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8章: 去留

两年,他想过司徒惑,却不及死去的木颜多,甚至多不过花荣。那些对司徒惑的记忆,就如对虚空他们一般的,只是那些过往,挥不去的过往。 并不是爱…… “小鱼,我想木颜了……想了两年了……我很想去陪她……可我怕他骂我,骂我没给他报仇……骂我没照顾好花荣……”不管怎样,他想的始终是木颜,那个陪她一起长大的姐姐。 伸手抱紧陈佳青,忍着喉咙那火辣辣的痛,小鱼似是费尽力气的说了一句:“不管怎样,你还有我。”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挡在你身前,不死不弃。纵然是天下颠覆,他也要作茧自缚! 嘶哑的声音,传到耳边却不觉得难听了。 陈佳青伸手反抱着小鱼,埋在他怀里,终于哭的泣不成声。没有压抑,没有担忧。 两年了,竭尽全力的抑制着自己,再悲伤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再愤恨也要表现的泰然自若,就这一次,放纵一次,明天他就还是陈佳青,那个冷情冷性心狠手辣的陈佳青。 “哭吧,哭吧……”上一次在自己怀里哭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候她还是那么天真,天真到有些愚蠢,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小沂,小洢,他的小洢…… 小鱼收紧了胳膊,抱着陈佳青,手上的痛疼的他直颤抖,却忍着,死也不放手。 小洢,你痛不痛,告诉我,你痛不痛…… 紧了紧手臂,生怕一个松手,陈佳青就消失了…… 他失去过她多少次了……四次,还是五次? 陈佳青哭着,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眼泪会这么多,所有的悲伤所有的委屈,这一刻宣泄,借着手的痛觉,心的痛感,一并哭了出来。 不管抱着他的那个人是谁,不管他有何居心…… 痛……哭出来就是了……殇……哭出来就过了! 记清楚了,陈佳青! 也不知二人这样呆了多久,陈佳青是被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鱼抱回去的,面不红气不踹,陈佳青真的很怀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但事实摆在眼前,小鱼没有武功底子,也确确实实把他带回来了。 玉珏又是将小鱼一顿痛骂,说不该随着陈佳青任性,让还未愈合完全的伤口又有带伤的迹象。虽是一眼看穿陈佳青哭过,却也不点穿,只是上了药,喂了陈佳青一碗汤药,陈佳青便沉沉睡去了。 “你们俩是要搞哪样?要不要我把你师父叫过来?”玉珏整理着药箱,气不打一处来。 两个人整事儿的本事还真不小,一个比一个会找麻烦。玉珏忙完这个忙那个,得不了清闲,不免的要发些牢骚。 “你要是想走,没人拦你。”嘶哑难听,却依旧冰冷。 玉珏箱子啪的一合,瞪着小鱼:“你闭嘴吧你,真想变哑巴啊,也不听听你的声音说起话来多吓人。我告诉你,你再像今天这样吼得血都吐出来,别说我,你师父都救不了你的嗓子。”说完,玉珏又补了一句“你别想撵我走,你是爷没错,但我的去留不由你。”背起箱子迈开步子就往外走。 “你不跟我走,还准备我帮你把药送来么?”玉珏在外面喊着。 小鱼置若罔闻,走到书桌前在纸上写了半行小字。 “我是你主子,送药是应该的。” 玉珏接过一看,气的血也要吐出来了。指着小鱼就吼:“你搞清楚,我的主子现在是里面躺的那个,你什么时候成我主子了!”一点没有作为一个护法该有的冷静态度。 所有的护法里,玉珏的脾气是最冲的,也是所有人最不敢惹的。因为玉珏只要施一种毒,就能毒过弈辰几十条毒蛇。 小鱼挥笔继续在那纸上写着,语言简洁,字数并不多。“那我也算半个。”写到最后毛笔没有墨了,最后一个字淡淡的不太清楚。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玉珏算是懂了。好歹自己是个女的吧,这个大男人怎么说都不让让也就算了。但她还是他们的大夫啊,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他们听你的,我可不听,你不来拿药就算了,反正毁的不是我的嗓子。”玉珏一甩头,这回是真的走了。 玉珏擅医擅毒,对着这个男人,她还真没有办法。小鱼说的一点都没错,他的确算的上她半个主子。 玉珏走了,小鱼抬手打了个手势,很快暗中就跳出来个玄衣人,作揖道了句:“爷。”动作很熟练,毕恭毕敬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小鱼递过纸,纸上就淡淡的两个不清不楚的字迹:拿药。 丢了笔,转身跨过门槛就进屋陪陈佳青了,留下那玄衣人独自拿着纸站在门口纠结着,要不要去承受玉珏的怒气。 这人,便是枫炔。 那些过了的事情,终究只是过往。 陈佳青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因为剧烈运动所以又在轮椅上养了将近一个月。好不容易等到玉珏点头同意了,才开始在小鱼的帮助下练习走路。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陈佳青的脚筋断了两年,能再站起来,简直就是奇迹。 即使有极品的疗伤药材,但始终无法恢复如初,就像那治好的手一样,看着是没什么差别,可是实际上,几乎连一把重剑都挥不起来。 结结实实,就是个废人。 武林大会之期已至,偌大的庄园内各派聚集,主人不在,也没人招待,各派按自己的意思行事,山庄内一团乱麻。 稍微有些威严的,就借机发发言,撑撑场面。不服气的,就各争各的,非要挑个好地儿住,每天打打闹闹,毫无江湖正义之士应有的气度。 各派在自己的地盘过惯了佣人服侍的日子,这山庄没人煮饭没人收拾,连杯水喝都没有,着实让这些人无奈,只好自掏腰包,去酒楼饭馆消遣,各个掌柜漫天的开价,狠赚了一番。 没过几天,武林山庄封了门,说要大修,将一干人等赶出来住客栈,客栈爆满,生意红火,险些气歪了一堆人的鼻子。 人多,闹事儿的也多,几人一小打,帮派一大打,打完后都被暗中蹦出来的拿着令旗的人丢出城镇去,理由是:武林大会期间禁止斗殴。 可是没过几天,却有人故意上各派挑事儿,奇怪的是怎么也没人来处理了。一次两次不清楚,几次三番下来,这些经验老道的人还不明白么? 各派受此屈辱为何不走?因为新任盟主张榜公告:出城者判为弃权! 掌门再气,也不能带着弟子返程,只好等着。 陈佳青这下马威离了个结结实实。 想着这两天收到的消息,陈佳青脚下一个不稳,人往下一滑,险些就摔了。好在小鱼扶的稳,才没有摔着。 “在想什么?”还是那嘶哑的声音,有些轻,说话的人声音不大。 陈佳青站好,吐了口气。 他没有问为什么小鱼是可以讲话的,因为看了他讲话的后果,也就猜到了他不愿讲话的原因。猜到了,也就不问了。 对小鱼,不愿怀疑,也怀疑不起来,就莫名奇妙的觉得可以信任,也许是怀疑了两年,总归还是渴望自己身边有些温暖的罢,也许是其他的原因,他不想去想。 “我在想,这次赚到的各派的钱,够开支多久。”陈佳青道。 那个城镇的所有商铺客栈店面,几乎都隶属绝情宫名下,掌柜小二都是清涧的人,赚来的前自然都是归到绝情宫的金库里了。不然,陈佳青也不会闹这么一出。 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些,只当以为这心盟主意气用事立下马威。 下马威那个东西,什么时候都能立,这么做,就是为了敲诈他们的钱罢了。 “无良。”小鱼笑着说了一声,不过声音却异常粗哑怪异。 陈佳青挥手擦汗,甩了甩袖子,不以为然。“我就是个无良奸商。不过我再奸也奸不过清涧,他做的勾当可是遍布各国各地。” 偌大的绝情宫,七峰十二殿上千人还有一些开支,可都仰仗清涧的生意经。 小鱼轻笑出声。 陈佳青坐到边上的长椅上,想了想,沉吟道:“明天陪我下山可好?去会会那帮子人。” 小鱼点头,额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可见他比陈佳青轻松不到哪去。 坐在陈佳青边上,看着陈佳青擦拭着汗水,又丢给自己一块白绢。 接过随手擦了擦汗水,二人沉默了许久。 “为何,不问我的目的?”很轻的声音,轻的都不像是靠嗓子发出来的声音。 无聊的叠着手里的绢布,耳边是身后的海浪声,虽然声音很轻,但陈佳青还是听见了。 “我问了,你就会说么?”陈佳青轻轻拍了拍腿,酸痛的感觉明显。 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正如你相信我一样。所以,目的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坦诚相待,没有欺骗,不会伤害到我在乎的人,便无所谓。” “而且。我在乎人已经没有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所以我也没有怀疑你的必要。” 陈佳青说着,小鱼只是低头不语。 陈佳青脚无聊的磨着地上不知何时带上来的沙粒,又添乱了一句:“倘若你对不起我,那也没什么,我们一刀两断就是了。但你要是欠了这绝情宫,我不会留情的。” 小鱼闭了眼,海风吹来凉凉的,咸咸的。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8章: 去留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