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7章: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只知道子言的血混着墨水滴到脸上是有些温热的。 子言伸手抹去掉在陈佳青脸上的血,状似惊讶:“呀,你的脸也花了。” 陈佳青看着好不觉得痛的子言,这才明白过来子言的良苦用心。子言一心帮他顺利掩饰过夜云痕,让夜云痕坚信陈佳青和清沂不是同一个人。 是他疏忽,陈佳青和清沂着实太像了。他刚才一个激动站起来,加之声音也没有经过掩饰,若不是子言这么一闹腾,夜云痕一定能联想个七七八八了。 这么说来,子言是故意的,故意将那杯子撞碎,碎片四溅。他若没猜错,扎入他膝盖的便是杯子碎裂的瓷片。子言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他竟然丝毫没发现。 他没发现,就代表夜云痕不会发现。 算下来,他与夜云痕的武功差不多,或许她还要高一些。 夜云痕的难缠,子言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有此一出。子言,当真没有表面的那般简单。 陈佳青闭眼,心中一阵愕然,他身边,当真没有不带心机与他相处的了么?小鱼是有目的的,子言……子言是小鱼,子言……他也猜不出子言的心思。 “二位……”夜云痕支支吾吾出声,被陈佳青喝止了。 陈佳青原本是可以站着的,这么一出,陈佳青是想站也站不起来了。勾着子言的脖子,要子言将他抱回作为上坐好。 子言照做,抱起陈佳青并不费力。额头上的伤倒是显得骇人了些,混着墨水和成了黑红色涂在脸上,估计子言的亲娘都认不出他来了。 陈佳青坐好,内心好不容易淡定下来,又听子言不轻不重的一句:“多吃点,轻了些。”风轻云淡的样子,涂花的脸让陈佳青看不出去子言的表情,却看得见子言的嘴角是勾着的。 子言借着替陈佳青收拾衣服掩饰,巧妙的将刺到陈佳青腿上的瓷片取了出来。背对着夜云痕,夜云痕不可能看见,陈佳青却看了个清清楚楚。从自己腿中取出来的,沾着血,棱角处还带着血肉。 陈佳青不曾吭声,仿佛子言只是在替他搭理衣裳。 在夜云痕看起来,也的确如此。 夜云痕干干的站在那,也不好插嘴。他一开口简直就是讨骂。 “殿下,这戏,可看够了?”陈佳青嗓子不知为何有些嘶哑,许是方才痛的时候怕喊叫出声,压抑所至。陈佳青这样想着。对夜云痕可一点也不客气。 扪心自问,她对夜云痕季昀谢谙雨是没有什么恨意的,倒是谢谙雨和季昀,反倒应该谢谢他们。本不想再有什么交集了,可是夜云痕却是不得不利用的一步棋。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夜云痕跟东方笑面和心不和,借夜云痕的手灭了东方笑不是很好么? 或许也算不上利用,夜云痕替他除了东方笑,他给夜云痕天下,在这时一场交易。纵然夜云痕并不知晓这是一场交易,但怎么算,这都是场很公平的,交易! 夜云痕扇子敲了敲额头,似想起什么了,抱拳开口道:“呀,想起来了,在下该告辞了才对,毕竟这幻影山河扇和银竹清空笛还是很有价值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在下也眼红的很呢。凑凑热闹也好,告辞。” 夜云痕说完,潇洒的转身走人。 子言拿着帕子沾了水在脸上擦拭着,帕子上红的黑的,黑红的,看上去脏乱至极。 陈佳青伸手扣了扣子言额上的碎渣,见子言皱了皱眉,猜想子言应该是觉得疼了。转念一想,子言是个鬼,不会觉得疼的,便觉得方才的想法有些荒谬。 也只有一个鬼,才敢用尽力气用头将杯子撞破了吧。 陈佳青耐心的扣着,碎渣抠干净了,便抠着那流血的血肉,指尖沾上血迹,红艳艳的。“你让我疼,我也该让你疼才是,可是你不是人,不会疼的。”陈佳青都觉得这样的自己骇人的很,可看着子言毫无反应不痛不痒,心里着实不舒服的很,越抠越使劲,抠的鲜血直流。 子言眉头皱着,不曾开口。连哼都没哼一声。 陈佳青手指落下的地方移了移,指尖在伤口处的皮肤上摩挲,见那原本好好皮肉相连的地方,现在竟然有些皮肉分离,皮有些翻卷,却并不明显。陈佳青知道这张脸是下了大工夫的,毁了太过糟蹋,也不做过多的破坏。指尖又摩挲了两下,看着子言道:“准备什么时候,换张脸给我看看?”话语中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子言不答。脸上的血顺着眼角流过鼻翼,流到嘴角,腥甜的血腥味儿。 陈佳青甩了甩手,将脸撇开:“我当鬼是没有血的,原来鬼的血也是热的,也是红的。” 陈佳青闭眼躺着,他不想想太多,也不想想的太复杂。 子言不是鬼,子言……或许也不一定是子言。 他那天看见的情景,那里面的即墨子言长得什么样子,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记得是一身白衣,出尘的就像……就像白衣飘然的司徒惑。 陈佳青默了许久,子言还是不曾说话,话匣子一下子变成了闷葫芦。这即墨子言,也真是个双面人。 抬眼一扫,偌大的地方只有零星的几个小厮在打扫场地,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好比,子言。 陈佳青以为自己就这么被抛下了,眼角不经意扫过边上的一个大树根,却瞧见那穿着一身被染得不成样子的白衣裳的即墨子言。 子言坐在树下,背倚着树干,垂着头擦拭着额头上的伤口。手上一条长丝带,不知是发带还是腰带,熟练的缠在了脑袋上,将伤口裹了个严实。那发带是白色的,偏着点银色。远远看过去,披麻戴孝似的。上下打量了翻,陈佳青才晓得那是发带,不是腰带。 长桌上的百灵鸟一身雪白躺在糕点里,肚子吃的圆鼓鼓的。闹了这么久竟然也没有飞走。陈佳青知道绝情宫养出的百灵鸟一向听话灵巧,却不知,灵巧到这般。 瞥了树下的子言一眼,伸手捏起桌上极细的毛笔,取了片小纸,写上了:“带上上好的金疮药与我会和。”卷了卷,放进了百灵爪子上的小竹筒里。 “飞不动我就把你炖了。”伸手点了点百灵头上有些微黄的绒毛,言词却不如表现的那么温和。 百灵听了,一个激灵跳到了桌子上。拖着圆鼓鼓的肚子,扑扇着翅膀好几下,才又飞起来。 “子言,帮我将百灵放走。” 子言闻言,穿着一身丧服似得衣服走过来,抱起百灵。走开了一段距离里,将百灵往空中一抛。陈佳青听到扑扇扑扇的振翅声,晓得百灵是飞走了。 “即墨子言。”陈佳青难得这么正经的叫唤子言。 “属下在。”子言也难得这么正经的恢复陈佳青。 陈佳青幻影山河扇一展,抬手用扇子当初透过树叶流泻下来的阳光,漠不经心道:“我们去雪谷,看看司徒惑可好?” 子言愣了愣,默了。 陈佳青又道:“你看你这一身丧服,去探探棺,不是最好不过了么?” 陈佳青那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拉了个人负责千蛇林的事情。把捕蛇之期改成了半个月,带上子言就去文坚了。 路程不短不长,本是要七天左右的路程,在绝情宫拥有的特殊交通条件下,两天便到了。 陈佳青也算的上好运气,头一回坐这热气球,老天相当给面子,不刮大风不下雨,顺顺利利的到了离文坚不远的一个小镇,休息了一夜,换了马车往雪谷去了。 去雪谷只有一条路,必须要进文坚。再不然就是像上次那样跳崖,陈佳青可还记得司徒惑摔成重伤的样子,也不打算去试。 进城的时候,陈佳青见子言给了那守门的一些银子,说了几句什么。就顺利通行了。 陈佳青心中感叹一句,果然是有钱好办事。 一路顺利,并没有什么阻碍。文坚的管理并不是太严,反而松懈的很。想是东方笑根本不在文坚。这文坚是江湖第一大城,原因便是因为享誉江湖的机关阵。传说文坚有个血舞冥蠲阵,进去的人绝无生还可能,布阵的人也绝对活不成。文坚有很多暗卫都是培养出来用来布这个阵法的。 除此之外,文坚的阵法多的数不胜数,像连困众人的环雪阵,锁住对手的绕雪阵。再比如,当初自己一人之力破开的血情阵。 文坚的机关阵似乎都脱不了一个“xue”字。 当初也是破罐子破摔,没想到竟然破了那阵,那阵法的致命弱点,应是没人知道的,却叫他误打误撞撞上了。 那处破绽,似乎是设阵者刻意留出来的。那设计者便是司徒惑。 这些,都是后来发奋习武,拼命学习得来的。倒是想起来,下竹影山时,司徒惑手中的书名,便是雪忆机关阵。晓得了司徒惑的实力,也清楚了司徒惑造的那双剑的威力着实不可小觑。 其实,司徒惑的心,也是狠不起来的。 陈佳青一个冷颤抖了抖,吸了吸鼻子,又披了件衣裳。身上厚厚裹了好几层。 这文坚还是那么冷,哪怕仲夏都还是那么冷。 陈佳青窝在马车里,子言早就探路去了。他一个人呆在这里,手里抱着个暖暖的汤婆子,没事儿就爱瞎想些有的没的。 陈佳青伸手挑起厚厚的夹棉的窗帘往外开,这里是那个犹如冰雕的世界,冰面光滑的像镜子,或许千年不会变,万年也不会化。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7章: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