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9章: 醉青楼

他知道陈佳青做的到,因为那是小洢,伤了他本人没事,伤了他在乎的人或事……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的。 他经历过一次,便再也不要第二次了。 宁负天下,绝不负她! 那样的誓言,再也说不起,也再也说不得了。 说的起,却承担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陈佳青却是一阵奇怪的感伤。右臂的痛蔓延到指尖,痛到骨骼,却不知源头在哪。 “你说,跟他们玩点什么好?”陈佳青出声,想转移注意力。 武林大会除了比武排名未免太过无聊,更何况,他要逼的各大派走投无路,请求支援。请到文坚出面。 闫飞飞,闫飞飞。 花雨剑主凤闫飞飞! 我让你师傅教教你,什么叫做咎由自取,血债,血偿! 陈佳青心中的恨被勾了起来,眼中杀意尽显。 小鱼看了,无奈的吐了一口气。她还是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 不作任何表示,小鱼只是抬头望着海天相接的地方。心中讷讷。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二人又是沉默。 陈佳青的话其实不多,只是偶尔会说说,小鱼因着嗓子不便多言,陈佳青说的也就更少了。二人就这么沉默着。 海浪拍岸,海鸥飞鸣,各自心中思索着自己的心事,都不多言。 陈佳青像是累了,靠着小鱼的肩就闭上了眼,小睡去了。 见陈佳青睡熟,小鱼眼中却是一抹哀伤之色,手抚上陈佳青的腰,将陈佳青半抱入怀,轻叹一声,借着那翻滚的海浪和冲击礁石的声响,也闭上了眼。 他,晕流水啊。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舞榭歌台一梦不如昨。 雕花的红木柱子上对联贴着,反倒不像对联。正上方横批的位置大大的三个楷体字,却叫江湖人止了步子,不为别的,但是那后面二字“青楼”,那自诩正义之士的又怎能进得? 这地儿是花楼,却也是客栈酒楼。 做着青楼的勾当,却没有扭臀翘首的女子,也没有那萎靡的气象。三层小楼,中央空出来排着舞台酒桌,楼上能将下方看的一清二楚,视野格外优越。下方来人川流不息,端酒送酒的也是一副小二之相。 是花楼,却丝毫没有烟花之地的脂粉气,反而像个极具清雅的高级酒楼。 檀色点唇,拂烟描眉,清秀佳人坐在身旁,衬着优雅的坏境,更衬此处那有心人的别出心裁。 吟诗作画,献艺弹唱,叫好声不绝。 青楼满座醉青楼。 要说这醉青楼,也是一年多钱才开办的。里面多数都是清白女子,少数花妓也都是自愿留下,待着有缘人。 醉青楼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醉青楼的女子,只要博得芳心,愿好好相待的,便可直接带着佳人离开,不用一分一两的钱财。 这便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好佳人才气的前来,花钱下功夫寻求那个自己满意的女子,希望觅得知音。 有些财大气粗的仗势欺人,第二天便家破人亡,万贯家财毁于一旦。所以也没人敢在醉青楼闹事。 想着查出幕后主人的,劳钱费事却也始终查不出半分内幕。 这醉青楼,就成了这城里最吸引人的地方,尽管被有些人不耻,却仍旧能经常在门口瞧见那写着“青楼满座”的牌子。 “你说,你在这里白吃白喝,这帐怎么算?”满身红色,梳着发髻,齐腰的长发流泻在软榻上。 这是个绝美的女子,五官恰到好处,不柔不娇,勾着红黑色的眼线,纤长的睫毛几乎要触及柳眉,在烛光映照下泛着些黑红的色彩,耳垂上坠着同衣裳颜色相似的翎羽,衬得整张面容显得格外妖异。那人懒懒的倚着,看着帘外被扣押的男子,却似漠不关心,只是在盘算着什么。 那男子挣了挣,不卑不亢的站在那,昂着头,一副不服的样子。“我没钱。” 当然知道他没钱,他的钱全在自己的手里。 那女子无聊的看着那装银两不多的钱袋,勾起嘴角摇了摇头。“卖了你,都不够还账。”不屑的将那钱袋扔到地上,发出咣当的一声。 那珠帘加上屏风安置的恰到好处,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而外面却完全看不到不到里面的情况。那男子只是听到声音,以为是什么东西掉地上了,却不知道正是自己以为被人偷了的银子。 被人贬到一文不值,却也是有火发不得。“那你想怎样?大不了去找我师父拿给你就是了。” “你师父?呵,你这一次足够你们门派一年的开销了,况且……你没看店名么?” 那男子一惊,显然是没料到自己花费了那么多钱。一年的开销,够逛不知道多少次青楼了。“你们敲诈!” “敲诈?看来你是真的没看这店名,醉青楼,没钱,你是进不起的。我去掉你的零头,再免去你五百两,你还欠我一千两呢。” 那珠帘后飞出一根簪子,直直的插入地板,簪子上带着一张纸,纸上便是他开销的所有账目。一杯茶,一壶酒,四道菜加一首曲子,足足一千五百二十两。 男子是当真傻眼了。 “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可以选带尼姑或者和尚来这里,也可以选让你师父凤仪来付账。”悠悠闲闲的声音。 这两个选择,一个叫他带尼姑或者和尚进花楼,不仁不义,陷害江湖同僚。一个叫他师父亲自前来付账,别提付账,他肯定会被直接逐出师门的。 不如先应了他,再求他法? “你可以选择死,但我绝对会救你半条命,让你生不如死。你也可以想其他的办法,我同样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那女子凉凉的说着,威胁的话语却像是劝慰之言。“我这青楼满座,可一点假账都没有。”似是困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男子无奈,能选的,却只有前者。 而她要的,也就是他选前者。 “我会给你报酬,再替你解决后顾之忧,出去吧。”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是快睡着了。 男子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陷害了。却也听出了那人的弦外之音,后顾之忧?意思是他带来人后会替他掩去罪行么? 那男子出去了,后厢才走出个黑衣人,默默的坐到了塌边。 察觉到来人,一副懒洋洋的姿态,起身贴了上去,一头扎进他怀里。不知从何时起,她一直很喜欢这养的,暖暖的,很舒服。 陈佳青只是觉得舒服,心里一直说着,他只是自己的一个手下,也算得上是个管家,这样只是各取所需。 小鱼有他自己的目的,陈佳青不问也不疑惑,任由他去。而陈佳青只是觉得舒服,习惯在那个舒服的地方睡觉。 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小鱼顺势抱着,伸手梳理着陈佳青的长发,似是很满足。 “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对他?”闭着眼,陈佳青窝在小鱼怀里,鼻尖淡淡的竹香,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小鱼摇头。 “挺无趣,不过这样也很好。”陈佳青晃了晃睫毛,长长的睫毛刷过小鱼光洁的下巴,好不暧昧。 小鱼只是知道陈佳青说他无趣,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不过,只要是她,什么事他都不反对了。“嗯。” 短短的单音节,二人却也都明白。 陈佳青不喜欢自己身边的人疑惑她做事的目的,而小鱼正是那种人。陈佳青说他好,小鱼点头承认。 “今晚我登台。”拂手扫了扫自己脸前的碎发,动作优雅。挑了暗红色和白色的碎发掩藏了起来,剩的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 一身女装,添了妖娆,少了几分男装的妖异。 小鱼只是用手指打理着那流泻在他身上的长发,神情极为认真。对陈佳青的话不做应答,因为她登台,他会看着。 陈佳青推开小鱼,飞身而出。 血红水袖,衣袂飘扬,小鱼愣神的看着,耳边是那清越的歌声。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 舞榭歌台即使是场梦 也无需去捅破 青楼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那姗姗来迟的我 尽管微醉却依旧 倾城倾国飘扬的彩绘披帛 就足以把所有的心 全部都捕获全部都迷惑 “即使是场梦,也无需去捅破……” 陈佳青一身红衣,坐在室内可以荡来荡去的吊绳上,那绳仿若秋千,人坐在上面依旧可以自由抱琴弹唱。陈佳青坐在上头,长琴竖抱着,像抱着琵琶,视若无人的弹唱。 一曲作罢,满堂寂然。 不知过了多久,才响起孤立的掌声,那声音像是折扇拍手,在这圆筒状的空旷室内,更显得突兀。 “好!” 被惊艳的众人终于是回过神来,掌声犹如惊雷轰然炸响,又如暴雨连绵不断。 水袖缠着,陈佳青将那琴放到了底下的桌子上,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对众人的赞赏,也不予任何表示。只是荡地更欢,红艳的衣袂险些叫众人看得眼红如染血。 掌声小了,最后几下零零散散的拍出声响,也静了下去。那高处的人儿依旧晃着玉足,越荡越高,完全不担心那布做的秋千会不会断裂。 “这醉青楼果然艺色兼备,才貌双绝。”又是突兀的一声,声音却格外的好听。 布料撕裂的声音,那抹荡漾的红色就那么飘落下来。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脑子都忘了盘算其他的事情。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9章: 醉青楼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