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0章: 面具

不偏不倚,那艳艳的红色就那么落在那说话之人的怀里。惯性的伸出手抱着,对一个男人来说,根本没什么分量。 “公子,好大的力气。” 极尽妩媚,吐气如兰。 以前的自己死也不会做这些,但现在的陈佳青早已不是梅霞。为达目的,即便千难万险,百般阻挠,也要不择手段。 那人愣了愣。 一生绛紫色的袍子,怀中抱着红如火的美人,这一对儿倒是羡煞了不少旁观者。也有不少人摇头叹气,这么个佳人,终归不属于他们。 那男子倒是一愣,鼻尖淡淡的香气,似某种花粉,却又带着些竹子的清香。他的嗅觉一向很灵敏,鼻尖的香气不弄,浓淡适宜,不会叫人觉得反胃。 陈佳青一声银铃的笑声,挥舞着长袖,从男人怀里出来,落地轻盈,就像踩着云彩偏偏起舞。舞榭歌台,回眸娇羞的看了那男子一眼,丢了张手帕,轻移莲步,踏着楼梯便上楼了。 又是一片叫好声不绝于耳,男子握着娟帕,却是在想什么。 “上去啊!” “快去啊!” 一推人推嚷着,将人推到了楼梯口。 那男子这才想起来,醉青楼凡是被留下手绢的男子都可上楼入厢房与姑娘洽谈,上天入地,从古至今,皆可谈及。 收了手绢,也便上楼了。 上了楼,转眼看见一间房门大开的厢房,方才那股子淡香更加浓郁,想必就是这间了。 “公子,请。” 不知何时,那女子已靠在了门口,抚着袖子请君入室。 颔首一笑,迈着步子进去。瞥眼在窗户上看见绣花的四个字:清雅小筑。入眼的确是一间清雅小屋。 窗边几盆白兰花,幽幽有股香气。从窗户爬进来的绿藤也不知是从哪长来的,藤编垂在墙上,平添了一抹绿色。 书桌上还摆着文房四宝,墙上挂着一副绿竹卷轴图,青嫩的细竹雨水冲刷过后格外清新。桌上似乎还有没写完的稿子,浓浓书香尽入眼底。 一壶茶清,六只小杯扣在旁边,端放在软榻边上。软榻对面一张琴桌,桌上的古琴想必也是上好的。 除此之外,再也瞧不见其他。 当真,清雅极了。 “在下夜云痕,姑娘芳名?” “单名沂字,姑娘们都唤清沂。”陈佳青提壶倒了杯茶,手指借着瓷器的映衬更是洁白如玉,犹如葱段。将茶递过,不作多余的动作,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曾。 夜云痕手一抖,险些连茶杯都没接稳。品了口茶,故作享受,心中却是起伏不定。“我有个朋友姓白,单名也是一个沂字,你这声音倒是与他像极了。” 陈佳青不动,没有任何表示。 “只是,我想她就是女装,也不见得有你漂亮。” “公子可是谬赞,清沂粗鄙之色,尚能见人罢了。” 夜云痕凑近了,伸手抹上清沂柔嫩的耳垂,眼中那完好无缺没有一丝瑕疵的脸,却叫他叹了口气。“我倒希望你是她,那么我便可以揭掉你的面具,将你留在身边。可惜你这脸,是真的。” 门外没过多久,便又响起声音来。“盟主,女贞和月沙打起来了。” “没有死人,就别来找我。”他难道以一个众人不服的盟主身份站出去说:我以盟主之名,你们不要打了。这不是自讨没趣没事找事做么。更何况,他们死光了都跟他陈佳青没半毛钱关系。最多,派人收尸而已。 小鱼只是安静的伸手收着棋局上被陈佳青吃掉的大片白子,不发一语。小鱼在陈佳青身边就像个手下,可陈佳青怎么会要个一点武功都没有的手下呢?说白了,小鱼更像个仆人。 当初是她跟着他,如今是他甘愿弃了一切守着她,任劳任怨,只求留在她身边,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棋盘上的棋子多了变少,少了又多,真不知要下到几时。 门外又响起了声响,楼下似乎有些躁动之声,陈佳青觉得这回该说:盟主,某某派死人了。 “盟主,打到楼下了。” 陈佳青落了子,听到这话,才明白为何楼下会有躁动之声。不过还是状似惊讶的回了一句:“喔?”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外面的人听见。 “女贞和月沙阁打到楼下了。” “哦。”拖长了的单音节,陈佳青对此事不感兴趣。 楼下的声响越来越大,隐约能分辨出撞坏护栏柱子的声音。可想而知,桌椅板凳一定也砸毁了不少。 遇到这种事,清涧一向都会处理的很好。陈佳青本不想去理,可一时又觉得无聊的紧,弃了棋局,让小鱼扶着她去看看。 他的腿,偶尔强撑着走走是没问题的,但没准儿一个撑不住就摔了,让小鱼扶着也是以防万一。 他不能做轮椅,因为轮椅太容易将他跟陈佳青联系到一块。虽然一样的模样就是最好的伪装,可是醉青楼里的女子怎能是一个坏腿的废人。 小鱼扶着陈佳青站在三楼,看着下面,如同所有的打斗场面一样,桌椅砸的断了腿,碗碟碎裂的东一片西一片,还有表演才艺的舞台,七歪八扭的躺着几个人,台子上落了许多落叶,显然是被撞到树干震下来。放琴的长桌也被从中间砸成了两半,桌上的七弦琴琴弦都砸断了。 两方人中,为首的是那日群聚会上那个面纱遮脸的女子,还有一个面容清秀,不曾见过,必是女贞派的掌门或者有身份些的了。至于地上躺的,陈佳青半分兴趣也没有。 “看来,这地儿又有理由大修了。”陈佳青伸手陌上面前的护栏,包扎的手指在上面轻点着,隐隐有些痛感。“你说,那张七弦琴,让他们赔多少钱好?” 小鱼伸手将陈佳青自虐的手拉回来,哑着嗓子,声音很轻:“至少,够修楼。” 陈佳青笑出声,眼中却毫无笑意。“桌椅板凳的钱再另算好了。”陈佳青这么说,就是同意的小鱼的说法,一张琴赔一次修楼的钱,很便宜了。 “其实你小声说话的声音,虽有些哑,但并不难听。”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陈佳青如是说。 待到小鱼想明白的时候,陈佳青已越过护栏,手中握着柱子上挂着的长绸就飞身而下了。那抹翻飞的血色,看的小鱼心一揪,险些跟着跳下去,却是有心无力。这才反应过来,他们都与当初截然不同了。 他是个不会武的哑巴,她成了武功独步的高手。 没时间多想,小鱼不能跟着跳下去,也只好选择楼梯,一跨三阶,这才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底下的打斗已经停了。 陈佳青泰然自若的站在两方之间,看着慌忙从楼梯上下来的小鱼,挥手抛开了手中的长绸,开口道:“要打架,先赔钱。” 两方一方持剑,一方持鞭,看着突如其来并且站在中间的人,对那人的面貌皆是一惊。 二人都是见过那个陈佳青宫主的,认为那惊为天人的相貌,几乎就再找不到更甚之的了,却不想这个女子也是漂亮到极致,甚至还与那陈佳青有几分相像。 陈佳青是美到让人觉得妖异,这个简直就是妩媚到让人觉得妖媚。 一个男人比自己漂亮,一个女人也比自己漂亮,这让那江湖传言的第一美娇娘如何受得了?气就那么不打一处来,挥着鞭子就开口了。“让开。” 啪的一鞭子,陈佳青根本没打算躲,猜想那鞭子打下来的痛感应该是火辣辣的。却不想这一鞭子硬是打在了扑过来的小鱼身上。 小鱼背上皮开肉绽,长长的一条红痕。 陈佳青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看着小鱼,只是看着,眼中没有震惊没有波澜。 “为什么不躲?”小鱼背上的伤看起来应该很疼,却动着唇,问陈佳青,为什么不躲。 “因为疼。” 因为疼,所以不躲。 小鱼垂了眸子,松了手,不再说了。 “你是不是该付点代价?”陈佳青转眼看着那带面具的女子,手上拿的鞭子还沾着血,沾着小鱼的血。 陈佳青的话语听不出情绪,眼中却是一片狠厉:“你这鞭子打在我身上就算了,打在他身上你就错了。”伤他无事,伤他身边的人,就要准备付出代价。 那女子自然不觉得有什么错。要说错,就是鞭子打错了人。 陈佳青舞动袖子卷起地上的剑,挥袖就往那女子带着面具的脸上刺去。 那女子往后躲了躲,剑擦着面具划过去,一道血痕渗了出来。 “这是你欠他的。”陈佳青说着,望着小鱼背后的伤痕,突然觉得那一剑太轻了。 他刻意留了手,要不是他有意留情,那一剑,这女人绝对躲不过去。 那女子伸手抹上面具外渗出的血,看着指尖的血迹,鞭子一甩,就冲着陈佳青挥了过来:“你可恶!” 伸手抓过鞭子,碰到了指尖的伤口,血浸透纱布往下掉。手中抓的是那沾着小鱼鲜血的一截,可惜他嗅觉不灵,闻不到那血腥味。 不待陈佳青再次出手,那鞭子就被人生生切断了。 来人一身紫袍,袖口边银紫色的连襟上用银线勾着繁琐的花纹,昭示着这件衣服价值不菲。 听着声音,陈佳青也知道了来人是谁,松开手,任那断了的鞭子掉在地上,指尖的纱布早已被浸成了血红色。 “手怎么伤了?”抓过陈佳青的手,夜云痕一脸的关切。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20章: 面具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