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6章: 知错

“你们倒是扶我一下啊。”陈佳青气馁的拍了拍地面,这群人,真是不能对他们太客气。 弈辰身上缠着白蛇,一个劲跟蛇玩着,无视掉他这个灰溜溜坐在地上的宫主。羽汐坐在不远处的石凳上,擦拭着锋利的长剑,无视他。玉珏,整药箱,不理他。枫炔,跟弈辰一块玩蛇,依旧无视他。连冥离都靠在不远处的树上睡觉去了。 他们这叫关心自己,关心宫主?! 小鱼走到陈佳青面前,伸手指了指自己。 “你说你帮我?” 小鱼点了点头。 陈佳青无奈,也只好接受。“只能这样了,你扶着我过去就好。”陈佳青抬起胳膊,准备好经受痛楚。 陈佳青身子一轻,整个人被小鱼横抱了起来,手惯性抓住了小鱼的衣服,才发现小鱼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绝情宫的衣服,玄色的,干干净净的,这个小鱼,是个清秀小子。 意识到现在的情况,陈佳青又是一阵窘迫,好在那几人各干各的,完全无视了他们。紧张的心不由又放松了些。 毫无瑕疵的脸,这张脸,她从来没有见过。张嘴,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陈佳青看着小鱼的嘴型,看明白了些。 陈佳青低下头,暗自放了个白眼。“没有。” 那厢弈辰手摸着蛇头,暗中看着自己霸气宫主小鸟依人躺在别人怀里,顿时想笑,对着身边的枫炔就是一阵吐槽:“宫主现在的样子像不像他跟我们说过的……受?” 枫炔扫了一眼,心中暗道:别说,还真像! “像你个头啊,你还敢看,当心挨罚。”一巴掌拍上弈辰的脑袋,口是心非。 那白蛇裹在弈辰的玄色袍子上,冲着枫炔“嘶嘶”吐着红信。 枫炔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弈辰却笑声大作:“哈哈,活该,让你表里不一,活该小蛇咬你。” “你个欠打的,小蛇该咬你才对。”身后传来陈佳青的声音,弈辰立马把笑声吞到了肚子里。抱着小蛇转身往后退了两步。 那小蛇看到陈佳青被推着过来,脑袋往弈辰身后缩了缩。 弈辰无语的看着小蛇,又万分歉意的看向陈佳青,才软软道:“宫主我错了,你别过来了,小蛇怕生。”陈佳青往前一段,弈辰退后一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怎么不说,小蛇怕我?”陈佳青眯着眸子,冷冷的问着弈辰。 弈辰最怕陈佳青眯眼睛,因为那样肯定会有人倒霉。 小蛇谁都不怕,就怕这个宫主,真是要命。想起上次拿小蛇吓得宫主脸都白了,害的小蛇在火上烧的差点变烤蛇。一阵内疚,一阵不安。 小蛇谁都不怕,独独怕陈佳青一个,就是因为这个。 “宫主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不该偷看,不该吐槽,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知道你很大度的。” “你再说一遍!”陈佳青提高了声音。 弈辰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忙改口:“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都没看到是吧?我看你最近挺闲,准备交两个任务给你。” “什么任务?”弈辰现在恨不得立马接了任务闪人。 陈佳青想了想,又眯起眸子:“任务嘛,亲身经历小受养成之路!” “啊!” “啊!” 弈辰和枫炔都惊讶了,身后的小鱼却笑了出来,不过没让别人看见。 “啊什么,我还没说要求呢。”陈佳青笑笑的继续道,必要将报复进行到底。 弈辰抱着小蛇吞了吞口水。“还有要求?” “怎么没有?要求嘛,挺简单的,我给你三天,你呢,让一百个男人亲你两口,然后横抱着你从山下爬到山上找枫炔登记。唔,蛇奴都是你的人,所以不能算。”陈佳青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啊--”弈辰是真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找一百个--男人,还要亲他抱他!天啊,真是猜到蛇尾惹蛇怒了。 弈辰悔不当初,却无济于事了。宫主的任务就是赴汤蹈火,也必须完成,这是规矩! “咳咳,当然,像枫炔啊,冥离啊,都可以。” 冥离可谓躺着也中枪了。 “枫炔,你亲我两口,快点快点,开门红啊,第一次啊,赶紧的,便宜卖了啊。”弈辰伸着脸,脸也不要了,任务要紧啊。 “不要,我不是断袖。” “哎呀,快点嘛。”弈辰撒娇,汗死小蛇。 陈佳青鸡皮疙瘩可谓掉了一地。 “不。”枫炔说完就跑路。 弈辰抱着垂着脑袋的小蛇拔腿就追。“不准跑,是不是兄弟啊你!” “不是--” 陈佳青远远听见回声,笑的好不邪恶。小鱼只是在旁看着,微微露出了笑容。 一个月内,绝情宫可谓各个男人心乱如麻,唯恐那断袖的弈辰护法会找上自己。 弈辰为了完成任务,脸皮不要,放下地位,见到男人就冲上去。搞得众多子弟见到他拔腿就跑。 你见过一见到你就用蛇威胁你:“亲我两口,两口!”的吗? 你见过你不得不从亲了人后被人用蛇绑着:“将我从山下抱上山,横抱!”的吗? 你见过你乖乖就范后用蛇对着你吐红信子恐吓你:“说出去你就活不到明天,绝对!”的吗? 没见过? 那当你遇到弈辰你就会见全了。 蛇奴在林子里遇到弈辰便感叹一声自家主子是断袖,然后视而不见,摇头离开。 经常见到的再感叹一声自家主子重口味,扶额逃离,唯恐波及自己。 见的多了,就麻木了。如蛇一般穿行于林子中,脑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主子可真是欲求不满,一天好几个,人还不一样。 弈辰英明……从此一去不复返。 陈佳青听到只是笑笑,异常淡定的说:“有点基情没什么不好。” 众人雷倒,男人除了办事,绝对是紧锁房门,死不出来。 这最后一天,最后一个人,弈辰是再也找不到了。 总不能踹人家房门拖出来吧?毁坏公务要赔钱的! 难道去找冥离?不跟自己打两场才怪呢。 羽汐……算不算男人啊?这是个问题。 宫主?不行,威胁不了他。 小鱼不太熟。这咋整啊。 弈辰就这样无聊的在七峰十二殿游荡,寻找--男人。 陈佳青坐在亭子里,听枫炔说情况,不笑不怒,像是听腻味了。 “宫主,弈辰还缺最后一个。” 陈佳青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面向阳光,很舒服的样子。小鱼在身后梳着他的发,看的枫炔又一阵纠结。 难道……宫主真的是受? 六月份的阳光,按理是很强烈的,可陈佳青就是一副享受的样子,仿佛那是冬日里的暖阳。“一个?那不是很简单?再去给他加点儿?” 枫炔抖了一下,弈辰知道会不会杀了他?“宫主,现在放眼四望,七峰十二殿见不到什么男人了……” 陈佳青睁开眼,看着不远处开着的风铃草,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清涧今天是不是该回来了?” 清涧走一个多月,这“爆料”的工作由枫炔代劳,今天确实是要回来的。枫炔才反应过来,宫主的意思是,那最后一个人,是清涧!“是,应该再过个把时辰吧。” 枫炔似乎已经看到了弈辰追清涧的情形,不禁替清涧汗了一把,自己可是亲身经历过,弈辰是真真正正的不达目的,死不罢休。 一个月前可是追着自己把七峰十二殿跑了个遍,直接叫了一堆蛇奴扣着自己,再以蛇为要挟……一堆蛇啊……几百条啊…… 想着不禁又是一阵后怕,打了个冷颤。 “小鱼,你扶我走走吧。”陈佳青拍了拍腿,动了动刚愈合不久的脚踝。 小鱼将头发放平整,放下梳子,对着陈佳青摇了摇头。 枫炔又是一愣,这叫没基情? 愣了半晌,才又开口道:“宫主,玉珏说刚愈合不要多活动,三个月后完全愈合了,再尝试走路或者什么。” 小鱼点头。 陈佳青一声轻叹。“一个月了,应该愈合得差不多了吧。”动了动脚踝,略有痛感,却不是太严重。 一个月前自己昏迷醒来过后,玉珏奇异的把药配齐了,当天师傅就亲自上山,开始治疗。伤了的筋骨,哪有那么好接的,整整十个时辰,那种痛,痛到想死。 小鱼那时一直在旁守着,痛的将小鱼的胳膊掐出了无数的指甲印,小鱼的血沾满了他的手,小鱼却一声未响,任由陈佳青将他的胳膊上抠出一道道伤口,一块块肉都被抠下来。 小鱼目的,陈佳青猜不到,但对他却是无条件的信任,没来由的。 “枫炔你先下去吧。” 打发了枫炔,才好磨小鱼。 “小鱼,你就扶我走走吧,走一走没什么事的。”陈佳青只是说了句,知道小鱼不会同意,自己伸出脚,撑着身子。 刚愈合的脚筋终归使不上什么力气,刚松开手,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知道小鱼会帮忙,所以陈佳青并不担心。虽然突如其来的拉扯有些痛,但是小鱼已经没有理由拒绝了,也算达到目的。 责怪的看了陈佳青一眼,小鱼只好尽力扶着陈佳青。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6章: 知错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