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5章: 郁闷

陈佳青一脸寒冰,真恨不得打上他一拳,只不过碍于身份,他不忍也得忍。注意到夜云痕的目光,突然觉得一阵尴尬,转开脸又看见了虚空扫过来的目光:“怎么都来了?” 子言一手打上陈佳青的肩膀,伸着头问:“什么都来了?” 陈佳青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夜云痕的目光铁定是将他与清沂联系起来了,因为夜云痕是见过小鱼的。让他知道自己就是清沂,那可就糟了。而虚空探寻的目光,注意的不止有他陈佳青一个,还有即墨子言。 装作恼怒的样子,挥开子言搭在肩膀上的手,转身直接将子言压在了这宽大的椅子上,大吼一声:“你够了没有!” 子言就那么任陈佳青压着,露出了八颗牙齿,恬不知耻的说:“没有。” 陈佳青拿起桌上的毛笔沾了墨,在子言脸上一通胡画,在旁人看来,就是这两个断袖闹了别扭。子言根本不反抗,任陈佳青在脸上画着:“不要画乌龟,其他,你随意。” 陈佳青抓着毛笔,挥了几下,子言脸上大大小小好几个叉叉。陈佳青似是还觉得不够,挥笔在子言眼皮上又是两下,直接将子言变成了花脸熊猫。 毛笔一扔,整个人趴在子言身上,桌子正好将二人的身子都挡住了,陈佳青看着那张滑稽的脸:“你故意的?” 子言似乎蛮喜欢这种感觉,手裹上陈佳青的腰,黑漆漆的眼笑成的月牙,很诚实的道:“是。” 陈佳青拍开腰上的手,对子言丝毫不客气。手也不撑,整个人压在子言身上,恨不得压死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子言不能死。瞥眼透过桌子底下的空挡看了看外面众人跃跃欲试的表情,还有虚空的一脸探究,陈佳青几乎肯定了一件事。 转眼瞪着子言,一脸恨恨的表情:“虚空,他认得你是不是!” 陈佳青一直觉得自己的自觉很准,他笃定的东西就一定不会错。 子言咧着嘴笑着,伸手将陈佳青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脸贴着脸。陈佳青挣扎着要起来,刚挣扎了两下,就听子言悠悠的在耳边说着:“做戏就要做足一点嘛。” 陈佳青一拳砸在子言胸膛上,子言一声闷哼,便听陈佳青骂道:“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多谢宫主夸奖,这称号我很受用。”子言钳住陈佳青的手。陈佳青手使不上多大劲儿,根本挣不出。 陈佳青干脆不动了,就趴在那,凉凉的也没什么不好的。 没趴多久,子言又是一句:“不过你这话似乎有问题,我应该是人面鬼心,衣冠魂魄罢。”安心的抱着陈佳青的腰,撑着陈佳青不能大动作,死命的揩油吃豆腐。 陈佳青气的一闭眼,干脆不说话了。 子言撇头看了看外面的众人,似是觉得满意了,才又开口道:“我认得虚空,但他不见得认识我,只是看着有些眼熟吧,这世界上长得像的还是蛮多的是不是?比如,你和清沂?” 陈佳青郁闷之极,他和清沂本就是一人好不好? “再比如,我和小鱼。”子言又道。 “子言和小鱼,不也是同一人么?” “你知道就好。”子言收了收手臂,躺的更舒服了些,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身上压着个人有多压得慌。 陈佳青这才明白,子言是故意的。 腹黑,子言也是个行家。拿虚空来做比,就是为了告诉他,子言和小鱼是一个人,让她不要因为觉得子言和小鱼不是同一个人,而疏远子言。 “幸好你是个鬼,不然……”陈佳青没有说下去。 “不然怎样?”子言问道。 陈佳青掰开子言的手,翻身坐了起来,睨着子言道:“不然我就杀了你。这江湖上,敢想你这么个样子的,还当真没有。” 子言顶着一脸大大小小的叉叉爬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滑稽,仍旧自然而然的面对着众人与陈佳青调笑:“鬼也是会死的。心口一剑下去,照样活不成。没有什么东西是没心的,人也好,仙也好,都是有心的。”伸手逗了逗还停在桌子上的百灵,勾着陈佳青的肩膀又道:“你要能让我再亲昵些,我就让你杀了我好了。” 陈佳青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子言,比当初的自己还不要脸。正欲一脚将他踹下去,边上的守卫瑟瑟的开了口,迫使陈佳青不得不平静下来。 “盟……盟主,各派都准备好了。” 陈佳青看着那人偷偷的抹了把汗,顿觉丢人无比,手暗地里在子言身上拧了一下,看着子言一脸讪笑还夹杂着疼痛难忍的表情,快意瞬间攀上心头。 “哦,详细点。”陈佳青面上不动,暗地里却跟子言斗了个不可开交。 “各大派分成了三路,结伴而行,已经准备好出发了。”那守卫看着两个男人手在对方衣服里捣腾,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心中汗颜这二位的开放程度。 陈佳青掐子言一下,子言掐陈佳青一下,一来一回,陈佳青觉得子言的背一定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自己不疼,子言可没敢下手,最多在自己身上揩油似得摸两下。比起来,子言应该痛多了。 陈佳青看到那守卫的表情,瞬间将手收了回来。陈佳青一张脸都快紫了,子言还玩的不亦乐乎。 “盟……盟主,什么时候宣布开始?” 陈佳青恨恨的看了子言一眼:“你再动就给我打到敌人内部当内奸去。” 子言瞬间守规守距,端端正正的坐好了。看的陈佳青直想踹他一脚。 好不容易淡定下来了,陈佳青正欲发言。却看见下面一堆看着他仿佛看见奇迹的目光,很是不解。还有人不停的撸着胡子直摇头,嘴里俩字,陈佳青觉得自己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不停的在重复可惜二字。 可惜?可惜什么? 陈佳青转过头来看着子言,子言像是憋着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正襟危坐着,脸上的涂鸦滑稽的很。 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陈佳青瞥到自己的衣襟,整个人可谓怒火中烧:“即墨子言!” 那衣裳被扯得乱七八糟,衣带都散开了。 子言闻声跳起来往后走了两步:“不管我的事,不管我的事,是你自己家扑上来的。”子言极力澄清,努力摆脱干系。退到陈佳青够不到的地方,站在那,话语死不悔改,一点也不知错。 陈佳青真是恨得牙痒痒啊,可是自己是个坐轮椅的,又不能突然跳过去将那即墨子言打上一顿吧?恶气只好往肚里咽。 愤恨的将衣襟整理好,拿起幻影山河扇对着那还在笑的子言就砸了出去。 子言没躲,血红的扇骨直接打在额上,立刻就红了一块。陈佳青对他从来不下假手,说打就一定会打,而且一定不会假打。不过,他从来不愿意躲。 陈佳青想问为什么不躲,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把扇子还我。”迟了半拍将手伸了出去。 子言还以堆着一脸笑,双手将扇子奉上,一屁股又坐到了陈佳青边上。 陈佳青拿着扇子作势又要打,却只是做做样子。台下众人看着这二人,好不尴尬。 “呦,月沙阁阁主夏倾弦见过陈佳青公子。只知陈佳青公子江湖声言绝世美男子,不知勾了多少武林女豪杰的心,却不想,公子好的是男风。” 扇子一敲,陈佳青刚要站起的身子,暗地里被子言按回了座位上。陈佳青心惊的看了子言一眼,看到的还是子言的笑容。 按住了陈佳青,子言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夏倾弦,悠悠开口道:“夏阁主,你不好男风?”一句话堵得那夏倾弦不知如何开口。 “况且,好男风有什么不好?就像你光天化日炎炎之夏,穿的如此轻薄,不是很好么?多凉快啊。”子言的声音还是沙哑的,只是没有那么难听,听着颇有些低沉。 “也对,你这种丑男人,肯定没有女子肯跟你,好男风也没什么不对。”夏倾弦鄙视的开了口。 子言笑了笑,道:“在下丑是挺丑的,声音还很难听呢。不过,你长得这么美,高傲的这么遥不可及,估计也没有哪个男的肯要你呢。” 子言的毒舌,陈佳青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 “这位少侠,你的嗓子,或许在下有法子医治。”虚空上前来,一句话说的到位,又像是替那夏倾弦解围。 陈佳青看了虚空一眼,又转而看向子言,子言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虚空,仿佛听到了什么玩笑似的。 “少侠的嗓子像是药物所致,在下听闻过这药,或许有办法治好你的嗓子。也正好除去少侠说话时的呕血之症。”虚空一副医者仁心,身边的尚孓愆上下打量的目光搅得陈佳青很不舒服。 子言笑而不答,搞得虚空一顿尴尬。 “子言,你可要治?”陈佳青问道。 子言摇头。看着那虚空道:“我这嗓子确实只有神医虚空治的了,不过,我不愿治。” 虚空手脚动了动,急于发问,却被陈佳青抢了先:“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很好,嗓子说话虽然有些哑,但也不碍事。如果你嫌难听,我可以不说话。”子言如是道。 子言的嗓子,原本是很好听的温润的嗓音,如今这般残破不堪的声带,不过是他自己硬要喝药所致,自然是不愿意救的。只是别人都不知道。 “子言少侠还是尽早医治的好,这药很伤嗓子,少则一年,多则两年,若不医治的话,少侠的嗓子就毁了。”虚空极力规劝,却不料子言毫不领情。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5章: 郁闷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