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3章: 表面安宁

有子言陪着,陈佳青也不会显得那么无聊,不用每天日出就跑去后山发呆,日落后回到断情殿继续发呆。有个人帮着,陈佳青去的地方也多了些,偶尔会去海边留一排脚印,偶尔顺着长桥跑去海中小岛上抚琴唱歌,偶尔去划划船,赏赏花,很多很多的事可以做,觉得痛了觉得累了就坐到轮椅上,然后让子言推她回断情殿。 有子言在,她似乎没那么悲伤。子言回想办法逗她笑,尽管她笑点很高,不是那么容易笑。 陈佳青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因为子言是个鬼啊,一个鬼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人鬼殊途,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况且,她连什么是爱都不知道。想起自己曾经,连喜欢都那么卑微,卑微到一文不值。 一堆人在江湖城呆了快两个月,大事小事闹了一大堆,每有探子来报,陈佳青总是一句:“关我什么事。”就打发了人。那报信的人只好带着令旗回去告诉众人:“盟主让各位暂且淡定些。” 陈佳青下了山,还是跟子言住在醉青楼里,醉青楼早就重新开张,听说开张那天许多人慕名而至;听说开张那天满街红绸像是大户人家嫁女儿;听说开张那天许多佳人门前弹琴吟曲,引得宾客满门;听说…… 听说,和尚在醉青楼毁了尼姑的清白,少林和女贞闹得不可开交,水火不容。 听说,某某掌门夜宿醉青楼,第二日一早被夫人“捉奸在床”,大打出手。 听说,某某派的得意女弟子在醉青楼挂名被贵公子包回了家,娶做夫人或者妾室。 陈佳青却知道,都是真的。他本来还想弄得再乱些,比如某某掌门夫人与另一派掌门通奸,某某派女儿被抛去妓院当众开苞什么的。 不过她倒是想,但子言不允许。 子言说,闹得太过不好,各大派不是吃素的。他还说,要玩就玩大的,这么的阴损,有些不道德。 上次在醉青楼恐吓的那个男子,他倒是做得不错,不仅带来了和尚,还带来了尼姑。最后把他交给了羽汐处理,听说是死了。也没见凤仪出面,也没看闫飞飞来收尸。这人死的也挺不值得。 其实陈佳青心里是不想杀人的,不过,羽汐他们主张斩草就要连根拔,一杀了之,这便是杀手的性格。 “你说要怎么玩,才能让江湖动荡大些?”陈佳青一身绛红长袍,坐在茶楼二层靠窗的位子上。腰间坠着盟主令,见到的人无不要上前来打声招呼。 只是现在的人似乎少到家了,除了小二,连掌柜都不在。 小二说:“掌柜的跑去看这迟开了两个月的武林大会了,留他来看店。城里的人也去了,就算有外来的,一定也去了,他就偏生要在这儿看店,当真倒霉,掌柜果然是个不近人情的掌柜。” 茶馆里安静的很,小二的絮絮叨叨叫陈佳青听了个一清二楚。他这个盟主都在这里,他们去那么早有什么可看的呢?看各大门派大眼瞪小眼,气的吹胡子瞪眼?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不用玩,现在各派间表面安宁,暗地里哪个不是犹如一粒火星,来点儿风就烧的星火燎原?你只需宣布一声比武大会开始,他们一定打个头破血流,丢脸的事情,一向是这些正派不愿意的。” 陈佳青扇子一展,笑笑的开口:“知我者,子言也。”那扇子扇面上的画仿佛是银线勾出来的,每个视角都能看到不同的幻影,山河尽在,每个角度都是不同的景色。那根根银银线却又像是尖刺扎在扇面上,只需发力,便能犹如飞针突发出去,将人刺成刺猬。二十四根扇骨,透着血红的颜色,中间嵌着尖刺,在整个画面上看起来宛如绵延的山峰。 “你的银竹清空笛可有带?”子言看着陈佳青手中的扇子,自然知晓那是幻影山河扇,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之色。 陈佳青摇扇子的手顿了顿,看着子言:“怎么,你要?” 子言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那可不,怎么说待会也是要陪你去的,怎么着也得有些宝贝的东西撑撑面子不是?” 陈佳青跟着笑了笑,勾着嘴角的一遍露了个酒窝。啪的一声收了扇子。 跟子言在一块,似乎总不会自怨自艾,莫名其妙的悲伤忧愁。子言也不似小鱼,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管。反而总是时时刻刻一副轻松地样子,她开心的时候,子言便跟着笑,她不开心的时候,子言便笑的更灿烂,想方设法要她笑。 “那倒也是,没有点宝贝的东西,也着实丢我这个绝情宫主的人,那么便借你吧。”陈佳青挥手将那泛着银光的长笛丢了过去,那银笛本就漂亮,上面的竹子刻得栩栩如生,一支笛子上姿态各异的竹子竟然刻上了几百棵,用心感受,便仿佛置身竹林,耳边悠然的曲调萦绕,那曲子,取名清空曲。 “其实你不说我也是要给你帮我拿着的,带着这么个物事,坐轮椅实在是很,咯得慌。”陈佳青偶尔会跟子言开开玩笑,都是无关痛痒,对一切不好的话题,二人都是心有灵犀的绝口不提。 子言拿起笛子,潇洒的在手上转了几个来回,握在手里,看着陈佳青道:“你的脚不是可以走了么?我倒是觉得你我二人并肩到场,潇洒美艳二人组,岂不美哉?” “美则美矣,不过你美在哪里?”陈佳青凉凉的开口,睨了子言一眼。 子言被堵得无话可讲,只是靠着嗓子,冒了个“呃……” “其实我要是没见过美人,你倒是算的上有几分姿色。况且,坐轮椅不用走路,岂不爽哉?”陈佳青打趣道,手中轻晃的扇子上坠着血玉,阳光直射下泛着红光,隐约能瞧见里头的幻影山河四个字。 “爽哉爽哉,骄阳之下,吾还要推车前行,爽歪歪矣。” “还不快走。”陈佳青瞥了一眼,起身坐上轮椅,无视子言的抱怨。 武林山庄内有一块很大的广场,大到或许可以建一个后花园,种上各种花花草草,好在各个季节争奇斗艳。可是,这么大块儿地,万万是不能种花种草的。否则,这武林比武大会,要去哪里比? 不过,不能种,也有人已经种上了。虽说刚移植的草皮还没有扎根,不过长势倒也还不错,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 各大门派虽是诧异自己走错地方了,再三确定自己没走错地方,也开始老老实实的准备划取一方土地,做休息之用。 但是那地方早已被划分好,每块区域类还有几棵挂着许多圆溜溜的大石榴的石榴树,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没有茶水没有酒水。 领路的小厮说:“各位自便。” 意思就是,要么坐地上,要么就站着吧。 禁止携带酒水,禁止在比武期间离席。难道就让他们这群人靠着些棵石榴树过活?何况还是些并未熟透的石榴树。 其实不然,比如那小厮又说:“茶水有,酒菜也有,各种吃食也有,只要各位愿意掏钱,厨房很快便送过来。” 那些个武林人士气的往地上一坐,剑鞘气的往地上一戳,便又听那小厮凉凉的一句:“损坏公物,照价赔偿。”险些气的有些人一口老血喷出来。 几近正午,太阳高照几乎是要热死地上的蚂蚁。一堆人用帽子扇风的,用手掌扇风的,多得很。还有很多无聊的吃着酸涩的石榴,还硬生生的将石榴子吞下去。因为乱扔杂物,也要赔钱,理由是污染环境。 就在众人等的以为可以直接睡午觉了,总算是听到了一声豪迈的叫喊:“盟主到--” 随后便看到一名白衫的男子推着那红衣的公子来了。虽是远远的一眼,却还是将那人身上红色的妖异气息认了个切切实实。 除了那盟主陈佳青,还有谁能有这般? 陈佳青到了那专门为盟主设置的位子上,那是一处阴凉地,看起来好不凉快。众人羡慕的眼睛一红。 子言抱着陈佳青坐到位子上,将轮椅放在边上,自己坐了上去,腰间别的笛子险些闪瞎了众人的眼睛。 “银竹清空笛?”猜测声四起。 “应该是,没错了,没有笛子有这般的色彩的。” 各种抽气声,各种议论声。 子言看着陈佳青笑了笑,要说什么不言于表,二人都懂得。 “吾辈前些日子身子抱恙,推迟了这许久,着实过意不去。特备薄酒一杯,饮完这酒,便开始吧。” 陈佳青说完,各个角落出了许多侍从,端着酒盅酒壶,送到各派面前。 “吾辈没有前辈们阔绰,只有几杯梨花酒,还请各位前辈担待着些,莫要见怪。”陈佳青句句话都在理,话语中进退有度,分寸掌握的很好,叫人挑不出刺。 老成些的,自然是结果酒水,分给派中个人一并饮下。不服气的,便撇着嘴“戚”上一声,一股怨气将酒喝下。 陈佳青手执着杯子,闻了闻,猜想应该是有馥郁的梨花香的,可惜她闻不见。甩手将酒递给子言,靠在背后的软垫上:“替我喝了。”不容拒绝。 子言接过那酒杯,踌躇了半晌,翻手倒进了土里,嬉皮笑脸道:“鬼喝了酒万一灰飞烟灭怎么办。何况还是‘花酒’。”又将酒杯放回了桌子上,往里倒了杯茶,仰头灌了下雨。喝完将杯子往后一扔,笑得比那石榴花还灿烂:“喝茶有益身心健康。” 陈佳青甩头不理,嘴角却勾了勾,没让子言看见。子言的‘花酒’说的一点都没错,他倒是要看看这群江湖之人能忍到什么地步。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3章: 表面安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