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2章: 熟悉

第一次被人在手上写字,陈佳青还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写的是什么。 小鱼不喜欢用纸笔跟陈佳青交流,所以陈佳青也未曾见过小鱼的字,感觉上写的应该蛮好看的。 “能有什么事,难道还真能被一个十几岁的丫头伤了么?” 小丫才十二岁,什么都不懂,自然是最好被人利用的时候。 “她想杀你,你还留她?”小鱼在陈佳青手上画了八个字,跟着画了个问号。 “我不是说过,伤我没事,伤我身边的人就不行?”陈佳青替小丫掖了掖背角,说的风轻云淡。正如她对那个月沙阁的女子,伤了她没事,伤了小鱼就要付出代价。 小鱼又画了几个字,写出的字语言简洁,但确定陈佳青能看得懂:“我,身边人?” 陈佳青收了手,走到窗边将往里吹风的窗户关上了,风吹开脸上的碎发,态度极为认真。 陈佳青说:“关心我的人,都是身边人。” 小鱼默了,不悲不喜。 “你叫小鱼,她叫小丫,你收了她当妹妹可好?”他是陈佳青,不是安沂,即使他说是,也没人会认为他是,他做不了小丫的小沂哥哥。 小鱼想说他并不叫小鱼,可是终是没有开口。现在还没有到告诉她自己姓名的时候,还太早了些。 “如何?”陈佳青又问。 小鱼顿了会儿,还是张嘴说:“好。”开口却不出声。 房间里又静默了。 陈佳青换了个窗口,站在那,任风吹着,任雨打着。窗上的几盆白玉兰也被雨淋得快蔫了,还香不香,她不知道。 那花开得再好再香,他也闻不到。 她的五种感觉废了两种半。甚至没人知道,她有一只眼几乎也是废的。 “把这花扔了吧,碍眼。”手一挥,几盆花就从窗口掉了下去,花盆的碎裂之声听得格外清晰。 陈佳青额前的头发沾了雨水,将那涂黑的发色洗了下来,露出了些许红白交错的颜色。 “小鱼,你可想要天下,成为君王,睥睨天下。”陈佳青问。 小鱼摇头。 “那如果我让你争这天下,做那帝王,你可愿意?”陈佳青望着小鱼,小鱼却不曾抬头。 愿或不愿,一念之间。 “可我不想走。” 陈佳青笑了笑:“为何不想走?” “因为是你,所以我去。因为是我,所以不走。”小鱼哑着嗓子,说出话来。 “我记得你刚醒过来的时候,像个傻子,就是为了赖着不走对不对?”陈佳青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言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小鱼点头,算是承认。 “既然如此,我留了你这么久,你还有什么舍不得?” 陈佳青的三枚银针并未下什么杀手,那向着要害去的银针,其实根本无害。没有武功的小鱼接不住,为了不没有得到解释便将人杀了,她留了手。 可是这人接针的身法手法,她太过熟悉。不急不慢,看似就那么随意的一挥,如同出针时一般的简单潇洒,早已将发针之人的破绽方式看了个透。那手法,着实太像司徒惑。 “我是小鱼,没有骗你。”小鱼犹豫了很久,举起的手再度放下后,还是选择了开口。声音微微泛着嘶哑,却比原来好很多,不会咳嗽,不会说话说到吐血。 虽是嘶哑,但与原来小鱼的声音还是有些像的。身形体格几乎都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双眼睛,那么漂亮的,漂亮的胜过她见过的所有的眼睛,明澈的仿若洞察一切,冷漠的不带任何感情。 那不是小鱼的眼睛,小鱼的眼睛没那么漂亮的,也没那么的,冷漠。 这样的眼,她见过的,只有司徒惑那双如死水般平静透彻,深不见底的眼睛。 “你的武功内功,我感觉的到,远远在我之上,只一个月,怎么可能做的到?你的眼变了,连你的声音过一段时间或许都不哑了。小鱼不会武功,没有你那双漂亮的眼睛,只有嘶哑到不能开口的声音。就算你是小鱼,你也不是小鱼了。就算你是小鱼,那你先前,就是骗了我。你不该骗我。”只有小鱼对他那般好的,只有小鱼待她温柔地。“小鱼至少是暖的,而你,比我还冷。”心比她冷,身比她冷。 “我……”小鱼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似乎所有解释都是多余的。他还是骗了她,没错,是骗,他早就该明白,这根本也是骗。 “我不要你的解释,告诉我,你是谁。”陈佳青转眼望着雾气弥漫的断崖,不敢直视小鱼的眸子。那眸子让她想起司徒惑,心就连着伤口一抽一抽的疼。就像骨髓里扎进了细针,连着神经痛到大脑,蔓延到全身,头疼欲裂,痛入骨髓。 “即墨子言。”她那时喜欢叫他即墨,问他可觉得寂寞。她也爱唤他子言,子言一诺,一世难偿。她得了子言许多诺,能得实现的却并不多。因为她作何都喜欢要他一诺,所以他欠了她好多好多诺言。 “子言……” 陈佳青仿佛瞧见一幅画,那画中一个男子白衣似仙,一个女子红衣烈焰。男子手中一把六十四跟伞骨的白纸伞,伞柄下坠着白羽流苏,如其人般的遗世独立,不染尘梓。那女子一身红衣,与衣裳同色的发带伴着细雨飘扬,腰间挂着红色的流苏,流苏上方系着琥珀色的琉璃石。银剑在手,高傲的指着那男子,剑柄处长长的红色流苏被雨水打湿缠在了一块。 “你叫什么名字?” “即墨,子言。” 男子微微歪着头,嘴角噙着一抹笑,手中的白玉笛子上坠着铃铛,风一吹玲玲的响。 “你喜欢我么?”女子剑又抬高了一分,指着即墨子言的鼻子,大有敢说不就毁你容的势头。 男子抬起手,将手中的白玉笛子举起,与女子举剑一般的高度。“白玉为礼,一个月后在下带着聘礼上门提亲。” 那女子扔了剑,接过那白玉制成的笛子,看也未看的揣进了袖子里。“你有两个名字,我叫你什么好呢?” “我只有一个名字,复姓即墨,名唤子言。” “那好,子言,一月后,我等你上门提亲。” 陈佳青仿佛身临其境,听得到二人的对话,看得到他们的动作以及表情,这仿佛不是画。感觉到手上一凉,陈佳青回过神来,却看见那个即墨子言正担心的看着自己,一只冰凉的手覆盖在自己手上。 陈佳青抽回手,将轮椅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看着面前一身黑衣的即墨子言,只记得方才脑中的即墨子言是白衣似仙,却记不得容貌了,只是身形倒有些相似。 “即墨子言,你是人还是鬼,或是一缕游魂?”人身上是不会那么凉的,凉的没有一丝温度。 即墨子言手收回衣袖里,不由握成了拳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了手掌,掌心红红的几个小月亮。“半鬼,半游魂。”反正他也是个已死之人,这么说,也没什么错。 “那你硬缠着我又做什么?我害死的你?还是我上辈子害的你?你总不是要说我是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吧,我与她一点也不像。” 这算是遇到怨鬼么?她还真是好运,一场穿越,失了最亲的朋友,健全的手脚,还遇着了一个鸟人和怨鬼。或许也算个鸟仙和半个鬼。 怨鬼索命?亦或是,游魂报恩? 她自认为前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希望你可以开心些。”他说。 陈佳青怔了怔,开口道:“希望我开心?我们认识么?可我并不记得。” 认识的,他是即墨,他是子言,他是小鱼。认识了三世,怎么能不认识?“我认得你就好。或者说,你让我留下陪着你就好。那天下我会去争,为你去争,只是我有我的方式,你不要推开我,赶走我。”似一阵窘迫,即墨子言似乎都不知道要讲哪些重点。 被一个半鬼半魂的鬼缠着护着,是该庆幸还是悲哀,还是享受? “即墨子言?”陈佳青看着那眉眼,想起方才在她耳际看到的药干后析出的药粉,还有那肤色不一的皮肤,心中疑惑。那清明透彻的眼睛,更让陈佳青肯定了,这平凡无奇的脸必然是假的。 “是。”即墨子言微垂着头,借着额前的碎发挡掉了那一双眼。 “即墨?”陈佳青又叫。 “是。”即墨子言依旧答应。 “子言?”陈佳青似想叫到即墨子言抬头,而他未动,只是又应了一声:“是。” “那便子言吧,比较像个人名儿。” “好。”子言再应了一身,没有多余的话语。 陈佳青像是挺无聊的,一直唤着“子言”,子言就一直垂着头应:“是。”看着陈佳青不耐烦了,便换句:“在。”叫到最后,子言像是有经验了,一次应“是”,一次回“在”。 二人就这么在无剑崖上重复着这四个字,陈佳青觉得她一辈子估计都没有叫一个人的名字叫了这么多次。但就是要叫,就是想叫。 “子言,我等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还有一个实际的原因。”一个人,心甘情愿守着一个人,不会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就算是个鬼,哪怕半个鬼,也一定有理由的。 “好。”子言的声音似乎透过山崖,传的很远,似乎连远处的山都能听得见,在云雾中露出了些轮廓。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2章: 熟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