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6章: 欠扁

子言只是站在那,高高的睥睨着几人,话语毫不留情,更没有客套。“干你何事?拿着你神医的名声,救人也好,害人也罢,不要管我的事。我说了不治,就是不治。” 子言当初选择喝拿药的时候,师傅早已将一切药效都讲了清楚明了,后果,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不需要虚空再搬到众人面前来。 陈佳青坐在边上看着。看着虚空一副好心肠想要救治,子言一副我的事与你无关的样子,绝不领情。子言,似乎并不喜欢虚空啊。 救人也好,害人也罢。子言是这么说的吧?一个江湖神医,被人说成害人也罢。 虚空,确实是害过人。害了他最亲的人。虚空,你让我如何跟你算! 陈佳青看着虚空,冷漠孤傲,杀意尽敛,开口道:“有劳白神医一片苦心,既然子言不愿,那此事就此作罢吧。”说起来,玉珏的医术比起虚空差不了多少,找玉珏救治不也是一样的么。 “丑人是非多。”底下一声鄙弃的声音,却显得格外突出,叫众人听了个清楚。 子言脸上并无什么动容,勾了勾嘴角,启唇道:“夜大公子,是不是该出来管管?”目光远投到一遍看戏的夜云痕身上。 夜云痕手摇着扇子,端起酒杯向子言敬了杯酒,以示歉意。 陈佳青也彻底肯定了,这月沙阁,跟夜云痕果然是有关系的。 夜云痕放下酒杯,信不走了过来,执着扇子抱了抱拳:“管教不严,口无遮拦,还望子言兄莫要见怪。” 看着现场的情况,陈佳青才明白过来,上回醉青楼,女贞派才是冤大头。夜云痕替女贞付账,也只是为了弥补女贞被设计进来的伤亡。 夜云痕是真正的主谋,月沙阁归属于夜云痕,那么新月派呢? 陈佳青眯着眼看着夜云痕,却见夜云痕几不可见的冲他笑了笑。心惊的撇开脸,险些以为夜云痕将他认了出来。 夜云痕,与自己两年前认识的玩世不恭的师叔殿下,差别也太大了些。是他原来太会伪装了些,还是皇位当真有如此魔力,将一个人的性格颠覆。 不过,能做上那帝王之位的,哪一个,是没有心机,不工于心计的。 “尘,愆,文坚一别,竟是两年没有见过了,别来无恙。”夜云痕熟络的打着招呼,身上完全没有那帝王的气势,仿若只是江湖上的兄弟见面,客套两句。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虚空二人回道。 “一切安好。”夜云痕说。 陈佳青冷笑一声,表面上的客套,感情都是假的。明明都清楚,根本没什么兄弟感情,却还要装作一副熟络的样子。 虚伪。 子言笔挺的站着,也不觉得累,似笑非笑的笑容,也是陈佳青不曾见到过的。子言要么就是笑的很开心,要么就是笑的更开心,这般的似笑非笑,当真很少见。 “子言?”陈佳青出声唤道。 子言转头冲着陈佳青笑,哪有那股子冷傲的样子。 陈佳青一阵轻叹,对不同人不同的态度,这鬼,还真挺有性格。 感叹归感叹,子言一句话,却又让陈佳青嘴角抽搐。 子言说:“想我了?” 陈佳青顿时觉得,子言的笑容欠扁至极。加上那脸上的涂鸦,就更欠扁了。 “我想掐死你!”陈佳青咬着牙说。他要不是不能站起来,一定已经冲过去把子言暴打一顿了。 “两位好甜蜜。”夜云痕略带调笑的声音。 陈佳青望过去,夜云痕几人已经打完了招呼,虚空几人早已掉头随着那等不了的各派走人了。应该是跟着去千蛇林救死扶伤了。 弈辰都不敢保证众人毫发无伤,他去了倒还有点用处,至少又可以发扬一下他救苦救难的神医威名。 “戚。”陈佳青轻嗤出声。却被子言一把勾过腰身,整个人被子言抱在怀里,想挣扎,又挣扎不得。 子言昂着头高傲的看着夜云痕,像不愿低人一等的,嗓子干涩嘶哑,声音却中气十足:“就是甜蜜,如何?” 夜云痕打量着陈佳青,像是想找些端倪出来。 陈佳青在夜云痕的注视下更挣扎不得,暗地里又狠狠掐了子言几把,子言毫无反应,陈佳青只好放弃。 突然想明白,鬼,怎么会怕痛呢。暗呸一声,自己笨到家了。 子言一手扣着陈佳青的腰,将陈佳青腾空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在夜云痕眼前一挥,嚷开嗓子瞪着夜云痕道:“看清楚了,平的!” 子言嘴里说着平的,手已经拍上了陈佳青的胸膛。 绛红色的衣衫平贴的贴在胸膛上,让近处的夜云痕看了个清楚,那一处平平整整毫无突起。夜云痕尴尬的转开脸,扇子抵着唇干咳了两声。 陈佳青那个羞愤,羞愤的恨不得一掌拍死子言。 光天化日之下,芸芸众生之前,子言竟当着天下豪杰的面,对他进行了袭胸!子言不知道自己是女的也就罢了,关键是,子言是为数不多的知道陈佳青是女子之身的人,还当众袭她的胸,这安得什么心。 陈佳青怒目瞪着子言,子言干干的笑着,手还在陈佳青的胸口上。 “放手!”陈佳青忍住打人的冲动,对着子言一阵吼。 夜云痕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子言听了更是不依不饶的抱着陈佳青,颇为无赖的道:“不放,你打死我好了。” 陈佳青知道跟一个鬼是没法子讲道理的,跟一个鬼更没有什么死不死的。跟一个鬼相处,就有够无奈的了。跟一个鬼打架生气,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慌么? 若是在平时她闲着无聊,打打架当做消遣也就算了,这时候,他着实没什么心情消遣。 陈佳青觉得跟一个鬼生气犯不着,跟一个鬼也没什么好计较的,怒气去了大半,软言道:“你不死我快被你冻死了。” 虽是夏天,但靠着子言太近,靠的久了,还是有些冷嗖嗖的。不过也没有到冻死的地步,陈佳青夸张了些。 但子言很识趣的将陈佳青放了下来,毕竟陈佳青给了个台阶下,又不好驳了陈佳青的面子,还是顺着台阶下来比较好。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夜云痕摇着扇子,悠悠开口,一副飘然的诗人之态。话语虽是有些唯美,但放在这里就更显刻薄。 子言清了清本就哑到家的嗓子,指着夜云痕道:“小子,你说错了。是流水有意融流水,落花还要随落花。”子言说完,又呸了一句:“我也说错了,都是被你个没文化的带的。应该是两情相悦。那些形容男女的词放在我与小洢身上不合适。” 夜云痕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他这辈子还没被人骂过没文化,他这辈子还没见过两个男人相爱爱的这么理直气壮。他这辈子还没见识过一个人可以把歪理扭曲的如此汗颜。 他今天,是当真见识到了。 要说陈佳青对子言的话完全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只是强装淡定,借着喝茶为名,靠那喝茶来掩饰自己几欲跳起来挽救自己声明的行为。心中不断哀嚎自己的英明一去再也不复返,恐怕还是史上第一的断袖盟主。 遐想着自己回到绝情宫以后又会受到怎样的质问,毕竟一宫之主,自家的主子是个断袖,这还是有点……不大容易接受啊。虽说,她不是个断袖…… “在下并无歹意,只是觉得盟主与拙荆有些相像。内子想模仿盟主妖异邪魅的举止,在下看看,内人模仿的可还有什么不足。” 陈佳青苦思冥想之际,听到夜云痕一句话,刚入口的茶水一股脑的没形象的全喷了出来。 拙荆,内子,内人……这三个称呼应该是同一个人。陈佳青觉得自己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的话,这三个词应该都是安在清沂身上的,也就是安在他身上的。再简而言之,就是他变成了夜云痕的老婆! 陈佳青险些被一口口水噎到。 没形象的擦去嘴角的水渍,陈佳青抚了抚心口,伤口微有些痛,真是气得不轻啊,得回去好好养养。 “喔,那夜大公子可有找到不足了?”子言又道。 “找到了,就是,内子的……不若盟主那么平坦。”夜云痕一句话说完,陈佳青彻底受不了了,抄起手中的杯子就往子言脑袋上砸,一脸愤恨的表情,喊道:“你再扯这些猥琐的话题,信不信老子找人阉了你!” 一句话出,全场寂然。就像那说书的惊堂木一拍,无人应答。 陈佳青爆了粗口,这不是什么大事儿。陈佳青挡着江湖人的面爆了粗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陈佳青拿着杯子砸了小鱼,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关键是,陈佳青气的站了起来,站的笔笔直直还用手指着子言。拿杯子撞在子言额头上碎裂掉了,子言额上血顺着伤口往外流,脸上好几条血迹。甚至还有最渣嵌进了肉里,可见陈佳青那一扔,用了多大的劲儿。 夜云痕惊得嘴都忘了喝上,手保持着那个摇扇子的动作,立在那里。一惊陈佳青能如常人站立,二惊子言用脑袋撞碎了上好的烤瓷杯。 陈佳青没来的及反应,膝盖一阵剧痛,整个人往地上摔了去,子言顺势接过,陈佳青摔在了子言怀里。 子言仿佛并不在意额头上的伤,只是责备的看着陈佳青。“又不停了是不是?你一激动就喜欢站起来,一站起来就一定会摔,都告诉你不要站起来了。看到我受伤心疼了是不是?那你砸的时候不会留情么?哎呀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有事没有?摔到哪没有?哪里疼你记得说啊……”如是如是,叽里呱啦个不停,陈佳青都不知道子言在讲什么。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6章: 欠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