵都是不一样的,我又不是那文坚里掌握机关阵的高手,能带你进司徒惑的棺冢已经是实属不易,你还要看其他的?要是司徒惑在,倒是可以任你参观,他是个机关阵的天才,随便破了哪个阵让你参观一下都是小事。只不过,你不觉得看多了死人挺晦气的么?”子言滔滔不绝,还不忘将司徒惑夸上一夸。 司徒惑是个机关阵的天才,这世人皆知,不过天才也陨落了。子言这句话,简直就是废话。不过,能破机关阵的人,绝情宫也是有的,不过需要些时日来破罢了。 “带路吧。” 子言没动。 陈佳青看了眼,却无意间瞥到子言身后已被冰墙封掉的棺冢上刻得字。 文坚少主司徒竹箫,殁于幻黎二九年五月初五。 与那请帖上是一样的。司徒竹箫。司徒惑,字竹箫? 竹箫竹箫,见过他吹笛,却不曾知道他会箫。 陈佳青不晓得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只知道当时在发呆,回神的时候,眼前一片银色,对面是座冰棺。 或许那冰棺里躺的是司徒惑,或许,那冰棺里躺的是死去的司徒惑。 “你……去看看吧。”子言靠在门口的冰墙上,因为光线的问题,那里有些黑,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声音听着泰然自若,不悲不凄。 陈佳青裹紧了衣裳,这里冷透了。 缓着步子走过去,陈佳青猜想看到的会是那张平淡无奇的脸,还是那惊为天人的容貌。陈佳青视线看向冰棺的时候,冰棺里只有陈佳青印象当中司徒惑穿的那件白衣裳,并没有尸体。 难不成,尸体升华了? 回头想询问子言,入目的却是离自己十步远的那张美到极致的脸。 那张脸,熟悉而又陌生。那眸子,淡漠而又冷清,犹如一汪水冻成的冰,冷的很,冷的冻人。那个人,她觉得有些不认得了。 陈佳青嘴唇干干的,声音也是干干的,嘴一张一合好几下,才听见同样干干的几个字:“你……没死……”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8章: 交情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