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7章: 开玩笑

陈佳青步子迈的很吃力,撑着全身,脚筋腿筋的剧痛感格外清晰。“我都快不会走路了。”两年了,再次站起来,脚都不像自己的了,要不是那剧痛,真不确定自己的脚站在地上了。 小鱼动了动嘴,陈佳青注视着地面,也不说了。 走了两步,陈佳青痛的额头渗出了汗水,仿佛剧烈运动过一样。一个不稳,整个人又往下倒。 小鱼在旁扶着,也是满头大汗,生怕一个没扶稳,陈佳青就摔了。 陈佳青痛的眉头紧皱,汗水滴到地上,绽开了水花。腰上一紧,腿脚上的痛感就轻了许多,温热的感觉让陈佳青知道,小鱼现在正抱着他,准确的说是抱着自己的腰,将自己提了起来。 陈佳青面上一红,尴尬万分。 小鱼看上去很瘦弱,力气却挺大。毫无武功的人,这么将自己提起来,着实不易。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脚又开始慢慢迈出去。 痛感轻了许多,走起来也很容易。不多时间便走出了亭子,走了好一段距离。陈佳青觉得累了,又怕过度会伤到刚愈合的伤口,也不准备再走了。“你放下我,帮我把轮椅推过来吧。” 小鱼指了指走道上的雕花护栏,吐了个唇形:“去那。” 陈佳青点点头,又迈开了步子。习惯了走路,这几步走的倒也快,很快手便碰到了护栏。 小鱼身子不稳的晃了晃,甩了甩头,便又站稳了,只是不敢再看护栏外的湖水。 陈佳青没察觉,双手扶着护栏道:“我撑着这个,你快些把我的轮椅推过来吧。” 不待小鱼放手,陈佳青便远远听到一声:“宫主,属下要投诉弈辰非礼!” “宫主,属下要投诉弈辰非礼,仗蛇欺人!” 陈佳青二人撇头看去,一个牙黄袍子的男子一手捏着蛇,一手提着人,面色愤怒的走了过来。拿手上提得人就是弈辰,那蛇便是那条白蛇。 “呀呀呀,清涧我错了,你放了我家蛇啊,要被你掐死了。”弈辰任其抓着,也不挣扎,靴子拖在地上,磨了一层灰。 那白蛇也是扭曲着身子,要是能叫出声来,不知要叫的多凄惨。 “掐我也一定先掐死你,你个性取向有问题的男人,你个神经错乱兴趣爱好奇葩的小子!”清涧操着一口从陈佳青那学来的流行语,口不择言。 陈佳青被小鱼扶着,愣愣的看着,那个破口大骂的人是清涧?那个手提一人一蛇的是往日里毕恭毕敬一派书生样的清涧?! “宫主,救命啊!”弈辰破口大喊,二人一蛇,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二人走至陈佳青跟前,清涧满口的抱怨戛然而止,一脸震惊的看着陈佳青和小鱼。“宫主,你,你能站起来了?!” 惊的手上一送,蛇乘势溜了出来,弈辰也挣脱了,抱着缠上来的小蛇一阵唏嘘。突然意识到清涧说的什么,突然站了起来,同样震惊的看着陈佳青:“宫主你能站起来了?” 陈佳青扶着护栏,示意小鱼去推轮椅,清涧二人慌忙上前扶着陈佳青。 “你们不都是废话么,没看我站在这里?”陈佳青没好气的瞥了弈辰身上那白蛇一眼,吓得白蛇往后缩了缩。“你这蛇跟着你,真是受苦受难。” 弈辰不满,却又不敢说。自己对小蛇可是好的很呢,还不都是这堆人虐待小蛇么。 小鱼推着轮椅过来,横抱着将陈佳青放到了轮椅上,惊得清涧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别惊讶了,我们都司空见惯了。吐槽的话,最好别讲,当心你跟我一样。”一百个男人啊,他这一个月不知道洗了多少次脸,脱了多少层皮,脸都蹭破了。 “你又话多,还要我再加一百个是不是?” 弈辰识相的闭了嘴。 清涧却是不解万分。出去一个月,回来就被弈辰逼着让自己亲他两口,他是个正常人,开玩笑也不带这么开的啊。 “对了,宫主,我要投诉,弈辰非礼!” “诶诶诶,你还投诉?我非礼,我抱着你从山下爬到山上,累掉半条命你知不知道,劳资初吻二吻还都甩在你脸上了,你好意思投诉我?”弈辰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清涧,呈泼妇骂街样,逗得陈佳青差点笑出来。 陈佳青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你还好意思说?你把你自己当女的了啊,莫名其妙跑过来亲人抱人的,你发春啊。” 陈佳青听着他们嘴里各种莫名其妙的现代词儿,不禁莞尔。弈辰的初吻砸在了清涧身上,这个还是让人很震惊啊。 “咳咳,你们俩这吵的内容怎么有点……打情骂俏的意味?是想让本宫主赐婚么?” “啊?不了不了,任务完成了,我还有事,我先闪。”弈辰说着一溜烟的就跑了。 “你丫的弈辰,你给我等着!” “好了,说说情况吧。”陈佳青整了整衣襟,脸上笑容淡淡的,可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凉,毫无笑意, 清涧忍下怒气,准备秋后算账。难怪枫炔提醒他当心,难怪枫炔让他好自为之,难怪啊! 清涧掏出怀中的册子,递给陈佳青。“这便是我此行所绘。” 司徒惑的祭奠陈佳青没去,派了清涧去打理,而清涧把所见所闻绘成画,带回来交差。 “司徒竹箫奠礼七日,文坚满城同悲,白幡处处。”陈佳青接过册子,极力控制自己的手不发抖,脸上也看不出波动。 看着那一页页绘出的画册,闫飞飞,东方笑,虚空,夜云痕等人都在,满天的白纸,整街的白幡。 红衣的下人头戴着白色孝带,抬着棺材,面无表情。 东方笑和闫飞飞无喜无悲,不露声色,不露关怀。 虚空倒显得有些落魄,整个人没了精神。 清涧的画很传神,画的也很逼真,加上清涧的解说,陈佳青仿若身在当场,满天飞扬的白纸和背弃的丧乐,还有源自右手手臂那不可抑制的抽疼,疼到想将人骨肉分离,疼到不能呼吸。 这不是爱,绝对不是! 陈佳青抚着心口,这绝对不是爱,他凭什么爱司徒惑,又爱了司徒惑什么,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爱! 邬桑也好,虚空也好,哪怕司徒惑,也跟自己半分关系都没有!半分都没有! 管他谁也好,管他什么三世,什么都不要! 咬着嘴唇隐忍着痛楚,咬的嘴唇泛白,几乎要留出血来。耳边清涧还在说道,陈佳青却无心听了。 小鱼手搭上陈佳青的肩,似是安慰。 “司徒竹箫于五月十五封于冰棺,葬尸雪谷。后来属下就告辞回来了,不曾再逗留。” 陈佳青看着最后那张画,那是司徒惑的脸,那张绝美的脸。颤抖着手想要去触摸,一滴泪滑落,晕开了那张画,模糊了那张脸。 雪谷,冰棺,那得多冷,多寂寞。 司徒惑,我会找人陪你的,闫飞飞也好,虚空也好,我一定会让他们去陪你! 可司徒惑,就是爱冷清,爱寂寞的不是么? 清涧道完,见陈佳青没表示,自动退下找某人算账去了。 陈佳青只是一遍遍的翻看,看到眼睛痛,看到眼泪都流不下来了。 小鱼在后手紧握成拳,面无动容,看着那些画,毫无感情,面上一抹嘲讽之色。 陈佳青悲悲戚戚,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听得小鱼眉目紧皱。 抽泣了几声,陈佳青终究还是哭了出来,眼泪啪啪的往书上掉,看的小鱼心烧疼烧疼的。 陈佳青脸带着泪痕,脸上杀意尽显,一掌拍在轮椅上,震的轮椅粉碎。 小鱼险险的捞住陈佳青,没让陈佳青坐在了地上。一把夺过陈佳青手里的册子,挥手扔进了湖里。 “你干什么!”陈佳青伸手欲捞,却被小鱼抱着,看着那册子被扔进了湖里。 小鱼看着陈佳青,眼中也是一片哀伤之色。动了动嘴,陈佳青红着眼看了个明白。 他说:“醒醒吧,他死了。” “死了又怎样,管你什么事!” “管我什么事?”小鱼依旧唇语说着。说道最后几乎吼了出来:“我问你,你爱他吗?你爱过他吗?你凭什么爱他,你又爱了他什么!他又爱过你么?你痴什么,你有资格伤心么,你没有资格!” “我问你,你爱他吗?你爱过他吗?你凭什么爱他,你又爱了他什么!他又爱过你么?你痴什么,有资格伤心么,你没有资格!” 小鱼嘶哑的声音就像生了锈的金属在摩擦,如同噪音一般的难听。好不容易吼完,小鱼嘴角便有了血迹,在那一口血喷出来之前,生生的咽了下去。 陈佳青愣住了,这些问题他不是没问过自己。但是从别人口里问出来,还是很惊的愣住了。就像是自己不想给别人看的藏在心底的东西,硬生生的被人连皮带肉的拉了出来,放在他的面前告诉他:你没有资格痛。 没有资格…… “你跟他有过多少交集,怎么会有感情?你想过么?咳……你仔细问问你的心,你当真爱他么?”小鱼说着,嗓音仿佛磨在粗糙的木板上,说几句话就咳嗽,一口血吐在地上,红红的一块红斑。 陈佳青自问,他也不确定那是不是爱,心痛的死去活来这么久,连爱是什么,都还不清楚。 司徒惑对他好,没错,可是坏的地方也不少。 说起来认识了大半年,可是相处的时间加一块也不过一个多月。简直就像陌生人一样,怎么会有感情? 难道是他在自欺欺人? 陈佳青任小鱼抱着,整个人泄了气般的,垂了手,低了头。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7章: 开玩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