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4章: 盟主

各派喝酒喝得正欢,陈佳青坐在那座上却一阵无聊。他一直不喜欢这种事情,无聊的很呐。 手撑着头斜倚着,另一只手拿着幻影山河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眼光随意扫了扫,便又开口道:“有些人架子倒是大得很,我这个盟主都来了,他们却还不见影子。” 子言四下打量了一番,人群中却是没有那几个出色的江湖少年的影子。 “唔,文坚一方没来,享誉江湖的白家也没来,连那花雨山的凤仪都没来。”子言继续顿了顿,又道:“女贞没来,月沙阁也没来,不过,为什么夜云痕来了?” 陈佳青抬眼望去,果然瞧见一方人员,带头的是个紫袍黑发的男子,陈佳青闭上眸子,无视那远处飘过来的目光:“他虽是个帝王,却也是个武林人士。再说白些,他是我师傅的二徒弟,也算的上我的二师兄呢。按理说来,他江湖上的势力定然不可小觑。” “自古以来,还没有谁会将朝政与江湖尽握手中的,何况还是个帝王。”子言道,手中捏着桌上的糕点,松松软软的有些淡淡的槐花香:“这槐花糕,看上去还不错,要不要尝尝?” “不收你钱,尽管吃便是。” 子言一阵尴尬,放也不是,吃也不是。 届时正好飞来一只百灵鸟,全身雪白,额间一抹淡淡的牙黄色,悠悠停在子言肩上啾啾的叫着,可爱的紧。子言将那槐花糕捏碎了些,伸手递到那百灵鸟面前,看百灵鸟吃得欢,也缓解了一时的尴尬。 陈佳青望着与各派寒暄的夜云痕,凉凉的跟子言说了句:“把百灵带来的消息给我。” 百灵带来的消息一定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内容,不重要到陈佳青完全可以不用在意。但一时无聊,陈佳青就想看看信函上的内容。 子言用帕巾将手上的渣子擦干净了才伸手去拿,递给陈佳青的时候注意到筒盖上有蛇的印记:“弈辰那边的消息。” 陈佳青结果,展开一点点大的指头,上面不多不少四个大字:“一切安好。”挥手扔了出去,凉凉的一句:“他最近当真是无聊透了。” 子言看了,轻笑了一声:“或许你上次那任务轻了些,他又无聊的慌了。” “你回信给他,再这么无聊的话,我一定把他的小蛇炖了,让他更无聊。”陈佳青说着,看着冲他过来的夜云痕,看样子也是来寒暄一阵的。 走到跟前了,夜云痕还是挂着笑,也不作揖行礼。夜云痕是个皇族,自然不用向陈佳青行礼,再者,夜云痕是陈佳青名义上的二师兄,于情于理,都应该是陈佳青起身向夜云痕行个礼才是。 陈佳青没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盟主好雅兴。”夜云痕站在树荫与阳光的交接处,手中的扇子轻扇着,悠闲自在,看起来并不觉得太热。“春夏相交的凉爽时节不比,偏偏要拖到这艳阳高照的酷暑天气。” “我没有逼他们,他们不愿意的话,走人就行了。”陈佳青说着,丝毫不给夜云痕留面子。“我是盟主,怎么着都是我的权力,他们不服跟我明说便是,干你何事?” 夜云痕摇着扇子的手一紧,那扇子啪的一声就合上了:“也对,确实不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来掏杯水酒喝喝,解解暑。” 比容忍,没有人能比的过一代帝王。 陈佳青嗤了一声:“要酒水找管家就行了。看在师出同门的份上,酒钱免了。” “谢过小师弟了。”扫了眼一声白衣的子言,对子言身上的银竹清空笛的惊讶并不亚于众人。 子言坐在轮椅上,一心一意的逗弄着百灵,完全没有搭理夜云痕。眼看百灵快将那块糕点吃完了,提了杯子倒了些水在桌子上,好让百灵觉得渴了有水喝。 看到夜云痕之后又入场的一队人,陈佳青撑起身子,悠悠的说了一句:“这次比武大会的头筹是盟主之位,夺的便是我手中的幻影山河扇。”清越的声音,足够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包括刚进场的一干人等。 比武大会的头筹一向不错,不过盟主之位再加上一件兵器榜排行第二的幻影山河扇,着实太大了些。 陈佳青很喜欢这种满场寂然的情况,至少他说的话是有用的。 所有人心里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有想要盟主之位的,有想要幻影山河扇的,最多的,是想二者兼得。 陈佳青安然的坐着,听着下面的窃窃私语,看着角落被人无视的刚进场的众人,一股快意油然而生。不是很得意自己有高傲的身份么,利益当前,管你们是谁呢。 “这个彩头是不是大了些?”子言说道。 “没有大彩头,怎么让人争的头破血流?总归是利益当先,没有值得的东西,怎么让别人放下与那些人交好的关系,一心争夺呢?”陈佳青展开扇子,轻摇着,微微的风也算不上多凉快。 底下却又是一阵轰动,远远瞧着陈佳青手里的幻影山河扇就一阵眼红,他们只是在兵器榜上见过样图,可没见过实物:“倘若有假怎么办?”有人疑虑,站起来高喊出声。 “你们不信,当我没说。反正彩头便是这个,你们完全可以不用争夺。”陈佳青道。 子言看了过去,道了句:粗俗的莽夫。 子言一句话,气的那人险些跳起冲过来与子言打上一架。怎料子言又一句话,却又叫众人惊了一番:“幻影山河扇,再加上银竹清空笛,这彩头,够不够?”不大的声音,却一字不落的传遍在场每个人的耳朵。连陈佳青脸上都是一抹惊讶。 “你做什么!” 子言回头一笑:“彩头要大就要越大越好嘛。” 陈佳青忍住想要跳起来掐死子言的冲动,隐忍道:“这个东西不能输!”这是司徒惑给她的,怎么能输出去。 子言坐下后,听着下面的唏嘘,还有陈佳青的一句抱怨,思忖了半晌,转头看向陈佳青:“你怕输?” “放屁!”陈佳青忍不住爆了粗口,尴尬的转过头去,不理子言了。 子言呵呵的笑着,着实欠扁的很。 各大派听着自己身边负责的人说着比武规则,越听越糊涂。 比武按年龄分场次,十五岁到二十岁的一场,二十岁到三十五岁的一场,三十五岁到五十五岁的一场,五十五岁以上的禁止上场,二十岁和三十五岁的自信选择进哪一场。每场取前三甲,方式不限,单打支持,群殴亦可,只取前三。 选出的九人再按照一对一制,最后的赢家与绝情宫决一胜负,胜者便可以坐上盟主之位。 至于彩头的争夺,安排在了比武大会之前。内容为捕蛇,地点选在了百泉山下的千蛇林。各派可结队,可单独行动,不允许带硫磺等对蛇有害的东西,可以涂在身上防身。 以捕蛇的多少记分,积分最高的一派就是这次彩头的得家,独享银竹清空笛和幻影山河扇。按蛇的毒性强烈来算分,比如一般毒性不强的水蛇算一分,毒性稍强青环蛇算两分,竹叶青算四分,长吻五分,以此类推,最高七分,活蛇算分,死蛇扣分。 也就意味着各大派不仅要抓蛇,还要养蛇。结果比武大会后公布,各派死伤概不负责。参不参与仅凭自愿。 “好狠的比赛方式。”子言悻悻道。 “一点儿都不狠。”陈佳青瞥了一眼:“没见识。” 子言就算吃亏,也肯定不愿意吃闷亏。咂咂嘴回道:“我不是说对他们狠,对他们这真是太仁慈了。只不过,我觉得你对弈辰是不是太狠了点儿?” 照如今的情况,这群人一定会发了疯的捕蛇。可怜了弈辰养的一林子的各种杂蛇,一定会被这群人捕个惨烈。 “你不想办法保住银竹清空笛,我会对你更狠。”陈佳青如是道。 子言想了想,随后道:“这还不简单,要么让他们抓不到蛇,谁也赢不了,要么就在他们捕到蛇以后直接将那些蛇弄死,他们依旧赢不了。”子言觉得这是个很简单的差事。 “你果然比我毒多了。”陈佳青留意着台下的情况,听着子言的话,还不忘回嘴。 其实陈佳青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觉得对弈辰未免太过残忍。这么做,死的可不是一条两条蛇。 子言这才反应过来,弄死这些蛇,对弈辰又何尝不狠。但话又没法子收回,只好道了句:“无毒不丈夫,无毒不丈夫。” 陈佳青觉得有些热,手使不上什么劲儿,扇子也扇不出多大的风来。嗓子干干的,喝了杯茶,还是渴的很。甩手将扇子合上扔给子言:“扇风,热得很。” 子言接过扇子,讪讪的笑着:“你热我可以靠近点,鬼嘛,身边儿挺凉快的。”说着往陈佳青边上一坐。 陈佳青冷冷的看了子言一眼,不过也没阻止,子言往边上一坐,确实凉快了很多。“你的主意不错,就你来办吧,完事儿后你自己跟弈辰解释。”端起杯子又喝了被茶,嗓子凉凉的,也不觉得那么热了。“原来鬼还有夏天取凉这么个好处。” “你抱着我会更凉快的。”子言不依不饶得寸进尺。 “……” 不得不说,即墨子言跟小鱼的差别,真是天差地别。 子言又挪了挪,往陈佳青身边靠了靠。陈佳青往边上移了移,子言又往陈佳青挪了挪。 再移再挪,再挪再移。 陈佳青受不了了,干脆不挪了:“冬天离我远点,我怕冷。” 子言像是的到了允许似的,更过分的挪到了陈佳青边上:“那我夏天就离你近点。”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4章: 盟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